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決賽大混戰(二)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占士全身乏力,幾乎無法使用靈力,有如正常人一樣,既恐懼又惱羞成怒,大吼:「我竟然只剩不足一成靈力!央府隊!」

同時,曹世德已衝前,向占士使出一招豪火龍彈,來勢凶凶,亦向拜仁連施炎彈,逼使二人之間距離越來越遠,難以救助占士。

雖然拜仁只被擊中雙腳,但因屬性相剋,竟被封印近六成的靈力,心中一時恐慌,只忙於擋著曹世德的炎彈。安東尼冷靜一喝:「別亂!拜仁、占士,開秘銀戒!我要殺死陳天!」

安東尼按捺不住怒氣,手指上的那秘銀戒在隱隱閃著紅紅火光,怒視陳天。



占士眼看巨大的豪火龍彈湧來,幸好安東尼大喝令他清醒,匆忙使用早已注滿靈力的秘銀戒,全數拿回約三成靈力之後,右拳只能集中少數靈力,頓時生出血紅色的火焰,吼:「血焰拳!」

血焰拳與豪火龍彈硬拼,產生爆炸,同時亦聽見占士慘叫。曹世德笑:「哈!可笑,我的豪火龍彈可集中了三成靈力,你認為能用一拳打破嗎?」

若非曹世德偷襲,加上被削靈力,占士亦不會落得如斯田地,被逼與之硬拼,結果右前臂承受兩道火焰相噬爆炸的威力,臂骨近乎粉碎。

「水千翔!」拜仁施近千隻小型飛鳥高速飛向曹世德,希望能把他擊退。無奈遠水不能救近火,曹世德與占士的距離太近,那些飛鳥根本趕不及。

曹世德雙目帶狠,殺機大動道:「再見了占士。」以火成刃,把已廢右臂的占士從頭頂斬下,一分為二,血肉四濺,內臟亦被燒成焦,零散地上,為廢墟增添一幅新鮮血畫於火刃過後,水千翔逼使曹世德不得不後退。



拜仁看著占士被殺,怒意大增,反而清醒過來,望著往後逃跑的朱家麟,那速度實在慢得可憐,大吼:「用自身靈力去瓦解別人靈力嗎?賤人!」他雖只剩下四成靈力,但速度依然比起靈力盡失的朱家麟快得多。

一塊塊正燃燒著的巨大磚塊被拋在拜仁面前,令他無法追趕朱家麟。曹世德狠言:「如果你一開始追著家麟,可能你朋友不會這麼容易死!但現在,我才是你的敵人!」

另一邊,安東尼怒火中燒,全力跳到空中,幾乎直接躍至陳天面前,舉起戴秘銀戒的右手,大吼:「煉獄!」彷似站於空中,道道帶怨恨的血紅光芒從秘銀戒中不斷射向陳天,但陳天憑其驚人速度一一避開。

「無論你攻擊有多強,打不中,亦是徒勞。」陳天語氣冷淡又高傲,令安東尼更感憤恨。陳天凝聚靈力,生成三把巨大風劍,道:「風劍,利落。」風劍從不同角度斬向安東尼,同時陳天亦放出十把飛刀,瘋狂地攻擊面前的安東尼。

安東尼怒不可遏,吶喊:「呀!去死吧!」血紅光芒瘋狂射向風劍和飛刀,直至全都粉碎,但同時,秘銀戒上的紅光漸漸黯淡,變回淡淡彩光,安東尼亦墜落地上。



「空戰,你沒可能贏我。」陳天知安東尼在空中不能夠隨心移動,乘巨劍以高速衝去。

安東尼感到那陣驚人壓力,不禁停止一息,過後才壓聲道:「你認為風可以贏火嗎!炎戒!」雙手射出兩道互相交錯而扭曲的火柱,不但沒有減低力量,反而火勢更旺,去勢恐怖,猛然衝向陳天。

陳天一聲不吭,雙手的拇指和食指合攏形成三角形,將靈力壓縮後在三角形中噴射出去,連射二十次空氣轟炮,竟把炎戒抹走,更有部份空氣轟炮直指向安東尼。

安東尼見此,凝聚靈力,雙掌合攏推出,一招炎龍波把那五個空氣轟炮一口氣打散後,餘威直捲陳天,逼他閃避。短短數秒內,二人已交手數次,叫場外的人看得入迷。

安東尼著地後,已用上近半的靈力,而秘銀戒內靈力量只剩三分一。陳天亦站在地上,從巨劍劍柄之中拔出一把鋒利無比的長劍,劍身散發彩光,令安東尼也不禁吃驚。陳天同時控制巨劍,冷言:「難道你以為,只有你們和日本的雜狗才有秘銀嗎?你猜拜仁還可以撐多久?」

拜仁只剩四成靈力,面對戰意旺盛的曹世德,一時顯得吃力,節節退敗,而且面對著消耗極低卻破壞力高的炎彈,不得不使用同樣低消耗的水波或水彈作抵抗,但無奈剩餘的靈力不多,如是持久戰,曹世德定必勝出。

曹世德乘勝追擊,使出豪火龍彈,直逼拜仁。已逃到遠處的朱家麟喘著大氣,心想:「只剩一分鐘。世德,要快呀!」

在遠處的真鳳等人,先前已感陣陣爆風,亦從精神掃描中得知占士已死,令他們感到錯愕。同時,電王回想起明鋒之前的說話,故意繞過亞歷山大等人說:「明鋒說過如果情況許可,盡量回收所有秘銀武器。」真鳳和小倩亦同意,一直前行,希望可以神不知鬼不覺拿走價值連城的秘銀戒。



「安東尼,你我都是接近三門的人,我餘下的靈力比你多,但你的屬性卻相剋著我。決勝負,大概是誰先突破三門。」陳天拿起秘銀劍直指安東尼,安東尼亦鼓起體內靈力,二人隱隱散發出氣勢。

「陳天,我沒有任何輸的理由。我已感覺到離心門不遠。所以⋯⋯」安東尼那雙藍眼睛大發殺意,像把空氣都變得熾熱,續說:「我要親手殺死你!」

賽事曲折離奇,令所有觀眾感到意外,由執劍隊和斯拉夫門隊合流後,突然斯拉夫門隊竟追趕著執劍隊,再到央府隊對內情報局的突襲,一環接一環,原先想像中單純的決戰,變成由不同佈局而成的戰爭,令現時勢力變得暫且平衡,令人不得不更專心觀賞。

陳天斬出道道劍氣,看似平平無奇,卻在牆上留下劍痕,配以控制巨劍,就彷彿有兩名高強的劍客正在合作演出一場秀麗而天衣無縫的劍舞;安東尼經驗甚高,以巧勁破劍氣,並施以密似暴雨的炎彈,剛柔並重,步步逼去,偶以秘銀戒施出大炎彈,逼得陳天退避。二人實力不相伯仲,難分高低。

自真鳳升至高階二門者,感官變得更為敏感,漸感不妥,道:「大家有覺得,陳天和安東尼的既氣勢好像越來越強大嗎?雖然未至真正的氣勢,但那威壓⋯⋯」

維拉心知一旦有人成為初階三門者,就回天乏術,建議:「不如我和電王去打陳天,馬克姆和真鳳去打安東尼。他們先前一定已消耗大量靈力,兩人合擊,勝算一定更大!」四人同意,兵分兩路上前。

「螻蟻竟想擋猛獅?陳天,你別要給他們殺死!」話畢,安東尼一躍後退,右拳凝聚靈力,向馬克姆揮拳。面對熾熱火拳,馬克姆馬上使用酒醉炎殺,把體內酒精汽化噴出,令對方瞬間吸收並直接溶血,降低集中力。無奈安東尼力量強大,拳風呼呼打散酒精,拳壓更逼向馬克姆,令他不得不退後。



真鳳見此,亦催動紫炎從旁攻擊,連發紫炎彈,逼得安東尼不得繼續攻向馬克姆,並以右拳攻上。安東尼面對真鳳,憑經驗凌空轉身躲開,紫炎只在身邊僅僅擦過,並一腳踢去真鳳。只一瞬間,二人合擊就被安東尼化解擊潰。

陳天控制巨劍斬向電王,持秘銀劍硬拼維拉,道道劍氣有如雲霞漫山。維拉身手敏捷,刀法剛烈無比,刀帶陣陣狂風,勉強打散劍氣,卻無法傷陳天一分一毫,心想:「好快!無論劍法或身影!」陳天有如鬼魅般神出鬼沒,每每在千鈞一髮間擋開大刀,並把維拉的剛力卸走,讓維拉心中叫苦。

巨劍既重且龐大,速度卻依然恐怖,令人畏懼,叫電王不敢輕視。正當那巨劍在高空向電王斬下時,他便極度控制靈力流動,使小靈電磁爆,形成相對磁場產生電爆攻擊巨劍。一擊之下,巨劍去勢暫緩,更直接跌在地上,捲起塵埃。

陳天一怔,欲再次提起巨劍,但巨劍竟不聽話地躺著,發現巨劍上的磁場剛巧被電王一招抵消,暫無法再磁化以控制。

電王熱血道:「原來你控制金屬的能力是來自磁場!」上前與維拉夾擊陳天。雖然情況像對二人有利,但陳天依然面不改容,冷靜淡定。維拉的刀快,陳天的劍更快;電王用電光刺,陳天用劍氣破。

「電王,他的速度好像比初戰時更快,一定要⋯⋯盡快殺死他!」維拉叫苦連天,被陳天的柔劍牽制,完全使不出正常的剛烈。

電王眼見陳天劍法以柔克剛,奈何自己亦被劍氣所制,嘗試用更猛烈的電炮進攻。陳天見此,選擇避其鋒芒,與二人拉遠距離,冷言:「打不中的攻擊,只是徒勞。你們真的認為可以贏我嗎?」

安東尼正以炎戒攻擊真鳳和馬克姆,幸好真鳳屬性乃火主水異,輕輕壓下安東尼的火炎,但馬克姆就暗暗叫苦,唯有連使火葬及十字火,兩招連環,頓時周邊溫度急升,有如火蛇般湧去,彷要吞噬安東尼。



安東尼把靈力先注入秘銀戒,再使炎龍波,威力倍蓰,將兩招同時打破,餘勢不衰,直撲馬克姆。真鳳馬上催動真龍之力,右手頓成龍爪,運勁上前,突使龍怒,一抓把炎龍波打破,餘勁直湧向安東尼。

安東尼當然知道龍怒的威力,那時奧諾雷亦被之攻破,又豈會硬拼?他腳尖一蹬避開龍怒,看餘勁湧到身後摧毀那厚牆,大笑道:「果然,還是你最有意思。明明只是個高階二門者,居然擁有此等力量。哈哈哈!」

亞歷山大自知這近戰已遠超能力範圍,卻不想只作觀戰,擔憂問:「小倩,我們真的要留在此?難道就沒有事可以幫忙嗎?」

二人躲在遠處,一直不敢走近,怕反成負累,但感安東尼和陳天靈力漸趨渾厚,實在憂心。忽然小倩想起,說:「亞歷山大,我想有件事情可以做。我們太過集中他們的戰鬥!已沒靈力的朱家麟呢?」

亞歷山大回神大叫:「入神!」

小倩怕朱家麟可以再使那招,使眾人不能使用靈力,道:「雖然他靈力盡失,身為高階二門者,一定意志堅定,但如果我們一起使用入神的話,應該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