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魔鬼山谷(三)

威爾遜:「勇於做對的事情!勇於做真實的自我。」
“Dare to do right! Dare to be true,” W. Wilson said.

電王奮起,決意氣勢有增無減,與惰的散漫氣勢互相抗衡,而惰無神的雙眼漸漸露出殘暴,冷笑:「榮升三門者,你應該看到我靈力的屬性,你還是認為你可以打贏我?」

電王看到惰的靈力呈現橙紅色,亦代表,他乃火主風異者,而自己卻是風主火異者。屬性上確實是惰佔優,但電王並無任何怯意,笑說:「總監曾說,屬性又算是什麼?最重要的是自己如何使用自己的能力。惰,我不會讓自己輸給你。」注入靈力至秘銀劍,提劍上前一躍一斬,餘下的扯偶線馬上斷開。

惰見後,知電王此斬沒有猶豫,亦沒有多餘的動作,雙眼大現殘暴,原先懶洋洋的感覺一散而去,濃濃的殺意飄逸於空氣之中,笑容陰森,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道:「好。真好聽,真動人,哈!讓我看看你怎樣打贏我!」



電王望著秘銀劍,回想明鋒的話。先前,電王不懂用劍而苦惱至極,得劍而無所用,如是胡亂揮劍,倒不如繼續使用拳腳。久思不解,所以他便去找明鋒以尋求幫助。

明鋒聽後,用手指飛快按著鍵盤,然後把一隻光碟交給電王,道:「回想當日感覺,配合這些角度的畫面,好好感受及領悟。」話畢,他繼續埋首於電腦中的各種程式和數據之中。

電王雖然未知光碟之中到底含有什麼,但他深信明鋒不會開自己玩笑,於是跑回房間,把光碟放到電腦中,當中正是當日聖盃戰決戰片段。

陳天劍法極佳,且揉合太極的柔劍,令電王不得不佩服,即使是維拉的剛烈狂刀,都無法突破。其後,電王便醉心於此,不斷練劍,希望能達至人劍合一。幸好,電王同為風屬性,且速度奇快,不斷模仿及複製陳天的動作。

「你不是想看看山洞中有什麼嗎?讓你好好看清楚!」惰輕輕側身,高舉著凝聚了極多靈力的雙手,一口氣射出無數扯偶線。



這是首次電王看著別人靈力流動,數量龐大的扯偶線湧進山洞之內,過後才停止靈力的流動,從電王的視線中消失了,心忖:「實在太幼。如果沒有靈力流動,幾乎難以看到。」

惰雙手一拉,近百人停留在他的上前方。電王三人被這畫面震撼,突然無言,非因對方的氣勢,亦非因對方多出百人,是因為這一百個人,或者已不能被稱為人。電王首次感到如此憤恨,如此想殺死一個人。

小冰和小倩都不禁握緊拳頭,因這一百個人都被斬去四肢,挖走雙眼,勾走舌根,全身沾上排洩物,甚至連身體、皮膚亦開始腐爛。他們已經看不到,說不到,站不到。先前電王所說他們似是睡覺,真實是,他們只能在地上爬行、蠕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惰控制這一百個人偶,形勢嚇人,道:「反正血石已準備完畢,就讓他們替我出最後一分力,不如,先為這幾個不知道什麼族的族人而鼓掌。」在惰控制之下,百人頭碰頭,發出砰砰聲響,更傳出陣陣有如亡靈般的低嗚。

這一陣低嗚,讓小倩生起寒意,小冰握緊她雙手,微笑點頭,小倩才知小冰亦成了高階二門者,但她心中百感交集,感慨萬分,說:「多謝你。」小冰輕輕一笑,便四周張望,似正在尋找東西。小倩問:「小冰,你在找什麼?」



小冰繼續感受四周,說:「可以令形勢改變的轉捩點。我們不可以白白看電王戰鬥,他先前已經用了不少靈力,加上屬性被剋,形勢不會佔優。」小倩不解,見小冰未有解釋,便沒有繼續詢問,而集中精神力,準備入神,但願能令惰有一剎分神。

電王收起殺意,但決意氣勢依然咄咄逼人,與散漫氣勢互不相讓。至於這百個人壺,他會毫無猶豫斬首,因為從芳兒和小石的說話知道,被人操縱、失去自由是多麼淒慘,更別提他們已失去作為人的尊嚴多時。

「百偶擊!」那一百個人偶被惰操縱著,不斷湧向電王身處之地,以身軀從不同的角度直接衝擊,力道之大,不容小覻。

「所有因血石而被捉的人,容許我替你結束這場惡夢!」電王雙眼大現決心,和意志相映成光,攜著秘銀劍,面對著百名嗚呼哀哉的人偶,不退而進,一躍空中,頓時被所有人偶包圍著,便控制靈力,使用釋電。

面對威力強大的釋電,附近的人偶直接喪命,至於較外圍的十多個亦被電得全身麻痺。電王見此才揮劍斬去,叫:「安息吧!」惰眼見電王竟如此浪費靈力,只感可笑。

電王以挑、砍、劈、斬和轉對付連環不斷的百偶擊,並踩著人偶在空中移動,避重就輕,雖然沒有被任何人偶擊中,但他知,惰這招只不過是為消耗自己體力,而越後的攻擊,越似潮浪般招招相扣,令他光是防禦也感困難。

小倩知道電王這樣是為那些人能盡快脫離苦痛,可是她也覺得這樣做實在太過亂來,如此一來,電王身上的靈力已剩餘不多,急說:「電王!他要控制這麼多人偶,精神一定有所鬆懈,你不斷閃避,讓他更集中精神追擊你,而我就使用入神。也許成功率奇低,但可能令他降低對人偶的控制!」



電王聽後同意,一腳踢去迎面而來的人偶,順勢著地,遠離小倩和小冰,繞圈直接攻擊惰,心忖:「我實在處於劣勢,一來靈力量比他少,二來靈力屬性被剋,三來他的戰鬥經驗比自己多出幾倍。唯有以近戰決勝負!」

電王突破人偶,感到身體極為輕巧,速度相去倍蓰,將靈力注入秘銀劍中,大使雷光長嘯。劍鋒似長去數倍,帶風屬性的鋒利特性,一劍斬下,斬斷不少扯偶線,大量人偶從空倒地。電王心想:「要再生扯偶線就要放棄先前的扯偶線,如果不是,他應該會不斷連接返其他人偶。」

雷光長嘯的餘威斬向惰,但他只不過輕輕一移便避開。電王趁機突刺,劍影四射。惰早料如此,已有四個人偶阻止電王,更有六個人偶從後趕來,道:「十偶戲。」

電王轉身數砍,但四個人偶互相交錯,配合得天衣無縫,無所適從,幸好人偶沒有四肢,亦沒有武器,否則電王早已不只腫傷。

「當日宋龍也用不少功夫才破解我的十偶戲。那你呢?傀儡師恐怖之處,是你永遠無法接近我。而你的遠程攻擊,更加沒可能打中我。」

聖盃戰時,惰見宋龍前來,便操縱著十個人偶,拿起不同武器,攻擊宋龍。如果宋龍當時使用真龍之力,或許十偶戲會輕易被那青光所碎,可是那日他依然懼怕其後的戰鬥,因此只用靈力對打,往往留有餘力。

小倩集中精神力大使入神,像把利刃般想刺著惰,望能讓他分神,可是,作為三門者的精神豈會輕易被破。她知道電王戰況不妙,突然跑前,堅定大聲呼喝:「惰!有膽就過來打我!」

電王和小冰未知小倩心意,但感到她無比堅定的意志,只好相信。小倩湧起自身所有的精神力,混合為一,大喝:「閉目!」



聽到小倩的大叫,惰便感到一道精神力湧來,但自覺意志堅定,信念如一,怎料那精神力直接湧入雙眼,登時,有如失明一樣,驚道:「看不到?」

小倩心急道:「電王,他將暫時失去視力!趁現在衝過去!只有十秒而已!」

電王和小冰知小倩苦練閉目,只要二人對望,就能發動,讓對方失去視力,而維持時間的長短則視乎彼此精神力的差距。這一招就似先前蒼井天所使用的奪目,但這技能並不需要突破對方的精神力,即使越級亦能夠使用,代價,就是她需要承受同樣的後果。

「小倩!」惰怒氣沖沖,把十多個人偶湧向小倩,並將靈力四散以增大感知範圍。

眼見情況嚴峻,小冰更心急,留意岩邊,同時,不斷使用冰錐擋去人偶對小倩的攻擊。電王趁機連射電光,以攻擊及干擾惰的感知,疾衝突刺,欲縮短二人距離。

惜惰的戰鬥經驗和第六感極佳,利用十偶戲和身法渡過這輪攻擊,道:「你們沒可能打中我!你們今天一定要死!」把餘下二十四個人偶拉到身邊,包圍自己旋轉,造成狂風,向小倩衝去。

小倩現只剩下少許靈力,因她為了使用奪目。面對著惰如此洶湧的攻擊,她亦只有束手就擒。「唔通我要死在此?」



「小倩!」電王拼命趕去,注入大量靈力到秘銀劍中,使雷光長嘯,直擋惰的攻擊。這劍威力驚人,把不少人偶及扯偶線斬斷,亦叫惰不得不停下去勢。可是電王心知難以再使這程度的技能。

惰亦花不少靈力去抵擋這一劍,心中讚嘆秘銀劍的威能,心忖:「如果我有帶上自己最強的十偶,你們早已是死人,不過你們已是強弩之末了!」

惰與電王再次對抗,電王漸感吃力,劍速慢上一分,卻令他不斷被人偶攻擊著,但依然奮戰,不敢鬆懈,不禁想到了陳天的說話,多強大的攻擊,打不中也是徒勞。

小冰知道情況危急,馬上衝前揹起小倩,途中被數人偶擊中,口吐鮮血,強忍內傷和左臂骨骨裂的痛楚,咬緊牙關闖過去,才發覺小倩也斷去不少肋骨,幸好沒有插穿肺部。

她突感身後危險,運靈力使大冰錐,四條大冰錐從地而生,插中數個人偶,但她倆依然沒有歇息的空間,另外數個人偶隨即像旋風捲襲而來。

小冰大叫:「找到了!」揹著暫無視力的小倩,用力一躍至山谷的岩邊,左手抓緊岩石。「嗚!」那骨裂的痛楚蔓延全身,但她知事不宜遲,便集中靈力於右手,一拳打碎岩石。

岩石隨即裂開,當中河水不斷湧出,來勢凶凶,幾乎把二女沖到谷底,小冰乾脆把左手和岩石以凝冰固定。河水濺濕仍在谷底的惰和電王,似要把山谷變成淺灘。小冰馬上透過精神道:「電王,即管用電!只要他不在空中,你的電一定能打中!」

電王大喜,馬上把自己剩餘的靈力注入秘銀劍之中,不顧人偶攻擊,向前一踏,將劍迴轉一圈,金色雷電隨著劍鋒遊走,喝:「金雷封頂!」威風凜凜,射出一道巨大的金色雷電直捲向惰。



惰意欲閃開之時,才發覺金雷竟透過河水傳遞,惜為時已晚,被金雷封頂轟中,痛嚎:「呀!」強如惰,被如此集中的金雷擊中亦感吃不消,二十四個人偶掉在地上,金雷走遍全身,消去所有靈力,全身麻痺,一雙小腿更被燒成焦肉。最後,他乏力倒地。

十秒過去,小倩亦恢復視力,雙頰帶分紅霞,說:「多謝你,小冰。沒有你的話,我們一定會葬身此地。」

小冰甜笑:「少左任何一個,我們也會輸。」幸好她記著地形,而且由一開始便在感覺水流,否則,三人對抗惰亦難佔有上風。

威風凜然的電王確認惰被打敗後,道:「小冰,斬斷他雙手,以免他再有行動。小倩你試用入神,看能否在他身上找到有關噬魂者的資料。」話畢,他便倒地暈倒。

二人同時叫:「電王!」這次戰鬥已花光電王的體力,幸好最後能勝,而惰被活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