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新世上最強的九人(五)

拉爾夫.薩克曼:「沒有什麼比溫柔更加堅強,而沒有什麼比真正的堅強更加溫柔。」
“Nothing is so strong as gentleness, and nothing is so gentle as real strength,” Ralph W. Sockman said.

真鳳以鳳翼飛在空中,湧現一股鳳凰之力,替內臟修補止血,雖未痊癒,但至少再有作戰能力,讓宋龍心中怒火更盛。宋龍大吼:「狗娘養的!」再次使用畫龍點晴,更乘龍頭衝向真鳳,青色龍衣彷似能把萬物粉碎,更凝聚並射出真龍之力。「真龍彈!」

真鳳雖剛長鳳翼,卻似與生俱來,熟悉無比,雙翼一拍,猶如鳳凰避開宋龍,更拉開距離,使用鳳凰之力,生出一道清澈的藍火,如有十多隻火鳥,直奔宋龍。宋龍冷笑:「哼,水屬性變異,被我相剋。鳳凰之力,又如何!」向前猛跳,使用真龍之力抓碎大多的鳳火,每一抓,都像連同附近的空氣一同撕碎,產生巨響,而龍衣保護自己,不受藍火所傷。

「莉娜,他的鳳火好像你的火鳳舞。」聽裘里斯一話,莉娜看著鳳火,知道若是大家同為中階三門者,這鳳火可能比火鳳舞更加強大。裘里斯見莉娜無言,續道:「如果當日我的目標是他,情況或者不會似現時混亂。」



「呢個世界沒有如果,只有結果。幸好你當日沒有留下證據。」莉娜仰望著真鳳,帶盼望微笑道:「或者,這世代需要好像真鳳這類擁有一腔熱血的人,不愧為斯龍的繼承者。」

裘里斯聽後大感不屑,望向真鳳,不忿說:「熱血?根本是愚蠢,就連戰鬥也毫無戰法。你真的覺得他可以改變世界?」他雖然不顧細節,甚至會把暗殺變成明目張膽的挑戰,但依然把完成大多任務,可見其實力。

「裘里斯,你一向是我左右手,應該知道世界即將大亂。或者,傻頭傻腦的人才可以帶領更多人向前。況且,既有真龍族和鳳凰族血族,實在世間罕見。」莉娜笑容動人,望向裘里斯,他亦只好唯唯諾諾地點頭。

真鳳先前所發的鳳火繞過宋龍擊向綠龍,始終綠龍並非靈獸,只會瘋狂向目標攻擊,結果被那鳳火所燒燬。宋龍亦因此被逼落地,咬牙切齒地怒視依然在空中的真鳳,吼:「媽的。你只會逃嗎?」

「逃?哈,可笑,只不過是你不能飛,我一直在這等你。」雖然真鳳戰力依然未及宋龍,但亦不見得宋龍能有什麼奈何。



宋龍一瞄計時器,看到最後十秒,心想:「媽的!」青色龍衣慢慢消散,完全凝聚右手,壓縮成手掌大小,就連青光亦被扭曲。

「喂!宋龍!」「你傻了嗎?」「宋龍!不要!」東尼、奧塞斯和莉娜同時大喝。三人各有心思,但知門者界的事留在門者界就好。

宋龍此刻被仇恨蒙蔽著雙眼,豈會理會?本來他就打算殺死真鳳,誰不知真鳳突然覺醒鳳凰之力,更使他身上的傷癒合,喝:「青龍降臨!」

宋龍雙腳同時起跳,速度竟足以與仍是中階三門者的斯龍相比,軌跡留著青色餘光,有如一條青龍怒吼飛動。真鳳竟無法看清宋龍動作,於是不斷向天飛翔,務求與那強得變態的宋龍保持距離,避免面對面打鬥。

可是猶像死神的宋龍從下方追上真鳳,右手釋放出一股驚人力量,青光彷似一條青龍般怒吼,追趕真鳳。那陣累人崩壞的壓力,令真鳳全身生出冷汗,再嚐瀕死滋味,卻喚醒沉睡在血統之中的戰鬥本能,鳳凰之力匯聚雙眼,喝:「鳳瞳!」



真鳳跟隨本能,全神貫注凝望著那招青龍降臨,於視線之中,那招彷彿在一點一點地移動著,漸漸偏離著自己,最後整條青龍於真鳳身邊僅僅擦過。青龍降臨餘下的威力,便直指天花。「大炎戒!」「火鳳舞!」「鮫彈!」三人在宋龍出招之前,都各自躍起使用技能,擊散青龍。

「嗶!」計時器發出那聲長響,代表真鳳亦通過試驗。宋龍和被折雙翼的真鳳一同從天而落,前者因距離較短,首先落地;但後者卻是垂直地,頭下腳上墮地。幸好明鋒反應過來,把真鳳安全接著。

「狗娘養的雜種⋯⋯」宋龍一面頹然,眼神憔悴。剛才那招青龍降臨雖然威力驚人,但所消耗的體力卻是十分誇張。他心想:「鳳瞳,不就是九個傳說之一,鳳凰族族長的秘招嗎?媽的。要不然,剛才他沒可能逃過。這就是天意嗎?多麼熟悉的龍鳳大戰⋯⋯」

明鋒仔細地觀察著真鳳,心想:「只是被青龍降臨擦過,但左臂和鳳翼粉碎。可以令質量如此強大的招數移動,難怪要如此代價。」

鳳瞳威力強大,需要極高精神力,卻遠超出真鳳極限,即使他硬撐使用,結果尚未把青龍降臨移開,兩顆眼球就像過度膨脹的氣球而爆破,漿液四濺;同時,他的精神崩潰了,就像電腦斷了電源。

「大人,我們一定要留意執劍。」亨利簡單一句,便說明他認為執劍對門者界的未來佔有重大位置。奧塞斯亦點頭示意,若是真鳳能使鳳瞳,威力定必無與倫比,那可是與傳說獨步天下的技能。

戰鬥完結後,宋龍出乎意料地沉默,收起氣勢。東尼、奧塞斯和莉娜站在宋龍面前,而明鋒則抱著失去意識的真鳳落地。



東尼道:「三名新任會長成功通過測試。我將會向門者界宣佈,新世上最強的九人正式誕生。既然比試完結,各位回去休息吧,如無意外,下次見面,就是每年一度的常規會議,又或者,是噬魂者襲擊世界之後的緊急會議。」話畢,他轉身就走。

「東尼!」莉娜把東尼叫停,道:「如果噬魂者真的襲擊世界,門者界就會馬上進入戰爭狀態。那時再開會議,或者已經太遲。」

「莉娜,假如噬魂者那群瘋子真的要發瘋,他們甚至在世界各地同時發動襲擊。既然我們選擇了不向他們妥協,那現在能做的,就是利用全個門者界找出噬魂者,逐一擊破。戴安娜,靠你多派人手監視英國,發現有任何可疑人物,馬上通知我們。」

奧塞斯說:「好。」見此,戴安娜亦唯有閉目點頭同意。在場的人對東尼的說話亦沒有其他意見,始終剛才早已決定好門者界的立場,一切已成定局,眾人亦就此各自散去。

東尼在眾多門者面前宣佈:「為了平息各門者的疑惑,早前已經舉辦一場比試。而三名新會長皆成功通過,以實力證明其身份。希望各位繼續遵循九大組織的指示,令門者界繼續團結一致,成為一體!」

東尼的演講,依舊換來熱烈的掌聲,可是那熱烈的程度,便不復以往的誇張,台下有著更多的人,面上充滿著疑惑,充滿著不屑。很多很多人在東尼走後,都到日內瓦不同酒館或其他地方逗留及討論,議論紛紛。

而受傷的三名新會長都各自乘坐專機回去自己的基地。

雖然日內瓦與梵蒂岡距離極短,但彼得想盡快回到自己的家,亦乘坐專機回程。一頭烏黑長髮的瑪麗一直陪伴彼得左右,隨著不斷治療,他的傷口只剩下微紅疤痕,被摧殘的肌肉亦慢慢長出。



「病人不准下床!」即使瑪麗知道以彼得的身體質素,早已可以參與戰鬥,更不需說下床走動,可是她就是不准許。

「好啦,好啦。」溫柔的彼得又豈會與瑪麗爭吵,只好乖乖留在床上。

「你知不知道你這次受了重傷?」瑪麗鼓起雙腮,雙手撐著小蠻腰,像是女朋友教訓男朋友。

彼得微笑說:「知道了。」即使成為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一,亦要被身邊的瑪麗一直輕罵著,但他沒有任何不快,反正自小至大,他倆關係一直如此,親密得有如兄妹,互相愛護。

「下次要小心,別再受如此重傷,別再勉強自己⋯⋯」

彼得淺笑,作一小小玩笑:「知道了,長氣的瑪麗。」瑪麗聽到彼得的回答,垂下雙手,嘟起櫻桃小嘴,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望向彼得,他才說:「好啦,不長氣了。」聽到彼得此話,瑪麗才回復微笑,露出迷人酒窩。

「瑪麗,那一億美金,全都拿去幫所有年老或者病人做手術吧。」彼得望出窗外,看那汪洋大海,會心微笑,右手輕摸左手銀鐲,心中想著:「珍,我不會讓其他人重覆你的悲劇。」



「嗯。」瑪麗安然地坐在沙發上,望著彼得和他雙手,知道他在想珍,亦不欲打擾,只好靜靜地陪伴著他,這份錯過了的愛情。

另一邊廂,在天照大神門機倉內的浴室之中,壬生五雪正無微不至地呵護著身心疲憊的壬生二介。可是,她依然深怕會觸動傷痕,令他感到痛楚。他道:「五雪,不是說過了嗎?少少傷痕,豈會令我感到痛楚。」

「知道,二哥。」壬生二介回首,皺眉望向嬌小的壬生五雪,她臉紅改口:「二介。」

聽此,壬生二介才露出滿意笑容,看得壬生五雪羞得低垂螓首,專心地替他擦背。機倉中亦只有他倆,所以他們才會明目張膽在此調情。雖然身為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一,無人膽敢在壬生二介談說閒話,搬弄是非,但他不欲讓纖柔的壬生五雪面對旁人的閒言瘋語,才決定永遠把這段情埋在地下。

壬生二介想到剛才打鬥,只不過一分鐘,卻難捱得像逝去一載。要不是對壬生五雪的愛,他亦不能堅持到最後。即使他全身肌肉撕裂,內臟損傷,亦覺值得,不單為了保護壬生一族的名聲,更是為保護壬生五雪一生一世。

「二介,別想太多吧。」那嬌嗲的聲音讓壬生二介百聽不厭。此時,她走到壬生二介的面前,雙頰通紅,柔情道:「不如⋯⋯讓我替你消除煩惱吧。」她自知沒有治療能力,所以壬生二介依然行動不便,因此感到無力,於是就跪下用那雙軟唇輕吻他全身。

而執劍的專機上,就只有敲擊鍵盤的聲音和陣陣不同的果汁氣味。自比試之後,真鳳一直昏迷不醒,沒有任何甦醒跡象,而且全身傷痕纍纍,失去右手、右腳和一雙眼睛,猶如死屍般躺在床上。

明鋒把真鳳的錢包放在他枕頭旁邊,錢包微開,露出千闕和少姻唯一一張合照,像是他倆正在看顧真鳳。明鋒亦預先通知若霖,讓她準備向真鳳使用還原,可惜還原只適用於物理層面,對於精神上的創傷卻毫無幫助。



明鋒回想當時真鳳把鳳凰之力注進雙眼,才能使出鳳瞳,忖度:「將鳳凰之力化做瞳力而作出攻擊,是有關視覺強化的攻擊。」閉上雙眼,不斷向此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