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決賽之前(二)

奧斯卡王爾德:「我根據長相選擇朋友,根據人品選擇熟人,根據智力選擇敵人。」
“I choose my friends for their good looks, my acquaintances for their good character, and my enemies for their good intellects.” said Oscar Wilde.

真鳳對梅諾所使用的正是龍怒,運用真龍之力生成龍爪。明鋒認為龍怒可能是二門者之中破壞力最強的招式。真鳳帶著猶豫問:「明鋒,你真的認為央府隊會先攻擊我們?我總覺得內情報局隊深不可測,力天甚至與陳天不相伯仲。央府隊如果要贏,沒可能將靈力浪費於我們身上。」

明鋒眼中略過一絲賞識,說:「機會不大,大概只有兩成。」除真鳳外,眾人大驚,尤其見識過宋龍殺意之後。

明鋒續道:「宋龍心思細密,而且如今時勢他不得不以大局為重,所以我相信所有都是一個佈局。在北門前,他故意展露氣勢和殺意,為了令其他組織知道這段私人恩怨,期後透過陳天作出挑釁,令其他組織更加相信這想法,因為他也沒有期望我們會投降。只要我們選擇作戰,其餘兩隊都會以為央府隊會首先攻擊我們,即是,其餘三隊都會以我們為目標,但各隊目的不同。內情報局隊會追趕我們,在不費自力之下,讓央府隊殺死我們,之後他們用最完美既狀態對付央府隊;而斯拉夫門隊,好大可能會找我們結盟,因為他們整體戰力甚至比我們要低,要贏或生存,就只有這方法;而央府隊,就要在內情報局隊追趕我們的時候,進行突襲。當然,這前設是央府隊有辦法,在短時間內直接殺死內情報局隊其中一人。就這樣。」



眾人聽明鋒一話,一時之間未能消化,多討論一會後就先各自休息,以作更好的準備。

在這不見天日的地下大城,彷彿失去時間,沒有白晝,沒有黑夜,到處都是鮮艷耀目的燈光,到處都是魚水交歡的叫聲,彷彿是魔鬼的聚居地,引誘世人墮落。

眼見小冰不在身邊,真鳳總心不在焉,總覺缺少什麼。雖然即使小冰在旁,大多都只是聽著自己談天說地,但只要能令她一笑,就似得到世界一樣。

「真鳳!」真鳳聽這活潑可愛的聲音,確實令人精神抖擻,回首望去,見小倩化上淡妝,身穿黑色連身裙,盡現嬌好身段和雪白美腿,可愛至極,配上陣陣帶花香的香水,活像小仙子。

小倩雙眼水汪汪,笑問:「在想什麼呀?整個人也呆呆的。因為明天的決賽而緊張嗎?」走到真鳳身邊,輕輕擦過他手臂,一同望出窗外不知是天堂或地獄的光景。她眼中帶著一份緊張,畢竟明天的決賽可是混戰,任誰都無法猜到整個戰場的變化。



「面對大混戰,怎會不緊張?」真鳳遠望中區,聖盃戰決賽的地方,決定下一屆九大組織會議主席的地方。他想來諷刺,比自己強大多倍的人,選舉竟要自己門生的決鬥來決定,當上會長或許看似風光,但背後限制更令人喘息。

突然,小倩連接真鳳的精神,忽地雙眼閃爍,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呆望他,說:「你真的好信任我,完全沒有抗拒我的精神連接。」

「如果連同伴都不能相信,怎可以勝出聖盃戰?」真鳳信念堅定,掌握真龍之力後,彷向對勝利又近一步,只可惜一直未能掌握另一份不相伯仲的鳳凰之力。

三人皆有同樣目標,勝出聖盃戰,讓斯龍成為九大組織會議主席,站在門者界最高點,改變門者界。

「哈哈哈,太緊張反而發揮不到最強的實力,放鬆點吧。」斯龍慢慢走向二人,認真續道:「記住,這賽事不是死鬥,是場爭奪勾玉之戰,如果你們真的有任何事,投降就好。你們的生命,對我而言才是最重要。明白嗎?」聽後,真鳳和小倩點頭,但斯龍知道真鳳是三人之中最執著,寧死都不想同伴受傷。



由於大英門出戰人選只剩一人,所以早已決定棄權,而至於另外三個組織,分別是內情報局隊、央府和斯拉夫門,各自有著不同的氣氛。

在內情報局的房間裡,東尼看著安東尼、占士和拜仁,三人皆是二門者之中的強者,尤其是安東尼和占士已隱約散發出氣勢,再加上每人配戴著一隻秘銀戒,勝算極高。

然而東尼認為對手只有央府隊的陳天和執劍隊的真鳳。陳天接近三門,速度詭異至極,幸好秘銀不能被靈力控制,而且安東尼和占士都是火屬靈力者,相信二人合力對付陳天不成問題;而真鳳先前展露強大的瞬間破壞力,加上從未出現過的清澈紫色靈力和真龍之力,令東尼不禁擔憂。

「宋龍先前難得與斯龍關係漸漸要好,竟然為真鳳幾乎與斯龍開打,當中一定有段恩怨,甚至有關宋龍過去,但這次決賽他一定不會讓真鳳活著離開。」東尼自信地看著三人,微笑續道:「所以你們逼真鳳去央府隊就好,讓他們自相殘殺,然後清除其餘垃圾。哈哈,知道嗎?」安東尼、占士和拜仁點頭,面上掛著不懷好意的微笑。

另一邊,伊諾夫向斯拉夫門隊說:「我已經派人確認在伊拉克的確有部份軍人屬於一門者,甚至初階二門者。也許那些日本人說得對,內情報局真的打算製造門者軍隊,亦有一定的秘銀儲量。再者,有小道消息,央府隊好大機會會先滅執劍隊。」心想:「這件事,應該要說給他聽。如果真的可以製造門者軍隊,那門者界將會變得更加混亂。」

一名女子在敲門後走進房間,帶著尊敬向伊諾夫說:「那麼天照大神門隊先前如此高調戴著秘銀戒,就是想警告其他組織,內情報局隊很可能全部都擁有至少一隻秘銀戒。」

伊諾夫一聽到那動人聲音,當下意酣神醉,那認真的面容一抹而去,馬上變得好色,笑道:「哈哈,你回來了,美琳。」



美琳一身陽光膚色,肌膚滑溜似吹彈可破,身材玲瓏浮突,說話談吐有禮,猶像美妙無窮的藝術品,答:「伊諾夫大人,我出發伊拉克的同時,發現天照大神門隊三人暗中出走,所以我派人跟蹤,不過只跟到烏斯懷亞。烏斯懷亞,又稱世界的盡頭,也許他們正前往南極。」

素來以好色和力量聞名的伊諾夫上前一手擁美琳入懷,親吻她的粉頸,笑道:「做得好,做得好。哈哈!」

「多謝大人讚賞。」美琳話帶嬌嗲,對此毫不介意,令伊諾夫色心更盛,馬上叫著其他人離去,其他人亦見怪不怪,只好自行判斷。

維拉帶著馬克姆和亞歷山大離開,走回他們的房間說:「有沒有人知道安東尼的實力?」

馬克姆平淡說:「和你一樣,接近三門的力量,而且是火屬靈力者。而且占士亦是同等級數,大概,和你交手之後,就會升為初階三門者。」

維拉道:「沒錯。伊諾夫大人曾說,突破三門時,將會面對真心,因此叫做心門。當自身力量已經達到高階二門頂峰,但未到機遇面對真心,就會像我一樣,只可以散發微小氣勢。也許這次,遇到相同級數的對手,才可在生死之間面對真心。」

亞歷山大問著:「那麼我們應該以什麼策略出戰決賽?伊諾夫大人有什麼計劃嗎?」

維拉閉上雙眼,反問亞歷山大和馬克姆:「你們認為四隊之中,我們實力排第幾位?」



馬克姆認真想後才答:「雖然聽來的訊息未必準確,不過內情報局隊有三個高階二門者,再加上秘銀武器,應是第一;央府隊應排行第二,光是風主地異者的陳天已是恐怖,再加上其他兩個高階二門者,至少第二;至於我們和執劍,的確不懂排序。」

聽到這番說話,亞歷山大都點頭同意,或許世事如此,有多拼搏,回報就有多大,真鳳和奧諾雷拼死一戰後升為高階二門者,而自己依然停留中階二門者,不禁懊惱,怕拖累二人。

「無論如何,只要執劍隊一滅,我們都會被全滅。中國人有句說話叫唇亡齒寒,所以我們明天決賽,一定要先找到執劍隊,說服他們與我們結盟,先對抗最強大的內情報局隊!斯龍先生重情重義,所以我們要賭執劍隊會相信我們,而且一旦結盟,就要信任得能將背後交比對方!」維拉張開雙眼,眼神堅定,豪氣道:「直至擊倒兩隊,我們才與執劍隊光明正大決鬥吧!放心,我一定會盡我全力去保護你們!」聽到此句,馬克姆和亞歷山大不禁驚訝,不過如果成功結盟,的確是最低傷亡的做法,而且,他們或許能成功。

陳天、曹世德和朱家麟三人都單膝跪在宋龍面前,尊敬說:「宋龍大人。」

宋龍不怒而威,臉雖帶笑,卻讓人感到無比冰冷,道:「鄭真鳳,果然沒有投降吧?即使看見了咱們的挑釁,都沒想過退縮,可與那叛徒一模一樣。天、世德、家麟,你們用最強的狀態,先去殺光那些自大的美國人吧。那些美國人一定會追逐執劍隊,就在他們追逐的時候,家麟就盡情用你的技能吧,中一人,殺一人。他們才是咱最大的敵人,一定要把他們手中的秘銀全都拿過來。至於鄭真鳳,在解決那些美國人後才找他算帳。」

「遵命,宋龍大人。」三人同時說著。然後,宋龍便示意他們離去。在門外走了幾步,曹世德亦向陳天問道:「斯拉夫門隊的人怎麼辦?」

陳天一眼也無望著曹世德,淡淡說:「需要把他們放在眼內嗎?世德,你也是時候鍛鍊自己對強者的眼光。維拉與我,尚差一個等級,無需放在眼內。」曹世德不敢頂撞陳天,只能點頭示意。



在太平洋中心,數人輕鬆安坐在一架豪華遊艇上,遙望海藍的汪洋大海,享受微咸的徐徐海風,聆聽清脆的海鷗叫聲。傲尊敬地說:「但丁大人,七小時後,就會到達塔克納。」

但丁閉上雙眼,感受那柔柔陽光,淡然道:「好。婪已經到了?」即使面對世上最強的九人,他亦沒有絲毫緊張,就像外出渡假,可見他的膽識和實力。

「對,連食和惰都已經到達場地,在地下大城等候我們。」

但丁張開雙眼,眼光銳利而詭秘,散落在三人身上,問:「傲、慾、怒,記得你們的對手是誰嗎?」

「記得,但丁大人。」傲、慾和怒都馬上回答。只見但丁一個微笑,便再次閉上雙眼,而嫉則負責航行。

一切一切,都會在決賽之時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