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新世上最強的九人(二)

可是彼得臉容平安無異,只催動靈力,一動不動,令眾人不解,一喝:「同化!」

奧塞斯忽感有一攻擊從左邊而來,憑本能馬上閃避,收起右拳,向左跳躍,而彼得在這時水鞭一揮,鞭撻尚在空中的奧塞斯。

奧塞斯靈活異常,一手牢捉水鞭,更將之握碎,整條也化成水滴,灑在滿地及身上。著地後,他望向四邊,鬥獸場之內,除了彼得之外,什麼都沒有,心想:「什麼都沒有發生過。難道彼得所用的是精神類攻擊?沒可能,所有精神類攻擊只有地屬性或地屬性變異的門者才可以使用到。那到底是什麼?」

眾人見奧塞斯在空中突然轉向,避開彼得,大感詭異,一時之間也看不出到底原因為何。原會長們更意想不到這場比試居然會持續如此長久,奧塞斯的近戰能力可謂天下無雙,難出其右,當然除了九個傳說。



彼得雙手生出幼長長鞭,長鞭靈活如蛇,直指奧塞斯,一回一轉,雙鞭包圍奧塞斯,馬上使用幻化,從長鞭不斷射出細小的水彈,向奧塞斯作出全方位的攻擊。

「拖延戰術嗎?」奧塞斯不慌不忙,催動全身靈力,頃刻爆發唯我氣勢,竟然強大得把所有水彈彈走,而一雙水鞭直接粉碎,就連他所站的位置亦出現不少裂痕,驅走所有水滴。

彼得用盡全身力氣站著,才不至於被那實在如牆的氣勢所推倒,忖:「果然不可以用這個方法嗎?」餘光一望計時器,尚餘三十秒。

奧塞斯問:「剛才你到底怎樣從遠距離突襲?」

隨著他步步走近,氣勢咄咄逼人,彼得內心大感恐怖,有如面對泰山汪洋,催動神聖氣勢,盡量去抗衡唯我氣勢,道:「這就是我的能力。」再次生出一雙水鞭,不斷揮動雙鞭,攻守兼備,密不透風。



奧塞斯毫無恐懼地闖進那長鞭陣,雙拳橫打,一閃一躍,每每動作渾然天成,兩條水鞭被逐段逐段打碎,化成水滴,由於拳速太快,散落的水滴就似一道水簾,再次使出鮫彈。十條鮫彈越過水簾直指彼得,而更甚的是,那些鮫彈完全遮掩奧塞斯的身影。

彼得心想:「假如你著重的不是近戰,這場比試我一定會輸。」猛然退後,盡量和奧塞斯保持距離,以免被唯我氣勢所影響。「同化!」在鮫彈上,突然長出隻隻手臂,然後把牠們壓碎,化為虛無,隨之,那些手臂亦消失於虛空中。

奧塞斯感到一絲奇異,暗忖:「難道剛才我感覺到的,就是他在我身上伸出的手臂?」

明鋒這時亦了解到彼得的能力,亦暗中讚賞其聰明才智。在戰鬥時,除了對靈力的控制和門數或階數的差別之外,對自己及對方能力的了解亦是勝敗的關鍵之一。每人都擁有屬於自己的戰法,如何優化自己能力的方式。

同時,壬生五雪和美琳亦對彼得的能力略知一二,向壬生二介和伊諾夫低聲說。她們的舉動亦錄入明鋒雙眼中。



奧塞斯閃至彼得背後,正當打出左拳之時,餘光看到背部長一手臂,正向後腦揮拳。即使身體質素強至中階三門者,頭部亦是人的弱點,奧塞斯豈能讓彼得擊中,便收回左拳,用左肘擊碎手臂,再揮出右拳,但那時彼得已逃至另一邊,幾乎貼近牆邊。

時間只剩下十四秒,奧塞斯大笑:「難怪你會這樣說,哈哈!」笑聲竟令鬥獸場的屋瓦震動,集中大量靈力於右掌之上,露出鮮藍中帶淡紅的光芒。

東尼呆道:「喂!需要用這招嗎?」奧塞斯被門者所稱為白色坦克、人形導彈,因為他曾用全力使出這招,摧毀整個小型軍事基地。

奧塞斯笑言:「放心,我只用三成靈力,照道理,就算打中鬥獸場,也不會崩塌的,我想。」一腳踏碎地面,速度奇快,拉近二人距離,把湮滅球拋向彼得,力度之大,湮滅球在出手一刻,幾乎已至彼得前方。

彼得完全不敢輕視湮滅球,幸好早已做好閃避,知湮滅球理應與自己略有偏差。事與願違,湮滅球即使與自己相距數米,竟發生巨大爆炸。

那陣強烈爆風,把彼得狂推向前,彷似針刺,又似刀割,不斷撕裂身軀,更炸碎地板並把地板牽起撞向四周,揚起一大陣塵埃,把部份看台毀滅,化為烏有。

「嗶。」計時器傳出一聲長響。

瑪麗早已淚流滿面,只是一直強忍吼叫,心中不斷祈禱:「全能的神呀,我乞求祢的恩賜,使彼得可以渡過這關。求求你!我最敬愛的主。」



奧塞斯慢慢走回看台,苦笑暗想:「哈,想不到以前的戰鬥直覺果然不見。是我變弱了嗎?」

在那堆塵埃碎石之中,一人雙手推開大石,雙腳不穩地站起。「彼得!」瑪麗馬上從看台直接跳到鬥獸場上,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向那在塵煙中堅強不屈的男人。

「奧塞斯先生!」那個頑強屹立的男人大叫,而奧塞斯亦停下來,回望這名好漢。彼得續道:「你會守承諾,一億美⋯⋯金?」

瑪麗剛好扶著彼得,才知彼得全身皆是傷口,衣衫不整,血肉模糊,某些傷口更深至入骨。可是他首先想著的不是自身,而是他門下的門者,梵蒂岡中的老幼傷殘。

真正的俠義之腸,不分國籍,只求真心。

瑪麗知道彼得心腸善良,即使自己多麼心痛,亦不會阻他站著。要不是瑪麗一直攙扶,彼得或已乏力倒下。

奧塞斯回應:「一諾千金。我,奧塞斯從心底尊敬你。」轉身慢慢走向亨利,穿回衣服,坐下才細聲向亨利問:「你看清他的能力了嗎?」



亨利外貌斯文瘦削,戴著一副眼鏡答:「嗯,水鞭,只不過是掩飾,他的能力是⋯⋯」

隨著亨利解話,奧塞斯笑道:「你果然聰明細心,雖然只得十三歲,但智慧比任何人都要高,配上你的瞳力,哈!實在太好。想不到,他將我的優點變成對付我的利器。彼得,不錯。」

亨利面無表情,活像明鋒,雙眼與明鋒對上,淡道:「旁觀者清。大人要留意的,應該是一直置身事外的人,因為他們看得更加仔細,而且計謀深遠。先前在會議之上,他已經用計找出東尼一派。」

奧塞斯留意到明鋒目光,亦知亨利的意思,說:「哼,東尼簡直是魯莽,竟然被匿名信三字誤導。」呼出一口長氣,才道:「不過看看真鳳能否渡過此關才算吧。宋龍實力強大,身擁真龍之力,一式青龍降臨,可謂無堅不摧。亨利,總有一日,我們會對上宋龍,你要好好留意,將所有弱點記住。」

「大人,凡是我所看過的東西,都不會忘記。」

瑪麗揹著昏倒但依然微笑的彼得回到看台上,馬上運用靈力為他治療。和若霖十分相似,可是她能力並非若霖所擁有的還原,而是令細胞修復。一陣柔和藍光照去,彼得的傷口慢慢癒合,面色漸漸變好。瑪麗抹乾淚水,莞爾一笑,一雙玉手安放在彼得的胸膛上,心想:「也許在另一個時空,與你一起的是我。」

雖然場地破損,但是亦無阻比試,東尼宣佈:「第二場比試,壬生二介對我。麻煩,請我美麗的助手米雪,代替我宣佈比賽開始。」從看台上跳落鬥獸場,有如搖滾樂巨星的長髮隨風飄揚,身穿黑色西裝,配純白襯衣,英偉不凡。

而壬生二介脫下灰色大褸,露出那把綁在腰間的武士刀,然後戴上三隻惹人注目的秘銀戒,右手戴上兩隻,而左手戴最後一隻,大步一躍跳到鬥獸場的中央,和東尼對峙。



東尼看到壬生二介手中的秘銀戒,暗暗感怒:「也許就是在南極,本屬於我的秘銀!」問:「天照大神門竟有如此大量秘銀,未知從何得來?」

壬生二介不知東尼乃挑釁或試探,但他清楚那日挖掘隊乃隸屬美國政府,而內情報局則進行保護,亦即東尼不能把事情攤開來說,否則便公開承認自己違反九大組織的規條,屆時主席之位必定不保,答:「秘銀之事屬於天照大神門高度秘密,並不方透露。」

東尼微笑,毫無殺意道:「朋友,如果你也準備好,比試隨時可以開始。」

聽到二人說話,伊諾夫想起在聖盃戰時美琳所說一事,雙手細賞美琳一雙美腿,道:「美琳,看來你推測沒錯,天照大神門的人的確前往南極,甚至私下搶奪屬於內情報局的秘銀,但為什麼東尼不將此事說出?」

「或者,此事牽涉其他勢力,所以東尼不可說出。」

「哈哈,應該如此。你真的又聰明又美。」伊諾夫把美琳拉到懷中,上下其手,無視他人目光品嚐美琳傲人身段。

「嗯。多謝大人讚賞。」美琳聲線嬌柔,令伊諾夫聽後更慾火焚身,要不是他想親視東尼和壬生二介的底細,一定會帶美琳離開上房。



米雪眼見鬥獸場上的二人示意準備,便按下按鈕,同時宣佈:「比試開始。」

壬生二介乃火主水異的初階三門者,但他常與壬生一郎練習,因此實力亦不容忽視。在計時器發出聲響之時,他已爆發武士氣勢,右手手握著武士刀,怒視東尼喝:「一閃!」

真鳳見他速度不禁大感愕然,心想:「好快!」

壬生二介手中武士刀名叫泣,鋒利無比,出鞘帶破風之聲,而一閃更是人刀合一,帶股無情殺意直捲東尼。要是其他人的話,面對一閃,或會被攔腰斬斷。

「不錯。」東尼雙膝一屈,身向後墮,只用雙腳和右手支撐身體,如此一來,刀鋒在他面前橫過。

壬生二介的刀快,東尼反應更快。他腳跟一撐,便向壬生二介的背部衝去,空中一轉,凝聚靈力集中自身妄火,使出大炎戒,兩道妄火以雙螺旋型湧出,互相吸引,威力更加強大、更恐怖,暗忖:「竟然背對我,哈。是愚蠢?還是太有信心了?」

對比起在聖盃戰安東尼所使出的炎戒,東尼所使用的大炎戒無論從質或是量比較,都高出太多;這招就就像是壬生二介的墓地。

壬生二介對東尼的迅速閃避並不意外,否則東尼亦沒資格被稱為世上最強的九人,只是意想不到東尼反擊如此快速直接。大炎戒直逼背後,壬生二介轉身高舉泣向著大炎戒一斬,喝:「斷河!」

黑色刀鋒上附上壬生二介大量靈力,不只鋒利無雙,更帶驚人破壞力;亦憑有水屬性變異的靈力,使二人的靈力差異縮短。斷河威力強大,一斬則把大炎戒一分為二,刀尖在碰到地板前已停去勢,可見他用刀之技巧。

當大炎戒被斬開,東尼快速一躍,腳踏泣的刀背,使泣插入地板,邪笑望壬生二介道:「太慢了。」雙手充滿妄火,爆發那驚人的狂妄氣勢,右拳直揮壬生二介。

壬生二介大驚,知一階之差馬上盡現,光是氣勢已令他的身體不禁顫慄,看著東尼,彷如一隻巨大、張牙舞爪的惡獸。壬生二介曾對壬生五雪許下承諾,強行克服那從本能上的恐懼,重拾戰意。雖然如此,但被如此強大的氣勢籠罩,他的戰力確實下降不少,不得不棄刀後退,使出烈海抵擋。

東尼見此,集中更多靈力,直接以硬碰硬,強行將烈海打散,心想:「竟然連自己的刀握不穩,還稱武士?哈!」乘勝追擊,不讓壬生二介有任何喘息,雙手一時以拳,一時以爪打去,變化萬千,讓人無法適應。

壬生二介也非浪得虛名,面對疾如狂風的攻擊,不慌不忙利用秘銀戒內的靈力對抗。雖然他最擅長用刀,但拳腳功夫亦是一流。東尼拳拳如雷,爪爪破風;壬生二介亦以掌法回敬,只可惜身體質素尚差一段距離,心中叫苦連天。

真鳳望去計時器,只過十多秒,卻互搏至少百次,心想:「戰鬥節奏實在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