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混沌開始(二)

明鋒看到面前的三個中階二門者及一個初階三門者,四人皆雙目無神,更肯定自己的推斷,因為那名初階三門者正是聯合門的約翰,極為正直,從不做違背良心的事,素有威名。

如今,約翰竟手握著一名妓女的頸部,讓她在窒息與呼吸之間徘徊,盡情折磨。明鋒釋放凌厲氣勢直湧四人,約翰以不屈氣勢對抗,卻沒有為其餘三人防衛,明鋒估計他應該被改造成只為自己而戰,沒有同伴意識。

約翰見到明鋒,一手捏碎那妓女的喉嚨,才衝向明鋒。而那些中階二門者亦同樣衝向明鋒,但被氣勢所礙,所有動作都變得緩慢。

約翰乃水屬靈力者,正被明鋒所相剋,不過明鋒並沒鬆懈,感到約翰並無戰法,只懂直衝和側閃,便把靈力集中右手和雙腳,一腳踩地疾衝,右手向地面一揮,使土石流。



土石流速度奇高,約翰直以無數的水凝箭將土石流的去勢強行停下,更一躍而起,把最後三箭射向明鋒。明鋒馬上避開,使出更大的土石流,目標卻是背後的三個中階二門者,一瞬將他們活埋。

明鋒心想:「約翰,如果你依然有意識,一定不會如此,為擋住土石流,竟已用上近三成的靈力。對不起。」凝聚靈力,連使飛石,卻見約翰再次強行以靈力硬擋。此刻,約翰像是電腦程式,面對各種招數,便作出特定的反應。

擋下所有飛石,約翰乘勝追擊,上前大喝:「水鏡!」利用靈力形成一面發出柔光的水之鏡,柔光所接觸到的地方都會被腐蝕,可是當年約翰曾說只會在近距離才使用。明鋒知難以命中,拉開距離,輕易避開。

明鋒待水鏡完結後,馬上縮短距離,進行肉搏戰,削弱約翰靈力,盡以最短時間結束戰鬥。雖然明鋒並非近戰強者,但約翰欠缺戰法,加上使用千目,提高動態視覺,佔盡上風。

約翰的速度越來越慢,明鋒聚力右拳擊中約翰腹部,馬上吐血。地屬性附予粉碎特性,約翰身中此拳,內臟嚴重受損,難以站立。明鋒希望約翰能安息,速戰速決,說:「安息吧,約翰。」一掌打向約翰頭顱,結束戰鬥。



明鋒自知這戰鬥勝之不武,除熟悉對方技能外,更相剋對方屬性。他極度擔心明念,因為明念所去的地方,殺意更濃,証明那處定更危險,於是馬上動身跑去。期間,他竟嗅到濃烈的血腥味從那處傳來,心中更添不安。

當明鋒去到,見滿地鮮血,屍橫遍野,繁華街道驟變死城廢土,那是灰白色的腦漿,那是啡黑色的排洩物,那是鮮艷色的衣碎。而明念正雙膝跪在那血肉腥池內,全身顫抖,氣喘不斷,但奇異的是他身上沒有沾血,身邊數米範圍更是連血都流不進。

明鋒心中萬分複雜,就連嘴唇、聲音也不禁顫抖,看著明念問:「哥,這⋯⋯就是你改變的原因?」

明念不斷抗衡著心中的惡魔,但每當使用念動力,心中便有道聲音跟他細訴,拉他墮落,解放一切,忘情、絕情,只剩殺戮。

聽到明鋒一話,明念只是抬頭呆望明鋒。明鋒看到明念正咬緊牙關,知他痛苦至極,卻無能為力,步步走近。



明念大喝:「別過來!」緊握拳頭,狠按地上,正與心中暴君抗衡。

明鋒從未感到如此痛苦,毫無防備,完全沒留意到背後竟有一個初階三門者持雙刀突襲。明鋒感到那人殺意,惜為時已晚,雙刀刀鋒已貼近自身,刀勢急勁。

明念眼見如此,突然站起,爆發出前所未有般龐大的暴君氣勢,雙眼暴紅,以念動力硬生生頂住雙刀,更把那人抬至空中。隨著一聲怒吼,那人雙手被扭斷,直至肌肉被完全撕裂,才離開雙肩;雙腿亦同樣遭遇,膝蓋粉碎,配上那人慘嚎,形成一種在地獄才能聽到的交響樂。

明念用念動力把那人舌頭連根拔起,那人由主音換成定音鼓鼓手,發出陣陣低鳴。明鋒才懂反應,大叫:「哥!醒呀!」

只一句話,卻令明念頭痛欲裂,就連暴君氣勢亦變若隱若現,眼中凶殘亦若有若無。明鋒不再面無表情,盡露脆弱一面。明念轉身釋出巨大的念動力,將街道清空一片,出現一條代表離開執劍、離開明鋒的通道,沒有回首跑去,捨下一切。

「哥⋯⋯」全身沾滿鮮血的明鋒呆望明念離開的方向,首次感到如此無力,兩兄弟,卻距離遙遠,如今一別,已不知何時重逢。即使重逢,又是否代表可以重聚?

自明念晉升初階三門者之後,實力大增,而且從殺人當中,對世界有另一番的體會。越過心門,並非面對過往一切,而是面對自己最執著或不斷逃避著的回憶。

人越純樸,越容易越過三門,因此,淫血族才會出現這麼多令人恐懼著的初階三門者。



早在伊拉克,明念就知自己增幅比想像中更恐怖、更強大。先前他需要揮拳,才能把念動力在遠處打出一拳,即念動力將他的動作投放至遠處,但現時只需思緒一動,就能夠打出一拳。

念動力本來就攻守並備,可遠攻近戰,光以意念發動,更是難以阻擋。當明念擊殺落單的士兵時,只是想著把他們殺死,他們的頭顱就被扭斷;當明念感到危險,念動力竟把所有子彈擋下,更以反方向穿過他們的頭顱。

他畏懼著突然強大的力量,同時,每當使用念動力時,心中總有聲音訴說:「只要你想,萬物都應向你俯首稱臣!」令明念更感可怕的是,那是他的聲音。

別人是生或死,皆由自己決定,高高在上,無人能左右,如暴君降臨,令明念陷入不安。

隨著時日經過,那聲音不只沒有變細轉淡,反而日漸擴大,後來更殘酷得在日常生活中都會出現,令他不欲與人親近,彷彿患上精神分裂。

對付愛文時,明念嘗試壓下這力量,但那聲音卻揮之不去,只觸摸一剎那誘人力量,回過神來,本來打成均勢的愛文,四肢竟被撕走,不斷慘嚎,叫他身顫抖。最可怕的是,他竟分不清顫抖是源由恐懼,或是興奮。

無法與人分享感覺,無法與人說出狀況,結果那可怕的孤獨,那累人的寂寞一直積在心中,釀成更強大的暴君。



明念如今已失控,一口氣跑到地下大城的盡頭,用念動力推開面前所有人,無奈念動力過於強大,那些人全都被壓向牆邊變成一堆血肉。

真鳳扶著小倩和電王遠離但丁和斯龍等人,回到休息室中,眾人的不適才開始紓緩。真鳳擔憂問:「小倩,可以用到精神力掃瞄嗎?我們失去了所有人的聯絡,明鋒、明念、若霖,試試可否找到他們。」心中慶幸小冰早已離開,不會有生命危險。

「我想可以。」小倩調整呼吸,然後把精神力擴散掃瞄。

電王拿起秘銀劍,更覺武器的重要性,以靈電磁爆,配合這秘銀劍定必更強大。沒有力量,就不能保護任何人,這是世界殘酷卻真實的法則。

小倩提議:「我找到了明鋒,但我只找到他,不如先連接他,叫他先來這裡?」

真鳳乃初階三門者,對能量感知更大,感到外面戰境激烈,隨時波及此處,道:「不,我們要遠離此處,這並不安全。先去南區與明鋒會合,之後再繼續找尋其他人,南區似乎最少靈力波動。」

電王說:「好。」看到外面情況,知道事情已發展得不可收拾,更感無力,慨嘆:「我已可行走,雖然尚未可加入戰鬥,但不會成為負累。」

真鳳聽後,堅定說:「你們從來都不是負累,以前不是,現在不是,將來都不會是,因為你們永遠都是我最重要的同伴。」二人看到真鳳真誠笑容,感動不已。一行三人走出休息室,向南區進發。



而伊諾夫、奧塞斯和宋龍分別走到東、西和北區。

伊諾夫跑到東區,大喝:「有本事,就出來!」這一喝,加上尊者氣勢令身邊的招牌搖搖欲墮,仍未能逃走的人全都被震得嘔吐不止。他心想:「可惡!如果再找不到,就要回去幫助斯龍和卡洛斯,那但丁實在過份強大。」

走到西區的奧塞斯,感到面前殺意,便爆發唯我氣勢震懾對方,至少把他們都引來,感到有三股氣勢合力回敬,心想:「五人之中竟有三個三門者,而且有一個竟如此接近中階三門者。哈,有趣有趣。」三股氣勢分別是天狼的懾人氣勢、丹尼的冷漠氣勢和路飛的霸王氣勢。

而北區的宋龍,見有數人不斷撕殺,身體卻扭曲得不似常人,更甚是,他感覺不到他們身上有任何殺意。五人突然上前,一同包圍宋龍。宋龍湧起大地氣勢,但五人毫無反應,便知事有蹊蹺,心想:「傀儡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