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決賽大混戰(一)

東尼再次站在命運之門上,向觀眾宣佈決賽的來臨,和聖盃森林戰場不同,聖盃決戰場的面積更大,成五邊形,各邊有一道大門。

聖盃決戰場和聖盃森林戰場的場地設置亦完全不同。聖盃森林戰場,就如其名一樣,是模仿森林而設;聖盃決戰場則是模仿一個廢置城市而建,有著高樓大廈、橋樑、渠道等,比起森林,這裡有更多的地方給參賽者躲藏,亦有更多的資源,包括鋼筯、食物和醫療用品等。

「門者界的盛事,聖盃戰決賽,時限為一星期,正式開始!」隨著東尼一話,全場歡呼不斷,同時注靈玻璃亦漸漸關起。高達百米,面積約八十平方公里的聖盃決戰場,現在就變成四隊人的鬥獸場。

央府隊的陳天、曹世德和朱家麟;斯拉夫門隊的維拉、馬克姆和亞歷山大;內情報局隊的安東尼、占士和拜仁;執劍隊的真鳳、電王和小倩,共十二人步入聖盃決戰場。



明鋒留意斯龍奇怪的表情,不禁問:「總監?」

斯龍注視聖盃決戰場,目光充滿擔憂,似有不祥之事即將發生,不禁深呼吸嘆息:「我總有一種不祥的感覺,只希望是我多疑,是我多慮。」一場會改變門者界的決戰即將開始,而地下大城所有人都意想不到,這次亦將是最後一屆的聖盃戰。

真鳳說:「小倩,進行掃瞄吧。」望到一個廢墟,經歷兩屆聖盃戰的決賽場,尤像伊拉克,焚燒過後的寂靜,灑遍大地的血跡,斷開的橋樑,一一細訴著舊時的激烈戰鬥。

小倩閉上雙眼,集中精神搜索,道:「找到內情報局隊了,三人赤手空拳,我已經鎖定了。我感到另一個精神力動者,照情報,包括我在內,那應是斯拉夫門隊的亞歷山大。」

「如果照明鋒所說,他們將會提出結盟,你真的能信他們?」電王對於斯拉夫門隊的人依然略帶懷疑,或許因為那小女孩的關係,令他不得不防備。



真鳳抹去任何懷疑,自信地說:「如果他們真的提出結盟,無論對他們或我們,也是最好的方法,甚至是唯一一個方法去爭奪冠軍寶座。電王,小倩,你們相信我的決定嗎?」自從他掌握到真龍之力後,給二人的感覺更加可靠,更有領袖風範。

「我信!那我就讓亞歷山大的精神進入我們精神。」小倩相信真鳳,雖然容許亞歷山大的精神進入,但為求安全,小倩都為大家的精神加上一層防禦膜,防止對方突然入侵。

各自皆用精神力鎖定各自的位置,然後斯拉夫門隊就開始趕去執劍隊。「你們好,我是斯拉夫門隊的維拉,雖然唐突,但我們希望可以與你們結盟,一起打倒內情報局隊和央府隊。之後,我們再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對決。請問你們同意嗎?」

真鳳興奮笑道:「果然如此!維拉,我相信你是個正直的人。我們就結盟吧!」

維拉一怔,只好苦笑:「看來你們果然好聰明,竟然在此之前已經估計到。」



真鳳說:「我們已經找到內情報局隊,他們正整裝待發。小倩,和維拉他們分享位置。你們有找到央府隊嗎?」

維拉繼續苦笑:「看看你左後方的高空。」

當眾人望去那方向,發現一名黑髮男子乘劍而行。陳天膽敢在高手雲集的決賽之中,毫無遮掩在上空飛行,可想而知,他的自信及肯定。

「幸好其餘兩隊也沒有精神力動者。」真鳳不禁想著,否則,以央府隊和內情報局隊的實力,就連在背後偷襲的機會都沒有。

他們一行六人在一搖搖欲墜的屋簷下集合,以避開陳天的偵察。而內情報局隊的三人則一直留意陳天,反正他們認為陳天首要目標並非他們,即使發現自己亦不會主動攻擊,況且安東尼和占士皆是火屬靈力者,相剋陳天,因而心懷傲氣,毫無顧忌地搜索著其餘兩隊。

安東尼一頭金色短髮,一雙藍眼睛,身形高佻,臉色白中帶紅,確是一位美男子,卻語帶輕蔑道:「如果我們先找到斯拉夫門隊,殺無赦;如果我們先找到執劍隊先,占士,與我一同發放炎彈,讓陳天過來替我們清洗執劍隊,哈哈,那時只要看兩隊互相殘殺,再用全力撕殺所有人。」

占士肌肉強壯黑實,臉闊唇厚,光是強橫外形令人感到恐懼,更不敢想像與他埋身肉搏,笑道:「哈,我也想試試維拉的身手,如果見到斯拉夫門隊,把維拉留給我,其餘兩人,我沒有所謂。」

「安東尼,我想你對垃圾也沒興趣,哈,那麼交給我就好。但如果一次過發現兩隊呢?」拜仁雙眼鬼崇,笑容奸狡,卻有一身陽光膚色。



安東尼自信滿滿說:「如果一次過發現兩隊,即他們已經開戰,那就讓央府隊搶先一步,然後我們再清理現場,哈!」

而此時,央府隊的曹世德和朱家麟則坐在門口附近,靜待陳天的指示。曹世德擔憂久久不散,嘆氣道:「家麟,我先前占了一支卦,是下下籤,我總覺得今天一戰,總會風雲變色。是我太擔心了嗎?」

「世德,別再擔心了,好好想著那突襲,你也是主戰人員,可不能沒有你。還有,我那技能發出之後,將有一段時間不能使用靈力,要是你不集中讓我死了,那我做鬼也不放過你呀!」朱家麟輕笑,就像自己並非生死相搏。

「希望吧。」曹世德苦笑,仰望陳天,希望一切有如所想般順利,沒有變數。

為怕被陳天或其他人聽到,眾人一直在精神中交流。真鳳問:「維拉,對付其餘兩隊,你有任何計劃嗎?」

維拉雖然個人戰力在斯拉夫門隊中是最高,但亦沒有想到任何計劃,因為他自知以隊伍實力而言,他們與央府隊、內情報局隊的實力相差太遠,所以只能苦笑搖頭。

真鳳微笑,毫不介意道:「我有一個可行卻瘋狂的計劃,就是率先暴露我們的位置!」斯拉夫門隊三人大感驚訝,與所想南轅北轍。真鳳續道:「我們在賽前已經討論過這決賽的走向,否則我們怎會讓亞歷山大的精神進入?總而言之,你們要假裝攻擊我們,引其餘兩隊過來。相信我們,其餘兩隊最終會自相殘殺!」



維拉和隊友對望,三人需時考慮,因而先斷掉與執劍隊的精神連接。過了一會,兩隊才重新連接,維拉在精神中說著:「好,我相信你們。希望我們最後的敵人是你們。」

「謝了。你們要用最少的靈力狙擊,破壞身邊的建築物引起注意,記住,保留至少九成戰力。內情報局隊在我兩點鐘方向,央府隊在我十二點半鐘方向,我們向四點鐘方向跑動,我們要賭內情報局隊會等央府隊先狙擊我們。時間無多,不可以讓他們知道結盟一事。隨便揮刀,記得一定要保留戰力!」話後,真鳳望向小倩和電王,三人點頭後便開始逃跑。

維拉想不通到底何事,但他們能夠洞悉自己前來原因,就知道他們的智慧更高,苦無對策下,只好相信他們。

真鳳回想起明鋒當時的說話。明鋒說:「你們擁有的優勢除了與斯拉夫門隊結盟之外,還有你們了解他們的位置。他在明,你在暗。只要央府隊趕來,央府隊一定會對內情報局隊進行突襲。」

真鳳相信明鋒的判斷,亦相信宋龍的野心。

維拉由於害怕陳天的能力,因此捨棄一直使用的大鋼刀,拿起硬木大刀,一刀斬斷搖搖欲墜的屋簷,半片屋簷掉落地上,引起了內情報局隊和央府隊的注意。安東尼笑說:「竟然是最弱的兩隊首先遇到,哈哈,有趣!過去吧。」

占士和拜仁一笑,三人馬上趕去。同時,陳天亦向同伴傳送訊號,乘劍直指執劍隊,等待同伴的來臨,只要另外二人接近內情報局隊,就會發動突襲,但在這之前,他必須裝作追逐執劍隊。他留意到安東尼等追趕速度不快,還靜靜繞路,就知道他們已上當。

真鳳等人一邊在逃跑,一邊留意著陳天和內情報局隊的變化,發覺內情報局沒有馬上以高速追過來,正等待時機,讓三隊互相殘殺;而剛才陳天發放訊號時,真鳳叫小倩向訊號的方向進行搜索,便找到並鎖定朱家麟和曹世德,馬上與斯拉夫門隊分享那兩人的位置。



斯拉夫門隊不斷狙擊著執劍隊,但事實上,執劍隊只是簡單的左右閃避,無論是馬克姆的炎彈或是維拉的斬擊,都與他們有著微妙的距離。執劍隊跑到某一位置後,趁著維拉左劈橫斬,便轉向往右跑,如此一來,只要內情報局隊和央府隊都追趕他們,兩隊之間的距離就只會越來越小。

真鳳說:「亞歷山大、小倩,你們一定要留意住其餘兩隊,一旦央府隊與內情報局隊開戰,再扮敵對已經沒有意義,屆時主戰的四人一定要馬上衝去,兩個精神力動者避免正面衝突,適當時候才作精神攻擊。」

「好!他們應該越來越接近,但陳天⋯⋯真的好接近。」亞歷山大不禁話帶恐懼,畢竟他們與陳天只差三百米,不過他們心中沒有懷疑,這是他們作為男人的信念。

真鳳大吼:「慢慢繞圈!如果陳天繼續追我們,即代表我們賭輸了,那時再合力打倒陳天!」

陳天雖然追趕兩隊,注意力卻一直在內情報局隊身上,只要朱家麟的技能一開,他便會以最短時間折返;朱家麟和曹世德一直把氣息隱藏,更以斯拉夫門隊所破壞的聲音作掩飾,靜候時機突襲。

幸好內情報局隊缺乏精神力動者和只注意陳天,否則央府隊二人連突襲的機會也沒有。即使央府隊沒有精神力動者,卻看陳天飛行的方向判斷內情報局隊的位置。

全場的人都在等待著時機,而一切的轉捩點將會是央府隊的突襲。



「那座樓後,我便會發動攻擊,好好保護我吧,世德。」朱家麟臉帶自信輕聲說出,只見那棟樓與自己的距離越來越小,臉上漸變認真,忽地彈出,一喝:「地。靈力封印!」將股純粹靈力湧向內情報局隊,兩隊距離只有不足二十米,占士首當其衝被狠狠擊中,拜仁的雙腳亦未有避開,只有安東尼能完全躲開。朱家麟一時得意,道:「還以為可以一箭三鵰呢!哈!陳天!兩個!」

陳天感到同伴突襲,便停止追勢,以最高的速度折返,直指內情報局隊。

「賭贏了!電王、維拉、馬克姆,一起衝吧!」

只見維拉不禁一笑,暗暗敬佩他們的智慧後,便換上一副認真樣子,跑向這最後戰場;而馬克姆亦飲盡一枝伏特加,一同奔去,心想:「我們不會輸!」

真鳳全身沸騰,心忖:「真龍之力,讓我感受你的威力吧!」

電王亦感到斯拉夫門隊的鐵漢情懷,堅定如鐵,暗想:「就讓我實驗小靈電磁爆的威力!」驀然回首望去背後的小倩,便勇往直前,直指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