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開戰(一)

拉蒂默:「雨滴穿石,不是靠蠻力,而是靠持之以恆。」
“The drop of rain makes a hole in the stone, not by violence, but by of falling.” Latimer said.

只不過一日,這宗被人民稱為自由夢事件,被傳媒稱作恐怖襲擊的新聞在世界激起千丈巨浪,英國全國上下不少人士站到街上,當中不乎門者,打算聲討政府。

面對眾多憤怒的人民,英國政府也不得不派出防暴警察防備。人民更拋磚頭、投汽油彈,甚至破壞街上的車輛及商鋪,警察為保衛秩序亦拿出伸縮警棍對峙及驅趕。站在高樓上的婪問:「慾,你覺得一槍可以改變多少?」

慾輕笑:「嘻,試試就知道。」婪使用入神,一口氣闖進現場指揮官和五名警察的精神之內。他們只不過是普通人,豈能阻擋婪的入神。



指揮官突然一聲令下,命防暴警察開槍,可是他們手中槍械乃上真實子彈,不禁呆滯。指揮官一手奪去其同僚的手槍,毫不猶豫扣下板機,那示威者頭顱破裂,頓時鮮血滿地,更灑向旁邊的市民。

槍聲響徹矇矇矓矓的倫敦街道,而五名在前線的防暴警察瘋狂開槍,一時之間,附近充斥槍聲和尖叫聲,就連月亮也彷彿份外鮮紅。眼見如此,身在樓宇之中的市民大怒,將傢俱紛紛掉警察,大聲吶喊。街頭瞬間變成警民衝突,以暴易暴。

慾輕笑:「嘻,果然變成大混戰。」

婪說:「去另一個城市啦。」二人在夜幕下消失,但憤怒、仇恨、恐懼已刻入眾人心中。

核爆發生於英國、中國、埃及、法國、瑞典、美國、日本和俄羅斯八處地方,因為地理原因,當中面積龐大的俄羅斯影響最小。



聯合國不得不與各國元首和總統討論是次大核爆在生態環境、經濟、國力等層面上所造成的影響、破壞,更要禁止使用核武。由於事態過於嚴重,影響深遠,不容許帶備任何錄音和通訊儀器入內。聯合國主席字正詞嚴,大吼:「地球已經危在旦夕,世界政府這次大核爆,不只威嚇門者界,更對所有國家。我哀求各位別讓世界政府使用任何核武,否則在大戰完結之前,人類則首先滅亡!」

作為國家的領導人豈會不知道這事實,於是紛紛簽下無核公約。而背後聽著的莉娜亦感安心,雖然即使違反,聯合國亦沒有正式權力向之追討,可是至少也能向世界政府施加壓力。

莉娜六神無主,感到頭昏腦脹,心想:「不過一日,已經發生如此多事。幸好宋龍要我以聯合國之名向其他國家施壓,唉。」

而身在香港的執劍則是細看事情發展。明鋒道:「今天在英國發生的事,不久就會擴散去其他國家。」

真鳳認真問:「就是你所說的分化?」



明鋒點頭,道:「東尼一派和宋龍一派應該開始行動,我們也要上場了。」知道戰爭已經開始,眾人亦不得不收拾心情,專心面對,一拼高下,一戰生死,可是,真鳳卻是心事重重。

真鳳雖未曾見過姚天和呂狂,但光是為族人而犧牲自己的歲月,亦能印證二人的豪氣和對族的驕傲,認真道:「真龍族族長和鳳凰族族長將如此強大的神兵交托予我,並且希望我可以帶領其餘族人生存,我一定不會令他們失望。兩族族人一定會來到萬事妥找我們,所以我們一定要保持聯絡。」

明鋒道:「我在之前已經發射出一個小型人造衛星,應該足夠我們聯絡和互相定位,當中更用多重加密程式,只有我們的電話加上輸入密碼才可使用。」其他人知這非是易事,光是要尋找人造衛星的適合位置,如何發射上去、裝備、配置等已是遠超他們能理解的範圍。

真鳳才鬆一口氣,但他視執劍為家,每人為兄弟姊妹,問:「但有沒有人知道小冰在哪?」

電王憂心道:「我們只知道她回去家鄉,希望不會被核爆所牽連受傷。」

明鋒目帶銳光道:「不過我們不可以坐以待斃,留字條和一部電話給小冰。噬魂者計劃要施召龍陣,所以我們要比他們快一步率先找到骸血龍頭骨。你們知道噬魂者的能力嗎?」

眾人異口同聲地說:「噬魂者的能力?」



「噬魂者一共有八人,但正面戰鬥的只有但丁、慾、怒、嫉和傲,五人戰力強悍,而另外三個人,即惰、婪和食,一直躲藏,作間接戰鬥,所以我們一定要知道他們的能力,才能作最好的準備,逐一殺滅,削弱他們的戰力。其實我一共將十個人造衛星發射上去,只要他們使用能力,我應該可以追蹤同分析。」

電王一臉英氣道:「大家要相信自己,一直維持心中的信念,將噬魂者打敗!」不知不覺,他亦從幼嫩男孩,成長至今,已是個可靠伙伴。

明鋒補充:「我們主要的敵人只有世界政府和噬魂者,次要是東尼一派。世界政府希望對門者界趕盡殺絕,將勢力擴張;而噬魂者目的乃毀滅世界上所有國家,以滅絕一切規則,所以我們沒可能不阻止兩者。至於東尼一派,雖然未有確實證據,但依他們舉動,最大可能性是他們將建立一個門者的國度;至於宋龍一派,雖然他們希望維持現況,不過依宋龍的說話,與他們連成同盟的可能性低於兩成,所以我們最有機會同盟的是梵蒂岡。就這樣。」

真鳳輕輕搖頭道:「唉,可惜未能與宋龍同盟。不過我們和莉娜與伊諾夫,應該可以一同抗敵。」

「去到搜尋的時候,需要分隊,由真鳳分配,我先去準備。」話後,明鋒便轉身回去房間之中。

真鳳看著他們,執劍從當初十人,變得九個,變成七個,此時依然站著的更只有五個人,心中一陣鬱悶,說:「我們只有五個人,明鋒、電王和我也是初階三門者,而小倩和若霖都是高階二門者。那麼,找尋骸血龍頭骨,我和小倩一隊,電王、明鋒和若霖三個一隊,大家要保持聯絡。」

「無問題。」

真鳳溫柔細看著小倩雪白可愛的臉蛋,再望向其他人,說:「等明鋒回來,我們便會出發。」



「噹噹噹⋯⋯」

真鳳心想:「單線電話?難道有大事發生?」接過電話:「喂,我是真鳳。」

「真鳳,我是華叔。美國發生好大件事,一堆自稱自由夢鬥士的門者破壞華盛頓不少政府建築物,看來鋒仔之前所說大戰快要開始,大家要小心,知道嗎?」

聽到華叔說話,真鳳心感份外溫暖,答:「知道了華叔,你也要小心。再見。」同時,明鋒揹著大背包走來,看似沉重,真鳳也猜到當中為何物,問:「美國華盛頓出現門者破壞事件,不過他們所破壞的全是政府建築物,他們更自稱自由夢鬥士,連普通警察也不能阻止他們。東尼到底在做什麼?」

明鋒說:「那只是噬魂者第二波攻擊,東尼等人一定會容許噬魂者不斷破壞,逼世界政府派人出手,只要佢出手,先會有破綻。我們出發吧。」真鳳無可奈何,只能接受。

明鋒氣定神閒地續說:「依我推斷,骸血龍頭骨身處南美洲可能性接近六成,準確而言,應位於烏拉圭。據真龍靈錄所講,大約在烏拉圭的地方有一條古龍村,極有可能,當中正是盛載骸血龍頭骨。大家小心,因為噬魂者極有可能派人跟蹤我們。」

小倩反應極大,驚呼:「跟蹤我們?」先前要不是惰未有帶十人偶,他們也未必能勝利,對付其餘的有備而來的噬魂者更似自投羅網。



「沒錯。」明鋒若無其事走到門口前,彷似噬魂者只是街邊的路人,叫小倩呆若木雞。

「大家等等。」真鳳拿開掛著各相片的木板,把龍嚎和鳳鐲鎖在當中夾萬,轉身望向大家,說:「我尚未有資格駕馭它們,唯有將它們放在執劍最珍惜的地方。」眾人聽後都會心微笑,看去那些相片,勾起他們的回憶。那時,風仔和斯龍依然健在,明念依然開懷大笑,殘影依舊屹立,小冰依然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