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局勢(二)

莉娜把手中的酒一乾而盡,道:「九大組織表面和諧,但暗中各自監察。過去,東尼、戴安娜、奧塞斯和壬生一郎四人暗中連成一線,互通情報,甚至科技,只是現在天照大神門已經不會再加入三人。我估計兩位也應對於門者國並無興趣,或者只想消滅世界政府。世界政府、門者界和噬魂者,三方好快會再次交錯,所以我希望我們結盟,如果戰爭開始,聯合門、央府和斯拉夫門可以一致對付世界政府和噬魂者。」

「那東尼他們呢?」

莉娜心中的和平,就是沒有戰爭,而她的正義,就是阻止一切戰爭,不論會用上任何方法及手段,閉上雙眼,幻想若有門者國出現,就不禁深呼吸,說:「沒想過東尼竟然打算建國。如果,未來真的出現門者國,影響一定非常深遠。雖然有了門者國,門者的地位一定會暫時性提高,被世人重視,但只要出現門者國,那時,紛爭,只會更大;分化,只會更加恐怖。」

宋龍心中亦有同感。經歷許多,心境反而平淡,只是面對著某些有著心計的人不能夠放下心防。若有了門者國,就正正式式把門者從平常人之中隔開,每個人的身份認同又會煥然不同,甚至會令骨肉分離,父母子女從此分隔兩地。他道:「那好,我答應。」



伊諾夫聽到這番話後亦感同意,道:「總算沒令我失望。好,我都答應。」

莉娜微微低頭輕笑,知二人事前已知其用意和背後的利害關係才會爽快地答應,道:「兩位果然是聰明人,心思細密。如果要令門者敢於承認身份,首先就要讓世人認識我們,而不是將大家隔開。再者⋯⋯」

「等等,有嘍囉接近。」伊諾夫拿起那枝伏特加,一飲而盡後,便奮力向天上投去,那酒瓶的速度快得媲美炮彈,直指天上一個細小的黑點。

莉娜看著爆炸火光,說:「可能是小型無人機。」

「不重要,反正都已破壞了。」宋龍細緻感受微咸海風,忽然瞪著莉娜道:「莉娜,你手上的三門者,應該不止在聯合門呈報的這麼少,對吧?」



莉娜猛然心想:「他怎知道?」可是她知宋龍觀察能力極強,知這一句或是試探,於是她亦放開心襟道:「宋龍果然神通廣大。」

「那我從心希望,前夕事件的始作俑者,不會是你。」話後,宋龍回首望向天空。

莉娜知伊諾夫一直注視著自己,留意宋龍,才知道他的神通廣大,亦明他的意思,道:「當然不是。」這一句表達得輕鬆自然,毫無怯懦或驚慌之色。

伊諾夫看到莉娜悠然輕鬆,才消去懷疑,因其中一名於前夕事件死去的,正正是伊諾夫其中一名愛將,讓他一直耿耿於懷,說:「嗯,那就好。戰爭即將會開始,而開始的儀式就是由噬魂者敲起的響鐘。」

「你們知道嗎?噬魂者將南美洲幾個部落殲滅,再次滅族。」



「你不覺得他們正在尋找一些東西嗎?」

「宋龍說得對。對實力如此恐怖,如此強的他們而言,沒可能在意各地細小部族。」

三人苦無所思,不知噬魂者心中真正所想,於是莉娜便向他們問:「新會長,我相信都擁有一定影響力。你們覺得,我們是不是應該和他們談談?」

「除了真鳳之外,我沒意見。」

伊諾夫說:「哈哈,壬生二介一直和壬生一郎在背後主持天照大神門,除了口才更好,頭腦都更清晰。但過於狡猾未必好事;打探過後,彼得為人正直,而且態度較為強硬,不過好肯定他一定是個和平主義者。」

宋龍道:「屆時,他一定會站在我們這邊。我先走了,你們呢?」

伊諾夫脫去身上所有衣物,展現其結實肌肉,說:「我想多留一會,哈哈,好久沒有潛水。」

莉娜對此無動於衷,只專注與宋龍說:「那不如坐我快艇?」



「嗯。那你開心去玩吧,反正也沒剩太多時間可以遊玩。」

深知宋龍為人的伊諾夫一笑置之,從遊艇的頂層一跳,跳進海洋,一口氣潛到黯淡無光的深深處,光憑強大身軀抵抗著那巨大水壓。這,亦是他鍛鍊身體的方法。他閉上雙眼,故意割出一個傷口,用血去引誘附近的捕獵者過來。在海中,人類的力量彷彿減半,可是作為捕食者的大型魚類依然靈活。「來吧,哈哈!」

相比遊艇,快艇比較搖晃不定,吹向面上的海風亦特別誇張,莉娜專注駕駛快艇,問:「宋龍,你,為什麼不拆穿我?」

宋龍輕描淡寫:「有必要嗎?」

「我好好奇,你到底如何知道?」

「好奇害死貓,西方不是有這一句話嗎?」

「如果你沒有問我第一個問題,先讓我有心理準備,那麼伊諾夫一定會發現,那時要講求合作已經沒可能。」



「我其實沒有證據,只是推測出來。斯龍、卡洛斯、壬生一郎和伊諾夫沒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最有嫌疑的就是東尼;但他還沒笨到為了勝出聖盃戰,而把他與壬生一郎的交易搞砸,而和東尼一黨的戴安娜和奧塞斯也一樣。九人之中,偏偏只有你從此事抽身一樣。而且,我的部下發現聯合門有比記錄更多的三門者,那就不難推斷。」

莉娜輕笑:「哈,宋龍,做你朋友,比做你敵人更好。謝謝你。」知宋龍的部下,應該比想像中更多,遍佈各地,因為,近數年她門生甚少踏足中國。

「不需要感謝我。即使我說出來,對我也沒好處,倒不然讓壬生一郎和東尼狗咬狗骨。」

莉娜聽到後,也明白他的想法--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利益,問:「宋龍,你恨壬生一族和東尼嗎?」

「我沒有理由去恨他們,尤其是東尼。他其實也為了門者做出很多貢獻,即使他真的想創建門者國,我也不會阻止他。」宋龍心中恨的只有千闕、兆姻和真鳳,此仇此恨,烙在心中,不可不報。

莉娜大感無奈,苦笑:「也許這次才是九大組織首次真誠合作。已經發展如此,時代巨輪已經開始運轉。或者,我們也已經阻止不到。噬魂者將全世界推向絕地,被逼要選擇立場。我相信他們首要目標一定是世界政府,而門者界,並非他們真正的目標。」

「嗯,門者界對他們而言,或是與世界政府對話的橋樑,所以這時門者界最需要的是合作,並不是自相殘殺。這次將會是有史以來,最恐怖,最龐大,死傷最多的世界門者大戰,因為這次還包括歷代科技的力量,誰也不知道能否生存得到。可能到最後,世界政府那群瘋子會引爆埋在世界各地的核彈,將世界化為烏有。」

「科技的力量,的確不容忽視。以前我曾經單純認為,槍械已經是科技的極限,結果,出現了更強大的科技,導彈、激光、核武電磁波等等。三方勢力,其實任何一方都沒有較大勝算。」



宋龍帶一絲黯然道:「不。世界政府擁有著最大的勝算。」雙眼深遠地望著面前這個望不及邊,深不見底的汪洋大海。莉娜看他如此也不禁在苦思到底世界政府的底蘊有多深厚,自己是否低估那群人的實力。

二人一同乘坐那快艇,回到聖地牙哥,再各自離去。

在世界的另一邊,英國的一個小鎮內,鎮上的人依然生活純樸,有的依然牧羊,飼養家畜,古色古香。三名男女坐在如此仙境之中,享受英式紅茶和各式松餅,欣賞這翠綠草坪。奧塞斯問:「東尼,壬生一郎和壬生二介向來無話不談,創立門者國的計劃,他也應該知道。難道不必擔心?」

「沒所謂,反正計劃已經有不少變動。戴安娜,你真的有決心完全離開英國,和我一同創立門者國?」東尼不似以往,束起長髮,散發另一種魅力,拿出火機,燃點起古巴的高級雪茄。

「我以英國為驕傲。看看,這多麼美麗。」戴安娜望向古舊的建築,看到前人的智慧和努力,不禁感到惋惜,續道:「不過,既然已經決定,就不會後悔。反而,我都擁有和你們一樣的理念,門者也是人類,不是擁有任何疾病,所以不應該躲東藏西,更不應該淪為政府的工具。」

東尼呼出虛無飄渺的白煙,模糊著面前的視線,人前的囂張狂妄消失,剩下一種不為人知的落寞,道:「所有國家,都渴望可以擺脫世界政府的操控,其中一樣令它們擁有談判資格的,就是門者。門者強大,以一敵百,亦不誇張。如果當年古巴的薇兒無死到,我相信古巴現時國際地位一定比現在高出更多。」

奧塞斯也燃點雪茄,慢慢一抽,那陣讓人飄然的白煙久久留在口中,似是酒醉,全身頃刻放鬆,充分感受香氣後才緩緩吐出,道:「薇兒的確是個令人敬佩的女人。」



戴安娜亦曾見識過薇兒,薇兒不屈不撓,從不向強權折腰,想做就做,想打就打,真誠至極。或許亦是這樣,即使以她的名望,都沒能夠成為世上最強的九人。戴安娜道:「放眼將來吧。我們將會改變世界,創立門者國。」

「先前由世界政府所領導的量化門者計劃已經接近完成,科學家突然有決定性的突破,成功率達至八成或以上,暫時量化的門者最高只可達至到中階二門者,對我們依然不足為懼。」東尼臉目憔悴,長期糾纏於眾人之中令他感到無比疲倦,只是他不能中途放棄。他自知並非老謀深算,但有著無比的決心要建立門者國,讓門者不需要被監視,不需要被研究。「世界政府要求我和美國交出一定數量的秘銀,我好好奇到底為什麼他們要收集如此大量秘銀,即使是中階二門者使用秘銀,也絕沒可能打贏我們。」

「你打算交比世界政府的秘銀就是之前被天照大神門搶走那一批?」奧塞斯問道,東尼亦輕輕點頭,續道:「或者世界政府知道我們使用秘銀,威力大增,所以才想利用你和天照大神門去收集世界各地的秘銀,交由他們保管處理。」

「先前答應和世界政府合作。那麼情報收集如何?」

「記得我們獲得稱號的那天嗎?我們九個人,對著他們五人,包括巴菲特、蓋茲、傑克、飛鼠和柯克。他們五人,直播當年在切爾諾貝爾所謂的事故,再以九個傳說與世界各門者大族威逼利誘我們繼承這稱號。因為我們九人除名聲遠播之外,更會為了別人而向他們低頭。」東尼話語之中越帶沉重,吐出那股香醇的白霧,隨它們在空中消散。

那一天,改變整個門者界,直至那一天,世上最強的九人才知道,九個傳說慢慢消失就是因為面前自稱世界政府的傢伙。

「我們豈會不知。」奧塞斯也感無奈、悲哀,被奪走的自由,永遠被幽禁在各核武之中。戴安娜也感到了同樣的難過。

「和他們合作後,總算知道世界政府總共有七人。除了先前五個,就是夜叉和白龍。蓋茲對科技產業的佔有率已過七成半;巴菲特在背後操控金融市場,甚至可以對國家作出經濟攻擊;傑克操控黑市市場,販賣軍火、人口;飛鼠在背後支配世界各地的娛樂事業,以方便製造話題、輿論和潮流。但至於夜叉和柯克,我幾乎一無所知。」

「白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