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被隱瞞的歷史(一)

丁玲:「人,只要有一種信念,有所追求,什麼艱苦都能忍受,什麼環境也都能適應。」

單獨與斯龍和卡洛斯對抗著的但丁淡然說:「規條,令你們一直處於和平,沒法經歷生死。這樣的你們,沒有可能贏我。」

卡洛斯依然揚起聖靈氣勢盡力對抗,道:「我們只是遵循神的旨意,為大地帶來安定及和平,宣揚大愛,好像你這樣的魔鬼,豈會明白當中偉大!」

「神?」但丁聽後,臉轉鄙視,更帶濃厚殺意,狠道:「如果這世界有神,那衪一定放棄了這世界。如果這世界有神,那衪一定後悔創造了我。」



卡洛斯傲氣道:「呢個世界的確有神!我乃受衪感召,才能夠成為中階三門者。」

「但丁,你已經成為高階三門者,你真的想毀滅這世界?」斯龍不敢輕視但丁,視線更一剎都不敢離開這瘋子。

「萬斯龍,世上最強的九人當中,你是唯一一個我從心底敬佩的人。說到做到,絕不食言,但你依然被規條限死,和當年的千闕有所不同。」

斯龍心中怒氣倍增,霸道氣勢更盛,竟把魔王氣勢壓退一分,大喝:「是你捉走了千闕?」

見此,但丁眼中多出一分賞識,道:「你與高階三門者就只差一步。」



斯龍的霸道氣勢逼開魔王氣勢,各不相讓,互相對抗,問:「我問,是你捉走了千闕?」

「九大組織一直隱瞞門者界早有高階三門者的事實,更因世界政府威逼利誘,將所有初階三門者全部變成棋子,難以戰鬥;更甚,連你們都甘願變成棋子。每人都有牽絆,所有高階三門者,因能力過於強大,被世界政府一直監視,更以核彈作出威脅,一旦走出既定範圍,就會進行滅族。有如真龍族族長、不死鳥族族長,因深愛血統,深愛族人,過著表面風光,但實際軟禁的生活。」但丁感到他們的悲傷,語氣之中輕滲出哀愁。

但丁話帶哀愁,輕輕搖頭續道:「世上最強的九人這稱號,是一直在幕後的世界政府所賜給你們九個在大清洗過後剩餘的中階三門者,並且要你們保守秘密。這,就是九大組織的第零誡,對嗎?」

斯龍和卡洛斯感到愕然,因為此事本應只有世界政府、世上最強的九人和九大傳說知道,二人不斷猜想到底他是如何知道這秘密。但丁見二人無言,說:「即使貴為傳說,都敵不過幾枚核彈的威力。自從第一枚核彈出現之後,九大傳說相繼消聲匿跡,只有從未嶄露於世的門者才可倖免。千闕,是九大傳說之後,首位成為高階三門者既人,我只不過是第二個。」

卡洛斯再也按捺不住,向但丁質問:「但丁!你到底想怎樣?」他對但丁毫不知情,但丁卻對他們瞭如指掌,便知彼此之間的差距。



「這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有能者居之,偏偏有大能的你們要做縮頭烏龜。」但丁轉身遙望地下大城,背向二人,彷彿完全不把他們放在眼內,話中卻帶徹頭徹尾的失望,陡然轉身怒道:「你們真的打算繼續隱瞞世界?隱瞞世界的歷史?永遠做政府的走狗?」

隨著但丁話語,魔王氣勢再度壓逼二人。斯龍和卡洛斯頓感身邊的空氣皆被抽走,呼吸困難。斯龍咆哮:「政府的走狗?我所做,令更多門者可以得到公平待遇,不被他人打壓!而你,只講求自己益處,沒想過其他人到底會怎樣!」

卡洛斯怒吼:「神愛世人,但你們到底對世界造成多少破壞?」一指觀眾席,續道:「剛才你同伴一擊,已令幾十個家庭破碎。難道你又認為這樣就可為世界帶來好處?破壞秩序,殺害生命。我願意做世上最強的九人,就是要為世界帶來穩定!」

二人的氣勢一直與但丁抗衡著,光是氣勢比拼,已令厚實的注靈玻璃開始破裂。但丁目帶失望,驟變凶光,道:「穩定?神愛世人?公平?規條是金錢的遊戲,法律是權勢的傀儡。我以為站是最高的你們九人,可以比其他人看得更加清楚--即使你們,都無法改變所謂公平公正的荒謬世界。日落之後,九大組織將會改變,世界勢力不再平衡。我將毀滅世上一切規條。即使要摧毀世界,都在所不惜!」

卡洛斯正氣道:「神呀,請你再賜予我力量,將但丁趕回地獄,清淨人間!」

斯龍暗暗回想先前不祥預感,彷彿這是他最後一戰,淡道:「但丁,或者人性醜陋黑暗,但同時,人性的光輝亦足以驅走黑暗!」

但丁雙目無情,淡淡回應:「我,早就身於地獄。」

斯龍和卡洛斯馬上催動全身靈力,全力作戰。以驚人速度為名的斯龍瞬間突破與但丁的距離,一記手刀斬去右臂關節,因他知即使人有多強壯,關節亦是脆弱。卡洛斯亦有默契地生出一枝晶瑩剔透的水矛,前刺但丁左腹。水矛硬度好比鑽石,加上水屬性的貫穿特性,他知只要水矛能夠擊中,定能造成傷害。



斯龍明明已到攻擊範圍,但見但丁毫無反應,就連對卡洛斯的水矛亦不作閃避,令二人暗中提防。斯龍手刀極快,彷似閃電,發出金黃淡綠的閃光,順勢一劈,彷能開山劈地,準確無誤地斬去,卻心存驚訝。

一剎過後,卡洛斯見斯龍擊中,增加不少信心,奮力一刺,當中所含的力量,加上聖靈氣勢,彷似大天使降世,神聖而純潔。但即使擊中,他和斯龍一樣,心中滿是不解,充滿困惑。

但丁受到兩個中階三門者的重擊,絲毫無損,依然站在原地,與氣勢一樣,猶如無可匹敵的魔王。二人回過神來,馬上遠離但丁,心感驚恐。卡洛斯忍不著向斯龍問道:「他的能力是無效化?」

斯龍亦不知其因,搖頭道:「我確確實實擊中,但我只感覺到打中之時,彷彿打上一堆綿花,毫不著力,一切力量消失於無形之中。如果我們不能破開他的秘密,我們一定會輸。」

但丁傲視二人,道:「斯龍,你和千闕的距離真的好大。不單戰力,就連智商也是。只不過兩擊,他就猜到我真正的能力;第五擊,就知道我的秘密。可惜,到最後,他還是輸了。」

「是你!」斯龍被但丁說話激起,怒氣升至顛峰,靈力變得活躍,似是沸騰。

但丁淡道:「只有在香港成立的執劍,因政治問題,才可幸運地在這段時間不被世界政府所牽制,但在不久將來,你們也只會變成央府一部份。斯龍,你擁有升為高階三門者的資格。或者只有你,可以成為現今第十一個高階三門者。」



斯龍明白但丁所謂那第十一個高階三門者,代表千闕已不在人世,怒吼:「但丁!」那份憤怒從心底爆發,久如江水的思念化成滔滔汪洋般的怒氣。頓時,霸道氣勢變得更結實,變得更恐怖,霸道得令人心寒,那是一種王之氣息。卡洛斯也感到斯龍的銳變,那份超凡入聖的力量,非是常人可比。

但丁淡道:「憤怒,促使人成長,而痛苦,令人變得強大。」似慢實快地走去,聚力一拳打向斯龍。那拳因靈力而變得有如黑夜般的暗黑,黎明之前的黯淡,令身旁的卡洛斯都感到無比威壓,知那拳帶破開天地的力量。

但丁那一拳穿過斯龍的胸口,但由胸口開始,斯龍漸變泡影,那拳餘威未衰,彈向更後方的注靈玻璃,把極厚的注靈玻璃全震成碎片。卡洛斯大感驚訝,見斯龍帶極強悍的霸道氣勢,以手刃斬向但丁。剛晉升高階三門者的斯龍比但丁快上一分,更憑驚人反應製造殘影,不只避開但丁一擊,更以手刃還擊。

卡洛斯盡力配合斯龍,不斷向但丁突刺,每刺皆能破岩穿鐵。但丁只轉身怒瞪二人,魔王氣勢再度襲向二人,卡洛斯被有如海嘯的魔王氣勢推後;斯龍雖以霸道氣勢抗衡,但暗暗叫苦,因魔王氣勢實在強大,甚至被霸道氣勢更霸道,更狂野。眼見但丁再次準備出招,斯龍不敢怠慢,馬上拉開距離,放出數道風刃。

風刃尚未擊中但丁,就被他雙手釋出的力量所擊碎。斯龍乾脆直接踏著空氣行走,避開那道純粹的力量光束。但卡洛斯躲避不及,左半身被漆黑光束所摧毀,那光束前進二十米便消失於虛空之中。

斯龍親眼看見卡洛斯魂斷於此,不禁大喊:「卡洛斯!」

但丁一手提起卡洛斯,咬走頸肉,連血吞下,將卡洛斯扔在一旁,抹去面上所沾的鮮血,道:「人的頸肉,是身體最好味的地方。你知道嗎?」

斯龍怒不可遏,但這極端的憤怒反而變得平靜,再無看著但丁,反而默默望著雙手,細心感受那股力量,才真確知道高階三門者的恐怖之處,說:「但丁,當你變成高階三門者,你是否也有同樣感覺?全身細胞都被強化,充滿力量,甚至,散發淡淡王之氣息。是否因此,你才變得如此瘋狂?誤以為可以支配一切。」



但丁突然收回魔王氣勢,斯龍感到後亦收回霸道氣勢。雖然暫時沒有氣勢的爭鬥,但有如在風眼之中,份外平靜,卻是為另一場翻天覆地的暴風雨作準備。但丁黯然道:「斯龍,如果可以,我的確不想殺你。並非每個門者都可以成為高階三門者,只有擁有王之氣息的人才可以。斯龍,與我結束這虛偽的世界,帶來真正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