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大變天(二)

對東尼而言,先前噬魂之亂令他在門者界先前打出來的名聲大大減弱,甚至有人討論東尼領導無方無能,即使帶領世上最強的九人,亦無法對抗噬魂者。更甚,噬魂之亂讓各門者開始懷疑世上最強的九人這一個稱號。

為了讓人淡忘這個話題,最好的辦法,就是創造另一個話題。

人,終究是善忘的,由某些九大組織漸漸捕捉及壓下被稱為異端的門者組織,再不斷散播謠言,門者界更多的是充斥著對新任會長的不信任、懷疑、質疑。

壬生二介率先問:「我反而想知主席對這話題有什麼意見?又或者,主席有什麼方法可以消除各門者的疑慮?」



「作為主席,需要一個中立而客觀的立場,所以我先詢問作為這話題的主角,你們三位各自有何意見。」

「我當然明白,作為主席,應保持態度中立,先可以令到會議之上人人獲得公平對待。會議分成兩部份,分別為諮詢和討論,現在既不是諮詢環節,而是討論環節,根本不需要中立,因為你始終代表內情報局,不可能礙於主席身份而一直不給予任何意見。作為新任會長,更需要身為前輩的你們指導,尤其是主席,如果你能提出意見,一定令我們三名後輩獲益良多。」

戴安娜輕輕笑著,心想:「看來新任會長全都口齒伶俐,哈,有趣。」

原先東尼打算讓他們先行辯護,那他們就有機會在他們說話之中挑出弊病或錯處。誰不知壬生二介一番說話,提自己為前輩,如果不作回應,反而顯得沒有氣度,心中怒火更盛,忖度:「壬生二介,先前南極一事尚未有機會與你計算清楚。幸好貨車上安裝了二十四小時的無線攝錄裝置,才知事實。既然你這樣逼我,好,直接說吧!」

東尼舌戰連敗兩陣,直接道:「我覺得如果想令他們心服口服,就用實力証明你們的確是世上最強的九人,亦即由我們六位原會長抽籤,在擂台之上,各自與你們較量,展示你們力量,以武服人。」



三名新會長見東尼終究露出狐狸尾巴,但三人態度不一。東尼意思就是,原會長和新會長進行一對一的對戰以証實力。

莉娜說:「較量的確是個最快的方法令其餘門者信服,不過大家始終相差一階,賽事規則有必要要討論一下。」

生性高傲的宋龍回應:「那不如這樣,如果他們能在與我們的比試中,撐過一分鐘,就算他們通過測試。」

這說話看似讓三人更容易過關,但背後卻含另一個極具挑釁的意思,指他們三個初階三門者在世上最強的九人面前撐不過一分鐘。

雖說短短一分鐘,但對門者而言,尤其是如此高手過招,幾次拳腳相搏之間不過一秒,一分鐘實在漫長。即使幾秒,也足以分出勝負。



東尼臉容得意,笑問:「宋龍這說話的確有道理,真鳳、壬生二介、彼得,你們又有何意見?」

彼得首次開腔,義正詞嚴道:「各位,梵蒂岡一向不主張戰鬥,而且,我們的矛頭不應該互相對指,應該直指噬魂者。即使我們是否世上最強的九人也好,更重要的是大家能夠團結,對抗擁有強大力量的噬魂者。」

彼得的想法的確很好,亦很偉大,可惜,在這個危急的時候,難以集結眾人的力量,再者,某些人只想著如何有理由地吞併其他組織的勢力。

斯文端莊的戴安娜對彼得的回應感到陣陣失望,大感幼稚,有禮地回應:「彼得,對抗噬魂者確實是首要,但經過噬魂之亂後,整個門者界充滿恐懼,三名世上最強的九人因此死亡,所以我們現在所做的正正是透過九大組織,集結門者界所有力量去作出對抗,否則,你認為只憑在場十八人可以打敗噬魂者?」

彼得聽戴安娜話語並沒不快,反道:「戴安娜小姐,當日但丁以一敵二依然獲勝,實力的距離,並非可以用數量去填補。即使動用全世界的門者,他們都只會成為炮灰,那又何必要將他們捲入戰爭之中?世界上的三門者,大多數屬於九大組織的幹部,既然如此,只要集中我們九大組織,加上世界各地的門者家族派出三門者,才有贏的希望。」

對於彼得的說話,真鳳和明鋒十分認同。不提但丁,即使要真鳳擊倒一萬個門者,只要當中不包含三門者,勝利也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力量的差異,已不是能夠用人數去填補。

戴安娜搖頭後,正面回應彼得:「戰爭講求戰法,重情報。我們一直都對噬魂者沒有辦法,因為他們神出鬼沒,而我們一直找不到他們躲藏地。只有集結門者界的人脈,才有機會做到,亦因此,先前才會通過那議案。」

彼得來到九大組織會議,非為證明什麼,而是希望各人同心協力,說:「這方面,我認為不得不要向各國尋求協助,始終噬魂者不單影響到門者界,更會影響全世界。雖然我不知道噬魂者的計劃如何,但我敢肯定,他們現時依然有所行動,所以需要政府插手。」



東尼道:「向政府求助,不只會影響門者界的獨立性,而且會令世界知道門者的存在,我認為現時尚未時候。現時最重要的是平定門者界的疑慮。大家贊成嗎?」

真鳳深深體會會長一職之難,心中慨嘆:「龍叔叔就是一直與這群人周旋?每人各懷鬼胎,互相計算。東尼到最後,也想和我們戰鬥,一分鐘內,他們一定會將我們殺死,殺雞儆猴,最後九大組織就會變成六大組織。」

「事態緊急,不如我們開始投票吧。」宋龍冷冷一句。在這裡,講求的不是道理,而是手段。

只要有人動議投票,加上兩人和議,即可進行投票。如今宋龍動議,戴安娜和伊諾夫和議,所以東尼便宣佈投票開始。真鳳此時已經知道,投票結果將會如何。

「贊成的,請舉手。」東尼微笑望著三位新會長,不過他的笑容卻有一秒僵硬。

舉手示意贊成的,除宋龍、戴安娜、伊諾夫、東尼外,還有壬生二介。看到壬生二介的舉動,不只真鳳和彼得,就連六位原會長都感到一絲驚訝。

壬生二介此時站起,面上刀疤令他更帶煞氣,笑容邪氣,向所有人說:「既然大家都希望可以動用全個門者界的力量去對抗噬魂者,那就痛痛快快打一場,讓全門者界都知道,我們就是新世上最強的九人!」



如此一來,代表議案已獲得通過,無論餘下的票數是反對或棄權。

真鳳心中考慮到底壬生二介為何會欣然接受挑戰。隨著門階上升,一階之差就會變得更大,即是中階二門者和高階二門者的戰力差遠遠比初階三門者和中階三門者的小,暗忖:「難道他有技能可以拉近一階之差?」

「果然爽快,不愧是壬生一郎的親兄弟。」雖然議案已經必定獲得通過,但投票過程必需完成,才能生效,因此東尼繼續點票:「反對的,請舉手。」

真鳳眼看如此,就知道無論投下反對或棄權已無意義。同樣的,彼得亦是。二人都沒打算舉手,打算投下棄權票。

「我反對。」莉娜此時發聲,喚醒真鳳和彼得,這一票所顯示出的是一種態度,亦是一個訊息,告訴所有人聯合門並不同意以東尼、戴安娜的方式去作出所謂的對抗。即使對最終結果沒有影響,依然要為自己而發聲。見此,真鳳亦舉起手,以一個堅定的眼神傲視他人;彼得亦同時反對。而剩下的人則投下棄權票。

「希望大家能夠真正齊心協力,一同對抗噬魂者。基於先前所通過既提供噬魂者情報議案,我有一個小小的疑問。」東尼認真望向在場的人,然後望向真鳳,說:「有關執劍幹部。」

真鳳聽到東尼的說話,馬上回想明鋒先前的說話。日前,明鋒叫真鳳到地下室單獨討論九大組織會議一事,問:「真鳳,你有沒有睇到噬魂者的通緝令?」

「有,但可以確認到的,只有露面的但丁、怒、傲、嫉和慾,其餘三罪,東尼指因為只有他們逃跑時候才有現身,監察系統無法將他們樣貌放大。」



「東尼能夠第一時間拿到資料,証明他在聖盃城有一定地位,因為我亦試過以執劍身份向聖盃城的人進行交涉,結果無功而回。所謂地下勢力,好有可能只是掩飾,極有可能,東尼或早已暗中成立各組織。不過我這次想說的,不是東尼,而是我哥。」

「你意思是?」真鳳思路未及明鋒,而且二人關係極為密切,所以不作任何揣測,直接提問。

「既然監察系統將噬魂者的樣貌、行為記錄,同樣,一定記錄哥當日所做的事。噬魂者現身的日子,亦是哥暴走的日子,兩者吻合,足以令人可以懷疑執劍。東尼好可能會動用各人事去攻擊執劍。而且東尼最終目的,或者是要將九大組織變成六大組織,進一步加大他在門者界的影響力。」

真鳳才剛上任,便馬上要應付這些煩事,更感頭昏腦脹,苦惱道:「明鋒,那我們應該怎樣?」

在力方面,真鳳身上的靈力量,再加上由血統而繼承的真龍之力,或許略勝其他人;但於智方面,執劍之中無人能及明鋒,不論思考速度或深度、記憶能力及觀察力。

明鋒手指跳動,道:「噬魂者既然擁有向世上最強的九人挑戰的資格,但時至現在,依然未作出任何行動,証明他畏懼政府擁有的科技力量。門者界、政府勢力、噬魂者,世界三方勢力,但如果但丁可以拉攏門者界,他就有足夠力量去對付政府勢力,甚至滲入,從中瓦解。我回想起當日情境,東尼身上雖然衣服破爛,但其實受傷不大。」

「明鋒,你意思是⋯⋯噬魂者想拉攏東尼?」真鳳深知東尼在門者界的影響力,即使經過噬魂之亂後,依然有一群人支持東尼。俗語有云:爛船尚有三分釘,要是他暗地裡加入噬魂者,難保他日後不會號令門者叛亂。



「但丁不是衝動的人,心思細密,否則依他實力,一早將門者界翻天覆地。他要借助門者界,去毁滅政府勢力,所以他應該不只拉攏東尼,就連莉娜、宋龍亦有可能。不過東尼被噬魂者拉攏機會最高,可能性至少有七成。」

真鳳說:「東尼不是蠢人,即使如此,我們都沒有證據證明,就連當日他與慾打鬥的片段沒有。」

「所有監察系統總會接駁一個總伺服器,只要段影片在伺服器出現過,無論他點如何刪除,我都有方法令佢重現。」明鋒在黑色大衣內拿出一隻光碟,續道:「這就是那片段,除非對方有同我同層次的電腦知識,否則根本不會發現有人入侵。即使有人發現,都追蹤不到我的位置。你睇完段片,就會知道我推測既可能性至少去到九成。如果在會議之上,東尼以哥作為攻擊,這一段片段,就是我們最大的反擊。就這樣。」

這就是智的力量,明鋒就如擁有預知能力,在事件未發生之前,便準備了一切的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