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敲響洪鐘(一)

早在真鳳出發後,小倩不見真鳳蹤影,便向明鋒詢問,而明鋒誠實地告之,她大驚叫道:「你怎可以讓他一人去對付兩大家族的人呢?萬一有什麼事,那⋯⋯電王!」

電王才剛開門走進,聽小倩叫喊,便問:「小倩?怎麼了?」

小倩知電王可靠,上前緊張捉緊他手臂,驚呼:「真龍族和鳳凰族派人找真鳳,而真鳳單人匹馬去了!我好擔心他們會傷害真鳳。我們該怎麼辦了,電王?」

電王輕輕一笑,輕輕推開她緊握著的雙手,道:「小倩,你放心,真鳳一定不會有事。就是你呀,更加要相信他,不是嗎?」



聽後,小倩雙眉慢慢鬆開,深呼吸後,像個小女孩般點頭:「你說得對,我應該要相信他。」

見此,電王便走向明鋒處問:「明鋒,你知不知小冰何時回來?」

明鋒此時餘光捕捉到小倩臉上的難為情,只道:「不知。」

電王視眾人為家人,擔憂道:「希望她早去早回,始終大戰在即。」

「明鋒!」真鳳尚未走進基地已在大叫,打開門後,發覺眾人齊集大廳,不禁感到奇怪,道:「明鋒!我有件好重大的事要說。」



看見真鳳平安無事回來,小倩馬上撲去,問:「咦?為什麼你臉上有黏液?這是什麼?」

真鳳笑道:「放心,我沒事。各位,我收到真龍族族長的信,他將族長之位和此神兵交托於我。」把龍嚎拿出,展示給他們看,續道:「但我只是拔劍,幾乎被龍嚎當中的殺氣所控制,尚未能夠使用。」

明鋒拿起龍嚎仔細一望,覺得有異,便戴起眼鏡,按下數個按鈕,鏡面漸成放大鏡。電王問:「有什麼在上面嗎?」

明鋒雙目發光,認真道:「嗯。可能是種古老文字,我需要更多時間去鑽研。」

真鳳一怔,說:「咳⋯⋯我和鳳凰族的文山較量之後,亦得到鳳凰族的神器,鳳鐲。」小倩大喜,真鳳亦樂得抱她纖腰。他一聲苦笑,續道:「哈哈,不過鳳鐲同龍嚎一樣,相信我一日未成中階三門者,一日未能駕馭,否則,我怕我會暴走,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和我保守這秘密,怕惹來別人爭奪這兩樣神器。」



得物無所用,實屬可惜,不過真鳳確信不久將來,總可使用龍嚎和鳳鐲,道:「大家,真龍族族長和鳳凰族族長也是高階三門者,和其餘七人同被喻九大傳說,可惜一直被世界政府要脅及軟禁。明鋒,所以你之前的估計大有可能成真。」

眾人聽到高階三門者後,臉露驚訝。明鋒手拿龍嚎和鳳鐲,目光平靜,道:「那麼,當噬魂者敲鐘之時,亦是世界政府現身之時,而且,世上有九個地方會發生大核爆。各位,是不是已經有以死一搏的覺悟?」

電王眼神堅定而自信,渾身散發耀眼氣派,道:「噬魂者殺死太多太多人,當中更包括總監。無論是為了報仇,或為了和平,即使死,也一定要殲滅噬魂者!」

真鳳見此,亦感到一陣熱血湧現心頭,大喝:「各位,與我一同活下去!」

眾人被二人的激昂感染,大吼:「活下去!」這聲亢奮吶喊似稍微喚醒殘影,似一水滴落在平靜的湖泊上,牽起無數漣漪,右手手指,輕輕動了一動,彈了一彈。

而小冰回到家鄉,天氣微寒,涼風輕吹,烏雲遮天,冷雨漸下,彷似天地無色無情,更感諷刺,道:「媽,我終於能體會你的心情。原來,心,可以這樣痛。」呆望母親的笑容,終也支持不住,依靠墓碑,欲哭無淚,卻感無比心痛,痛得全身顫抖,痛得身心疲憊。

她早已痛得目無表情,全身乏力,細語:「媽⋯⋯我一直與人保持距離,但這次我竟然不知不覺打開心扉,愛上此人。我錯過了一次,但原來錯過了,便真的錯過了,不能走回頭。媽,你有後悔嗎?選擇友情,而非愛情。」

寧有過錯,莫有錯過。



在法國,奧塞斯剛從鐵箱走出,雖然全身大汗,身有傷口,精神卻是飽滿非常,眼神堅定不阿,身上肌肉更顯結實,笑道:「亨利,我回來了。」

亨利停下手中事,站起迎接奧塞斯,恭敬地說:「歡迎奧塞斯大人回歸,鐵箱之旅順利嗎?」

奧塞斯大笑:「順利之極!哈哈!原本只想逗留五日,但結果實太理想,於是多留數天鍛鍊。安德烈同波頓呢?」

亨利陰森微笑:「他們去巴西找尋一名棋子。」

奧塞斯欣賞自己全身,笑說:「嗯。亨利,想不到你改良鐵箱之後,效果比我想像中更好。反應變得更快,肌肉更加結實,每拳每腳變得更加強大。」

「多謝讚賞,不過,大概只有奧塞斯大人才可承受到此級數的壓力。」

「哈哈,也許伊諾夫能做到。在格鬥之上,應該只有他可以同我匹敵。」



亨利未見識過伊諾夫的身手,但單憑奧塞斯一句便知此人何等了得。亨利從生物學家研究,得悉受承受重力越大,成骨細胞越活躍,因此利用高速旋轉的向心力製造出極大的重力效果,在內佈滿各種利器及爆炸物,逼使奧塞斯需要高度集中。因此,奧塞斯現時已癲峰狀態,不論從生理、心理層面或生物學而言。

「亨利,明天就是你所預料的日子,是嗎?」

亨利點頭,心中期待此日來臨,遊戲的開始。想到能拉倒一直高高在上並擁有最多棋子的世界政府、擊倒一直躲在黑暗之中的明鋒,不禁揪起嘴角,陰險微笑。

一名高佻女子道:「奧塞斯大人,歡迎回來。這有一份包裹,由執劍的明鋒送給亨利。已經檢查,沒有危險。」此女樣貌不俗,身材火辣,塗上紫色眼影,反叛不羈,髮型時髦,與一般女子截然不同。

「好。亨利,一起去看看吧。」奧塞斯反倒想看明鋒到底送來什麼。

而亨利也沒想過明鋒會在此時接觸自己,想起過往網絡數戰和下戰書,還有事前佈局,大感興奮,走到大廳之中,將早已放在桌上看似沉重的包裹打開。

而在他打開包裹之時,亦拉開一條幼線,連接當中電源和線路板。登時,在內的儀器被啟動,投射出一段立體片段,猶似明鋒正站在他們面前,道:「亨利,你在網絡上向我下戰書,反映你的幼稚。由一開始,我也沒有把你當作對手,要不是戴安娜、東尼和奧塞斯三人作為戰力,我甚至不會理會你。網路之上,你已經敗了一仗,之後大戰,也會如此。甚至我懷疑,在科技層面上,你有沒有能力追上我的級數。再見,手下敗將。」

此時,線路板像過熱而自行斷電,電容器更發生輕微爆炸,燒熔線路,令他人無法直接存取當中任何資料及程式。片段一完,線路亦剛好燒毀。



所有幹部皆望向亨利,亨利感到眾人目光更是盛怒無比。他本是被旁人捧上天的天才,現竟然被明鋒在眾人面前羞辱,面目猙獰,狠道:「明鋒!胡說八道。只要我想,就不會輸!」然後似個小孩一樣走回房間之中。

奧塞斯心想:「打狗也要看主人,明鋒這樣根本向我挑釁,你媽的!」帶怒氣道:「今天這事就當沒有發生,這是心理戰,打算在大戰之前打擊我們士氣。莎拉,把這垃圾扔掉。」

莎拉聽後即答:「知道,奧塞斯大人。」知奧塞斯心感羞辱,直接單手拿起那儀器,到外面扔去。

奧塞斯道:「祖兒、蘇菲、瑪格,你們趁今日都走進鐵箱,調五倍重力,直至自己適應,再調作十倍重力,看看能否在大戰之前突破心門。」三名幹部紛紛點頭,馬上出發。

眼看同為高階二門者的三人出發,艾美爾則感到疑惑。奧塞斯笑道:「艾美爾,放心。因為你是鐵塔之中,唯一一個風屬靈力者,我將它交給你。」

艾美爾見彩光閃閃,喜出望外,驚道:「這是秘銀戒?」從奧塞斯手中接過秘銀戒,雖然細小,但秘銀可是每個門者皆想擁有的瑰寶,難能可貴。

「我想你幫我活捉一個人,這秘銀戒是為免她已成初階三門者而給你。」



艾美爾心中已被秘銀戒所迷惑,問:「請問奧塞斯大人,你要我活捉何人?」

奧塞斯笑容奸狡,道:「萬黃麗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