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魔鬼山谷(二)

亞伯拉罕.林肯:「無論你要變成什麼,維持你善良的一面吧。」
“Whatever you are, be a good one.” Abraham Lincoln said.

惰輕輕一笑,雙目惺忪,望向戰意最弱且站在最外旁的芳兒和小石,右手凝聚靈力一舉,接著一揮,手指彈出十多條扯偶線,一瞬便至二人面前,速度之快,實出乎眾人意料之外。

在惰右手一動的瞬間,五人已經作好準備,只未料到速度如此快得恐怖。更甚,二門者未能看到靈力的顏色,只能以第六感去躲避。可是扯偶線速度實在太快,二人皆未及躲避,小石雙手手肘、手腕及右腳關節被扯偶線刺穿並緊勾著;而芳兒則是左腳腳腕、右肩同右手手腕關節。

聽見二人輕叫,電王反應最快,先發一道電光直指惰,便拿秘銀劍,箭步疾衝;小倩連接所有人的精神,便閉上雙眼,集中精神力使用入神,鍛鍊多時,精神力已漸趨成熟,彷如利刃刺向惰;小冰反應比二人慢,但未有前衝,反而跑向谷邊,因她自知近戰反倒會阻礙電王。



惰輕輕一避便躲開電光,只感電王浪費靈力。小冰問:「芳兒、小石,沒事吧?」

小石背後生出一陣冷汗,只感一陣偌大壓力壓向自己,道:「沒事,呼,還以為什麼。他只用靈力變成絲刺穿我雙手,只痛不傷,放心。咦?怎⋯⋯怎麼?呀!」忽然,他身體不受控制,就似手腳突有意志。

小石和芳兒同時大叫:「小心呀!小倩!」

小倩正專心一致使用入神,並無聽見他們的叫聲,亦無留意他們的動作。而殺氣騰騰的電王卻不禁回頭望向小倩,才發覺芳兒和小石正衝向小倩,眼神盡帶無名的恐懼,大喝:「小倩!」

電王望向小倩,大感震驚,亦同感荒誕,同為一伙的芳兒與小石竟攻擊小倩。小冰聽見二人大吼望去,便知乃惰的招式,說:「扯偶線有如其名,並不是為了殺害對方,而是用靈力絲入侵對方關節,成為他的扯線娃娃!」馬上跑去,並把先前集中雙手的靈力射向小倩,使用冰罩。



冰罩僅僅趕及形成,擋下尖刀和拳頭。幸好,二人未有使用靈力,否則以芳兒的強橫靈力,配合如此速度,短時間內形成的冰罩定必被她擊破。他們硬生生打裂冰罩,發出雄渾聲響,才令小倩回過神來,大嚇一場,感謝小冰。

突然,電王突感一份前所未有的危險,有如反射動作馬上趴在地上,幾乎連秘銀劍都握不穩,全身生出冷汗,彷彿剛與死亡擦過,結果背後衣服裂開,感覺附近空氣亦被斬開一半。右手正控制芳兒和小石的惰,側頭望向狼狽趴在地上的電王,起初表示不解,當望向身後小倩,才知當中因由。

電王只一刻分神幾乎賠上性命,但他知惰根本就沒有認真地作戰,只把眾人當成一場遊戲,控制芳兒和小石攻擊小倩和小冰,怒忖:「惰是要我們互相殘殺!媽的!」想到此時,他更感憤怒,知要保護身後眾人,唯有打敗面前的惰,大喝:「去死吧!」

芳兒大喊:「小心呀,小冰!」同時,她正忍受被拉扯的痛楚,似是扯偶線快要將她撕開,身體及肌肉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劇烈的變化。小石也承受同樣劇痛,而且身體質素較差,肌肉早已撕裂,韌帶更已斷掉,眼看自己正向小冰揮刀,竟不能自制,心中難受至極。

小冰不斷避開二人合擊,但因不想傷害芳兒和小石,他倆與小冰共事已有一段時間,雖不說熟稔,但亦有一定感情。可是,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她所面對的是兩個被惰控制的人,尤其合拍。



不消一會,小冰已節節退敗,而小倩亦已放棄入神,決定要先把小冰救出重圍。雖然二對二,可是小冰和小倩根本沒有任何優勢,只不斷躲開來自二人攻擊。小石大吼:「別再避了!殺了我吧!」被惰如此操控,除肉身上的痛楚,被逼攻擊同伴更是難堪,寧死不屈。

芳兒見二人只躲不攻,但她們兩人越是躲避,受傷越多,她就越感痛苦和委屈,而且,她確信自己也不能活著離開,既然如此,就更不應該讓小冰和小倩受傷,豪吼:「對!小冰、小倩,殺死我們吧!不必留手!」

小石心湧一股豪氣,大吼:「小冰!小倩!我們已沒有選擇,了結我們吧!我寧願痛痛快快死去,都不想像現在般折磨而死!只要你們生存離開這裡,那我就沒遺憾了,哈!如果總監是我,我知他也會做同樣的選擇!」

二人豪情讓小冰和小倩有一點覺悟,心感悲痛。芳兒回想斯龍豪邁笑聲,心意已決,趁左手仍可行動,催起靈力一掌打碎右肩,暫且令惰減低對自己的操控,道:「小石,盡全力拖慢惰的節奏!我先走一步!小冰、電王、小倩,一定要生存落去,一定要!」

小石也有死的覺悟,大吼:「好!」不斷消耗靈力與惰抗衡,卻令拉扯更痛,有如自殘。

惰側頭一笑:「有趣,你們是第一個選擇自殘的人。」正當他想把芳兒拋到山谷另一邊時,殺氣重重的電王已到身邊。

電王把靈力注入秘銀劍後,經增幅後再集中於劍刃釋放雷光,威力倍增,一劍接一劍,一砍連一斬,一挑再一刺,動作瀟灑,連綿不絕,與陳天不遑多讓。



但惰只以餘光避開電王劍招,反而一直注視手中玩偶,道:「依你實力,作為高階二門者,已經好好。」面對電王,他根本不感威脅,數次轉身便避開,並與電王拉開一定距離。

忽然,芳兒竟似脫線風箏掉在地上,事出突然,腳踝首先下地,令腳骨應聲斷裂;小石亦感左肩和左手如釋重負,但右肩和雙腳依舊被牽著。小倩和小冰有見及此,亦知電王心中所想。小冰馬上走向芳兒與小石使用冰鎖,封鎖二人全身,道:「對不起,小石、芳兒,請你們先忍耐一下。」

惰才知剛才的雷光目標不是自己,而是連結雙手和芳兒、小石的扯偶線。電王怒火中燒吆喝:「惰,我不會容許你傷害我的同伴!」那氣勢似蠢蠢欲動在空氣中瀰漫,一時威風凜凜,令散漫氣勢對眾人的影響刪減不少。殺氣之大,令小倩也不禁刮目相看,從來不知道原來電王是如此可靠。

惰感覺被奪去玩偶,大感不快,喝:「一日是我玩偶,終生也是我玩偶!」一瞬釋出一股恐怖驚人的散漫氣勢,把小冰壓得連動彈也感困難。他注入更多的靈力到依然連接著的扯偶線,扯偶線登時暴長,從小石和芳兒體內穿插以連接全身關節。穿骨之痛讓二人不斷慘叫痛嚎,惰其後更用扯偶線撕破二人聲帶,免得聽到那嘈吵聲音。

電王見此不忍,再次注入更多靈力使用雷光,意欲再斬斷扯偶線,阻止這場惡夢。可是,惰豈會再讓電王得逞,而且這時的扯偶線已是充滿靈力,即使被電王奮力一斬,亦未見得會斷掉。惰左手露出一條約手指粗的淡橙色纏絲,如活蛇般衝向電王,展現一陣壓力,讓電王不得不暫且轉招擊退纏絲。

可是一斬,卻斬不斷,反被纏絲纏上,電王大驚,連刺數次,但纏絲極為強靭,而且速度極高,不過幾回合,先是雙腳被綁,繼而全身,電王似被大蟒蛇緊箍,那副特製眼鏡率先被扭碎,痛得電王大叫:「可惡!」

另一方面,惰把小石和芳兒強行從冰鎖中扯出,令二人肉體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早已大量失血。小石想以尖刀了結生命,雙手卻不由自主地拿開尖刀。惰輕說:「玩偶,沒有資格掌握自己生死。」

反而,小石拿尖刀刺向小冰。小冰左躲右避,只用凝冰凍結小石關節,減慢攻擊速度,但身上不斷出現條條觸目驚心的血痕。小石大感難過無力,知長久下去,小冰定必戰敗。



而小倩亦不斷和芳兒作戰。小倩擅長的是精神類攻擊,但現時精神攻擊根本對芳兒沒用,她的形勢甚至比小冰更危險。

「小倩小心!」小石的聲音直接傳入小倩精神之中,她才發現小石突然在空中轉向,唯有緊急避開,可是依然被一刀劃開腰間,鮮血直流。要不是小石事先通知,她不止腰間受傷,而是脊椎受傷,直接癱瘓。

小冰見小倩受傷過後,仍被二人圍攻,但芳兒早已淚流滿面,不斷哀求死亡。小冰流下一滴清淚,才知能夠自行選擇死亡已是幸福,於是下定決心,生出兩把冰劍,攜雙劍向小石狂斬,劍風呼呼作響,不知不覺間再次提升速度。

惰控制小石的右腳向後用力一伸,即使小冰馬上後退,但依然被踢中腹部,力道之大,令她退後數步才停下。她心想:「總算暫且解除小倩危機。」

小倩馬上回身,先與芳兒拉開距離,執起尖刀刺穿小石胸腔,溫熱的鮮血噴在小倩的臉上,頃刻血淚揉合得完美無瑕。小石臉帶微笑道:「謝謝你。」才閉上雙眼,離開人世。

小倩雙眼朦朧,不禁啜泣,突然感到危險,原是惰依舊控制小石屍體,被他右膝踢中腹部,眼前一黑,後退數步,但惰依然乘勝追擊,似要索命。小冰見此,把冰劍一拋,切斷小石小腿,頃刻踢不中小倩。

惰冷笑:「太小看我了吧?」將小石緊貼小倩,再控制芳兒向小倩揮拳。小倩被小石所纏,難以動彈,而身後有芳兒攻擊,情況危險至極。



幸好小冰及時趕到,雙手運用靈力按地,生出三條冰錐,把芳兒刺穿並固定在其中。芳兒雖痛,但依然大喊:「殺死我!將我碎屍!求求你!」聽到芳兒吶喊,小冰只好含淚,毫不猶豫上前把芳兒斬殺,斬成數份。而小倩亦集中靈力,以拳腳打碎小石的屍體。

魔鬼山谷陡然血流成河,充斥著血的腥味,人的悲涼,淚的無力。

電王彷彿感受到小冰和小倩的感覺,被逼親手殺掉同伴的可恨,那種折磨心靈的無力,難以被磨滅,奈何正被纏絲困擾,更把他扭轉,全身劇痛,似快將碎掉,心忖:「我不要死在此!我背負著他們!我不能死!」

忽然,他全身金光一閃,靈力竟破開纏絲,更湧出一股決意氣勢,使小冰和小倩感到溫暖。她們知道,電王正正式式成為初階三門者,燃點希望。

電王活動身軀,幸好只痛未傷,眼神凌厲,全身散發金光,更有肉眼可見的電流閃現,大顯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氣派,道:「惰,去死吧。」

惰從沒想過有任何高階二門者能從纏絲中逃出,道:「竟在死前升階⋯⋯」

二女身上各有受傷,所以電王叫她們先到一旁,怕她們加深傷勢,尤其已被劃破腰間的小倩。她們都自覺現時上前作戰只會拖他後腿,便暫時後退。電王凝視惰,看到由惰射出的扯偶線,狠道:「我不會原諒你將我的同伴當作木偶般玩弄。惰!我一定要你填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