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王子與公主(三)

幻海奇緣.愛德華:「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是誰,而是因為在你面前,我可以是誰。」
“I love you not for who you are, but for who I am with you,” Edward Scissorhands said,

坐在床邊的小倩,突然看見真鳳張開雙眼,二人都感到了極度興奮,而且,真鳳還一反常態,一擁她入懷,使她心中感到無比溫暖。真鳳在她耳邊溫柔道:「我曾承諾如我有命回來,一定要表明自己心意。小倩,我鍾意你。」

小倩大送秋波,盡現嬌媚,高興說:「我也是,真鳳!」真鳳大喜,上前擁抱,二人之間已無空隙,互相感受對方的體溫,對方的氣味。

真鳳感動萬分,說:「是你喚醒了我,我真的感覺得到那份深情。」



「是嗎?那就好了。」小倩雖不明真鳳口中喚醒的意思,但最重要是他已經醒來,更向自己表明心跡,傻笑:「傻瓜,還未抱夠嗎?」

真鳳依然不捨放手,怕放開以後再無機會相擁。在意識空間似經歷寂寥數載,使他更加珍惜眼前人,道:「沒了自己喜歡的人,那感覺真的好辛苦。幸好在我昏迷期間,你吻我一下,讓我感到你的愛,才可醒來。」

小倩詫異,眉頭一皺,自忖:「難道⋯⋯」但未知情況如何,想先弄清楚此事,說:「你始終是執劍會長,既然醒了,就要履行職務。聽明鋒所言,戰爭即將開始,不如你先去找他。」

聽到要事,真鳳才鬆開雙手,輕吻小倩額頭,笑道:「你剛才偷吻我,不過以後都不需再偷偷摸摸了。」話畢,他便走向明鋒房間,而小倩則呆坐床上,眼神空洞,腦海似有塊塊拼圖突然自行拼湊,構成一個完整的畫面。

小倩本在冥想,暫見對意識空間毫無頭緒,於是便走落地下層的房間,打算探望真鳳,舒緩心中相思之苦。正當她走下樓梯時,與小冰迎面相見,二人沉默,就連空氣也凝結不動。小倩不敢仔細看去,否則定會留意到小冰雙眼微紅,頭髮稍亂。



小冰張口無聲,有口難言,主動走過樓梯。小倩亦走去房間之內,才剛坐在床邊,真鳳便已甦醒。這樣一來,小冰才是真正喚醒真鳳的人。

小倩大驚,回想:「那天,只是因為小冰希望我會開心,才會成全我和真鳳,甚至祝福我們⋯⋯」登時,她大感自責,但知真鳳就在附近,不敢大哭,雙手按緊嘴巴,怕被人發現。

以往她看到小冰每每帶羞,是因為她曾向小冰表明自己對真鳳的心意,而且低聲下氣請求;如今再見小冰,更感羞恥、羞愧,尤其知道自己原來曾逼使小冰在愛情和友情中選其一。

「如果我現在肯改,小冰還會當我是朋友嗎?」小倩方知犯下彌天大錯,視線因淚水而變得模糊,就像面前一切都是遙不可及,世界也是虛幻不實。她中不斷掙扎,似天使與魔鬼徘徊心靈,想:「可是現在,不正正是我一直想要的嗎?」

「如果我由一開始就知小冰真心喜歡真鳳,我一定不會這樣。但,這一切又該如何修補?知錯也未必能改。可是如果坐視不理,便會失去小冰。」



「但她曾答應祝福我們,或者她真的不介意;可是我這樣是橫刀奪愛,大錯特錯。」

小倩心亂如麻,善惡互相爭持,使她額外心煩。此決定重大,而且事出突然,不想倉促決定。走到房間之外,她聽到樓上數人聊天,便走上去。

電王熱情道:「太好了!真鳳,還以為你要偷懶多時呢!」

真鳳心情大好,笑答:「哈哈,太好了,你也成為三門者,我們勝利的機會一定大大增加。對呢,小冰呢?我有事宣布。」

小冰剛從圖書館走出,與剛走到上層的小倩同時說:「真鳳。」

真鳳望向她們那邊,笑容燦爛帶羞,笑說:「各位,我想說,我已經找到我的公主了。」

真鳳這一句,讓其他人都有著驚訝,尤其是小冰和小倩。他續道:「由此至終,她一直支持我,由我初到執劍,在伊拉克,再參加聖盃戰也是。」



小冰聽後,臉上喜悅展露無遺,如浪潮般的感動湧上心頭,笑容動人,似是苦盡甘來;小倩聽後,卻是一陣驚徨失惜,知只要真鳳說出,一切就已定成局。

「我不知之後戰爭發展會如何,所以我好想珍惜眼前人,亦希望大家會祝福我和⋯⋯」真鳳的視線擦過小冰,然後落在小倩,笑道:「小倩。」

當真鳳的視線擦過小冰,他看不見她面上錯愕的表情,聽不到她內心破碎的聲音,感受不到她跌至谷底的絕望。

全部人的視線都集中在小倩身上,使她既羞又喜。喜,是因為這是首次她喜愛的人在人前宣佈他們一起;羞,是因為她,並不是真正的公主。

真鳳眼中只有小倩,走去樓梯旁,牽著她手,一面幸福地走回大廳的中央,道:「我知道戰爭快將開始,所以不想再錯過。同時,希望大家也作好準備,無論是哪方勢力也快有動作。」

明鋒眼觀八方,怎會看漏小冰的面色,只是現時無法空出時間關心身邊人,心中只求彼此會安然渡過一切。他知道,即使逃到世界任何角落,都無法避開這次戰爭的魔爪,既然如此,倒不如放手一搏,拼死一戰,於是只簡單恭賀,便回到房間之內。

已知實情的小倩完全不敢望向小冰,但她知小冰正走向自己。若霖不知所措,不知應替小倩而高興,或是替小冰而傷心。

電王走到真鳳旁,輕輕微笑,雙目略帶感動,輕聲說:「其實我一直也知小倩喜歡你。我真心祝福你們可以一直幸福。」輕拍真鳳手臂,獻出最真摯的祝福,其實心中感受萬千,可是他們幸福就好。



小冰臉掛兩行清淚,亦走到真鳳面前,不斷深呼吸,嘴唇顫抖,一撥如絲長髮,眼泛憐美淚光,笑容複雜,說:「既然你已經找到你的愛人,那我也希望你們可以一直開開心心。記得,要好好⋯⋯好好對待她,知嗎?真鳳。」

這場面,在真鳳眼中,看起來像是感動萬分;在小倩眼中,卻是淒美無比,登時羞得淚流滿面,嗚嗚大哭。

真鳳以手輕撫兩女額頭,道:「你們兩個別哭了,又不是生離死別。」或許只有他蠢蠢不知,這樣的溫柔,反而對小冰是最殘酷的刑罰。

小冰推開他的手,後退一步,哽咽說出:「我想在戰爭開始之前,回鄉再探媽媽。可以嗎?」若霖此時輕抱小冰手臂,好讓她感到依然有人在她的身邊。小冰見此感動落淚,滑過那吹彈可破的肌膚,落在冰冷的地上。

真鳳心想:「回鄉探親?總覺熟悉的⋯⋯」但苦無所思,只笑答:「好,那你早去早回。」

「嗯,我今晚就會出發。」小冰按著若霖的手,搖頭示意沒事,若霖卻知事實並非如此。即使小冰微笑,也滲出悲涼;即使無淚落下,心也啜泣。

真鳳溫柔道:「小倩,我先去找明鋒。待會再找你。」誰不知他們越甜蜜,對小冰越諷刺。他昏迷至今,尤其亂世醞釀期間,天下定必多事,而作為執劍會長更不得不知天下事,快步走去。



他心中總覺不妥,忖度:「小冰何時曾去探親?怎總覺熟悉,但又想不起?」搖頭過後,便專注於世界門者大戰,敲門後便走進明鋒房間,驚見房間混亂似垃圾房,當中竟有類似飛彈的物體,感到當中能量,問:「明鋒,到底最近發生了什麼事?還有,這⋯⋯這是核彈?」

明鋒未有望向真鳳,專注望向螢光幕,彷對這些核彈毫不在意,淡然道:「對,早在總監在生時,它們已經存在。我將它們修改、改良,變成微型核彈。」

真鳳聽後大怒,身為會長竟不知基地擁有此等武器,更恐怖的是,這些微型核彈附近竟有空掉的生果汁瓶在附近,問:「你就不怕它們會突然爆炸?」

明鋒安然答:「不會。它們是我們其中一個優勢。戰爭一旦開始,就不可以有任何仁慈。你經歷過伊拉克戰爭,應該好清楚。而且我們不似其他組織,即使加上萬事妥的人力,也沒有足以對抗敵人的力量。」

「唉,我想知為什麼我會完全不知它們的存在。」

明鋒一直敲打鍵盤,輸入段段編碼,道:「你沒有問。」

真鳳大感無奈,臉目呆滯,完全想不到任何話去反駁,只好嘆氣問:「唉,那麼,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今日,東尼在門者界宣布解散內情報局,而且⋯⋯」



「什麼?」真鳳苦思,也未有頭緒,問明鋒:「你覺得為什麼東尼要這樣做?」

明鋒停下雙手,一托眼鏡,像一個斯文書生一樣,叫真鳳極不習慣,道:「而且,我亦正式証實世界政府的存在,他們一直在背後操控世界。這次東尼解散內情報局,最大可能是因被人威脅,否則先前根本沒需造勢,也沒理由在大戰之前放棄一切。威脅東尼的人,最大兩個可能性就是世界政府或壬生二介。真鳳,如果戰爭開始之後,世界各地發生核爆,即代表這世界早已出現高階三門者。」

真鳳大驚:「高階三門者?」光是這名詞、身份已是彷如傳說的存在。作為中階三門者,已有稱霸門者界的威力,一人能滅一支軍隊,光是那壓倒性的氣勢亦能令一支軍隊跪下。那麼,高階三門者的力量又會有多恐怖?

明鋒直接道:「如果真的發生核爆,但丁亦有八成可能性是高階三門者。要你對付宋龍,已經如此困難,更別提高一階的但丁。如果我沒猜錯,噬魂者一定會選擇在最多平民能夠睇到的日子作出宣布。」

真鳳自知實力不及別人,心感難過,問:「那會是什麼日子?」

「二月一號,英國,史丹福橋球場。」

相隔一層,小冰正打算離開,而這次心知不會再回來這熟悉的地方。小倩本想走上前,但雙腳像被釘子釘得牢牢的,無法動彈,而且發不出任何聲音,只看電王和若霖跟她說再見。若霖見雨點漫漫,便將一把雨傘交給小冰,二人雖不說一話,但感情卻盡在心中。

小冰回眸,笑帶苦澀,自知已經不能繼續留在此地,便向眾人告別。經歷與惰的激戰鬥,她再也不能欺騙自己,亦因此接受不到最愛的人身邊不是自己,接受不到自己竟然錯過了他。

待大門關上了,小冰打開雨傘,走出數十步,再次回眸,望向這個帶著太多回憶的地方,心中默唸:「再見了,執劍。再見了,真鳳。」

小冰孤獨地逆風離去,形單影隻,垂下手中的傘,任由雨點灑落在自己的臉上,身體上。微冷的雨點像小針輕刺,偶爾有晶瑩水滴突然滑過臉頰,她想那些只是雨。

那天,真鳳總覺胸口被大石重壓,但不知道這感覺從何而來,亦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