第二十九章--迎接聖盃戰

於抽籤之時,九大組織各派出三個人,共二十七個參賽者連同主席東尼站在一條高高的長廊——命運之門,迎接著來自觀眾席的掌聲及歡呼聲。長廊沒有任何保護設施,即使是二門者,在一百米的高度掉下去,大概都只會變成一堆肉碎。

「首先歡迎各位特意抽空來臨觀戰,亦希望你們再以最熱烈的掌聲、叫聲,迎接站在命運之門的二十七位代表各自組織的勇士!」東尼站在命運之門高舉雙手,令現場氣氛變得高昂熱烈。

「容許我介紹這二十七位勇士,排名不分先後,代表內情報局的安東尼、占士、拜仁;代表大英門的艾文、丹、愛麗絲;代表天照大神門的壬生八夫、蒼井天、遠田羽生;代表聯合門的李寧、吉爾、卡洛兒;代表梵蒂岡的法比奧、法蘭克、伊諾;代表斯拉夫門的亞歷山大、馬克姆、維拉;代表央府的陳天、曹世德、朱家麟;代表鐵塔的阿朗、梅諾、奧諾雷;還有代表執劍的真鳳、小倩、電王。」

場面如此盛大,歡呼如此猛烈,比世人所知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有過之而無不及,但這裡的觀眾沒有任何禮儀,又煙又酒,又色又嫖,令人生厭。



真鳳大感噁心,臉露不屑,小倩察覺到,輕輕用手碰著他,微笑搖頭,示意真鳳不需理會那些人。當人得到力量、權力、金錢,都一定有不同方面的改變,但不一定要選擇墮落。

「終於到了萬眾期待的程序!抽籤儀式開始!」東尼接著宣布抽籤正式開始。除了內情報局外,每個組織都派出一個人作為代表抽籤。艾文、蒼井天、李寧、法比奧、維拉、陳天、奧諾雷和真鳳一共八人走向東尼,準備抽籤。

觀眾席上的三門者都紛紛感到驚奇,細細靜道:「是純紫色的靈力!」東尼亦當然留意得到,只親切一笑,就連其他世上最強的九人亦稱要特別注意真鳳,甚至在戰鬥之中,先殺真鳳。

宋龍彷彿回想起一件往事,凝望真鳳,叫喚手下道:「他的名字叫真鳳嗎?小龍,替我查一下那人的來歷,或者他與那個人有關。」

真鳳未知他的出現竟震撼整個門者界,只留意其餘七個代表,甚至有人隱隱散發氣勢,與泰萊十分相似,相信那些人與三門只差一步,而自己只是中階二門者,從一開始已經相差甚遠。



雖然小倩和電王都是高階二門者,但他倆知真鳳才是小隊中的指揮官,能把三人的戰力發揮得更淋漓盡致,所以他們建議真鳳作為代表。

眾人眼前有一圓桌,透過磁浮原理,有八顆鐵球浮在圓桌之上。當東尼按下圓桌旁的按鈕,那八個鐵球就開始加速,帶高電壓,快得令人難以捕捉。東尼淡道:「抽籤儀式開始。」

每屆聖盃戰的抽籤儀式都有所不同,而且是由主席親自決定。真鳳見此,心想如果是電王作為代表,定比自己更輕鬆完成。

八人站在圓桌旁,而且代表需在三分鐘之內完成抽籤,成功抽籤的組織能夠依次序直接指定未能抽籤的組織作為自己的對手,未能抽籤的組織亦要付上十億美金作為代抽籤費。

央府的代表陳天不過數秒就把鐵球拿出,讓全場大驚。正確而言,是那鐵球自行飄到陳天手中。真鳳呆望他那張冷酷的臉,那控制金屬的能力在全場目光之下完全體現。東尼叫:「第一名,央府!」



隨後,其他人都紛紛嘗試捕捉那些鐵球,兩個鐵球相撞,產生誇張的火花,那聲浪更似小型爆炸。

「第二名,斯拉夫門!」「第三名,大英門!」「第四名,天照大神門!」「第五名,梵蒂岡!」「第六名,鐵塔!」「第七名,執劍!」「第八名,聯合門!」

每個鐵球都含有晶片,使用電腦核對之後,就得出賽程。第一場,聯合門對大英門;第二場,天照大神門對斯拉夫門;第三場,執劍對鐵塔;第四場,央府對梵蒂岡。

東尼一喝:「明天,聖盃戰正式開始!」與二十七人在歡呼聲中離開命運之門,輕拍安東尼,奇異目光輕輕掃過身後的真鳳和陳天,細說:「好好享受今屆聖盃戰。」

熱鬧過後,眾人都回到屬於各組織的休息室。休息室約五千呎,其中有著不同的設施,包括水療、桑拿、健身室、擂台等。

負責接待執劍的人員留下訊息:只要他們想,無論膚色、人種、身材、性別,亦有辦法送到門前。真鳳聽後,臉上盡現不屑,一手關門,嘆口氣後,才將觀察到的情況說給眾人:「雖然聯合門的代表李寧是最後一名,但我總感覺,他正在隱藏實力,有陣陣危險;至於陳天,隱隱散發氣勢,令人怯懦,看來實力強橫得很。」

明鋒說:「我們初戰對鐵塔,火屬靈力者的奧諾雷接近三門,只要他全力戰鬥,更有可能衝破三門。一旦出現三門者,戰局即將大大改變,無法挽回;阿朗是中階二門者,水屬性;而梅諾是高階二門者,風屬性;你們可以留意屬性,再計劃戰略。」

「哈哈哈,你們好好休息下吧,今晚再從長計議,小心因為時差問題,影響初戰的狀態。」



真鳳心中悶悶不樂,走出休息室,在地下大城逛逛。正當小冰猶豫著是否應該主動陪真鳳,小倩已經走前詢問要否一起出去,但他因想單獨出去而婉拒,而小倩這動作當然納在所有人眼中,包括小冰。

真鳳走出中區,毫無方向地走著,不知不覺,去到了東區,一個主要由美國地下勢力操控的地方。他在東區走著,發現任何角落都有不同類型的閉路電視或錄影系統,也許為方便當權者對人進行監察。這個情況,或許在每個城區也是如此。

這裡是一個看似自由的監牢,看似天堂的地獄。

真鳳走到煙花之地,花花世界,看見街道兩邊的女人都衣著性感,甚至裸露。她們抬高臀部,手握價錢牌,甘心成為貨品。每當有人拿出堆堆紙幣,定必吸引一眾女人上前,為拿金錢願做奴做婢,下賤放蕩。真鳳見這些女人雖外表不俗,靈魂卻早已腐化,剩下為金錢而生的軀殼,簡直不堪入目。

突然一名酒醉而身型魁梧的男人走路不穩,撞到真鳳。他看見真鳳臉上純真便以為他並非門者,開始大聲吆喝。真鳳懶得鬧事,回頭離去,但此時那個男人喚來五名同黨,他們推開趴在身上的女人,拿起枝枝鐵棍,湧向真鳳,不讓他擅自離開。

一共六名身型魁梧的男人圍著真鳳,不斷呼呼喝喝,那些人更向他揮棍恐嚇。這些人令真鳳回想過去,不禁慨嘆。忽然數人手起棍落,真鳳輕打五人頸後,將他們瞬間擊暈,剩下的醉鬼看見如此,馬上逃跑,大聲喝著:「媽的!連你也不是人!」

「不是人嗎?」真鳳細想的確與當初相差甚遠,常人絕非他的對手。餘光望去,那些女人看到那五人暈倒,都紛紛走去,把身上的金錢和值錢的物品通通拿走。前一刻還互相依偎,這一刻卻只顧金錢。



真鳳心情郁悶,或許因為這裡不見天日,也可能因為這裡的人把黑暗面盡情解放,是如此的醜惡、醜陋,也可能因為緊張聖盃戰,這場殘酷、生死間的戰鬥。

雖然真鳳對那些人感到無比失望,但他明白凡事有正就有邪,有光就有影,在那間休息室內,正正有一群能讓他感到光明的同伴。他呼出那口悶氣,回復衝勁,決定回去制定戰略,彷似閃爍發光的靈魂,在心靈腐敗的行屍中特別顯眼。

在真鳳附近店鋪的屋頂之上,有一男一女正在監視著他的動向。那男子輕道:「除了靈力顏色之外,毫無特別,區區一個中階二門者,竟然需要我們注意。」

一道女聲回應:「那你又別這樣說,佢是第一個出現這樣奇異混色的人,可能他的潛力將會好大。嘻。」

「無聊。走吧。」那對男女就消失於漆黑之中。真鳳完全不知道,整個門者界都在注視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