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初戰(二)

詹姆斯.T.麥凱:「你總期待明天將會有所不同,但明日卻往往是今天的重複。」
"Tomorrow you promise yourself, will be different, yet tomorrow is too often a repetition of today." James T. McCay said.

斯拉夫門的亞歷山大、馬克姆和維拉三人則由北門進入,三人高大而肌肉發達,大步走進戰區,其中馬克姆更臉容紅潤,手拿伏特加,眼神淫邪笑問:「記得那個日本巨乳女?」

亞歷山大雙手畫出蒼井天的婀娜線條,淫笑道:「怎會忘記!可惜她是我們的對手,如果不是,我們可以⋯⋯哈哈!」

「別輕視對手。」維拉一臉正經肅穆,背後斜插大刀,不怒而威。說話一出,另外二人亦認真起來。維拉彷遇強敵,略帶興奮續道:「蒼井天的確好美,但亦是高階二門者,亞歷山大,你要小心。壬生八夫,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一的親弟,哈,我期待他到底有多強。」



亞歷山大不禁認真道:「那我現在就開始直線掃瞄,南門與北門相對,只要他們不是偏離太遠,我應該可以找到他們,否則就要上前以圓圈掃瞄。」

馬克姆一口乾掉那支伏特加,隨手扔下,墮地碎裂,從袋中拿出另一支烈酒,臉容越來越紅,笑道:「我準備好去殺人了!」

三人沒有露出殺意,畢竟未知對方底細,適宜把自己隱藏在幽暗中,這就是戰爭的法則。

「找到了。他們以直線走向我們。哈哈,看來他們打算與我們正面迎戰。維拉大哥,我們應如何?」亞歷山大掃瞄到天照大神門隊。就把精神力影像傳送給另外二人。

維拉看到他們的影像,豪邁一笑:「哈!既然連他們也敢正面迎戰,身為俄羅斯好漢,又豈可失禮於人前?就一於硬碰硬,讓他們見識一下鐵漢之心!被稱為戰鬥民族,我們的力量!」



馬克姆又喝一大口伏特加,臉又紅上一分,大笑:「戰熊萬歲!」

亞歷山大聽此,心中難免擔憂,畢竟自己只是中階二門者,而且近戰技巧根本遠比不上二人,但既然二人已經決定,他亦唯有抹去擔心,換上決心。畢竟他亦是鐵漢,一旦下決心,就會一直前行,沒有任何猶豫,這就是他的驕傲。

壬生八夫道:「想不到連斯拉夫門這群猴子也有精神力動者。維拉交比我,其餘二人,我不介意你們殺死對方,只要你們沒有受傷就好。如果他們太弱小,連傳達訊息的資格都沒有。」

「知道。」蒼井天和遠田羽生馬上應聲,三人加速直接跑向斯拉夫門隊。

「有種單挑嗎?」壬生八夫向著斯拉夫門隊提氣咆哮,然後遠田羽生和蒼井天各自向另一方向奔跑。



「有意思!」維拉一笑,就直接跑去追壬生八夫。

馬克姆和亞歷山大對望後,前者說:「那美女交給你吧,哈。」追向持劍的遠田羽生。亞歷山大輕輕一笑,亦追向蒼井天。

壬生八夫心知挑釁他們,以俄羅斯人的高傲一定會應戰,這樣一來,更方便壬生八夫和維拉對話,傳遞訊息,畢竟越少人知道,對事情越好;二來,少了壬生三龍後,他們欠缺默契,削弱團戰能力,反而個人戰力會更高。

由於直線跑動的關係,維拉和壬生八夫最早遇上。兩個人身上都隱隱散發出一種若有若無的氣勢,若有若無,令維拉喜出望外,笑道:「看來你和我一樣與三門只差一步。哈哈,有意思!」

壬生八夫聽後輕道:「我叫壬生八夫。這次是想傳遞一個訊息,不過之前,就看看你有沒有傳遞訊息的資格。」

「哈哈哈!壬生八夫嗎?有趣,我叫維拉,就看看你有沒有令我為你傳遞訊息的資格!」維拉靈力聚於雙腳,腳尖一彈疾衝。壬生八夫見勢向後移動,召出水牆抵擋。

維拉手刀橫揮,劃破水牆。壬生八夫雙手凝聚靈力,突放出一條水龍,而水龍張開滿佈尖牙的大口咬向維拉。維拉眼無恐懼,反帶興奮,右手握著背後大刀,身體一轉,順勢一抽,把水龍斬成三份。



維拉再次突衝,大刀一劈,刀鋒鋒利無比,刀勢快狠。壬生八夫感到那逼人壓力,但臨危不亂,只輕輕一動,沒有避開大刀,反而右手凝聚靈力放出一擊水炮,直取維拉心臟。

維拉心中大讚,如果執意斬去,或會砍下壬生八夫的左邊身,但自己亦會重傷,以同歸於盡的方式逼對方收手,雖極之狠毒,卻是最有效的方法。維拉馬上改變刀勢,擋下那道水炮。

壬生八夫一笑,提起戴著戒指的左手,道:「你捱得到這招,我就承認你有資格傳遞訊息的資格。」那隻閃著彩光的戒指被壬生八夫注入一道道靈力,放出純藍色的光芒,璀璨奪目。

明鋒一絲驚訝,雖一閃即過,但就望向小倩,示意把執劍全員的精神連接起來。小倩想到此處,大感諷刺,曾希望自己能把執劍全員的精神連接,組成更強大、更緊密的團隊。想不到剛升高階二門者,風仔不在,殘影昏迷,卻剛剛好把全部人連接起來。

明鋒道:「總監,那是秘銀戒。看來壬生一郎都打算在今次聖盃戰以武立威,將秘銀張露於世。」

真鳳和電王同時呆問:「秘銀?」

明鋒解釋:「秘銀是世界上唯一一種物料,容許靈力進出,甚至將靈力輸出放大。同時,秘銀極為稀有,是門者界所有人渴望擁有的物料。古代不少兵器都有加入秘銀,因此就算初階二門者都可以使用所謂劍氣和刀光。」

「壬生一郎,你到底收起多少底牌?」斯龍不禁慨嘆,回想那時宋龍與他的對話。



壬生八夫手上的秘銀戒發出耀目光芒,帶同陣陣壓力湧去維拉。維拉當下感繃緊神經,不得不後退,拉開一段距離。

「泡沫世界!」壬生八夫左手藍光一閃,無數巨大泡沫高速射向維拉。幸好維拉率先拉開距離,否則也無法閃避,讓他感到奇怪的是,泡沫沒有像平常般落在地面,反而停留在半空之中,就像被牽掛在那裡。

壬生八夫隨後追上,左閃右躥,令維拉只躲不攻。直至再沒泡沫噴出,維拉才發覺自己已被包圍,感覺怪異,心神不寧,尤其知泡沫世界是壬生八夫自創的技能,而且掛在空中的泡沫限制著自己的移動範圍,又未知觸碰泡沫的後果,不得不觀察空隙,準備逃離。

壬生八夫道:「泡沫世界,意指你身處於由泡沫而成的世界,所有泡沫都帶有我的靈力。這用我四成靈力來吧,讓我看看你有沒有傳遞訊息的資格。」指尖一戳,那泡沫便馬上破開,化成無數細小水點,惹得周邊泡沫亦開始爆破,只一瞬,彷似連鎖反應,所有泡沫皆化成無數的水點。維拉見此馬上揮動大刀,產生強風捲走水點。

當維拉感到威脅已解除才敢停下,看到水點所過之地都被溶化,原先翠綠的草地,現在只剩泥土,傳來陣陣酸味;粗壯無比的樹幹,出現無數凹洞,甚至離他最近的樹幹,連樹冠直接被溶掉。

維拉心想:「腐蝕性的泡沫嗎?四成靈力就可有這麼大範圍的破壞痕,假如他用更多靈力⋯⋯剛才將靈力釋放,連劈橫斬亦無法產生平常的暴風,難道連靈力也會腐蝕?」

壬生八夫收起殺意道:「你有傳遞訊息的資格,但為免被人懷疑,請你一直追趕我,而且我們要互相打鬥。」話畢,他便向北門跑去。聽到此話,維拉帶有懷疑,但見此亦上前追趕。



壬生八夫感到維拉正在身後,說:「由我姓名,你應該知道我與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一,壬生一郎的關係。以下這段說話,乃我代我大哥所說,麻煩你轉告給伊諾夫先生。」二人互有攻守,且戰且退,但實際處處留手。

壬生八夫續說:「世上最強的九人,雖然力量強大,卻被重度監視,所以我大哥想借今次機會同你們講內情報局會長,東尼的陰謀。東尼正計劃一個以科技製造門者的計劃--量化門者計劃。他與政府勢力合作,已經掌握到一種活化細胞的激素,從而打開基因中的限制,製成一門者,暫時只有四成成功率,再經過恐懼、肌餓、瀕死等,可令人成為二門者。試想像當國家可以擁有門者軍隊,世界又變成如何?」

維拉一聽也感當中恐怖,定必世界大亂,帶疑問:「但我們如何能夠驗証你的說話?」

壬生八夫認真道:「派人去伊拉克,伊拉克正正是試驗量化門者計劃的重要地點。不過依靠外力而成的門者,與其餘二門者尚有少許差別,大概不能超越三門。維拉,今次聖盃戰的勝敗,我們毫不在乎,希望你會轉述給伊諾夫先生。」

維拉目光似虎,道:「哈哈,你的說話,我一定會轉達給伊諾夫大人知。不過,我也好想認真與你大打一場!」突然評判宣佈比賽結束,斯拉夫門勝出,維拉驚訝萬分。勝負已分,敗者等同投降,因此他們亦不可繼續戰鬥。

壬生八夫道:「我們總有一日再遇,作為傳遞訊息的感謝,我多說一句。如果你們沒有秘銀,你們根本沒有可能在決賽中贏內情報局。」話畢,壬生八夫就走回南門,而維拉亦呆站在北門等候二人。

馬克姆衣服破碎,身體雖沒有任何損傷,壓聲道:「遠田羽生好強,全身散發血腥及久歷沙場的味道。」喝下最後一口伏特加,就把那酒瓶掉在地下,興奮續道:「日本劍法果然奧妙,竟能以如此技巧擋下酒醉炎殺。」

維拉慨嘆:「的確,世上好多強者。」看到亞歷山大時,發現他樣子不妥,上前詢問。



亞歷山大全身抖震,腳步艱難,抬頭望向他們,雙眼竟是全白,沒有瞳孔,只有眼白,氣喘吁吁道:「我沒法視物,是蒼井天的技能--封目,以靈力湧進我雙眼,那是絕對黑暗,我只能夠逃跑。蒼井天,好強!」

維拉心想:「如果天照大神門已是如此恐怖,那麼內情報局呢?」

另一方面,遠田羽生正向壬生八夫報告:「馬克姆力量大得驚人,我不敢硬拼,而且他一招酒醉炎殺,竟將體內的酒精於口中噴出,以火靈力將酒精汽化,配合雙劍招式,劍勢凶猛,幸好我一向以清酒伴菜,否則或被如此大量且突如其來的酒精弄暈。」

壬生八夫望向蒼井天,後者有禮道:「亞歷山大是個中階二門者,中我封目,依然可以用精神力一邊掃瞄,一邊攻擊且逃跑,戰力不俗,不過靈力量太低,不成氣候。」

壬生八夫目光奸狡深遠道:「那我們出發去南極吧。讓那群肌肉發達的猴子削弱內情報局的戰力。」

「鳳仔。」真鳳知那是斯龍,便回身微笑望去。斯龍道:「哈哈哈,你這樣笑不累嗎?」

真鳳一怔,只好苦笑,望去窗外華麗景色,卻眼神空洞,淡道:「龍叔叔的觀察力果然好強,還是瞞不過你。」他一直擔心明天的比賽,因他只不過是個中階二門者,是執劍隊中最弱小的人,更怕會連累電王和小倩。

斯龍道:「明鋒跟我說了你們曾到無限箭雨,或者你一個人的力量不大,但只要三人一起,就可以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力量。你一定要從心底相信自己,相信同伴,堅持信念。如果真的感到太危險,就直接投降吧。你們的生命,比一切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