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初戰(一)

自抽籤後每一日,都只會有一場賽事,而決賽將會於第四場賽事完結後兩日開始。

在第一場初戰開始之時,聖盃森林戰場旁邊的命運之門上設有一個由眾多顯示屏堆砌出的螢光幕。東尼走到命運之門上,進行簡單而隆重的悼念儀式,螢光幕上展示所有於前夕事件中傷亡的人,一個個面孔不斷出現,風仔和殘影當然都出現其中。

「前夕事件!毫無疑問是由噬魂者在背後策劃!希望令九大組織互相猜疑!瓦解我們之間的合作,令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地去殘殺。犧牲了的戰友,我們絕不忘記,更會連同他們精神走下去!希望大家,與我奮戰到底!擊殺噬魂者!」話後,東尼高舉右拳,再次以熱血的言語激起所有在場人士的熱情,引來陣陣叫喊聲,尤其最後五字更是迴盪不斷。

明鋒看到在無數觀眾之中,有的動作特別誇張,不斷鼓勵其他身邊的人一起叫喊,這熱情漸漸燃燒附近的人。另一面漸漸歡呼:「東尼萬歲」慢慢,全場人都歡呼那句,有人更模仿東尼高舉右手。



東尼輕笑,才續道:「各位,帶著這份熱情,觀賞之後的聖盃戰吧!」

聯合門隊和大英門隊分別由聖盃森林戰場的南門和北門進入。一旦進入就代表比賽正式開始,場邊的注靈玻璃更把戰場隔開,就有如執劍中的擂台一樣,只是注靈玻璃更加厚實,就連聲音都無法內外傳遞。

艾文才進場,囂張得一躍跳到八米高的樹上躺下,不可一世地說:「對方是什麼人?」

丹和愛麗絲對此早就習已為常。丹說:「似乎對方只是堆寂寂無名的高階二門者。」

愛麗絲取笑:「哈,可能聯合門太悠閒。」話畢,三人也一同取笑著被喻為鮮有人才的聯合門。兩隊相距約十公里,所以一開始雙方亦沒趕急。只見艾文休息數分鐘之後,才悠閒地從樹上跳下來,帶領二人前行。



艾文高傲自大,毫不防備,悠然欣賞著這奇異的地下森林,忽地看見有一身影向他們走來,笑言:「只你一個?其他人沒膽來嗎?」

三人一同嘲笑,但見卡洛兒一手按地,身旁的植物以肉眼能看見的速度枯萎,那綠色漸漸淡化,變成黃色,那枯萎的範圍漸漸擴大,令艾文三人都不得不認真。

卡洛兒右手一抽,帶著剛才所吸收的水份,一吼:「漫雨!」全部水份升上天空,化成暴雨散落三人位置。

見雨點大而快,三人馬上避開,只聽艾文說:「你們別插手!」那些雨點降下的地方,不像如常雨水甘霖大地,反而冒出白煙,酸氣甚濃。

丹和愛麗絲不敢違抗艾文的命令,由於漫雨範圍太大,他們兩個躲在樹蔭下,以靈力擋下漫雨,而艾文就馬上反擊,吼:「水魔龍!」一條半透明淺藍色的西方龍突然冒出,一聲龍吼,擋下剩餘的漫雨,水魔龍就與艾文一同衝向卡洛兒。



卡洛兒見勢就逃,令艾文怒得狂追猛打,水魔龍吐出道道水波,卻被她一一避開。卡洛兒身手極好,靈活輕巧,一邊躲避從背而來的攻擊,一邊保持前行速度。艾文鄙視怯懦門者,怒喝:「與我打!」卡洛兒突然停下,回身連施水波,令艾文一頓。艾文狠道:「我會讓你死得輕鬆。」身旁水魔龍雙目嗜血,彷要把卡洛兒吞下。

卡洛兒突然拿出勾玉拋在地上,舉出食指和中指,然後雙手成交叉狀,那是在聖盃戰之中以示投降的姿勢,輕輕說道:「我投降。」

情況變化突如奇來,艾文不知所措怒,喝:「你知道聖盃戰之中,任何一人投降亦代表整隊投降?」

卡洛兒微笑回應:「我知道,是大英門贏了。」

隨著注靈玻璃重新打開,評判宣佈大英門隊勝利。艾文深深不忿,奈何聖盃戰中不可殺降者,只連施水彈,轟斷面前十多棵大樹以洩怒氣,走回頭路,打算找回丹和愛麗絲,但當他越走越察覺不妥,在剛才分開的位置看見眼前場景,怒不可遏,仰天大吼。

丹和愛麗絲同為高階二門者,雖然戰鬥經驗沒艾文的多,但他們絕非弱者。可是,艾文所見,丹雙膝跪下,失去頭顱,遍地腦漿和鮮血,而愛麗絲就失去左手,陷入昏迷,口邊全是鮮血。而在對面,李寧、吉爾和卡洛兒絲毫無損地離開。

第一戰,大英門勝,丹戰死,愛麗絲昏迷,聯合門無傷亡。

場外人都驚訝萬分,由於戰區被注靈玻璃包圍,所以外面根本無法聽到內裡任何對話,但見無任何傷亡的聯合門竟然選擇投降,實不理解。



真鳳見李寧和吉爾從丹和愛麗絲旁邊出現。不過三招,丹的頭顱就被李寧所控制的沙子抓著,下剎已遍地鮮血;吉爾以鬼魅的身法,一記手刀,帶走愛麗絲的左手,傷口平切整齊,再轉身一腳踢飛愛麗絲,後者撞斷一棵大樹後才倒地昏迷。

明鋒淡然說:「他們投降只想表示聯合門對主席之位沒有興趣,絕非因為實力不足。能夠在短時間將兩個高階二門者擊倒,他們對於自己戰法已熟悉無比。」

一向以來,執劍和聯合門被視為九大組織之中最弱的兩個,原因並非斯龍和莉娜的實力不足,而是因他們背後沒有國家級的科研支持;同時,兩個組織亦接下最少的任務,即使任務完成率高,亦會令人認為背後原因是總體的弱小。

現在李寧三人的表現撼動門者界,聯合門的實力並非如外界所想般弱小,完全表達他們只是沒有興趣或機心加入權力鬥爭。

真鳳並沒考慮任何,只在意李寧那恐怖戰力,總感覺著李寧體內似藏有魔獸,與自身的龍鳳有一陣共嗚,令牠們少許騷動。在李寧離去之後,真鳳體內的興奮才平息下來,心想:「李寧,你一定不簡單。」

電王看著,不禁幻想著如果自己面對著聯合門又會如何應對。李寧彷彿尚未使出全力,但足已抹殺一個高階二門者,可見強大;而小倩凝望愛麗絲,更痛覺自己的近戰技巧弱得可憐,如果面對三個近戰戰士,自己就頓成負累,雙眼中多出一份失落。

真鳳那起伏波動自李寧離去後和小冰的甜美微笑之後便淡然消失,三人有長有短,重點是如何互補不足,發揮所長。



單論戰鬥技巧,真鳳並不下於電王,但依然是中階二門者,身體質素仍未及其他高階二門者;電王雖是高階二門者,更在無限箭雨之中悟出嶄新技能,但靈力量不多,未能支持長期使用各招式;小倩同為高階二門者,更是稀有的精神力動者,第六感強大,但缺乏近戰經驗,身手未及二人。

斯龍看初戰後,心胸叫悶,李寧雖是高階二門者,卻戰力非凡,那控沙的力量彷與某人相似,即使他們退出是次聖盃戰,但就連聯合門亦如此深藏不露,難測其餘組織會否有更強的人物。世上最強的九人中,或只有斯龍把自己的幹部成員當作家人般看待,畢竟其他人也只不過找尋適當人選,提升為幹部後,成為出戰的棋子,尤其經歷前夕事件的組織。

翌日,觀眾席上依舊人山人海,準備觀看第二場初戰--天照大神門對斯拉夫門。各自的選手都走進了聖盃森林戰場。

壬生八夫帶領著其餘二人從南門走進戰區,蒼井天跟在壬生八夫和遠田羽生身後,看到丹和愛麗絲所留下的血跡和腦漿,傳來惡臭,也沒反應。

蒼井天樣貌甜美,身材波濤洶湧,叫不少觀眾為之而歡呼。而壬生八夫和遠田羽生雖不特別高大,但肌肉結實,身懷武士高傲。

觀眾席上的叫聲慢慢收細,他們便知雙方已正式進場,所以注靈玻璃開始關上。

原先遠田羽生的位置是由壬生三龍,壬生八夫的哥哥所佔有,但他如常嫖妓時,突然被一名妓女偷襲至死,那名妓女亦把其餘兩名妓女滅口,手法乾淨俐落,令人無法調查。

遠田羽生曾參與不同大小的戰役,更曾以一人挑戰數名中階二門者,兩把一長一短的劍,就是他的標記,而仍然屹立在此,更是實力的証明。



壬生八夫目光從沒落在二人之上,一副高高在上的語氣說:「此戰,並不在乎勝敗,我們一定要將訊息交給斯拉夫門,但首先要以武震懾這群只肌肉發達,腦袋幼稚的猩猩,才可令他們用一用腦。這裡,或是世上最好對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