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混沌開始(三)

莉娜走到一處無人之地,以免生靈塗炭,正面面對著怒,正義凜然吆喝:「你們到底有何目的?」

怒目帶鄙視瞪著莉娜,冷言:「莉娜,既莊嚴,又正直,以力量和貫徹正義和平的心,成為聯合門會長,受萬人景仰。可笑!前夕事件的幕後黑手,正正是你!」

聽到此話後,莉娜雙眉緊皺,道:「我不清楚你在說什麼,竟無憑無據誣衊我。」

怒內心大怒,沉聲道:「世上竟然有人虛偽如此!暗中打擊其他勢力,令各自互相懷疑,這就是你維持和平的方法?這就是你心中所謂的和平?」



「廢話少講。」莉娜再次湧起莊嚴氣勢,一時氣勢如虹,彷如破天,喝:「你這叛亂份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怒爆發狂怒氣勢,雙手再次噴出兩條巨大冰河,大喝:「我當日發現其中一個殺死斯拉夫門隊的三門者事後向你秘密報告,你還有什麼解釋!」

兩條冰河以詭異角度湧去,但莉娜身手靈活,在空中數回騰轉躲開。正當她意欲還擊之際,怒控制兩條冰河於莉娜身後相撞,產生冰爆,殺她一個措手不及,更馬上衝前,一喝:「一度強化!冰川!」身軀如冒煙,皮膚變得冰藍,威力和速度變得更可怕,只是一剎,便去到莉娜身邊,雙手各有冰川伴隨,帶著極度冰寒之味。

莉娜也非省油燈,馬上使用最熟悉的招數,召出約七米高的炎魔,全身佈滿藍色火炎,栩栩如生,目露凶光。炎魔一爪抓碎冰川,再抓向怒,令他不得不暫且退後。

「靈獸嗎?而且是惡魔級別,莉娜,不愧是世上最強的九人。」怒呼出長氣,說:「二度強化!」湧出一股奇異氣場,全身縮小,但氣勢不減反增,續道:「你曾問我們的目的是什麼?噬魂者由始至終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毀滅世上所有國家,消滅所有規條。身為中階三門者的你們,竟然甘願做政府的走狗,簡直可恥!」



莉娜正氣凜然道:「總好過你們這群只懂破壞的渣滓。規條和法律都是用來保障所有人,令世界可以做到人人平等。」

「呸!平等?有財有勢就橫行無忌,無財無勢只好瑟縮一角!法律,只是富人的遊戲!既然如此,那就讓所有人都擁有自由!取消世界所有規限!」怒每字每句有如獅吼,不斷撼動周邊一切,續道:「今次,我們就來打破九大組織之間的平衡。所謂世上最強的九人,你認為還有多少人可以留下?還是,你真的認為你們真的是世上最強?」

話畢,怒身影一動,下一剎便出現於莉娜面前,幸好炎魔反應夠快,兩者以拳相搏,產生出一道劇烈的爆破波,但炎魔反而後退。莉娜心想:「好快,但這種強化應該不能維持太久。」炎魔後退之時,她趁著空檔疾衝上前,使一招火鳳舞,舞姿美逸卻滿佈殺機。

怒馬上還以顏色,喝:「冰鳥!」一隻冰鳥破殼而出,雙鳥相遇,一冷一熱,再次相撞,互相抵消。怒再次使用冰河,分別打向炎魔和莉娜,由於那距離極近,那條冰河直接擊中炎魔,那以火炎而成的左臂竟結冰碎裂;莉娜靈敏,於千鈞一髮間躲開,只有少許秀麗長髮結冰斷開。

莉娜再次使用火鳳舞,然後向左閃身,凝聚靈力使出天火之花,如鬼魅的藍色小火花追趕怒。頃刻,周邊看似晃動,那是因高溫改變光線折射而成。



此時炎魔閃到怒的後方,聚力揮出右拳,而這次右拳的火勢極大,有如吞食天下。連續的招數,令人眼花繚亂,而且一環接一環,叫人難以抵抗。

此時的怒腹背受敵,前有火鳳舞,右有天火之花,後有炎魔,彷被包圍,心想:「未免看小了二度強化的我!」喝:「浪濤波湧!」

忽然,怒湧出帶著冰塊的海浪,衝力大得強行拖後炎魔,天火之花亦被海浪沖散,遺下陣陣縷煙。莉娜馬上跳到屋瓦之上,但浪濤波湧竟令方圓三十米內全變頹垣敗瓦,一切成冰破碎,就屋瓦也慢慢凝冰。

怒趁機上前追擊莉娜,兩道冰河再次如大蛇般衝去,彷張開血盆大口,把她一口吞掉,然後那些海浪連同冰河一同成煙消失。

莉娜單膝跪地,吐出一口鮮血,氣喘吁吁,上身衣服被撕破,露出一對雪白酥胸,臉上亦有不少被冰擦過的傷痕,帶著慍色瞪著怒。

怒解除強化,一本正經道:「我這次並非來殺你,而是要你傳個訊息。你也知道內情報局和天照大神門製造門者軍隊。你認為他們有什麼目的?背後無限量支持的政府勢力目的又是什麼?那屆時你心中的和平又會如何?」

莉娜無言以對,因她知情才決意實行前夕事件,令組織與組織之間互相猜忌,產生懷疑,而此事最大的得益者定必是形勢最強的內情報局,令失去親弟弟的天照大神門與內情報局分裂。

怒續道:「這虛偽的世界只會不斷分裂,不斷開戰。你是個聰明人,應該好清楚事已太遲,他們的技術已經邁向成熟,量化門者只差一步。那你所嚮往的和平呢?」



此時,莉娜才知他們擁有各方的情報,勢力可能早已滲入世界不同的組織,甚至政府勢力,加上七罪強大的力量,噬魂者的確擁有顛覆世界的能力,無奈道:「你們到底想怎樣?」

怒直接道出:「但丁大人希望你會令聯合國主席宣佈世界上存有門者,還有各國政府一直隱瞞門者這事。我相信依你能力,說服聯合國的人應該不難。」

莉娜一聽此話,更感他們唯恐天下不亂,說:「所有門者組織的第一誡,而且是最重要的第一誡,就是世上無門者,我沒可能違背。」

一旦讓世人知道門者的存在,除了令大多數人感到不安,更表示政府對市民的隱瞞,將會引起一波波的行動,改變全球政治氣候。

「如果二零零五年一月尾,我們沒從聯合國知道這消息,那麼,將會由我們親自向外宣佈。至於宣佈方式,可能會比較血腥。如果在各英超球場,我用上剛才的招數,到底會有多少傷亡?」莉娜啞然,知怒根本不放人命在眼內,似是閒事一樁。怒續道:「世上最強的九人,你們單憑氣勢壓制其他初階三門者,自以為世界最強,更立例,令初階三門者之間難以進行戰鬥,令他們沒法爬上中階三門者,不覺得可笑嗎?希望你會好好考慮我剛才所說一事。」話畢,怒便轉身離去。

「的確,雖然我比所有初階三門者依然快上多倍,但比以前,我的確弱了許多。」莉娜凝望雙手,回想一直以來的和平卻令戰力減低不少,至少比起噬魂者,漸漸失去傲氣,欠缺以生命拼搏的覺悟。

她仰望地下大城頂部的大洞,如果是數年前,未必落得如此地步,現時自己只站在政治角度思考,卻忘記門者界的法則--弱肉強食。名號帶來榮耀,卻帶走最初的強大。



而傲引壬生一郎去到一處,馬上揚起黑火,使三十米內的一切,不論生物或死物皆化為灰燼,化成一片熾熱的焦土。

壬生一郎以烈炎對抗戾炎,發現烈炎竟被戾炎燃燒,需要更大量的靈力才能平衡。傲突然收起戾炎,道:「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妨礙。壬生一郎,火主水異者,擁有武者氣勢,使用烈炎,對吧?」

「哈。高傲氣勢,你一定是傲。你與但丁一樣,靈力竟呈現黑色,只是你的黑未到但丁的漆黑,大概你是第二強大既人,對吧?」壬生一郎一直暗中鍛鍊,面對另一名中階三門者,心中不禁興奮。

「但丁大人比我更加強大,甚至,我在他面前可能捱不過五分鐘。」傲所言屬實,可見但丁的強大,令七罪每人打從心底尊敬,亦畏懼。傲以高人一等的眼神看著壬生一郎,道:「我所使用的是戻炎,甚至可以燃燒世間所有火炎,憑你沒可能打贏我。我要你⋯⋯」

正當傲說話時,壬生一郎突然上前攻擊,一式烈海湧去,又似火焰,又似海嘯,乃他得意技能。眼見如此,傲亦毫無懼色,靜待烈海來臨。濃煙散去,傲只站在原地,絲毫無損,道:「就憑打斷我說話,你至少要留下一臂。」舉起雙手湧出戾炎,帶不死鳥的氣場追逐壬生一郎。

壬生一郎豈敢輕視,以烈炎與之一拼,但無奈烈炎不斷被戻炎所燃燒,唯有避其鋒芒,以身法避過戻炎,打算以烈炎於近身爆發。他暗中鍛練,便為有任何強敵出現時,亦不會因久未強戰而變弱,但如今竟看到所自豪的烈炎竟被戾炎燃燒,不禁嘆息。

傲看到壬生一郎的詭秘身法,馬上改變戰法,雙手一擺一拉,道:「戾炎。壁!」戻炎湧到壬生一郎面前,交織成一道牆壁,生成之快令壬生一郎無所適從,更被前後夾攻。幸好壬生一郎反應超乎常人,竟以扭轉身體改變前行方向,避開牆壁,躲過戾炎,再次使用著烈海湧向傲。傲雙手一收,把先前揮出的所有戻炎收回,包圍著壬生一郎。

面對如此,壬生一郎竟在烈海上行走,忽然縮短二人距離,而戻炎卻被烈海所阻擋及拖延,傲便知道壬生一郎之所以使用烈海,志在接近自己。



「戻炎。狂起!」傲雙手交錯,面前戻炎猶似巨浪,比烈海湧得更高,打破壬生一郎的如意算盤。壬生一郎大感詫異,感到身後戻炎再次織成牆壁,似被困在牢中,心想有關不死鳥族的傳說:「可惡!這就是不死鳥血統了嗎?」壓力過大,不得不使出最後招式,手握掛頸的項鍊,一喝:「素盞嗚尊!」陡然爆發可怕壓力,似有一名半透明而鮮紅的武神現身,武神手握巨大古劍,轉身一斬,威力之大竟使戻炎消失於無形中。

在武神內的壬生一郎溢出極度凶猛的氣場壓向傲,但傲依然目無表情,道:「有趣。這招應該是你升為中階三門者而悟出。看來,你也知道世界之秘。」

「傲,如果我沒猜錯,你是不死鳥族的人。留你在世上實在太危險,去死吧!」只見巨劍極快,即使武神體型巨大,亦無損其速度,劍影一動便至傲的腰間。

「戻炎。萬劍塚!」戻炎化為萬把黑劍,擋下巨劍去勢,產出極大爆風,而其餘的黑劍則直接刺向武神。

壬生一郎回劍,劍轉三分,打散黑劍,閃身疾衝一直站在原地的傲。「天叢!」巨劍閃出熾白光芒,似把空氣燒光,心想:「快到極限,一定要以盡快殺死傲!」

傲眼見此招凶猛無儔,躍後閃避,但依第六感知這招尚有後勁,湧起無數戻炎包圍全身,避開熾白光芒後,停留空中的劍痕倏地爆發一輪有如原子彈的能量。傲心想:「壬生一郎竟能召出異世界的武神,絕不可留活口!」把戻炎凝聚且集中一點爆發。「毀天滅地!」

熾白的天叢帶有如原爆的威力,而漆黑的毀天滅地則似一切終結。一黑一白,互相吞噬。



毀天滅地比天叢高出一分,漸漸吞噬天叢,褫奪那光芒,慢慢黯淡下來。無奈壬生一郎再也無法維持武神,只好用盡避威力,暗忖:「竟然連天叢都敵不過?」毀天滅地的餘威把壬生一郎身後一切化為烏有,當真似毀天滅地。

失去下半身的壬生一郎倒地慘嚎,燒斷脊椎的劇痛,任誰也無法忍受,而這次亦是自己最後一次吼聲,如此淒厲,如此悲痛。同時,傲亦調整氣息,心忖:「原想借你手集中更多秘銀和骸血龍頭骨,可惜你知的實在太多。」走向壬生一郎,凝聚餘下靈力,喝:「戻炎。火葬!」戻炎直接把壬生一郎燒得連灰燼都沒有,卻遺下一件物件,閃閃發光。傲把那秘銀吊飾收起,便轉身離去。在轉身之時,衣袖被微風揚起,當中彷有艷麗的彩色光芒正在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