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現身

莎士比亞:「懦夫在未死以前就已經死了好多次;勇士一生只死一次,在一切怪事中,人們的貪生怕死就是一件最奇怪的事情。」
“Cowards die many times before their deaths; the valiant never taste of death but once,” William Shakespeare said.

球場在瞬間變成地獄,哭聲滿天,痛嚎震耳,生死近在咫尺,血肉滿佈眼前,每個幸存者也認定這一次絕非意外,實是世界政府對但丁和慾的逼害。但丁望向慾,道:「慾,照計劃行事,動用一直埋藏地下的勢力。」慾乖乖點頭,看著但丁銳利而神秘的眼神,更令自己無法自拔。

短短五六分鐘,先是但丁和慾突然出現,後來但丁竟以一拳打碎半個足球場,顛覆世人思維,最後史丹福橋球場被數枚導彈破壞,而網路突然斷線,使眾多平民都開始懷疑世界政府的存在,更是令他們開始思考真正的自由和公義。

這一切,如劇本一樣,完美無瑕。



真鳳認真道:「明鋒!果然如你所料,他們今天已經敲響洪鐘,正式向世界政府開戰。」

「大家留意世界政府之後的還擊,他們一定會動用到以前的片段。」

小倩緊張問:「還擊?他們會這樣快派出軍隊?而且你說什麼片段?」

真鳳閉上雙眼,冷靜地說:「應該是先前聖盃戰的片段。」

明鋒見真鳳漸趨成熟亦感安慰,道:「噬魂者之所以要向世人宣布門者既存在,乃是要逼使世界政府現身,令人民質疑所有由政府發放的資訊和真確性;而世界政府沒有阻止他們,就證明了他們的野心。」



電王對世界政府的認知不多,問:「野心?」

明鋒道:「但丁此計看似陽謀,即使知道亦不得阻止,但實際上,以世界政府的科技力量,根本不可能需要五分鐘才斬斷連線。而且,只要全部傳媒宣稱恐怖襲擊,而當場人士全部死亡,死無對證,所以他們實乃故意讓但丁親自宣佈,那麼他們就有正當理由入侵一直都想佔有的門者界。就這樣。」

與此同時,在鐵塔的內部,東尼、戴安娜和奧塞斯等人聚首一堂。戴安娜聽到亨利對於世界政府的解釋後感到不解,於是便有禮地問:「即使今次世界政府斬斷連線,但丁一樣可以在另一個地方宣布,例如總統大選。為什麼你這樣肯定世界政府有野心想入侵門者界?」

亨利心感這名淑女多麼愚蠢,有禮答:「第一,噬魂者需要在最短時間之內讓最多平民知;第二,一定不可與政治扯上任何關係;第三,如果今次不成功,只要經過剪接,傳媒則可播放但丁摧毀球場,而令萬人身亡。既然世界政府絕對有能力阻止,如果沒有野心,仍會如此?」

眾人恍然大悟,戴安娜笑答:「亨利,你果然聰明絕頂,只是一個舉動就能推斷背後原因。我想,除你之外,應該沒有人能夠如此。」



東尼笑容詭異,說:「無論他們有沒有野心入侵門者界,我只知道,我也有無比大的野心要拉下世界政府!今次有噬魂者作為引誘世界政府的餌,我們一定會成功!」

史丹福橋球場一事過後,世界各地竟發生極大規模的核爆,核爆的範圍和威力程度比切爾諾貝爾有過之而無不及,更引致大規模的地震,多人死傷。

中國更有兩處地方同時發生核爆,威力強大幾乎讓國內的建築物通通倒塌,登時全國皆傳來哭聲,偏偏有人大吼:「真龍長存!」亦有人大吼:「鳳凰傲翔!」叫聲淒厲,在國土之上飄揚百里。

真鳳大感當中恐怖,壓聲道:「這就是核彈⋯⋯」那種接近瘋狂的熾熱和破壞力足以將一切化為烏有,讓他從心底深深感受到那一種絕對的無力。

電王同樣感到那懾人壓力,道:「要有此等威力才可殺死一個高階三門者?太誇張了。」

核彈的威力無容置疑,可是執劍的所有人都未曾經歷過,這樣一來,他們才清楚了解擁有核彈之後,世界政府突然之間擁有與高階三門者談判的資格。身在遠方的但丁慨嘆:「再見,奈弗拉大人。」

慾問:「但丁大人,到底誰是九大傳說?」



「九大傳說都是九大家族的族長,分別是真龍族、鳳凰族、藍獸族、沙怪族、血族、不死鳥族、玄沙族、妖靈族和綠羽族。」但丁說出這話之時,不禁心感可惜,九人皆擁有王之氣息,竟被陰險小人害死簡直是諷刺之極,續道:「走吧,我們的計劃要開始了。」

忽然,全世界的廣播系統不約而同地轉播同一個畫面,一名美逸男子身穿黑色西裝,襯紅色領帶,嚴肅地看鏡頭。

東尼雙眼怒火盡現,雙拳緊握,咬牙切齒,可見他仍然未忘當年的刺痛和怨恨,道:「他應該就是夜叉。我一定會為傑克報仇,一定會!」

「世界所有市民,你好,容許我阻礙大家寶貴的時間,我,夜叉,僅代表世界政府向各位作一宣布。先前在英國發生了一宗令人髮指的事件,兩名通緝犯竟然自編、自導、自演,以在場數以百計的人命作為操弄大家思想的工具,世界政府對此感到極度遺憾,同時,對這群自稱噬魂者的惡魔作出譴責。不過,我首先代表世界政府,向各位作出尊重道歉。」

夜叉字字鏗鏘,聲線抑揚頓挫,更從坐椅上站立作九十度鞠躬,續道:「的確,和門者一樣,世界政府一直都隱藏於世。始創者成立這組織的原因是為了保護世上所有人民,將擁有特殊能力的門者從常人之中隔離,因為門者能力過大,好比猛獸,不得不被監管,而世界政府,就一直默默擔任這角色。」

奧塞斯聽得大怒,在花崗岩上拍出掌印,喝:「監管我們?呸!」而亨利卻靜靜留意著對方的說話、聲音和一切。

而另一邊,宋龍等人則是出奇地冷靜,道:「一定要讓全世界禁用核彈,否則咱們也沒勝算。不過,他們也一定準備其他禮物給我們,到底是什麼?」伊諾夫和莉娜不知,只專心夜叉的說話。

「正如剛才兩個通緝犯,就是噬魂者的首腦和幹部,更是先前秘魯發生地震的原因,請大家細心留意以下片段。」夜叉播放先前在聖盃戰之中所拍下的片段,簡單直接,展現他們的凶殘危險。片段完結後,他嘆氣說:「他們更用苦肉計,炸毀史丹福橋球場,用眾多平民的性命作為計劃的點綴,製造混亂、破壞秩序,就係為了愚弄和欺騙大家。為了要捕捉這一群兇徒,世界政府將會聯同所有國家一同合作⋯⋯」



突然,鏡頭之中,有人將一張紙遞給夜叉,夜叉接過一看,臉容凝重,道:「各位,剛收到由不同國家傳來的正式通知,確認噬魂者竟然引爆埋在各地的核彈。今次規模實在太大,引致板塊移動,更有不同地方發生地震、海嘯,數以萬計的人民無家可歸。」

夜叉氣憤不平,不禁流出一滴剔透眼淚,怒道:「噬魂者,我知你們也看著這次直播,我僅代表全世界的人民和國家,一定會將你們繩之於法!而為免以後再出現這情況,世界政府承諾,一定會對門者立下更森嚴的監管。如果大家有任何有關消息,請你聯系政府部門,或通知警察,希望你我可以一同守護我們一直珍惜的和平,守護我們一直愛護的社會。」

直播完成後,更現出世界政府的標誌,那是一個藍色劍士盾牌,中間刻著一個三角形,而三角形內卻有一隻眼睛。

飛鼠在鏡頭之後卻在嘲笑:「夜叉,你的演技這麼好,想去娛樂圈嗎?我可以令你一夜成名,成為萬人偶像,哈!」

夜叉冷艷微笑:「飛鼠,先用你的勢力穩定民心。叫白龍將黑甲交比我們。戰爭正式開始,終於有機會可以正式踏進門者界。」

飛鼠點頭,色迷迷地笑道:「柯克找你,你去他房間找他吧。」

夜叉看到鼠眼這個樣子,便知原因,笑道:「替我叫白龍在二三零零前要準備好一切。」



飛鼠笑帶淫邪,不懷好意地看著夜叉,說:「有機會的試下她的口技,哈!」

當夜叉走到柯克的房間,用手按下門鐘,數秒過後,門就自動開啟,看到一名樣貌姣好,身材火辣的女人正全裸地跪在柯克面前。夜叉早已習已為常,坐在房中的沙發,問:「今次又是誰?」

柯克一巴掌摑在她可愛的臉上,問:「回答吧。」

那女人口舌正在繁忙,只能嗚嗚回應,口齒不清。夜叉一笑,走去玩弄這豐滿女人,說:「她也算乖,好適合你呀,柯克。」

柯克笑說:「見有一款新春藥,就拿她一試。」一手扯起她,問:「你叫什麼名字?」

她雙眼迷離,全身泛紅,道:「我是主人的母狗,不配有名。」

柯克滿足大笑,溫柔地摸她吹彈可破的臉蛋。她卻伸出舌頭舔著並含著他的手指。他笑:「到底是藥性強勁,還是你這影后本來就這樣?哈哈。」

夜叉認真問:「你一直留意門者界。依你的意見,誰應該是我們第一個目標?」



柯克命令那裸女爬出房間之外,乖乖地跪下。直至大門關上之後,柯克才答:「聯合門組織奇異,神秘得很,光是李寧已可疑至極,與其如此,不如先除莉娜,清洗聯合門。」

夜叉站起,道:「好,我會利用他們先自相殘殺,之後就是黑甲降臨的時候。」走到房外,手指指向那女人,柯克便示意任他拿去。夜叉一笑,便握著她的長髮當為狗帶,帶她回到房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