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局勢(一)

約翰.霍比斯:「人類因為不斷犯錯,最終走向邪惡,卻稱其為命運。」
“Men heap together the mistakes of their lives and create a monster they call destiny.” John Hobbes said.

到達基地之後,眾人馬上跑來,將真鳳連人帶床搬到地下室中。即使若霖也需兩日才將真鳳完全還原,當中消耗不少靈力、精神。若霖還原技能強大,但同時負荷亦大。還原比治療需要更大的靈力,因為治療亦會依靠傷者的靈力進行修復,可是還原只利用施術者的靈力。

小倩緊張問若霖:「真鳳是不是沒事了?」

同時,小冰情急問:「為什麼會昏迷這麼久?」



明鋒喝下一杯濃濃的西柚汁,眼袋和黑眼圈日漸誇張,不知多久沒有好好休息,道:「不清楚。精神方面的創傷無法估計,能否醒來就要視乎他的意志。」

電王輕輕一拉小倩衣袖,說:「小倩,你可不可以連接到真鳳的精神?」

失落的小倩聽此嘆一口長氣,呆道:「如果可以,殘影就不會一直昏迷。昏迷了的人,精神變得又散又亂,根本無法連接。」

那陣失落似疾病般傳染到電王,只好垂下拉著她衣袖的手,望向明鋒說:「明鋒,不如你說那場比試的情況我們知。至少讓我們知道到底真鳳經歷了怎樣的戰鬥。」

明鋒喝乾另一枝生果汁,雖然生果汁香氣濃郁,但那色澤越來越奇異,由從前的紅色變到現時的啡黑色,令其他人大感奇怪,只不過沒人打算問他,怕他又會用上一輪輪的科學原理解釋,那幾乎是一種精神上的折磨,亦是智慧上的侮辱。



明鋒淡道:「宋龍從一開始就控制戰鬥節奏,招招連環,就連真鳳的應對方式也計算在內。真鳳可以生存,是因為最後他成功使用鳳凰之力修復自己身體,將鳳凰之力集中雙眼,使用鳳瞳,輕微轉移宋龍的青龍降臨。」

雖然明鋒把這場比試簡簡單單地說出,但眾人都想像得到,那時候真鳳與宋龍的打鬥定必是極級凶險,一直徘徊生死邊緣。

電王嘆氣:「避開,也將左臂粉碎?這就是中階三門者的威力?」

小冰心中擔憂此刻表露無遺,問:「明鋒,到底為什麼真鳳會昏迷?即使斷手、失血,依他身體質素,亦不會昏迷至今。」

明鋒直說:「照我推斷,使用鳳瞳需要極大精神去支持。真鳳今次強行使用,才會雙眼爆裂、精神崩潰致昏迷不醒。」聽此,小倩不禁垂頭,讓晶瑩的淚水流過那滑溜的臉頰,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明鋒補充:「不過,如果真鳳能夠不傷及精神之下而使用鳳瞳,這招將可能是他最強大的一招。」



電王默默地把衛生紙遞給小倩,讓她抹去眼淚,可是她正痛哭著,看不到他的好意;他就乾脆把那衛生紙交到小倩手中,她才說:「謝謝。」小冰看到小倩,忽然發獃似的,然後便轉身欲要離開這地下室。

「在真鳳未醒之前,我們要做好戰爭的準備。」明鋒此話一出,全部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小冰亦回首留意著。他續道:「世界門者大戰即將爆發,今次全世界都會被捲在其中,包括政府、軍人、平民和門者。作為九大組織之一的我們,責無旁貸,所以我們要知道三件事。第一,噬魂者的計劃;第二,九大組織之間的分派;第三,國家之間可以對付門者的實力。然後,我們要搶奪秘銀。」

全部人異口同聲地說:「搶奪秘銀?」

「秘銀將會是我們可以賴以生存和勝出戰爭的工具,即使我們不用,都不可以讓其他人使用,因為秘銀可以令三個高階二門者戰勝一個初階三門者。」

小倩驚訝得大叫:「竟然可以越過一門之差!」

「我昨夜入侵世界各地的政府網絡,而在美國國家安全局中找到一段本應已被刪除的影片。影片入面,蒼井天、壬生八夫同遠田羽生突襲,透過秘銀和互相合作,殺死左內情報局的初階三門者。因此,我們一定要盡量找到秘銀,成為我們的矛。」

小冰此刻說:「在南美洲,再有幾個部族被噬魂者滅族。明鋒,你所說噬魂者的計劃,到底我們如何能夠幫你?因為如果我們不清楚他們計劃,只會有更多人犧牲。」



其他人恨不得殲滅噬魂者,不單因他們殺人無數,滿手鮮血,更因但丁殺害斯龍,可是,他們未夠力量。更可悲的是,除了真鳳和明鋒外,其他人連與噬魂者作戰的資格都沒有。

「電王、小倩、小冰,我想你們三人去這幾個地方。」明鋒走到另一邊,手指按下儀器,儀器射出道道光芒,造出立體畫面,令眾人吃了一驚。小冰一看便知道這是立體的世界地圖,隨著明鋒控制,地圖更向非洲、南美洲放大。

電王大感神奇,問:「明鋒,到底你還有多少科技未拿出來?」

「到有需要的時候,就會用。」

「如果我去,執劍外交和聯絡將會由誰負責?」

「去到這步,外交作用已經不大,找到對方目的更為重要。」

「我明白了。」小冰自知智慧遠不及明鋒,點頭答應。而小倩雖然依依不捨,但知大事為重亦點頭。

「由一開始,噬魂者殲滅上古龍村和藍鳥部落,現在輪到世界各小族,偏偏最多小族的非洲鮮有消息,因此想你們去非洲徹底搜索,如果沒有發現,就向噬魂者滅族的反方向而行,去越南等地。你們可以帶萬事妥的人去協助搜索。一星期之內回來,萬事小心。」明鋒走到立體地圖之中,雙手將地圖縮小及放大,指出一個個位置,續道:「若霖,你負責照顧真鳳和殘影;而我要專注於戰爭的序。就這樣。」



「戰爭的序?」

「戰爭其實早已開始,只不過處於科技層面,由昨夜開始,已經有人入侵和攻擊我們的網絡,所以我現在要利用編碼封鎖對方攻擊並進行反擊,加上我需要時間作出最後的戰爭部署。」話畢,明鋒走回從來都沒有其他人進入過的房間。

若霖從沙發上站起,向眾人一笑,就走去照顧真鳳。這一個最遲加入執劍的人,卻成為執劍的支柱,擔當保護眾人的角色。她嫣然微笑,實動人傾心。而小冰和小倩對望,眼神與眼神就像是訴說無數心事,又有話卻說不出,既熟悉,又陌生,就連電王也感覺到那奇異氣氛。

海鷗美妙的叫聲,配上燦爛柔和的陽光和一望無際的大海,構成一幅由大自然所繪畫的美畫。靠近百慕達三角的海洋中,一艘百呎豪華遊艇航行,光是看去也知其昂貴。遊艇雖大,可是上面只有宋龍和伊諾夫。二人目光銳利,各自拿著一杯伏特加和茅台,欣賞其炙烈。

宋龍道:「她來了。」二人看著一艘正在接近的快艇,便用酒杯輕碰酒杯,一聲清脆的響聲後,就一口氣乾掉手上的烈酒,迎接她的來臨。

快艇上的女人獨自駕駛著,來到遊艇附近,躍到遊艇的頂層,道:「你們肯來,實在太好了。」

伊諾夫輕輕摸著他那八字鬚:「莉娜,今次約我們秘密會面,目的是什麼?」



莉娜衣著簡約,不希望被他人發現此行,說:「我相信你們已經知道世界政府的量化門者計劃。否則,你們都不會暗中派人去伊拉克和美國的軍事基地。」

「莉娜,有話就直說吧。我知道你並不是東尼那邊的人。」宋龍任由那頭髮隨風飄動,唏噓之中帶著一點不羈,一絲滄桑。

莉娜雖衣著樸素,卻無阻動人美貌,更楚楚可憐道:「量化門者計劃由世界政府在背後策劃,美國和日本都只不過是輔助,甚至是被逼輔助。我相信大家很清楚世界政府心狠手辣,凡阻止他們利益的人,都會通通消滅。九個傳說被禁,過百名中階三門者被核武殺害。一直以黎,我都希望世界政府和門者界兩者可以取得平衡,和平相處,但看來此事已沒可能。」

伊諾夫亦在此時拿起那枝伏特加,倒在三個酒杯中。宋龍輕聲說:「你知道這計劃多久了?」

莉娜望向天水一色的汪洋大海,慨嘆著人性的貪念,亦慨嘆著知得太遲,道:「唉,我在三年前已有聽聞,但在半年前才肯定此事。這半年內,實在發生太多太多事。」

宋龍知莉娜並非喜權好利,如今她把此事說出,亦證明她知世界門者大戰隨時爆發,亦放下以往戒心,畢竟這時已到不得不選擇立場的地步,心想:「這,大概亦是噬魂者的意願吧。」

「喝杯吧,這伏特加好純。」看懂宋龍心意的伊諾夫把酒遞給二人,然後三人一同喝著。伊諾夫續道:「東尼同壬生二介沒可能再像以前般合作,始終前夕事件最大得益者是東尼,偏偏當時的壬生三龍被殺,兩邊一定發生猜忌。」

「嗯,我也是這樣想。最主要的是東尼背後的目的。」莉娜決定實行前夕事件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不希望組織與組織之間合作過於緊密。如果伊諾夫知道此事,不知事情發展又會如何。



宋龍說:「東尼在背後搞了這麼多事,而且上次在會議之上,他被指與噬魂者合謀時,那一瞬而過的心虛樣子,大概,那孽種所說的真有其事。」心中一直在痛恨那時未能殺死真鳳,反讓他覺醒鳳凰族血統。

「他突然高調在門者界造勢,只為招兵買馬。現時內情報局門下的門者的確是九大組織之中最多。曾幾何時,當世上最強的九人這稱號出現之時,我曾聽聞過東尼向部下許下一個承諾。」伊諾夫一面嚴肅地說:「他要創建一個專為門者而設的國度。」

「他要創建門者國?」莉娜驚訝得睜大雙眼,望見二人點頭,續道:「那麼他要擺脫世界政府的操控,再次擁有過去的自由。」

宋龍笑說:「你約我們來這兒,我們十分感謝這份心意和誠意。剛才給你的情報,就是我們作為客人給的回禮。那你也開門見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