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新世上最強的九人(四)

真鳳還未著地,凹凸不平的地面突然長出無數的尖刺刺去,只好生出紫炎保護並連施紫炎彈轟去。更恐怖的是,只要被宋龍靈力附上的地方,都可被他操縱。在真鳳外圍的土地升起,帶著一份沉重無比的壓力壓去。

真鳳四面受敵,彷似泰山壓頂,連同宋龍的氣勢一同湧進心中,恐怖至極,心想:「媽的!」右手使用紫炎炮,轟向從天而降的地塊;左手使用紫炎彈,射向不斷生出的尖刺。

宋龍眼中只剩暴虐,笑容令人極度心寒,喝:「伏虎!」集中靈力於右手,雙腿似紥馬,然後下腰,右掌打在地面,將早已凹凸不平的地板變成粉碎,右手一拉,整塊地板彷彿被抽起,在右臂形成一個螺旋形般的尖錐,喝:「降龍!」一股地靈力流過尖錐,使之無堅不摧,衝向真鳳。

那道碎骨和肌肉撕裂的聲音響遍全場,真鳳更痛嚎起來,震撼所有人。



宋龍肅然站著,卸下伏虎降龍和移山填海,細語:「我,可是想打算把你,慢慢地折磨至死。」

極度專注的明鋒看得出由開始至今,全都是在宋龍的掌握之中,由真鳳搶先擊破第一條地龍開始,第二條地龍只不過是令他繼續停留空中的誘餌,直至真鳳身困於移山填海之中,再使用那伏虎降龍。招與招之間一氣呵成,根本沒有一絲空隙。

隨著地板倒下,陣陣塵埃漫漫飄逸,真鳳倒地,只以雙手強行撐起,臉色蒼白,原是失去整隻右腳,以靈力止血,怒吼:「宋!龍!」

突然之間,真鳳感到一陣威壓,暗忖:「這就是真龍之力所發出的壓力嗎?」這是首次他從別人身上感受到那駭人的真龍之力,彷似來自遠古的憤怒,既帶無比的怨,又是深遠的恨。

「餘下的四十多秒,我會讓你好好見識一下,真龍之力真正的強大。這,不是你這孽種會明白的!」宋龍將閃著青光的真龍之力凝聚於四肢,化成一層薄透的龍衣,威武萬分。



真鳳亦催動全身的真龍之力,施放在自己的左腳和雙手,但依然未能似宋龍般能隨意將真龍之力以不同密度地施放全身,心想:「他運用真龍之力巧妙,竟可一邊凝聚,一邊平均鋪設,化成龍衣。」

「吼!」宋龍大聲一吼,氣勢似再強大,令真鳳心生畏懼,幾乎有投降之意,不得不咬破嘴唇,以痛楚減低那陣憾動。

宋龍稍微前傾,以快得過份的速度奔向真鳳。真鳳深知使用真龍之力,破壞力強大,速度疾快,但同樣消耗大量體力。已失右腳,面對宋龍,只好拼命,用盡所有能量,所有氣力,為了活著,為了令執劍得以繼續,更為了不讓自己心愛的女人流淚。

「龍飛怒抓!」宋龍離真鳳約十米之時,抓功毫無章法,亂七八糟。每一爪都像抓穿空氣,形成道道巨大的衝擊波襲向真鳳。

衝擊波速度奇快,且密度甚高,真鳳只能僅僅避開,但衣服早已化成碎片。衝擊波所到之處,皆成碎屑,而真鳳越避,才發覺越難躲避。



真鳳心中叫苦:「這招亂中有序!招招置人於死地,可惡!」宋龍用龍飛怒抓把真鳳的路線縮小,讓真鳳不得不硬接,唯有將真龍之力集中右手,正想使出龍怒強接。

宋龍當下雙目充斥殘酷暴虐,馬上轉招,以龍拳姿勢,雙掌向出,聚合真龍之力一推,吼:「弒龍無悔!」生成一閃耀刺眼青光的青龍,質量之高實令人愕然。

「你們也未免太認真了吧?這樣好容易打穿地板,讓地下室倒塌,那時又要向其他人交代了。」東尼不禁苦笑,在米雪耳邊細語。即使是他剛才使出焚城,也是向地板轟去。

弒龍無悔何其恐怖,光是那密集的真龍之力已令人心寒,彷若死神向自己走近,逼得他催動起八成的真龍之力去迎接,怒吼:「我一定不會喪命在此!一定不會!」

鮮紅似火的龍怒對上閃爍青光的弒龍無悔,兩者一拼,彷彿發生一場劇烈的大爆炸,摧毀附近一切。那一陣凶猛的爆風帶著那份熾熱的高溫吹向四周,橫掃所有人。

「切,難道又說有地震嗎?麻煩。」東尼走在米雪面前,不屑地單舉右手,釋放出靈力保護。

壬生五雪和瑪麗級數未夠,前者只是一名中階二門者,而後者則是高階二門者。高貴優雅的莉娜單手擋在壬生五雪面前,為她和壬生二介作防護;而明鋒跑到瑪麗面前,舉起雙手防禦。

雖光芒萬丈,卻見那青光漸漸撕碎那鮮紅,憤怒不敵暴虐,化成塊塊紅色碎片而墜落。



「呀!」真鳳再次劇痛得放聲吼叫,聲音沙啞,被那道青光擊落,撞穿本已破碎的地板,形成大洞。

明鋒不禁心急,忖度:「再次使用那鳳凰之力吧。」

真鳳口吐鮮血,剛才弒龍無悔不單把龍怒打碎,更徹頭徹尾粉碎自己右手,狼狽不堪,方知雙方級數實差太遠,而且不似先前兩場比試,宋龍可是從一開始已使全力,誓要將真鳳置於死地。

宋龍狠道:「你這種垃圾,就別侮辱咱真龍族!去死吧!」連拋數個靈力彈攻擊。

真鳳雖痛不欲生,右手和右腳都被轟碎,流失一定血量,難以平衡,舉步維艱,但心中活著的渴望令他拼命撐起自身,爬出大洞,避開宋龍的靈力彈。

亨利向奧塞斯以極細聲音道:「宋龍果然好強,完全把對方壓著,招招相扣。奧塞斯大人,看來,我們早晚也要清除這怪物,否則,計劃極大機會會被他阻撓。當然,伊諾夫也是其中一個。」

奧塞斯暗暗竊笑:「你就這麼肯定宋龍和伊諾夫不會加入我們?」



亨利望向明鋒,眼神奇異興奮,彷彿小孩看到有趣的玩具,道:「執劍的明鋒才智過人,一定不會置身事外,看著世界步入混亂。奧塞斯大人,如果真鳳今次可以渡過宋龍的試練,明鋒一定會開始佈局,當然,我信他已走了不少步棋。」

「哈,亨利,為什麼你如此看起明鋒此人?」

「他是暫時唯一一個成功不留痕跡而闖進我們網絡的人。要不是我剛好替網絡進行維護,也不會發覺得到。追蹤、解碼超過十日才找到他,實在太可愛太有趣。」亨利雖然只有十一歲,但深思熟慮,倒似成熟青年,與那天真懶漫的笑容和熱忱格格不入。

「什麼?那他到底知道多少?」奧塞斯突顯緊張,甚至瞇起烔烔雙目餘望明鋒,續道:「如果知太多,直接殺死他。」

「咁就要試驗後,才知道,或者,可以好好利用他。」亨利腦海中已有千方百計,目的只是與面前的明鋒對局遊玩,同下一盤世界戰棋。

真鳳才剛跳出大洞,宋龍如像鬼魅出現前方,更集中靈力快腳鞭踢,直中真鳳腹部。

真鳳劇痛得無聲可發,幾乎直接暈倒,受嚴重內傷,即使及時把餘下的真龍之力集中於腹部,擋下不少力量,但內臟依然碎開破裂,大量內出血,被踢倒地上,皮開肉裂,鼻孔流出鮮血,視線變得模糊,口中吐出血塊。

懶懶散散的東尼看到勝負已分,報以冷笑,心想:「還以為真鳳會再次創造奇蹟,至少可以打傷宋龍,一挫他的銳氣。切。」



真鳳擁有純紫色的靈力,真龍和鳳凰兩大血統,屢次創造令人意外的奇蹟,更曾突破死神的魔掌,教他如何不受眾人矚目。

但此刻,真鳳清空自身的靈力和真龍之力,斷去右手和右腳,內臟大傷,面對宋龍必死無異。

「孽種,你根本不應生在世上。你爸是小兔崽子,你媽更是賤女人!去死吧,你這狗娘養的!」宋龍再聚起靈力使用畫龍點晴,一條綠龍憑空而生,要把面前虛弱無比的真鳳碎屍萬片。

「吼!」綠龍張牙舞爪,張開血盤大口,那逼人的壓力彷令人絕望。

真鳳想起千闕所寫的那封信,想起他的溫柔、堅強;想起父母合照中少姻的笑容,想起自己性命乃是她以命換來,對自己的愛,勝過世間萬物,越過生死。

真鳳大聲怒吼:「別再侮辱我爸爸媽媽!」那怒吼不單喝停綠龍,更震碎它身上碎石,甚至作為龍身的靈力都被之撼動。真鳳揮動左臂,食指和中指合攏而無名指與尾指合攏,像鳳凰的爪般,一記抓碎綠龍。

明鋒鬆一口氣,心想:「終於覺醒了。這就是你可以與宋龍對戰的資格。」



真鳳雙眼再次閃現藍光,璀璨奪目,有如鳳凰飛舞,直至雙眼完完全全變藍,並不是那天然清純的藍眼睛,而是帶著無比傲氣的鳳凰之眼。

真鳳單腳向天一躍之後,停留空中,雙目帶著滔天傲氣,俯視宋龍,狠道:「你可以侮辱我,但你沒有資格侮辱我爸爸媽媽。」

眾人對此大感愕然,即使相距一段距離,依然感到那份恐怖的威壓,竟帶著一種遠古凶獸的感覺,有如萬鳥之王傲視萬物。即使真鳳滿臉帶血,但剛才頹然之氣一散而去,換來威武高傲的鳳凰之色,背後長出一對清藍的鳳凰之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