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初戰(四)

梅諾的凱旋風捲以高速捲向電王,如果電王不作閃避,將會被其直接擊中,受傷慘重。梅諾與電王的距離比起電王和奧諾雷的差得太遠,只能兵行險著,希望救下鐵塔隊中最強的奧諾雷,大喝:「我的天呀!你在幹什麼呀!」

不過電王深知奧諾雷才是最強,所以即使知凱旋風捲的威力,亦決意使出靈電磁爆轟向奧諾雷。怎料被逼至牆角的奧諾雷把所有靈力一次過向外釋放。電王不禁想著:「和釋電一樣?」

電王和真鳳都馬上把靈力守在前方,擋著那道向外釋放的豪火。那道豪火甚至吞噬凱旋風捲,叫梅諾亦不得不退後。

真鳳感到那份令人喘息的豪火不斷湧來,知道電王未必能夠完全抵擋這次攻擊,甚至會被如此猛烈的豪火燒傷。如果他和電王站在同一邊,他亦可以擋在電王面前,但如今他站在奧諾雷的身前而電王卻站在身後。



他咬緊牙關,決定放棄防禦,將所有靈力集中攻擊,以剛破剛,回想剛才右爪的破壞力大得可以打破奧諾雷的靈力,心中祈求奇跡再次出現,任由豪火燒傷左半身,用盡全力抓向奧諾雷。

奧諾雷釋出豪火不過一秒,便突然停止,因為真鳳抓碎奧諾雷的心臟,分成依然微弱跳動的肉碎。

「奧諾雷!」梅諾和遠處的阿朗看此情景後也不禁吼叫。

場外的明鋒目無表情地讚賞真鳳:「真鳳真的好聰明。」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真的想不通。」當初他看到奧諾雷的實力後,心中擔憂不斷,但現在竟看到勝利的曙光,實讓他大感意外。



明鋒淡道:「總監,還記得第二場初戰嗎?斯拉夫門的馬克姆。」斯龍才想起那時馬克姆將酒瓶直接扔在地上,掉成碎片。真鳳就是利用這些碎片攻擊奧諾雷雙眼。明鋒續道:「利用環境因素幫助戰鬥,真鳳比我想像中更強,不過實在太亂來,大概左手已經報廢,雙腳亦受一定傷害。若霖,評判宣佈之後,趕去北門替他們進行還原。」

若霖點頭示意,擔心真鳳所受的傷太重,即使通過初賽,都未必能趕在決賽之前完全康復。

斯龍感到真鳳已到身體的極限,擔憂說:「我只希望他們可以安全渡過。」

被激怒的梅諾湧起所有靈力,甚至捲起周邊泥土、樹枝和樹葉,就連樹幹都在輕輕搖擺,形成一道強烈暴風,漸成小型龍捲風,怒氣四射,殺意直接無掩,大喝:「你知不知奧諾雷對我有多重要?」

身受重傷的真鳳只能憑意志站立,口吐大量鮮血,當中更含不少內臟碎片,幾乎連眼睛也睜不開,自知無法擋下這一擊,心想:「要⋯⋯要死了嗎?」



電王剛才雖被豪火燃燒,幸好那招不過一秒,因此並無大礙,瞪著梅諾,但真鳳和他亦同時留意到小倩的視野。

小倩因第六感而突然趴下,一條水鞭在背後略過,當下冷汗盡生。阿朗怒道:「你們這群垃圾!竟然殺了奧諾雷!我一定要殺左你這個精神力動者!」

小倩回首望去,那水鞭貫穿大樹再刺向自己,可想而知那威力。阿朗頸上的傷口已經消失,要不是衣服上的血漬,小倩甚至認為剛才的刺殺只是幻覺。

小倩從明鋒口中知道梅諾習慣從不同角度放出風刃,凶狠無比,所以不能停止使用分享視野,但又欠缺近戰經驗,結果一直被阿朗壓著打,那道水鞭猶如一條活蛇捕捉小倩,叫她難以躲避。

真鳳怕小倩捱不過數十回合,大吼:「電王,去救小倩!」

二人也知她的體力快將不支,但電王看著難以站立的真鳳,逼得淚溢雙眼,大喝:「那你呢?憑你又可以怎樣!」

小倩重情重義,在此危難關頭心知定要硬撐下去,於是大叫:「電王,保護真鳳呀!我不會有事的!」

「信我!求你信我!我一定不會有事!去救小倩!」話甫落下,真鳳將靈力集中雙腳去躲避那道龍捲風。



梅諾大叫:「去死吧!」把那道龍捲風推向真鳳,當中夾雜著不同物質,更隨著真鳳的移動而作出改變,令人心寒。龍捲風不斷削走真鳳的靈力,而當中的泥土更遮掩視線,幸得小倩未停分享視野。

真鳳衝前,電王知道他心意已決,唯有馬上跑去小倩,向阿朗射出一發電炮,知道不可打持久戰,疾衝上前大喝:「阿朗!你對手是我!」

阿朗豈會不知電王想法,故意不斷拉開距離,替梅諾爭取更多時間,道:「你不是風屬性的嗎?跑得這麼慢!梅諾一定會慢慢折磨你的同伴,哈哈!」

電王怒吼:「懦夫!」突然小倩放棄分享視野,而電王亦感到她的想法,大叫:「小倩,不要呀!」

真鳳專注對付梅諾,無暇分身,卻對龍捲風無從入手,雖非正面擊中,但那拉扯的力量令他閃避得越來越慢,只能放出數道紫炎彈,卻一一被梅諾避開。

梅諾極度集中操控龍捲風,因為只要分神,龍捲風或會瓦解,或會由天地中提取更多的力量,最後成為災難,就連自己亦會受傷。

真鳳不斷釋放靈力防禦,但自知這狀態不能維持太久,只好再次把靈力集中於右手,試圖抓破龍捲風,即使這次可能會要他留下整個左肩和左腳。突然,真鳳看到小倩和電王的視野消失了,心中泛起一陣陣擔憂,不得不以餘光注意他們。



「入神!」小倩湧起全部精神力,打算強行破開梅諾的防護,即使強行突破或令自身精神受損亦在所不惜。她也不知道為何當下有這樣的感覺,但她知道不能讓真鳳再繼續受傷。

頃刻,梅諾感到一股巨大的精神力正不斷撕開自己精神,即使意志堅定,但那人竟不顧自身安全,以精神力不斷衝擊,長此下去,二人皆會受傷,更怕那道龍捲風將會失控。

「媽的,夠了!」梅諾害怕精神被破,於是將龍捲風轉向直指小倩。小倩並沒躲避,因賭自己入侵梅諾精神比龍捲風擊中自己快,一心認為只要入侵他的精神,那道龍捲風就自然會消失。

電王一直緊追阿朗,早已遠離其餘三人。阿朗一直向身後射出水彈,令電王難以直線追趕。電王從沒想過梅諾竟先攻擊小倩,但自知無法阻止。

真鳳沒想過小倩會否比龍捲風快,亦不願賭這一場,怕小倩會被撕成碎片,不斷叫喊:「小倩!避開呀!」無視雙腳傳來的痛楚,不斷向小倩奔跑,想比龍捲風更快,但雙腳竟不聽話,每步越來越沉重,撕裂傷口,滲出鮮血。即使如此,他都只可以與之平排。

真鳳只想救下同伴,就與自己信念互相共鳴,大吼:「小倩!」陡然,他感到事物緩慢,目光似真龍,奮力一腳踏去,就連泥土亦下陷不少,跳到小倩面前,在千鈞一髮間推開小倩,以左肩硬生生擋下龍捲風,血肉四濺,痛楚充斥腦海。

真鳳怒瞪梅諾,爆發一股怒氣,右手彷彿長出鱗片,漸化成龍爪,大聲一喝,奮力一抓,就似木棍碎豆腐般將龍捲風抓成粉碎,而且十米後的地方也被破壞。

此招威力之大,叫場外大感驚訝,執劍等人更感興奮。斯龍雖然興奮,但同時擔憂更大,不禁望向在另一邊廂的宋龍,暗忖:「宋龍一定感覺到剛才的真龍之力。」



有許多觀眾向鐵塔報以噓聲,撕破張張賭票,將之扔在空中。而宋龍則容顏大怒,目露慍色,真鳳的身影漸與千闕重疊起來,心想:「他果然是千闕的兒子!」話後,宋龍一言不發,強壓怒意默默走向北門。

小倩倒在地上,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真鳳,那個可靠的背影,全被撕碎的左肩,傷至見骨的左腳,身上斑斑的血跡,不禁落淚,滴在泥土之上,滋養著愛慕的花朵。

龍捲風被破,真鳳那龍怒卻依然未散,梅諾眼見自己的壓箱招式竟如此被輕易打破,心中傲氣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真鳳右腳一踏,乘勝追擊,直奔向梅諾。梅諾此刻入目的再不是真鳳,而是一條火龍,從本能而生的恐懼叫他馬上轉身逃跑,心中只想生存,如此趕急之下,就連示意投降的時間也不夠。

真鳳雙眼充滿怒火,右手再次凝聚這上古之力,怒哮:「龍怒!」

梅諾感到背後危險至極,望也不敢便撲向旁邊,但龍怒的破壞力之大,強行把他一雙小腿扯下,痛不欲生,頓時失去平衡倒在地上,大喊:「呀!」抬頭仰望血跡斑斑、滿身傷口的真鳳,猶如死神,心中充滿恐懼,戰意全失,傲氣全滅,吼叫:「殺死我吧!」

真鳳渾身依舊散發著怒氣,俯視梅諾,卻收起殺意道:「投降吧。」

梅諾以為真鳳走來把自己殺掉,結果如此,一時不知如何反應,仰望真鳳,知他內心尚未沾污,苦笑道:「我徹徹底底地輸了⋯⋯」話畢,梅諾拋下勾玉,示意投降,心中對執劍、真鳳多出一分尊敬。



真鳳從未被殺戮所沾污,只想勝出賽事,而非殺光鐵塔隊,回首見二人並無大礙,笑道:「太好了,你們沒事實在太好了。」話畢,他便倒下。第三場初戰,執劍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