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王子與公主(一)

穆爾:「勝利不會向我們走來,我必須走向勝利。」
“Victory won’t come to me unless I go to it,” M. Moore said.

在內情報局基地中,盡顯集科技和藝術而成的宏偉氣派,一部部運算中的電腦和一個個薄薄的顯示屏圍成一圈,而眾多電腦的中心則是一個由載有淺藍色液體的支柱,內有數種水母,加上不同顏色的燈光,顯得更迷幻。

基地以銀白色為主,配上水晶燈作為點綴。全部人都穿上一套黑色西裝或緊身衣,部份人衣服之上扣上藍寶石別針,奢侈而有貴氣,更是幹部的象徵。而只有東尼戴維斯配載紅寶石別針。

一名戴著藍寶石別針的女性走到基地內最大的房間前,敲門後,獲得批准後才走進房間內,溫柔說:「會長,天照大神門的壬生二介找你。」



東尼心想:「想不到是你先找我,哈。」道:「米雪,接來吧。謝了。」

「是的,會長。」米雪將線路轉駁後便轉身離開。

「東尼先生,你好,別來無恙嗎?」

「哈,不錯。你呢?上次的傷,怎樣了?」東尼故意提起那場比試,是要讓他記得彼此之間的差距。

「多謝關心,上次傷勢不大,早已痊癒。」



東尼聽後,不禁冷笑,喃喃自忖:「哈,傷勢不大?真愛面子。」

「今次我打來,是想與你做場交易。」

東尼正想著先前計劃,問:「交易?」

「我知道東尼先生和世界政府的交易,畢竟我大哥也是其中一分子,還有兩天,就是世界政府的限期。若你再不交出秘銀,世界政府一定會有所懲罰。其實你先前沒猜錯,在南極找到蠞秘銀,全數在我手,而且那行動乃由我一手策劃。」

雖然東尼一早知道,但聽到壬生二介如此說話,怒火中燒,就連在外的人都感覺到他散發陣陣殺意,如常說:「哈,那你意思是?」



壬生二介微笑道:「我可以提供你所需要的秘銀,但有三個條件。一,我要一百枚洲際彈道飛彈;二,我要噬魂者和世界政府的資料;三,我要你解散內情報局。」

「無可能。」東尼冷冷說道,內情報局可是他和以故的戰友一手一腳所建立出來的心血,豈會就此斷送。

「如果沒可能,那就當我沒說過,但東尼先生,如果你被世界政府殺死,傑克的夢想就會完結,一切都功虧一簣。」

聽到傑克,東尼呆若木雞,想不到壬生二介竟然會知道這名字,他的知己,他的摯友,沉聲問:「你怎知道?」

「哈哈,我想你實在太小看我了。東尼先生,如果你不接受呢場交易,你一定會後悔,因為你將會害死由你和傑克闖出名聲後就開始跟隨你,現任內情報局幹部,還有傑克的親妹妹,米雪。」

東尼望向在外的所有幹部--人脈廣闊的迪臣和威廉,好勇鬥狠的伊森、米高和諾亞,細心善良的愛瑪、米亞和伊利莎白,還有,美麗堅強的米雪,一陣悲涼由心生起,壓聲道:「兩日內,沒可能完成你第一個條件,或者減低⋯⋯」

壬生二介斬釘切鐵地說:「要不,你完成三個條件;要不,取消交易。或者,我可以去找世界政府,告訴他們知你根本沒有打算交出秘銀。」



東尼原本打算放下面子,與他談判著,減低部份數量,誰不知壬生二介竟然咄咄逼人,不肯讓一小步,大吼:「你到底想怎樣!」

壬生二介義正詞嚴地喝「兄弟之仇,不得不報!無論是大哥或三弟,我都一定會為他們報仇!我已經將所有秘銀收藏好,即使你現在殺死我,你都不會得到任何秘銀!而且,所有秘銀亦會交到宋龍手上。就看看,你在地獄如何面對傑克!」

東尼不自覺握碎聽筒,米雪馬上跑進詢問何事。東尼長髮遮眼,壓下怒氣,說:「替我傳訊息給壬生二介,說我接受條件,希望他一日之後會將物品送到內情報局;然後,叫所有內情報局的人,包括非幹部,去地下大房,我有要事向所有人宣佈。」米雪聽見此話亦感嚴重,沒問一句便執行他所說的事。

遠在天照大神門的壬生二介從房間中走出,經過一條長廊之後,注視著在大廳中的兩個靈位,道:「大哥、三弟,我好快會親手替你們報仇,我一定會令東尼身敗名裂,更要消滅噬魂者!」拿起六炷香,拜祭二人。

一月中旬,真鳳依然躺在那房間之內,沒有任何起色,亦沒有任何動靜。而殘影則躺在真鳳旁邊大床上。即使二人昏迷,若霖亦把他們照顧得妥妥當當。雖然若霖忙著照顧他們二人,但她沒有荒廢練習,而且她對於自身擁有的技能又有了一番新的體會,只可惜這一招悟得太遲,而且也希望沒有機會要用這一招。

電王大叫:「若霖、明鋒,出來吧!」若霖聽後走去,只見電王單手提起一個斷了雙手的青年,而小冰和小倩亦慢慢從門口走進。

電王見若霖充滿疑惑,說:「他是噬魂者的惰。」若霖大驚,知他們五人出去,只有三人回來,便知芳兒和小石已經遭遇不測。電王續道:「若霖,我們各自受到不同程度的傷,雖然在機上包紮好,但拜託你替我們還原。」

小倩回到,大感疲憊不堪,坐在沙發之上,呼出一口長氣休息。若霖留意到電王和小冰各自散發出不同的氣色,知二人都在這戰役之中變得更強。



明鋒這時才從地上室走來,因他一直都躲在房間之中,為隨後戰爭作準備,若霖近來也沒有看見他,而她不希望騷擾到如此認真的明鋒。可是,此刻電王三人看到明鋒卻感到怪異,若霖看到他們表情,亦轉身望向明鋒。

電王呆滯,把惰放在地上,輕聲問:「小冰,明鋒有戴眼鏡的嗎?而且,他瘦身了嗎?」

四人向明鋒投以奇異目光。明鋒輕描淡寫回應:「這眼鏡是用來協助我觀察和分析。他是噬魂者其中一員?」

「他是惰,是個傀儡師。中我招數之後,昏迷至今,小倩亦已証實這一點。或者作為傀儡師,鮮有近戰機會,所以抗打能力未算良好,才會昏迷這麼久。」

小冰問:「對了,真鳳呢?有起色了嗎?」見若霖搖頭,臉上不禁出現一陣失落。

電王看到此情此景,掰開話題,道:「明鋒,既然我們可以活捉惰,可以怎樣做?他曾經提及『血石場』三字,可能與他們的計劃有關。」

明鋒步步走近門口,道:「雖然他雙臂全廢,不過既然是傀儡師,或有可能在身體其他部位射出絲線。而且,他現在知道執劍基地位置,更不可以被他將這資訊傳出。」說話雖平淡,卻把電王等人喝醒,他們從未想過這可能性,單純斬去他雙手便安全。



「真不愧為執劍大腦,明鋒。」惰陡然發聲,張開雙眼,除明鋒之外,電王等人嚇破膽,續道:「可惜,你的同伴沒你般聰明。」突然湧出剩餘靈力,湧進一條原本幼得看不見的靈力絲,一直連接著到外面。

惰打算留下一條幼得令人無法發覺的靈力絲,待到達執劍基地後便將靈力注入,使之增大,吸引在附近的噬魂者。如此一來,即使死去,亦能將執劍一網打盡。

明鋒早在惰湧出靈力時,已一拳便打碎那靈力絲,然後一托眼鏡,道:「可惜你面對的是我,由一開始,我已發覺這靈力絲。」

惰氣勢全失,只知大限將至,心中可惜嫉依舊沒將自己放入眼中,大聲苦笑:「哈!明鋒,哈哈哈!」

坐在沙發上的小倩大驚:「明明我探測不到你的精神,為什麼?」

惰笑言:「小倩,你的入神確實鋒利如刀,但使用精神力並非如此簡單。我每當感到你發出精神探測,便進入自己的意識空間,所以你根本不能探測到我的精神。真可惜,你連自己的精神尚未征服,怎樣做精神力動者?到你達那層次,就算昏迷的人,你也有辦法喚醒。你才有資格挑戰婪。哈哈,我好想知道,到底你的奪目強,還是婪的荒誕世界強。」

明鋒蹲下,沒有脫下眼鏡,留意惰的靈力流動,道:「惰,你們要實行召龍陣?」

惰笑道:「明鋒,可不可以在我死前,答我為什麼你會知道?」



「可以。」明鋒目無表情地說:「由開始,你們殲滅各地門者部族,但奪走他們族中的拜祭品,代表你們可能正找某幾樣物品,將被滅部族的資料相連,就會發現被奪走的有虎爪、龍爪、龍頭骨。只有少數門者部族擁有關於召龍陣的資料,真龍族是其中一個,我也是上星期才有緣看真龍靈錄,才能推想到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而且我已經知道骸血龍頭骨所在。」

原先但丁打算讓九大組織知道血石場一事,打算借九大組織的手去找出最後一塊拼圖,可是明鋒竟在短時間內找到,不禁大驚,道:「不愧智者。」

「惰,我只想問你一個問題。」

「說吧。」

「你們和東尼達成了什麼協議?」

惰對但丁忠心耿耿,一臉不屑,冷笑:「哈哈!我會說出婪的資料,因為他擁有歷來最強的精神力,但會影響到但丁大人的計劃,你認為我會說嗎?哈哈,死心吧。」如果小倩的精神力是把利刃,那麼婪的精神力就必定是把神兵。

正當其他人不禁感到擔憂,明鋒卻站起,道:「好,多謝你,那我就確認到東尼和噬魂者的確有協議。」

本來他並不肯定東尼是否與噬魂者有協議,依他推斷,兩者將世界政府為敵。世界政府是個明鋒入侵全世界各國和組織後才能証實的神秘組織。在此前設下,二人確有可能合謀做事,而且在不久之前,東尼竟然宣布解散內情報局,震驚整個門者界。

「切。」惰才知被明鋒擺了一道,只能喃喃自語:「果然,智的差距嗎?」

「電王,殺死他吧。我已問完。小倩,你就試下他說的話,進入自己的意識空間,突破自己的精神。」明鋒轉身就走,再次回到房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