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開戰(二)

執劍等人乘坐專機至烏拉圭對出海域,即使各地治安顯著加強,但他們乘坐浮艇去到邊岸,神不知鬼不覺到達烏拉圭境內。真鳳道:「小倩,一直用精神掃瞄,將範圍擴至最大。一旦發現任何可疑人物,馬上通知我們。」

小倩答:「知道。」執劍之中,真鳳雖是會長,不過對於計謀及大局並非在行,所以會交由明鋒處理,而他則在戰鬥中發佈指令,二人這樣的合作亦是執劍中的一個默契。

烏拉圭雖然未算發達,亦五臟俱全,惜現街道混亂,破碎不堪入目,又有數分似當時的伊拉克。夜幕低垂,執劍等人在屋與屋之間飛快走過,飛簷走壁,穿街過道。電王問:「明鋒,你知道位置大約在哪?」

明鋒走在最前領路,道:「大概在接近阿根廷的山脈之中。」



忽地數枚迫擊砲彈擊中數座政府大樓,攻破外面防衛,然後一群門者突然發難,向天大吼:「自由夢不死!」拿著槍械衝入政府大樓撕殺。

電王問:「他們就是自由夢鬥士?」仔細看去,那群人毫無組織,明顯沒有受過任何訓練,而且暫時最強的,都只不過是個中階二門者。再問:「我們是不是應去救其他人?」

明鋒淡道:「不必。好快你會見到世界政府的還擊。」

可是,電王未能放下在政府大樓內的人,而若霖亦留此陪伴。不過一會,那群門者便從大門之中逃跑,部份人更是受傷不輕。電王皺眉,便與若霖二人加快追回明鋒等人。明鋒看見電王和若霖追趕過來,解釋:「他們只是一堆沒經訓練,鮮有打鬥的門者,根本敵不過有槍械的警察、警衛。而且此時政府大樓又豈會不加強防備。就是面前山脈,我們分隊搜索吧。」

真鳳心有不安,說:「正如我所講,我和小倩一隊,明鋒、電王同若霖一隊,有事就用電話聯絡,知道嗎?」



明鋒示意電王和若霖跟來:「好。」

真鳳溫柔道:「小倩,走吧。」小倩甜蜜點頭。眾人奔跑山脈,也未找到古龍村所在,不過真鳳心中仍感不安,即使小倩尚未探測到有人接近,總覺得有人跟蹤。突然,憑過人視力,他彷彿看到一些似是祭祀的物品,可是未敢太大動作,笑道:「小倩。」

小倩見真鳳望來,更突然雙手抱來,心神蕩漾,亦依靠著他,問:「怎麼如此突然呢?」

真鳳卻認真在她耳邊輕說:「我總覺得有人跟蹤我們。掃瞄一下你的七點半方向,仔細掃瞄一下,看看是否有人,然後再掃瞄你的一點鐘方向。」

小倩聽出他語氣沉重,不禁認真。先前她將掃瞄範圍擴至最大,如果對方隱藏氣息,的確難以探測,但如今集中心神掃瞄,亦可探測其所在。忽地,小倩連接真鳳的精神,以免發出任何聲響,道:「我七點半鐘方向附近有一個人,他隱藏氣息,而且至少是個三門者!」



「只有一個人?」

「對。真鳳,佢好像正向我們走來!」

「真鳳?」正當真鳳催動靈力,準備迎戰之時,竟聽到一道熟悉聲音,方知乃聯合門的莉娜,才敢放鬆。莉娜衣著烏黑,與黑夜融為一體,有禮續道:「竟然會在這裡遇到你,真是巧合。難道你也在找東西?」

月色幽暗,照在莉娜臉上更顯高貴動人。真鳳對她極有好感,不只替一眾新會長發聲,更救下壬生二介,笑問:「莉娜,恕我直言,你剛剛才到嗎?」

她不解問:「對,為什麼這樣問呢?」

真鳳直說:「我總覺得有人跟蹤。」

莉娜端莊成熟,渾身散發女人韻味,叫小倩不得不暗中比較。她道:「其實我都有此感覺,但若有若無,或許是我們多心。你也在尋找骸血龍頭骨嗎?」

真鳳點頭,輕笑:「莉娜你真直接。」



「那麼,不如一同前行,好嗎?」

真鳳微笑:「好,反正我知道你們和我們一樣,只想對抗世界政府和噬魂者。」

莉娜嫣然一笑,金髮似樹柳低垂,動人心弦,說:「你對大局確有一番理解,不愧是斯龍的接班人。短短日子,已經升上初階三門者,而且戰力高強。不過我勸你最好遠離宋龍,即使他經歷得失高低,心中依然無法失去妻兒之恨。」

真鳳在早前的比試也親身感受得到,點頭道:「謝了。走這邊吧,我好像看到有關東西。」三人一同前行,而真鳳以衛星定位讓其他人趕來。

他們三人走到山脈之中一個山洞,見有人的痕跡,更確信這就是他們所尋找的地方。真鳳道:「在這裡等我的同伴吧。」莉娜有禮點頭,只四周觀察張望。明鋒等人趕來,看到莉娜亦感奇怪,但知彼此並無利益衝突,便一同前往山洞之中。

山洞之中乾燥而不侷促,要不是他們的視力超越常人,連路也看不清,而小倩一直使用精神掃瞄,一方面探路,另一方面探測是否有人,說:「整個山洞都沒有人,不過,左邊有一秘門,可以通往更大的地方。」

要不是有小倩這位精神力動者在此,他們千想萬想也不知此處竟有一條隱密秘道。真鳳身先士卒,拉開秘門,道:「連風向也改變了,我們要找的東西很有可能在裡面。」



秘門連接一條廣闊通道,可是在盡頭位置,有一大型的物件吸引眾人的目光。他們急步走去,查看這是否骸血龍頭骨。明鋒尚未走近,但外型與記載的一模一樣,便知這就是噬魂者計劃的最後一塊拼圖。

「原來有這道秘門,令我們一直忽略這地方。」突然,一道威武聲音從背後傳來,讓眾人大嚇一跳。一頭藍髮的怒說:「好久沒見了,莉娜。」

在怒身旁的食笑言:「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莉娜回想起上次聖盃戰一敗,咬牙切齒道:「怒。」

電王看見噬魂者,怒火大盛,喝:「如果你們再走近一步,我就會打碎龍頭骨!到時你們的如意算盤就此完結!」

「即使你們打碎了,只要有足夠的碎片,我們也可以召出骸血龍。上吧!食。」話後,怒與食催動氣勢壓向真鳳等人,怒更以不可一世的姿態直接衝去。

明鋒喝:「阻住他們!」用全速奔向骸血龍頭骨,而真鳳、電王和莉娜催動氣勢抗衡。光是氣勢的對撞,已令山洞變得塵土飛揚。

莉娜大吼:「怒交由我!你們專心對付食!」聲音帶怒,在山洞中迴響不絕,與平日截然不同,可見對先前一敗耿耿於懷。



電王的決意氣勢加上真鳳的帝皇氣勢如巨浪般湧去,食暫且處於下風,馬上從口中吐出兩個人。二人身軀雖然佈滿傷痕,其中一人卻釋出強暴氣勢,抗衡電王和真鳳。真鳳道:「小倩、若霖,合力打那高階二門者,電王打食,那初階三門者交給我。」

電王突然加速,知食乃是地主水異者,自己上前佔有優勢,疾衝上前,催動靈力猶如金光,左手握緊劍柄,陡然拔劍,喝:「居合斬!」

食身形略胖,見電王敏捷,不退反進。秘銀劍雖長而鋒利,可是講求瞬間拔劍的居合斬,力聚於劍尖,亦即是越接近劍尖,威力就越大;反之,越接近劍柄,威力便越小,因此食也向前疾衝,將靈力凝聚右手,打算壓下電王,以力打力。

電王心想:「反應好快!」眼見這劍招不成,發出肉眼可見的電流,閃遍身體,即使食躲過劍招,亦難以避開這恐怖質量的電流。

「吞吐之力!」食突然張開大口,湧出一道激烈氣流。

出乎意料之外,電王竟被此吹飛,更失神一剎,怕食乘勝追擊,右手馬上射出電炮。電炮之快也讓食詫異,雙手壓地,使用厚厚土壁防禦。那道土壁被電炮打碎,化成灰塵,可見電炮威力今非昔比。

電王殺意大散,眼神冰冷,疾速跑過土壁,拔出秘銀劍,打算以他擅長的近身戰以最短時間取下食的首級。誰知,一過土壁,食已不見,電王才知食正繞道衝向明鋒,大吼:「明鋒!小心!」



食聚力一躍,張開大口,發出一道極尖銳的聲音,令全場的所有人皆失神一剎,趁機越過明鋒,一口吞下骸血龍頭骨,更打碎明鋒頭上的岩石,逼他迴避。

電王大怒,心想:「可惡,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打算要和我打。」注入不少靈力於秘銀劍中,化作帶電的劍氣向食連刺。

食吞下龍頭骨同時,背部受劍氣所傷,馬上忍痛逃跑,吼:「目標完成!怒,掩護我!」和莉娜打得火熱的怒聽後馬上衝去,以一招冰河擊向明鋒和電王,更打穿岩洞,令食有空檔離離開。

莉娜處於下風,但亦立即趕去,知道其他人根本無法擋下怒,一式火鳳舞,化身為一隻火紅的鳳凰追趕怒。

突然一道紫色光芒照亮山洞,從食口中吐出的那名初階三門者已被真鳳在十多回合之內打得節節敗退,更以紫炎炮置於死地。食大感怪異,即使被他吐出的屍體未有生前完全功力,但總不會被輕易擊倒,暗中估計真鳳的實力,但大事要緊,馬上奔向秘門逃跑。

莉娜等人也知要是食將骸血龍頭骨帶給但丁,那麼世界近乎終結,於是轉身使出天火之花,一群藍色如鬼魅的火花向食襲去。

「一度強化!」怒的皮膚變得冰藍,全身冒煙,速度更是加快不少。「二度強化!冰川!」怒身型縮小,但那力量更上一層樓,冰川剛好在天火之花擊中食之前趕到,而食完全沒有回頭或轉向,可見二人之間的信任。

「怒,別要太遲。」食跑出秘門,遺下怒獨留在此。

怒脫離強化狀態,笑道:「放心走啦。」真鳳心想一度強化和二度強化皆是不能長久使用的技能。

若霖和小倩合力擊倒那名高階二門者,前來幫助。莉娜道:「你打算以一人之力打倒我們?」

怒則笑道:「手下敗將,何足掛齒?」

電王替真鳳高興,問:「真鳳,你何時變到這麼強?就連氣勢也漸變結實。」

真鳳感到心中澄明,有如流水般以無法為有法,輕笑:「電王,你也變強了。我總感覺我離中階三門者只差一次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