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新世上最強的九人(三)

東尼突然以一記右重拳打向壬生二介,壬生二介急得釋出秘銀戒內所剩餘的靈力,以右拳相搏,遠觀似是兩道極大的火炎相拼。一拼之下,產生出極大爆炸,連地板再直接裂開,身處看台的眾人也感到那陣爆風和熱力。

二人後退一段距離,而壬生二介亦趁機拿回泣。東尼一臉輕鬆,彷彿剛才只是熱身,道:「你沒用過左手的秘銀戒,右手兩隻也接近消耗完畢,但你還有三十多秒。朋友,祝你好運。」話後,東尼臉容認真,殺意四散。壬生二介亦知東尼將要用上全力,不禁緊握左拳。

東尼右手燃起巨大妄火,向前一揮,一喝:「火鳥!」妄火形成一隻火鳥,張開雙翼,直飛向壬生二介。火鳥貼近地板飛翔,所到之處都被高溫所熔,氣派一時無兩。

壬生二介知道火鳥威力,便把泣收回刀鞘,但手依然握緊刀柄,眼神帶狠,殺意升至極點,放出右手秘銀戒所剩餘的靈力,踏前拔刀,吼:「居合一閃!」



人刀合一,而氣、刀、體渾然天成,配合癲峰殺意和秘銀戒內的靈力,這一擊竟把火鳥打散。火鳥一散,他不禁呼吸加速幾分,這招刀技雖然威力非凡,剛烈無雙,但需消去不少體力。

不知何時,東尼已至高空,雙手張開,掌心向著下方的壬生二介,從掌心釋出的靈力彷成一面極度炙熱的鏡子,說:「接招吧。焚城!」

「好恐怖的技能⋯⋯」真鳳雖在場外,但亦感到這招的威力,就如其名,果真力能焚城,不敢想像壬生二介正面對如何恐怖的壓力。

壬生二介知自己根本無法勝過這招,馬上催動左手的秘銀戒,當中儲存壬生一郎的靈力,亦是他信能過此關的憑藉,心想:「若沒有這秘銀戒,焚城根本無法可破。」壬生二介和壬生一郎乃雙胞胎,感情深厚,就連靈力的屬性都是一模一樣,因此壬生一郎特意留下一隻注滿著自己靈力的秘銀戒給壬生二介,要是發生何事,壬生二介亦可用此脫身。如果二人靈力屬性不一,就連抽取都做不到。

焚城向下轟去,紅光熾熱,幾乎令人張不開眼,而在那瞬間,壬生二介從秘銀戒內抽取靈力使出烈海。在場的人清清楚楚感到除東尼之外,另一股屬於中階三門者的力量,更是令真鳳等人眉頭一皺。東尼心想:「難道壬生一郎的靈力一直儲存在這秘銀戒中?」



焚城的火焰炙熱無比,在那面鮮紅如血的鏡子之中瘋狂地射出;烈海的火炎勢如波湧,如大海般湧向由天落下的焚城。

兩道火炎互相碰撞,把鬥獸場旁的磚瓦燒熔,附近已無完整之物。憑著水屬性的變異,壬生二介理應壓下焚城,畢竟東尼才是真正的中階三門者,兩招竟一時爭持不下。東尼眼看如此,不斷注入更多靈力,而壬生二介更瘋狂抽取秘銀戒中的靈力。

其餘原會長亦感覺到從壬生二介身上突如其來散發出那份巨大的靈力是來自壬生一郎,才知那秘銀戒的真正用處。

雖說壬生二介陡然似有與東尼對抗的力量,但是中階三門者的靈力質量純粹強大,光是從秘銀戒中抽取使用,已令體內不少血管破裂,雙眼亦暴現紅根,痛苦難堪。

兩股巨大靈力對衝,似到達臨界點,忽向四周爆發。真鳳見此,馬上催動真龍之力,二話不說擋在明鋒面前,道:「小心!」看台更向下倒塌,令全場人亦要到其他位置躲避。



東尼著地後也不禁喘一口氣,要不是壬生一郎的靈力,剛才焚城已把壬生二介送去地獄。壬生二介不敢有停,不斷向四周奔跑,連射炎彈,惹起更巨大更濃厚的灰塵,以遮蓋東尼視線。

濃煙四起,塵埃熾熱,封鎖東尼的感官,但他心中怒火旺盛,豈會放過這一次機會可以光明正大殺死壬生二介,催動似無人可擋的狂妄氣勢,驅走濃密塵煙,才看到他的獵物不斷氣喘如牛,更全身發紅,笑道:「哈哈!果然要越級使出技能,需要付出代價!你完了!」集中大量靈力於手,身影奇快,使出大爆破,純粹的火靈力一湧而出,穿過壬生二介的腹部,再湧向鬥獸場場邊,燒出大洞。

可是東尼未有微笑,竟見面前的壬生二介單膝跪下來,卻如泡影慢慢散去。幻象散去,東尼才看到已依然跪下的壬生二介忽在大洞旁邊出現。

早在壬生二介連施炎彈時,已釋放自己獨特的靈力,有如牆壁一樣於身前,使出蜃樓。蜃樓本不需太多靈力,只不過是將那靈力巧妙地形成弧鏡,造成折射;但要成功欺騙東尼,壬生二介唯有催動更密集的靈力去使用蜃樓。

壬生二介之所以跪下,除被東尼的狂妄氣勢影響,身體更承受使用壬生一郎那股巨大靈力的反噬,再用盡餘下的靈力使出蜃樓後,已是虛弱無比。莫說東尼,或連一個常人也可殺死他,可是,他賭贏了。

本已怒火中燒的東尼見他微笑更是火上加油,距離之大,令他不得不再施火鳥,但這一火鳥與之前的相差不少,因東尼急於一時使用,只想殺死壬生二介。

與此同時,計時器傳出長響,提示比試完畢,壬生五雪才敢鬆一口氣,這場激戰實在太恐怖,太激烈,心中的煎熬卻是他人無法想像。正當她鬆一口氣,才發覺,那火鳥去勢未停,依然直衝向壬生二介,沒加思索便衝出,打算替他擋下。

壬生二介見自己愛人舉動,馬上大喝:「不!」



「火鳳舞!」身穿黑色晚裝的莉娜全身生火,兩手成爪,壓下火鳥,並且擋在壬生二介面前,說:「主席,已經過了一分鐘。這一場比試,壬生二介已經通過。」東尼聽此,才收回狂妄氣勢,心帶不甘,責備自己當初竟然輕敵。

壬生五雪跑到壬生二介身邊,不管旁人目光,二人互抱。她流淚輕道:「二哥!」

壬生二介剛從死神手中逃脫,全身乏力,深情地望著面前的五雪,細說:「我做到了。」倒在壬生五雪懷中,幾乎暈去。

此時,莉娜回身,將泣歸還,說:「果然是把好刀,鋒利而堅韌。」她樣貌雖非美若天仙,但輪廓深,身型美,肌膚白裡透紅,舉止高貴有禮,不得不令人心動。

壬生二介接回泣,心想:「也許在原會長中,只有莉娜願意幫助我們⋯⋯」說:「謝了。」

壬生五雪雖然知道壬生二介和莉娜沒有可能,但心中一陣失落。莉娜將泣交還後,便回到殘破的牆壁之上。作為莉娜助手的裘里斯一頭啡髮,感覺尚算謙遜,但雙眼偏偏似藏狂妄自大。

真鳳看到莉娜的舉動,無論是先前投票或現在營救壬生二介,更以禮對待所有人,於是便向明鋒說:「看來莉娜是原會長中,心地最善良的一人。」



「或許吧。」明鋒知聯合門門下人數眾多,來自世界各地,理應不會與執劍一樣被人認為是九大組織的最弱之一,而且情報甚少,極為神秘,幹部的實力或技能更全是未知之數,而李寧便是一個例子。

東尼站在計時器旁邊,準備宣佈最後一場比試開始。而壬生二介亦在壬生五雪攙扶下,慢慢走回看台之上。

明鋒輕拍真鳳,二人四目相投,認真說:「真鳳,即將到你上場,這場戰鬥,你就交由你自己的本能吧。或者,這場比試將是一場契機。」

真鳳心跳加速,見宋龍已蠢蠢欲動,跳到鬥獸場中,肅然凝視自己,道:「我背負了執劍所有人的信念,我不會輸,亦不可以輸。」望向明鋒,輕拍他肩膀,二人之間的感情盡在不言中,續道:「況且,我有爸爸和媽媽守護我。明鋒,替我保管我錢包,內有我最珍貴的寶物。」

宋龍雙手相交胸前,肅立等候真鳳與他比試。真鳳此刻,心中只想著爸爸所寫的四字:「英雄無敵!」從破碎的看台跳下,雖然時間甚短,但那沉重的心情令他覺得一切都像慢得要命,原會長們高人一等的目光、新會長們期待的目光、周遭的場景,所有都像慢動作般錄入雙眼。

真鳳踏在凹凸不平的場地上,與相距數十米的宋龍對望。上一代所留下的恩怨情仇,卻是由這一代的人代為償還。

以真龍族為傲的宋龍道:「真龍族強大的血統不應該外傳。而你,卻是被那叛徒和那屁鳥族所生下的孽種。」知真鳳和自己同樣完美地繼承那份真龍之力。這種對血統的侵犯和兒子離世的仇恨混雜成一,令宋龍有著定要殺死真鳳的慾望。

「宋龍,大家都是九大組織的會長,身份平等。你不認為你這樣,對我,對你自己,亦對其餘七位會長毫無尊重?」



「我從沒承認你是九大組織的會長,而且,從你站在這兒起,你,鄭真鳳,已是一個死人了。」

「我是不是九大組織會長,不輪到你不承認。」真鳳深呼吸後續道:「宋龍,大家都擁有真龍族血統,同是本根生,相煎何太急?」

「那你有聽過君子報仇,十年未晚嗎?這機會,我好像,等了很久很久。」宋龍望向東尼道:「東尼,開始吧。」

東尼望向真鳳,後者亦點頭示意,笑道:「真龍之力對真龍之力,哈哈,米雪,好好看這比試。」米雪乖巧地點頭,然後東尼按下按鈕,宣佈比試開始。

聲音一出,真鳳便感到宋龍湧出大地氣勢,咄咄逼人,就像是一座大山壓向自己,難以匹敵,只能不斷釋出帝皇氣勢去抗衡,至少不被那氣勢所淹沒,但心靈依被撼動,心生陣陣恐懼。

真鳳回想起先前與明鋒的對話。

「真鳳,宋龍和你都擁有真龍之力。既然總監曾說你完美繼承你父母的血統,我先假設你同宋龍都擁有同等的真龍之力,所謂門階,只是使用自身多少力量的參考。但今次比試,你需要的不是戰勝他的力量,而是令你平安渡過一分鐘的力量。」



「等等,你說門階是參考?」

「無錯。假設每一個人力量是一百,非門者可以使用十點,一門者可以使用十五點左右,而初階三門者大約用到五十點,中階三門者或許可以用到六十五點左右。如此,你和宋龍相差的就是這十五點。當中,真龍之力亦包括在內。由於現時對宋龍情報極少,身為地屬靈力者,但破壞力亦可與其他人相比,所以你要想像他和你使用真龍之力的差異。就這樣。」

真鳳緊閉雙眼,回想起每次使用真龍之力時的情景和感覺。

「對付你,他一開始將會用盡全力,毫不留手,所以餘下的時間,你要幻想到底宋龍會如何使用真龍之力。」明鋒話後,就讓真鳳單獨在房間之中思考著。

身在鬥獸場中的真鳳催動真龍之力匯於雙腳,只求提高速度,躲避攻擊,雖未知宋龍的攻擊模式,但面對此等人物,只好先作被動。除此外,他更把部分靈力從身體散開,擴大自己的感知範圍。如果他不是擁有龐大靈力,一定不會如此浪費靈力。

宋龍靈力呈純粹的青綠色,乃典型的地屬靈力者,怒吼:「真龍之力,不是像你這種孽種可以駕馭得到!」雙手凝聚閃出綠光的靈力,綠光像要把身旁碎石一一吸去。「畫龍點晴!」

忽然兩條綠色中國龍往真鳳衝去,被吸過去的碎石變成地龍銳不可擋的龍牙,和鋒利如刃的利爪,而地龍的雙眼,竟與宋龍一樣,滲出絲絲暴虐。

只是一瞬,地龍已去到真鳳前方。真鳳使用真龍之力凝聚於左腳,率先衝向其中一條地龍,集中更多的純紫靈力於雙手。在與地龍硬碰硬之前,左手一掌轟向地面,讓自己僅僅躲開地龍,右手奮力一拳轟在地龍頭部。

那地龍隨之而散開,連碎石也化成灰塵,隨風飄散,而閃著綠光的靈力亦落在地上。宋龍對真鳳靈活如蛇的動作沒有意外,就像是,地龍只不過是一下伏筆。

真鳳感到第二條地龍從他背後襲來,在空中雖然無法移動,但他轉身後,平舉左手,把靈力凝聚在掌心,釋出一道紫炎炮,直射地龍。雖然距離極近,但地龍依然能躲開,只是部份利爪被滅。

地龍張開血盤大口,一口把真鳳吞下,可是下一瞬,它從內部之中爆破,原是真鳳把整個人縮到最小,避開利齒,在龍口之中,雙手各釋放一道紫炎炮,將地龍化成虛無。

真鳳向地面慢慢墜落,但總覺得不對勁,心生不安,望向地面,全都是帶綠光的靈力,大驚:「靈力從來沒有消失?」

宋龍笑容帶狠,陰險勝狐,而在旁的新會長們都不知甚解,只有原會長們才知道宋龍的恐怖之處。宋龍大喝:「移山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