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敲響洪鐘(三)

子遠走進姚天房間,看見子進,道:「族長,我已將龍嚎交托真鳳。」

姚天閉目半躺在大椅之上,問:「子遠,你倆都是初階三門者,你覺得他怎樣?」聽到這個問題,子進也洗耳恭聽,因他也對這一個人感到無比興趣。除了因他是千闕之子,更是因為他被姚天選中,把龍嚎交托之。

子遠道:「他的眼神堅定不二,自信,對真龍之力熟悉,與千闕相似。」子進心感詫異,因為當年他曾見識過千闕,不只威武神氣、招招瀟灑,快捷直接,實而不華,以無形勝有形,以無道為有道。他補充:「可是,當他拔出龍嚎,幾乎失控,看來他也無法駕馭龍嚎。」

姚天睜開雙眼,微笑道:「哈,初階三門者當然無法駕馭龍嚎。那可是本族神兵。雙子,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子遠說:「只要是族長之言,我倆就算死也會做到。」

「帶所有族人到香港找鄭真鳳吧。」

無獨有偶,鳳凰族族長呂狂也說出同一句說話,文山聽後大嚇一跳,問:「什麼?族長你的意思是⋯⋯要我們離開鳳崖?」

呂狂心中依依不捨,只是無可奈何,道:「沒錯。也是時候該把真相告之,叫所有族人也過來吧。」

文山雖然不解,但亦走出屋外,大聲一叫,聲震鳳崖,所有人也慢慢集中呂狂屋前。呂狂走出屋外,望向所有族人,突然下跪,道:「我,呂狂,對不起你們!」



所有人都嚇得不知所措,文山更是衝去,打算扶起呂狂,問:「你怎麼了族長!」但呂狂堅固如山,一動不動,族人大驚,也同時跪下,只求呂狂能夠站起。

看到此情此景,呂狂已再按捺不住心中豪情,帶淚大笑:「哈哈!不枉我為了你們,放棄整個世界。哈哈!」當知死亡來臨在即,心胸反而更加豁達,捨棄一直以來的高傲自大。

族人眾議紛紛,但通通不知道呂狂所說何事,文山也不知為何,焦急問:「族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呂狂一抹依然掛在雙眼的眼淚,忘了到底多久未像現在般自由灑脫,脫下衣服,露出那奇異頸鍊,道:「這一條項鍊,你們還記得我是怎樣說嗎?但這,並不是什麼用來修練的道具,而是一道沉重的鎖鏈,將我困在這裡。就讓我跟你們說段故事吧⋯⋯」

姚天和呂狂各自向他們的族人說著那年與世界政府的事宜,過去歷史的真相,族人們皆哭成淚人。以傳說的戰力,只要肯放手一搏,定能打出一條活路,只不過那活路乃用族人的屍體來堆砌而成。



情,是人最為珍貴的東西;同時,亦是人最大、最重的枷鎖。

族人們自責,帶淚說:「族長!」「為什麼要這樣?」「為何不告訴我們然後一同打出去?」「原來我們就是那鳥籠呀!」

姚天話後,如釋重負,笑容豪邁自然,道:「各位,核彈快要引爆,所以,請大家離開龍台吧。」

「什麼?」「沒可能!」「咱哥兒豈是貪生怕死之徒,就算死也不會離開的!」「要和族長同生共死!」「真龍長存!」

姚天散發出狂龍氣勢,壓下全場,隨即收回,深怕傷害族人,喝:「聽我說!這,是我對你們下的最後一個命令,真的,是最後一個了。誰敢不從!」

聽到姚天一話,子遠大喝:「知道,族長!」子進亦跟著大聲吼叫:「知道,族長!」然後一個接一個,直至整族皆說出並非自願的說話,更有人邊哭邊叫,感動卻失落,豪壯卻悲痛。

姚天大笑:「好!哈哈!子遠將會帶你們去找鄭真鳳吧。他,就是千闕之子,亦是下一任真龍族的族長,我已把龍嚎交給他。各位我深愛的族人,就此告別了。」轉身走進房屋之中。

「真龍長存!真龍長存!」突然一名族人大聲吶喊,而其他人也放聲大喝,就連雙子亦咬牙硬撐,強忍男兒淚大喝。他們這舉動讓站在門前的姚天感動至不得不轉身,有如傻子般豪邁大笑,笑聲響徹雲霄,連綿不絕。



真龍長存四字就此縈繞整個龍台,迴響不斷,深深刻劃在每一個真龍族族人的腦海之中。他們不能拿走所有細軟,只可暗地離開,避開世界政府的監視系統。

而鳳凰族的族人也是只能夠暗地裡準備出發至香港,跟隨文山去尋找拿著鳳鐲的鄭真鳳。

呂狂獨站在鳳崖邊,靜靜欣賞面前這一片燦爛的風景,細看有如火燒的夕陽,感受溫柔清涼的春風,細味世上的一切,花香、青草味、一磚一瓦等,像要把這鳳崖的所有都牢牢記著,即使去到下一世,也一定要記著。

遠在日本,壬生五雪說:「二介,內情報局所有門者的資料已經處理好,仍然未有證據指出東尼是前夕事件背後的策劃者。」她和壬生二介單獨留在這只有壬生一族才可以進入的密室之中,更是放置秘銀的地方。

「五雪,一百枚洲際飛彈是否已準備就緒?」閉目修練的壬生二介正讓自身的靈力流遍全身,希望藉此達至收放自如。

「對,隨時可以發射。」壬生五雪臉容幸福,可是想到之後大戰,又現出絲絲隱憂,問:「二介,你真的決定了?」

聽到壬生五雪柔情的聲音,他張開雙眼,深情且溫柔看去,道:「東尼和噬魂者合作,更是前夕事件最大的得益者,所以我沒有理由不懷疑東尼。我一定要殺死噬魂者和東尼,以報大哥和三龍之仇。」



她心知他生性固執,因此亦打消歸隱田園的念頭,問:「二介,你參透到使用秘銀的方法了嗎?」

他拿起手中的秘銀戒,由戒指之中看她可愛動人的咀臉,自信笑道:「我已經有頭緒。」

她興奮道:「那就好了!你一定要變得更強,只要你平安無事,那我就心滿意足。」話畢,她上前抱他,就像小貓渴望主人的擁抱。

她親自見識過中階三門者的力量,即使那時壬生二介拿出完整裝備與東尼較量,也傷得一塌糊塗。要是壬生二介能參透秘銀的秘密,像壬生一郎般使用素盞嗚尊,他和東尼就有一戰的資格。

壬生二介平常無情冷酷,可是面對壬生五雪時卻是溫柔萬分,雙手緊抱並輕撫著她,知他人走來,柔情不捨道:「他們要進來了。」他倆分開,變回平常的模樣。

「二哥。」數把聲音同樣出現。

壬生二介看見三人進來,臉上疤痕更顯猙獰,怒問:「六原呢?」

壬生四郎道:「還未有他的消息。」他膚色古銅,一頭鮮紅頭髮,且身型高大橫闊,光是看上去也令人感到無名恐懼。



「哼!到底六原何時才會變好?我以為當初進入天照大神門的考驗已足以令大家會為壬生一族而驕傲,而付出!可惡!」

壬生八夫安慰道:「我相信六原好快會回來,放心吧,二哥。」天照大神門現在只有三位初階三門者,分別是會長壬生二介、壬生四郎和壬生六原。壬生四郎雖然生性懶惰,卻擁有令人妒忌的戰鬥天賦。

壬生二介認真道:「算吧,一有他的消息,馬上帶他回來。東尼和噬魂者也是殺害我們兄弟的兇手,所以我們不可以放過他們。一旦大戰開始,以東尼的野心,一定想拉倒世界政府,但同時,以他的性格,再見我,一定會來殺死我,而你們就在中途偷襲,而一半的洲際飛彈就是用來轉移他的視線,引導他到我們的陷阱。」

「但二哥你會好危險,還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壬生八夫的說話說到一半便被壬生二介說話打斷。

壬生二介斷釘切鐵地打斷壬生八夫的說話,說:「沒有。」

壬生七哉道:「放心,我已經研製出一種氣體,可令人吸入之後動作減緩。二哥,你有興趣去試下嗎?」他戴著一副厚厚的黑色眼鏡,身型矮小,乃天照大神門之中的科技研發者。與其說是科技研發者,倒不如說是個科技狂熱家。

「好!七哉,不枉一直以來的栽培!」壬生二介馬上叫壬生七哉領路。走過狹窄的秘道,走到壬生七哉專用的研發房,內裡全都是各種科學用具,神秘且讓人驚嘆。而在其中一個透明密封箱中有一淡綠氣體,有如翡翠,美得誘人,像叫人要把它完全吸入。



壬生七哉雙眼狂熱,道:「我尚未命名這種氣體,不過威力實在不容忽視。人需要接收刺激先可以作出反應,而無論反應或刺激都需要化學物質作為傳送。而這氣體就是用來分解這一類化學物質,令神經元之間無法傳送,藉此減慢速度。」

壬生五雪不解,問:「你肯定這可以減慢東尼的反應和速度?」

壬生七哉雖知她並非挑戰自己,可是他也容不下任何人踐踏,馬上抽出約十毫升的淡綠氣體,問:「有人敢來一試?常人吸入十毫升,十秒之內將變得毫無反應,然後成為植物人,大約維持一至兩小時。」

「就讓我試試。」高大的壬生四原將那十毫升的氣體盡數吸入之後,不論視覺、動作、反應亦變慢不少,彷似變回中階或高階二門者,呆道:「果然恐怖。」過了一段時間才回復過來。

壬生二介看到這氣體竟有如此大功效,興高采烈地問可否大量製造,但壬生七哉說:「原材料實在太稀有,無法大量製造,如今更是無法從外購買。我們只剩這裡的份量。」

壬生二介認真仔細地看著這股淡綠氣體,道:「已經足夠,我只需要幾秒。就將這裡,全部都用來對付東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