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初戰(三)

斯龍坐在觀戰區,雙眉緊鎖,滿臉憂心道:「明鋒,你是否已替他們分析過對方戰力?」

「嗯。根據情報,奧諾雷是一個接近三門的火屬靈力者,梅諾是風屬性的高階二門者,阿朗是水屬性的中階二門者。他們最主要既戰力,奧諾雷,一直都是單打獨鬥的人;梅諾的技能亦屬大範圍,只要一直都堅持三個一體,輸的機會將會大大降低。唯一變數就是沒任何情報的阿朗。」

真鳳連同電王和小倩從北門中走出,三人準備良久,但依然緊張無比,畢竟之前的是練習,現在則是真正的撕殺。真鳳心中從未想過投降,因為他知道要改變門者界,斯龍就要站在最高,而聖盃戰,就是走向最高的唯一道路。

「小倩、電王,我們一定要贏,為了龍叔叔,亦為了昏迷的殘影,更為了去世的風仔。」



「對!我們一定要贏!」聽到真鳳的說話,電王眼中亦充滿著堅定,掃走不安。「盡力而戰!」

或許連接精神時,信念會經過精神傳遞給其他人,小倩聽到二人說話,心靈頓時安定,道:「我們一定會贏!加油,真鳳、電王!」

「電王,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小倩。」真鳳雖是三人之中最弱小,卻是他們的精神領袖、戰場指揮。場外傳來陣陣呼喊聲,卻全是呼叫鐵塔或奧諾雷,真鳳苦笑:「看來沒人看好我們。」歡呼聲慢慢收細,直至消失,代表第三場初戰正式開始。

身在南門的奧諾雷身型高大,樣貌神氣,眉宇間盡帶威風,說:「照計劃,分開三條平行線搜索對方,一旦發現,就向天放炮,另外二人馬上趕來。梅諾,小心你的技能會誤傷自己人。」

梅諾身型瘦削,衣著新潮貼身,笑道:「哈哈,那你們自己要小心了。情急之下,怎忍得到手。」



阿朗自嘲:「我猜他們會以我下手,始終我是三人之中最弱小的一個。哈哈,奧諾雷,你記得要盡快趕來。」

梅諾笑道:「你這麼容易死的話,就不會站在這裡了,哈哈。」

「出發吧!」奧諾雷一臉認真,向來不愛說笑,全心專注賽事,不容失敗,尤其是面對一直被喻弱小的執劍。

「切,想輕鬆一下也不行。出發吧!」梅諾了解奧諾雷重情重義,所以只不過口舌之爭。話後,三人分成三條平行線出發。

在北門的執劍隊,真鳳觀察附近環境,道:「小倩,開始掃瞄。」



小倩道:「搵到了!果然與明鋒所說一樣,當中沒有精神力動者,我們應如何?」

真鳳憑直覺說:「小倩,對付梅諾和奧諾雷時才用分享視野,先殺阿朗,應該是最好的選擇。」

電王道:「好,先殺最弱的人!」

小倩掃瞄後,語帶緊張道:「他們三人雖然分開行走,但之間的距離沒有改變,以直線過來北門,想用這方法搜索我們!」

真鳳想了一想,就問:「小倩,你用入神可以定住他們嗎?」

「阿朗的話,應該可以,不過時間不長。」

「我們先移動去阿朗移動方向的附近,隱藏氣息,小倩向他入神,只需要令他動作遲緩一刻就夠。電王,以電光電暈他,我會衝過去用刀了結他。」真鳳記得明鋒說過阿朗是水屬性,如果使用靈力攻擊,效果將會減低,所以乾脆使用武器,續道:「電王,你要保護小倩,當我殺左阿朗,奧諾雷一定會發現我們,到時小倩就靠你去保護。我都會第一時間衝返黎。記住,面對奧諾雷和梅諾,我們不可以分開。」

小倩和電王亦同意,三人就移動上前,各自躲在樹上,隱藏氣息,一直等待著阿朗的來臨。



真鳳從精神力掃瞄中知道阿朗越來越接近,距離只差數百米,而小倩已經鎖定阿朗,以便使用入神。令一名中階二門者動作遲疑一刻,以小倩實力理應綽綽有餘,但心中依然不安。真鳳見此,說:「放心,你只需用入神就足夠。」

小倩苦笑:「其實記憶修改等技能帶來好大的精神負荷,所以上次我才暈倒,而且要修改人的精神或記憶需要極大靈力,更要對精神力極為熟悉,否則對自己將有反噬。至少現在我未有把握做到,除非對方容許我進入他的意識。」

電王笑說:「小倩,準備吧。最後二百米。無論如何,保持真心就好。」

真鳳拔出軍刀,笑說:「唯有盡量保持自己的真。如果必須要殺,就用最快的方法殺死對方,減輕痛楚。」

小倩聽到他們這番說話,嫣然一笑,感恩身邊仍有二人,迎接阿朗來臨。「入神!」

小倩向阿朗使用入神,使其無法動彈。同時,電王使出電光,直接擊中阿朗,全身感到劇烈麻痺。真鳳疾衝,軍刀乾脆俐落劃開阿朗的咽喉,當下成了血色噴泉。奧諾雷感到他們所散發的殺意,高速跑來。

真鳳道:「走回北門!那處樹木最多最密,讓分享視野發揮最大效果。」



走近北門之時,小倩感到奧諾雷與大家相差只一百米,或已在攻擊範圍,突然感到一股壓力,馬上叫二人避開。同為高階二門者的電王靠第六感閃避,但真鳳聽後才撲去旁邊,幾乎被招擊擊中。

「豪火!」一個巨型火球撲來,所過之處皆被燃燒,樹葉、樹幹成為灰燼,飄散零落。

真鳳趴在地上,被之所撼動,甚至出現一剎絕望,暗忖:「這⋯⋯就是接近三門的力量?」電王馬上回身,放出數道電光,只見那道身影不閃不避,直以火對電光抵消。

「找到你們了。」奧諾雷渾身傳出隱約氣勢,光是剛那豪火已展示出驕人實力,令他敢以一人之力直接挑戰三人。

奧諾雷奔來,真鳳亦回過神來,壓下不安吼:「現在三打二,趁梅諾還未來到,盡快解決奧諾雷!英雄無敵!」以紫炎包圍全身,抵擋奧諾雷,同時叫電王潛伏,趁奧諾雷有任何破綻時進行突襲。

電王知道自己是風主火異者,與奧諾雷正面衝突,以靈力為主的攻擊都會減弱,所以只好在旁等待奧諾雷有任何破綻才出擊。小倩亦使用分享視野,希望能捕捉奧諾雷的破綻或盲點。

奧諾雷看著真鳳的紫炎,略有興奮道:「想用火鬥火嗎?就看看你的紫炎,和我的豪火,誰高誰低!」

真鳳一拳揮出,帶紫炎轟去,打算先發制人,奈何奧諾雷反應極快,側身避過,更於真鳳收拳之際迎前疾衝,集中靈力,狂笑一擊崩擊在真鳳腹部。即使真鳳欲以左手抵擋,但無奈那拳速度太快,抵擋不及,只好用靈力集中於腹部減低傷勢。



「呀!」真鳳被此一拳打飛,撞斷一棵樹後才躺在地上,口吐鮮血,就連精神連接也幾乎斷開,可想而知奧諾雷的恐怖。

正當奧諾雷乘勝追擊,一鼓作氣擊殺仍然躺著的真鳳,感到身旁危險,便向後一躍,便發見原先位置被一道電炮打中,馬上變成焦炭,道:「你好像叫電王,對吧?」

小倩不斷呼叫真鳳,真鳳慢慢站起,抹去鮮血道:「放心,我無事。」話畢,就馬上跑去支援電王。真鳳深知單打獨鬥,幾乎無法勝出,他們的優勢是精神連接和分享視野,於是向著電王背後連發紫炎彈。

電王在紫炎彈快將擊中自己時才跳起,由於奧諾雷被電王擋著視線,無法避開突如其來的紫炎彈。擊中之時,產生一陣爆風,捲起塵煙,電王亦趁機跑回真鳳身邊。

奧諾雷上身衣服被燒毀,抹走嘴邊一絲鮮血,有如死神般從塵煙中慢慢步出,彷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感覺,道:「果然好好默契。」

真鳳看此,不禁說:「想不到紫炎彈只能令他受如此輕傷。」突然靈機一動,續道:「沒時間了,梅諾就到。我有一個計劃,一起向北門走。電王、小倩,一定要跟在我後面!一定要!」話畢,三人就馬上向北門移動。

「你認為你們逃到嗎?」眼看獵物逃跑,奧諾雷馬上追捕三人。



小倩感應著梅諾,知道不足十秒,梅諾就能參戰,不得不緊張起來,叫:「真鳳!我們到底還要走到哪?快到北門入口了!」

真鳳大吼:「電王!待會不要理我,專注殺死奧諾雷!」回身向奧諾雷放出一個極大的紫炎彈。電王和小倩未知真鳳的想法,但他們只好相信真鳳,都紛紛停下,準備迎戰。

奧諾雷見那紫炎彈的去勢,知不會打中自己,略有偏差,根本不需迴避,心想:「浪費靈力。」

那個紫炎彈偏差不少,落在奧諾雷右前方的泥土,產生強烈爆風,但這爆風又豈會對奧諾雷造成傷害,直接無視著那陣爆風,直奔向真鳳。

陡然,毫無先兆之下,奧諾雷雙眼竟然受傷。真鳳快人一步疾衝,吼叫:「電王!衝呀!」連發紫炎彈,干擾著奧諾雷的感官,再用炎體術突襲。

無故失去視力的奧諾雷,雙眼異常疼痛,而紫炎彈更不斷產生爆風,又沒有精神力動者,無法察覺敵人的確實位置。真鳳此刻彷似不要命地用上靈力一拳又一拳打向奧諾雷,令奧諾雷當下重傷受傷,而且真鳳的靈力可是混合真龍族和鳳凰族的力量,光是鳳凰族的藍火,已足以叫奧諾雷大大叫苦。

即使奧諾雷視力被封,但亦能依靠聲音向真鳳反擊,四拳相向,呼呼作響。奧諾雷憑第六感,避開大部份對要害的攻擊,而且在拳與拳之間利用豪火,配合近身攻擊攻向真鳳。

怎料真鳳無視痛楚,更逐漸減少包圍身體的靈力,把靈力都集中在拳腳,發狂般不斷打向奧諾雷。二人都在短時間之內皆受到極大傷害,紛紛從口中吐出大量鮮血。

如此瘋狂的舉動叫奧諾雷大大吃驚,吼:「難道你想同歸於盡!」

「呀!英雄無敵!」真鳳殺紅了眼,眼見奧諾雷集中靈力的右拳即將擊向自己身體,卻把靈力集中右手,再轉以爪狀揮向奧諾雷的頸部,只用少許靈力匯聚左掌強行擋下。

電王聽見二人咆哮,互相退後,驚見真鳳整隻左手報廢,整條下臂骨粉碎,血肉模糊,手掌消失,上臂骨更被那巨力強行推後,破壞整個關節,插穿左肩;不過奧諾雷上半身用作保護的靈力亦被真鳳強行打破,左胸至頸部撕出一個極大的傷口,深至見骨,甚至看得到他的心臟在猛然跳動,一時湧出不少鮮血。

小倩知這時機是真鳳用整隻左手換取,緊張吶喊:「梅諾黎了!電王,趁現在!」電王當然知道,左手握刀突刺,一刀刺向奧諾雷的頸部。真鳳為電王爭取更多時間,忍下那斷骨之痛,繼續揮動右爪,發瘋地抓向奧諾雷,令他無法分出餘暇對付電王。

在那把刀與奧諾雷只差絲毫,一把風刃竟彈開電王手中短刀。電王知道這時機千載難逢,只要奧諾雷回過神來,用靈力封著傷口,以他和梅諾的實力,三人將被團滅,馬上使出靈電磁爆,亦即那時在無限箭雨中所悟出的招數,誓要除去奧諾雷。

梅諾凝聚靈力形成一道金色龍捲風,直指電王。「凱旋風捲!」

與此同時,小倩竟感到場內另一個人的移動,而那人既非梅諾,亦非奧諾雷,更是自己曾鎖定過的人,大叫:「阿朗未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