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決賽之前(一)

先前阿朗餘光看見梅諾龍捲風被破,不禁一怔,結果被電王追上,更被電光限制行動。電王知阿朗具有復原能力,便直接以靈電磁爆擊碎其頭顱,但操之過急,只顧攻擊,輕於防守,被其水鞭貫穿右肩。

與此同時,斯龍帶領執劍眾人走向北門,更特令若霖盡快復原眾人。隨著評判判定勝負,注靈玻璃慢慢退去,斯龍滿懷高興走去迎接眾人,忽地感到一絲沉重的殺氣從身後隱隱散發,要不是自己感知力強大,亦無法察覺,回首望去便看見宋龍。

宋龍壓聲道:「你早就知道那孩子,就是那叛徒的兒子,對吧?斯龍。」

斯龍不禁緊張,向著明鋒等人說:「先扶走他們。」雙眼望向宋龍,輕道:「宋龍,上一代的恩怨,無謂牽連後代,禍不及妻兒。」



宋龍一聽到這一句,再也按捺不住怒意,一股恐怖的大地氣勢湧向四方,斯龍亦釋放出霸道氣勢與之抗衡,光是雙者相搏,身後牆壁亦出現道道裂痕。宋龍道:「當年是那叛徒令咱們和鳳凰族出現長達數年的戰爭。禍不及妻兒,是嗎?那我當年被鳳凰族所殺的兒子呢?你可以還給我嗎?」

斯龍感到宋龍殺意濃濃,認真道:「宋龍,我不會讓你傷害真鳳的。」二人暗催靈力,卻感到有人走近,而且接近的速度越來越慢,皆放出屬於他們的氣勢抗衡。

宋龍渾身傳出大地氣勢,令人大感恐懼,就連附近溫度亦似冰冷不少,道:「斯龍,我可不會放過他的。這個仇,他一定要承受。」每字每句皆似刀尖指向眾人,令人盡起雞皮疙瘩。慢慢,他收起氣勢,斯龍亦收起氣勢,在遠處的人才加快速度走來。

東尼臉掛陽光笑容,笑說:「宋龍、斯龍,為什麼要提起戰意呢?和平就太好了,幸好你們沒有開戰。」他和戴安娜感到二人的戰意馬上趕來。

斯龍心知東尼根本存心想自己和宋龍打個兩敗俱傷,再來參戰,或有死傷,甚至可以拿下該組織,因為失去中階三門者,就再沒有任何談判籌碼。宋龍依舊臉容冷冷,道:「謝了,東尼。咱們只是切磋切磋。」



正當宋龍意欲離開,東尼上前說:「宋龍,千萬別忘記,攻擊九大組織任何一個會長,都代表住背叛九大組織,今次我就當沒事發生。」話完,他依舊微笑,與戴安娜慢慢離去,而雙目無情的宋龍則向另一邊離去。

斯龍望到此情此景,都不禁慨嘆從前的門者界。那時,沒有九大組織,沒有世上最強的九人,亦沒有諸多規則、限制,只要有力量,則可縱橫天下,奈何現時被喻為世上最強的九人,卻被鎖起雙手,更被捲入政治鬥爭之中,實在可悲。

過後,執劍一眾回到休息室中,只見若霖躺在沙發上,香汗淋漓,累得大口大口呼吸著;明念將大床從房中搬出大廳,方便其他人照顧真鳳。經若霖還原後,真鳳身上傷口開始復原,而電王、小倩和小冰則在床邊守候著,小倩和小冰的視線都集中在依然昏迷的真鳳。

眾人回想起宋龍的說話皆沉默無言,被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一盯上,絕非好事,畢竟中階三門者實在太強大。斯龍豪氣笑道:「真鳳不知不覺間也成為了高階二門者。之後的決賽,你們一定要小心,別再做如此瘋狂的行為了,哈哈哈!」

明鋒淡然說:「總監,你當日對付丹尼也是如此。」平平無奇的一句卻令斯龍無言以對,斯龍只好大笑置之。見此,明鋒與他們分析未來的決戰,手指再次跳動,說:「如果要勝出決賽,真鳳的真龍之力就是關鍵,所以他醒後,就要訓練使用真龍之力。如果可以,嘗試使用鳳凰之力;而小倩一定要保持掃瞄,在適當時候才用分享視野,但在混戰之中,電王和真鳳難以長期保護你,所以你要找個方法避開對戰,或者確保自己不會被擊中;電王,你的電磁炮雖⋯⋯」



「是靈電磁爆!」電王馬上更正明鋒,當日他悟出這招時,想過各個名字,但發覺太平淡,不夠型格,於是放棄電磁炮這名字,換成更有霸氣的靈電磁爆。

明鋒無視電王,續道:「你的電磁炮雖然破壞力強大,但所費的靈力量太大,所以你要嘗試控制所使用的靈力,甚至創造小電磁炮。混戰變數太多,或者盡量先讓其他人互相殘殺。經過今日,其他人對你們一定存有恐懼,所以你們要裝作追趕其他人。就這樣。」

「小靈電磁爆嗎?」電王堅持這親自改的名字,走回房間,靜靜思考小靈電磁爆的可能性。

小冰凝望真鳳,回想賽事期間,見真鳳受傷越多越重,擔心得眉頭緊皺,生出一身冷汗。即使自以為掩飾良好,但其他人一看就知她對真鳳的心意。面對感情,任誰也無法完全掩飾。

小倩的目光亦一直停留於真鳳身上,要不是真鳳,可能自己已死無全屍,後悔自己多麼天真,多麼衝動。她思緒混亂,分不清自己對真鳳是怎樣的感情,是深厚的友情,或有一絲一點可能,是以連生命都願意捨棄的愛情?

斯龍望著小冰和小倩,不知真鳳是艷福不淺或是桃花劫,竟被兩位大美女同時看上,一位美若天仙,一位活潑可愛,各有千秋,難分高下。斯龍眾人也免得留在此處,各自回到房間休息。

大廳中只剩下真鳳、小冰和小倩三人,和一片奇異的沉默,彷若整個世界都變得無聲無息。小倩突然向小冰問:「小冰,你⋯⋯是否喜歡真鳳?」

「這是什麼?」真鳳慢慢睜開雙眼,矇矇矓矓,只見米黃色的天花,配上奢華的水晶吊燈,輕輕挪動仍是疲憊無力的雙手,摸到柔軟的床褥,更碰到溫暖軟熟的纖纖玉手。



「你醒了?總監!真鳳醒了!太好了,你知不知我好⋯⋯我們好擔心你呀。」

「小倩?不用擔心,我沒事,只是太累而已。」真鳳回過神來,向大家微笑,下床輕輕活動身體,望遍整間房間,卻不見小冰身影,問:「我昏迷了好久嗎?還有,小冰呢?」

斯龍笑道:「鳳仔,你昏迷了一日一夜,哈哈哈,第四場初戰剛剛完結,兩日之後才是決賽。至於小冰,佢留下一張紙條,說家中有急事需要處理,先行離去。」

「哦。」真鳳心中一陣失落,不過他知聖盃戰決賽迫在眉睫,只好收拾心情,問:「第四場初戰乃央府對梵蒂岡,結果怎麼了?」

「的確是一場好激烈的戰鬥。哈哈哈,讓明鋒說給你聽吧。」斯龍將這責任交給明鋒,自己就樂得清閒,但見明念和明鋒最近話題越來越少,雖然站在一起,卻似有幾重隔閡,只希望自己多心。

明鋒開始說:「央府隊分別有陳天、曹世德和朱家麟,梵蒂岡隊分別有法比奧、法蘭克和伊諾。風主地異的陳天控制雙手巨劍,乘劍而行,俯視梵蒂岡隊,之後向同伴示意,高速直衝梵蒂岡三人之中,巨劍直接壓地,捲起一陣巨風,然後雙手拔出八把飛刀,控制飛刀擊向對方。梵蒂岡隊以靈力對抗。法比奧拔出硬木刀,奮力一斬,將其中兩把飛刀變成灰燼;法蘭克舉起雙手,用土牆停止飛刀去勢;而伊諾就用風刃破開飛刀。與此同時,朱家麟和曹世德趕到,各追目標。」

明鋒停頓一下,眼中露出一絲欣賞之色。「只瞬間,央府隊已經盡佔優勢,先是陳天主動出擊,以巨劍之勢破陣,每人再對付屬性剋制既目標,可想而知他們之間既默契和機動性。根據情報,梵蒂岡隊的實力理應不俗,但結果,央府隊在一兵不損之下勝出,而且整場比賽只不過三分鐘就完結。」



「三分鐘!」真鳳大驚,知兩隊皆以最佳實力出戰,竟然短短三分鐘內分出勝負,央府隊的實力無容置疑,而最驚訝的是陳天破陣的方法,正正能破執劍隊的陣式。執劍隊以小倩作為核心,真鳳和電王既是矛又是盾,但三人的正上方正是此陣的弱點,因為這個方向打來的攻擊,就只有強行接下,才不會破壞此陣,否則三人後退,陣型一散,其餘的敵人就可以趁亂把三人的距離越拉越遠,把小倩直接逼成一打一。真鳳問:「梵蒂岡三人呢?」

明鋒淡然道:「無一活口。央府隊根本沒容許任何時間他們投降。」雖然意料之內,但真鳳依然心有顫抖。陡然明鋒認真凝視真鳳,道:「真鳳,宋龍想殺死你。」

明鋒此話一出,眾人驚訝萬分,大叫:「明鋒!」在第四場初戰之前,大家也決定不讓真鳳知道此事,但如今明鋒竟然重提,讓人不解。

「光從那一戰已經知道央府隊有直接擊破我們戰陣的能力。那把巨劍的重量,加上那速度,電王,你認為你可以接到?更何況,宋龍矛頭直指真鳳,也許,他利用陳天為棋子,隔空向你挑戰。明天中午,是你選擇棄權的最後機會。如果你選擇棄權,那你不會成為參賽者,其他八大組織亦沒有理由去保護你;如果你選擇繼續,央府隊有可能先全力對付執劍隊。內情報局隊甚至會追趕你至央府隊附近,隔岸觀火。」

斯龍成執劍會長已久,又豈會看不出宋龍那威脅,但不想為真鳳添加壓力,才想閉咀不提;明鋒卻知道真鳳不會選擇退出,所以更要讓他知道事實,提高一切防範。

真鳳卻輕輕一笑,堅定道:「我不會投降,我曾應承自己,寧死不屈。如果央府隊決定要首先攻擊我們,我們就和他們鬥快,率先跑去其他隊伍。有其他隊伍在,他們沒可能專注對付我們。更何況,我想我可以運用真龍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