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亨利的微笑

諺語:「蠢人多話,智者寡言。」
“Wise men are silent; fools talk.”

一月中旬,民風純樸的法國巴隆有一細小的木屋,內裡一名小孩聽鳥語,嗅花香,目看數個螢幕而喃喃自語,手指亦不停敲打鍵盤:「加入門者界,果然沒令我後悔。」一口咬走黑巧克力,享受苦中甘甜。他就是奧塞斯身邊的亨利。

他實乃天才,閱書過目不忘,但亦因他的優秀,父母不許他出外遊玩,認為這會減少學習時間。唯一讓他感到人生樂趣,就是當上黑客,透過互聯網觀看世界。其後,他大感沉悶,嘗試入侵法國政府網絡時,偶然發現鐵塔這一個神秘的組織,好奇心現,便闖進去,內裡資料讓他目不瑕給,對這世界大感興趣。

他只是常人,但幾經尋找,方知這隱藏在地下的世界名叫門者界,將所有有關資料和情報記下,更在鐵塔的內聯網留下一條訊息:




親愛的奧塞斯先生

作為門者界九大組織之一,防備竟似普通上市公司般薄弱,前後不需三十秒,已經能夠破解。如果你有方法令我變成門者,我願意利用我的智慧助你達到目的,包括殲滅世界政府。

亨利上


除此訊息外,此訊息更附上世界政府所傳出的那份量化門者計劃報告,彷似在奧塞斯的面上狠狠摑一耳光。



奧塞斯一怒之下,衝去一拳便打穿了一名男人的胸膛,血濺當場,怒道:「人來,去活捉亨利!」殺意四溢,讓所有人心生恐懼。除了三名初階三門者之外,其他人都不斷在喘氣顫抖。

誰不知,當眾人走出基地,竟有一名年少小孩拿著一份厚厚的文件,乖乖的站著,笑容詭異,道:「我就是亨利。」

眾人聽後,馬上押亨利回去,奧塞斯聽後,強收殺意,單手似不費吹灰之力提起亨利。亨利對此不懼反喜,知報告所言非虛,成為門者則會得到遠超凡人的力量。奧塞斯見他嘴臉,更感大怒,但知對方乃名小孩,未有將氣勢外溢,問:「你是想挑戰我嗎?」

亨利樣子天真爛漫,眼觀四方,見屍體後笑說:「那男人所設下的防護系統實在太弱,不堪一擊,死不足惜。」即使他首次看到屍體,卻心無恐懼,反現絲絲興奮,彷似找到新玩具。

奧塞斯餘光望去,那人身上並無任何身份證明,亨利只用一眼便能斷言,可見其膽色和才智,心中怒火減緩,問:「為什麼這樣說?」



亨利一臉輕鬆道:「屍體依然新鮮,腥味濃郁,死亡時間應不過半小時;而且,當我表明身份後,你的手下表情由恐懼轉為凶狠,証明你應剛剛看到我的訊息。因此,不難推斷出那具屍體就是負責網絡防護系統的人。奧塞斯先生,我⋯⋯」

「我習慣其他人稱我為奧塞斯大人。」

亨利微笑:「奧塞斯大人,我智商測定為一百九十,一直對世界感到無聊,但門者界卻令我大感神奇新鮮,奇幻有趣,所以,我希望能用我的智慧成為你的左右手,將鐵塔變成世上最龐大的門者組織,甚至推翻世界政府,將大人變成唯一的門者之王。」

「哈!你連門者也不是,憑什麼加入門者界?」

「大人,言下之意,如果我變成門者,我就可以加入?」

「哈!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亨利冷笑:「原先我手上有一份量化門者計劃的文本,不過被你手下搶走了。」



奧塞斯餘光望去,其中一人馬上上前,把那文本交到他手中。他看那文件根本就與世界政府交出的一模一樣,問:「這份文件有什麼意義?難道你想我提供材料,讓你可以成為門者?」

亨利自負地微笑,說:「這文件被我修改,因原文所提供的方程式根,無論在能量層面,又或者分子層面亦有強烈矛盾,証明世界政府有所隱瞞。奧塞斯大人,不如我們作一個交易,你提供資源,我提供智力。以我估計,門者界即將出現連串大事件,或是,我該說是門者世界大戰?」

奧塞斯一怔,就連身邊幹部亦未必能有此估計,把心一橫,提供足夠材料。一個多月過去,亨利成為初階二門者,更是奧塞斯的左右手,鐵塔的大腦。

奧塞斯身穿黑衣,肌肉比以前更結實有力,橫練剛陽,走到亨利身後,問:「亨利,你準備如何?」

「綜合所有資料,大局已定,成功率達到七成,當然,當中包括你們三位世上最強的九人戰鬥全勝,否則,你們輸掉或死去,任佈局如何完整,亦得物無所用。」

所謂的智謀,是將自己的力發揮至極致,若有無人能阻的力量,即使任何智謀亦無法阻止。亨利續道:「雖然我們和噬魂者暫時合作,但是他們也只不過是借我們的手去消滅其他勢力。照我估計,他們敲鐘之日應是二月一號,最多平民參與並全球觸目的日子。不過大人,我想確認一件事。」

奧塞斯不知噬魂者選擇二月一號的原因,亦無心探究,道:「說吧。」

「世界政府真的擁有至少世上現有三分一秘銀?」



奧塞斯點頭示意。光是初時作為量化門者計劃的研究基礎,世界政府已經進行全球性的搜索,加上內情報局和天照大神門各自付出一定數量的秘銀,三分一也相差無幾。

亨利心中忖度:「世界政府果然聰明,大概這門者世界大戰爭由我、明鋒、但丁和世界政府所下四方的棋盤。如果奧塞斯先生、東尼、戴安娜等人死亡,那我也不會有任何勝算。」

「佈局方面,我只能夠靠你,我對於你的智慧無話可說。」奧塞斯轉身就走,但在那木門之外一停,續道:「不過,如果我發現你對我們有任何異心,你一定會死得慘烈。」

那話平淡無比,似是日常閒話,可是從奧塞斯口中說出,越無殺意,反倒更顯冷如冰霜。亨利當然明白,心想:「奧塞斯先生,我一定會令你攀上最高點。也許你不記得,但你曾經救我一命。」

亨利單獨留下,身邊只有風聲、蟲鳴、鳥語和電腦運轉之聲。亨利沒有一絲的不習慣,反正,由出生到現在,無論讀書、成長,他也是獨自一人。父母憑子貴,得到各獎學金和支助,從低層躍升中產,卻變得貪名圖利。他們的關係更似上司和員工。

他閉上雙眼,把這個世界想像成為舞台,每人皆身在其內,想:「只要戰爭開始,世界政府就必須現身,否則將會被噬魂者策動的二分法所牽引;而噬魂者就是想逼他們現身於世界舞台。那時候,世界政府對所有國家的控制將會減低,基於國家利益,其他國家亦會停用核武,從而減低世界政府的力量。到時擁有世界政府的戰力,只剩門者軍隊、專針對門者的秘密部隊、曾經出現在黑市的生化武器和小量微型核彈。這就是⋯⋯」

「⋯⋯就是噬魂者所寫的序。就這樣。」在執劍基地之中,巧合地明鋒說出同一番說話。



然而真鳳未明當中關係,可是,他暫不需任何解釋,問:「那你要寫的序是什麼?」

明鋒沒有正面回應,問:「你認為之後大局會如何?」

作為一會之長,豈能沒有大局觀?真鳳認真答:「我認為,大局會分成世界政府、噬魂者同門者界三個主要界別,而門者界內也會分成兩至三個派別,可能是主戰派同主和派;雖然世界政府可以憑各渠道暗中控制其他國家,但照你所講,他勢力中應再細分成各國家層面。」

明鋒淡然說:「呢次戰爭,噬魂者不會容許有主和派。門者世界大戰規模之大,無人可以置身事外,我相信東尼一派同宋龍一派很清楚,世界政府也不例外。噬魂者的目的乃殲滅世界上的規則,那麼所有國家都是他的目標;而世界政府則想清除整個門者界。只有戰鬥,才可生存,所以全部人都一定會被捲入戰爭之中。試想像,即使你主張和平,但當你沒有一日能安睡,當你的親人、朋友、同伴被殺,你還可以這麼強硬成為主和派嗎?」

真鳳的確不願所有人都被拉到戰爭之中,可是,他並沒有足夠的實力阻止,不禁痛心疾首,問:「唉⋯⋯無一倖免嗎?對了,你已經知道噬魂者的計劃了嗎?」

「總監一直不讓任何看千闕先生的遺物,包括真龍靈錄,直至先前,當你和小倩在圖書館記下各資料,我才首次看到。當中提及召龍陣,在第二百一十二至二百一十四頁。雖然記錄不多,但你可去詳細看看。」

真鳳心裡嘲諷:「頁數你都記得?變態。」但對明鋒沒有法子,只好問:「那你已經找到他們想要的東西?」

明鋒直接說:「沒有。」



真鳳心想:「你這大話精!幸好你沒有騙我。是吧?」無奈道:「你又說謊了?」

「以真亂假,先可以震撼到別人內心,所以我才可以肯定東尼和噬魂者的確有合作。雖資料不足,但肯定他們的合作只是暫時性,共同目的是消滅世界政府。」明鋒閉起雙眼,道:「鐵塔的亨利,應該是東尼一派的大腦,也差不多完成戰爭的序。」

對真鳳而言,戰爭的序就是變得更強大,道:「明鋒,在佈局方面,我沒有辦法幫到你,不過我會變得更強、更強。我想獨自去無限箭雨。」

「這次你去無限箭雨,用回屬性箭吧。」

真鳳問:「屬性箭?」然後明鋒才道出那時詳情,再教他如何設定。真鳳聽後沒有太大的驚訝,彷彿心中也知為斯龍鍛煉而設計的無限箭雨豈會如此簡單。

亨利微笑冷酷,目光陰森凶險,心忖:「每個人都有某些人和事令自己不能冷靜。明鋒,那你呢?」慢慢站起,只拿走一盒來自瑞士的黑朱古力,一臉歡樂地咀嚼著,走出這一間木屋。他擦亮火柴,手指一彈,火柴落在木屋附近,觸動早在濺遍大地的燃油,引起大火,火勢一發不可收拾,黑煙四湧,燒盡清幽。他笑道:「遊戲,即將開始。」

網絡上有一宗新聞,內容是位於巴西的阿雷格里港發生一宗血腥事件,那裡發生一單十人被殘殺的案件,手法令人髮指,受害者四肢的關節都被扭斷、撕開。奇異的是地上有一圓形區域,沒有任何血跡,彷彿連血都流不進。

亨利回到基地後,看見有如巨人的奧塞斯閉目靜坐,問:「奧塞斯大人,請問我需要的電腦到了嗎?」

「到了。」奧塞斯看去憔悴不少,心知需要的不是肉體上的增長,而是心靈上的突破,惜苦無所思,而且,此事只能夠靠自己頓悟。

「太好了,我現在準備遮蔽世界政府的視線。奧塞斯大人,希望你能夠突破心中雜念。」

他望向亨利,眼神複雜,意想不到最了解自己的竟然是最遲加入的聰明小子,道:「哈,心無雜念,說易行難。既然現在所有準備工作都交給你,我便去鐵箱鍛鍊,反正,還有十三日才到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