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大變天(三)

在會議之上的東尼正打算步步進逼,真鳳便先發制人:「東尼,我也想知道到底當日發生什麼事。執劍收到一封匿名信件,當中正正是東尼和慾當日戰鬥的片段。東尼,你到底和噬魂者在背後達成了什麼協議!」

真鳳此話一出,全場的人都不禁望向東尼。東尼雙目驚訝,心想到底是誰有能力陷害他,忽陷無盡愕然,任他如何思考,都不會知道真鳳所謂的匿名信件只不過是個謊言。而明鋒在這時亦捕捉到東尼下意識的動作,東尼不自覺地望向奧塞斯和戴安娜。

先前,壬生一郎意外說出盟友一詞,再看東尼態度,便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不和諧,當中定必有事發生。人的肢體語言和面上微細的表情是不能欺騙人的,而明鋒銳利的雙眼就是撕破背後這一切的利器。明鋒一直沉默,更要真鳳如此說話,就是要趁這個機會尋找出東尼其餘的盟友。

「戴安娜和奧塞斯嗎?」明鋒眼看八方,看到其他人的目光,開始製訂不同的對策。



一頭順滑幼長金髮的戴安娜向真鳳認真地問:「為什麼你會說出此話?真鳳,在這裡說的每一句說話,都需要負上責任,別要無中生有。」

真鳳悠然自得說:「與其說戰鬥,倒不如說談判。除了在開始有交手之外,其餘時間再無交手。大家,你認為當你面對噬魂者的時候,會單純站著聊天嗎?或者,我們可以拿一部電腦進來,播放影片,讓大家有所定奪。」

東尼稍為冷靜下來,心想當日交手的首數個回合照道理已把附近的所有閉路電視和建設破壞掉,但始終作賊心虛,只好回應著:「好,你即管播放影片。至於你指我和噬魂者達成協議,簡直荒謬,我身為九大組織會議主席,豈會和噬魂者同流合污!」

明鋒眼看東尼的態度如此,便知當中可能性更大。此刻,莉娜嘆息:「閉路電視片段像素極低,即使偽造的可能性都極大。相比我們互相懷疑,我有一事更需要大家意見。當日我和怒戰鬥,我輸了,怒要脅我要聯合國在今月月底,向全世界宣佈門者的存在,否則,噬魂者可能會在其中一場英超比賽中,親自以武力宣佈。此事事關重大,我需要徵詢大家意見。」

真鳳猜不到用來對付東尼的說話竟被莉娜的數句便抹走了,曾懷疑莉娜和東尼背後的關係,但對明鋒而言,那段說話已再無意義。九大組織的第一誡:世上無門者。噬魂者如此威脅莉娜,實際是要破壞門者界的獨立性,引起大混亂。



戴安娜驚道:「什麼?如果聯合國不宣佈,他會襲擊英國?這代表噬魂者正式向全世界宣戰,世上所有政府亦不可以再好像上次聖盃戰一樣視而無睹。屆時,軍隊都要正式加入。噬魂者簡直是瘋了!」

伊諾夫道:「但如果身為門者界最高的我們都選擇屈服的話,其他門者又會如何?而且有一就有二。我們應採取強硬態度。」

宋龍同意:「妥協,我們九大組織的威嚴便會消失,那時就更不可以號令門者界。如果噬魂者真的要把政府拉進來,就讓他拉吧,反正要和他們抗衡的話,政府的軍備也是必需的。」

真鳳思緒混亂,只見眉頭緊皺的東尼閉上雙眼說:「此事影響深遠,不如我們暫且休會,明日續會。大家有意見嗎?」在無人反對之下,東尼宣佈休會。

真鳳和明鋒二人住在一間五星級酒店的房間內。房間豪華,充滿玫瑰花香,色調以米白色為主,配上木製傢具,簡約華麗。真鳳躺在柔軟的床上,看著帶有宗教色彩花紋的天花,問:「明鋒,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政府插手會是一件壞事。而且,噬魂者曾在非洲等地滅族,政府都沒有插手,為什麼這次又會肯定政府會插手?其實噬魂者對全世界的威脅太大,應該一早尋求軍隊協助。或者動用原子彈及數支軍隊,可以將噬魂者一舉殲滅。」



明鋒坐在另一張床上,雙手不斷敲擊鍵盤,淡說:「你認為非洲的事,各地政府真的會花心思落去?而且,先前沒有確實證據令政府可以插手。原則上,門者界完全獨立,有自己一套法則,政府不得干涉。同時,為避免嫌疑,與政府有關的任務,九大組織都不容許任何門者接受。」

明鋒續道:「雖然似乎各組織都與不同政府有幕後交易,但至少依然限於地下。如果一開先例,以後政府就可以直接插手門者界。相信沒有任何門者希望會這樣,尤其是九大組織。如果噬魂者想將政府勢力拉入戰爭之中,而政府即將破壞門者界的獨立性,那麼明天要決定的,就是門者界對噬魂者所採取的態度。」

「又是政治因素嗎?唉。」真鳳雖然閉上雙眼,但依然毫無睡意,於是便下床斟水,見明鋒未睡,一口喝掉整枝生果汁,桌上已有幾個空掉的果汁瓶。

真鳳走到窗邊,望到這優美奪目的自然夜景,深邃的汪洋大海,又有幾分像維多利亞港,只是少了些燈火,多了些星光,少了些渡輪,多了些浪聲,不禁回想起去伊拉克前的那一晚,心想:「你在做什麼呢?」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夢中,真鳳正與她跳舞,或許在他心中,始終渴望著像平凡人一樣般生活,一起逛街吃飯,一起看戲拍照,然後生兒育女。可惜,這一切都只可以是場夢。

睜開雙眼,回到殘酷的現實,真鳳深呼吸後,嗅著房間中清新的花香,還有,夾雜著一陣陣的氣味,下意識地望向明鋒,見到不只桌上佈滿空空如也的果汁瓶,就連附近的地板也無可避免,問:「明鋒,你昨夜沒睡覺?」

明鋒雙目略帶熱忱,道:「嗯,我發現了一件好有趣的事。」

真鳳看後,心中竟帶點怯懦,因為能讓明鋒感到興趣,那件事情一定複雜而煩瑣,問:「那你發現了什麼?」



「量化門者計劃。」明鋒雙眼漸趨熱情,雙手一直在鍵盤上舞動,續道:「宋龍先前和總監所說的,好有可能就是這件事。這計劃,足以令國家軍事力量進一步擴大。真鳳,試想像當一隊軍人變成一門或二門者後,配上完整軍備,那份威力會有多恐怖。先前在伊拉克,我和總監已經感受到有部份軍人乃一門者,果然不是巧合。」

真鳳明白到事情的嚴重性,緊張問:「但到底怎樣可以量化門者?門者,應該要靠自己越門,靠自己努力,怎可能單靠科技量化門者?」

明鋒知真鳳不會明白當中詳細複雜的科技,便把報告的細節省略,道:「每人天生都擁有靈力,只是多與少的分別。報告指,美國和日本合作,利用各種神經病毒,從細胞層面作出不同程度的刺激,而且受訓過的軍人精神比常人強大,利用秘銀的特質,令他們更容易逼出靈力,成為門者。雖然我暫時未可親自驗證,但我總覺得這報告,在技術方面似有漏洞,尤其是神經病毒和細胞之間的互噬關係,還有靈力、細胞和秘銀之間的比率。不過在報告之中,暫時成功率大約有六成,美國已有五千軍人成功轉化為門者。」

明鋒停下雙手,合上電腦,望向真鳳道:「真鳳,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當政府可以量化門者,門者就正式淪為政府的工具。即使沒有噬魂者,世界門者大戰,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如果我沒有猜錯,噬魂者之所以想聯合國親自宣佈門者的存在,是為了分化世界。由分化開始,瓦解整個世界的秩序。真鳳,噬魂者已經佈局完成,已經不可以再拖,我們一定要設法破局,不過首要條件,是你要成為世上最強的九人。」

休會過後,十八人再次回到會議室。十八人分別為內情報局的東尼和助手米雪,鐵塔的奧塞斯和助手亨利,天照大神門的壬生二介和助手壬生五雪,斯拉夫門的伊諾夫和助手美琳,央府的宋龍和助手黃傲,大英門的戴安娜和助手艾域,梵蒂岡的彼得和助手瑪麗,聯合門的莉娜和助手裘里斯,還有執劍的真鳳和助手明鋒。

作為主席的東尼首先開口發言:「經過一晚考慮,大家對噬魂者的威脅有什麼意見?」他見沒人發言,於是再說:「我明白今次選擇困難。假如噬魂者襲擊世界任何一個地方,代表門者界沒可能繼續獨立,甚至代表世界門者大戰。離噬魂者的限期只差一星期,大家,我動議進行投票,有人和議嗎?」

宋龍和伊諾夫和議後,東尼便開始進行投票,道:「選擇妥協的,請舉手。」



真鳳、彼得、莉娜和戴安娜都舉手示意選擇妥協,以免無辜的市民受傷。戴安娜之所以選擇妥協,只是不想犧牲自己國家的市民,因她以英國為驕傲。

宋龍冷笑說:「婦人之仁。」

「拒絕妥協的,請舉手。」

宋龍、伊諾夫、奧塞斯、壬生二介和東尼舉手示意拒絕妥協。東尼作一簡單總結,道:「全部人投票,五票反對妥協,四票贊成妥協,零票棄權,我宣佈九大組織拒絕向噬魂者妥協。至於新世上最強的九人一事,倒不如今晚盡快解決,令所有門者信服你們三人。」

壬生二介爽快地說好,而其餘的原會長亦只好微笑點頭。

東尼迷人笑道:「那現在抽籤,看看今晚比試賽程。各位會長,記得要盡力而戰。」

不知是命運的作弄,或是單純的巧合。抽籤結果是第一場彼得對上奧塞斯,第二場是壬生二介對上東尼,而最後一場就是真鳳對上宋龍。

中階三門者的戰鬥,不容置疑地是如此恐怖及激烈,分秒必爭。真鳳心想該如何作戰,見宋龍笑容陰森冷邪,便知那一分鐘絕對難過。



真鳳從明鋒口中聽說過宋龍痛恨自己的原因,竟然是因為父母相愛私奔,令兩族發生大戰,宋龍的兒子在那戰役中死亡。對此,真鳳無言以對,大感無奈,但既成事實,只好鼓起勇氣與他一戰。

帶著沉重心情的真鳳和明鋒回到酒店房間之中,真鳳再次躺在床上,閉上雙眼,希望能夠盡量放鬆心情,但越想放鬆,卻越緊張,就連平心靜氣地思考都大感困難。

無論真鳳怎樣苦思懊惱,都想不出任何方法能夠在短短六小時內彌補一階之差,那實力的差異實在太大,不禁泄氣道:「明鋒,其實今晚,我是不是去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