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開戰(三)

「對不起,竟然被食偷走了骸血龍頭骨。」明鋒雖說是道歉,話語之中卻毫無歉意。

真鳳道:「算了,現在重要的是如何對付面前的怒。」怒與莉娜激戰,怒憑靈力屬性佔優。莉娜一敗,其他人根本沒有還擊之力。

明鋒淡道:「一個人沒可能毫無代價提升力量,一定有所限制。或者,他的強化是以壽命為代價,所以才不長期使用。」

「電王,我們幫莉娜!」話後,真鳳和電王亦上前參戰。明鋒留此,以保護兩女,要是怒突然轉向衝來,明鋒至少能爭取一段時間。



不知為何,隨著真鳳接近,隱隱感到一股力量,心想:「難道是上古之力?」

莉娜的莊嚴氣勢依然洶洶如浪,可是怒的狂怒氣勢也不遑多讓,激烈可怕。怒俯身衝前,在一息之間縮短了他和她的距離。

莉娜平靜如止水,道:「你會後悔當日沒有殺我。」一雙玉手凝聚靈力召出炎魔。炎魔全身散發藍色火炎,栩栩如生,目露凶光,大吼一聲,幾乎令山洞動搖。

真鳳等人首次看到如此逼真的靈獸,光是外貌已能讓人恐懼。怒見炎魔比起先前有所不同,道:「看來你也有所不同,不過你始終是我手下敗將!」雙手射出冰藍光束,耀眼無比,一喝:「冰凍光束!」

怎料炎魔完全不擋,反而硬擋這招,然後雙爪帶著千鈞之力擊向怒。怒出乎意料之外,躲避不及,左背被劃出一條血痕。莉娜跑前,再凝聚起一股瘋狂的靈力,使出火鳳舞,直轟向怒。



怒瞬間處於下風,痛得發狂,即用二度強化,不只身體變細,速度亦更快,閃過莉娜攻擊,瞬間逃離二人範圍。炎魔被冰凍光束所傷,腹部的藍炎比其餘地方遜色。怒凝聚龐大靈力,大得震驚眾人,簡撼動眾人心靈,大喝:「冰河時代!」

以怒為中心,山洞竟結霜下雪,繼而冰封,帶刺骨陰森寒氣的冰河時代讓莉娜感到危險,不禁後退,見到被冰封的岩石後竟成碎石,更感可怕。

「可惡!炎魔,盡情燃燒啦!」炎魔釋放所有能量,強行擋下冰河時代。兩者互相對抗,一熱,一冷,這種極端的能量差讓山洞周邊變得破爛。

怒不禁心想:「果然是惡魔級別的靈獸,能量純粹得恐怖。」和明鋒所推理的一樣,強化技能除了需要使用靈力之外,更要消耗壽命。

「電炮!」「紫炎炮!」二人趁怒在出招之後的空檔上前相逼。



怒乃近身戰的絕頂高手,輕而易舉躲開二人招式,有如一道藍影閃過,道:「只不過是初階三門者,竟越級挑戰我!」對二人根本看不入眼,雙手各聚一股藍中帶淺紅的靈力,吼:「冰鳥出!」

數隻晶瑩剔透的冰鳥破空而出,直指二人,幸好彼此依然有一段距離,足以躲避。炎魔先前將自己的能量盡情釋放,就像是把壽命燃燒殆盡,頓時虛弱不少,可是他也是莉娜所煉成的靈獸,眼見莉娜身處下風,不顧自己上前盡力拖著怒的動作。

莉娜豈會不明白炎魔心意,也知怒再不會如上次一樣放過自己,此戰若敗,就等於死,喝:「炎魔、真鳳、電王,跟我一起上!」

真鳳和電王本來就有此打算,現時聽到她的說話,更是豪氣倍增,各在莉娜兩邊,而炎魔則和她站在一起,三方攻向面前看去較先前虛弱的怒。

怒見此怒氣更盛,喝:「一度強化!」皮膚再次變藍而冒煙,有如變成冰雕。

炎魔一跳跳至怒的身邊,那拳亦至,帶極大威壓,被正面擊中,後果實不堪設想。怒瞬間雙腳發力避開,接著右手集中一道力量,使出冰河。此刻炎魔龐大的身軀反而成為弱點,冰河直接擊中炎魔,更令他身軀穿一大洞。真鳳和電王大感驚訝,知剛才炎魔的一拳帶著千鈞之力,而且出招又狠又快,怎料結果與想像相差甚遠。

炎魔彷似沒有痛楚,反而湧出一股純粹的能量,大吼:「火炎地獄!」

真鳳大感恐怖,感到火炎地獄威力龐大,卻見莉娜不退反進,孤身衝進火炎地獄。怒正身處在炎魔附近,感到如此恐怖的能量波動,便知炎魔打算將壽命燃燒作為最後一擊,卻無法阻止或避開,唯有使二度強化強行擋下。



炎魔生出熾熱的火炎,猶如從地獄伸出來的魔爪將人拉進其中,怒被此燒傷不少而怒吼,並將冰川擊向自己,將自己冰封於中以減低傷害。

可是火炎地獄乃炎魔最後招式,岩石也被燒熔,甚至汽化,即使是冰川也難以抵抗著,變成靈力之間的對抗。此時,雙眼暴怒的莉娜趕到,右手凝聚極大量的靈力,怒瞪冰封中的怒,狠道:「你這樣正合我意!」

怒見此大感危險,但被炎魔所牽制,不敢分心,即使炎魔已是強弩之末,餘下能量也足以令他重傷。莉娜大喝:「真鳳、電王,趁現在攻擊!」

二人聽後知刻不容緩,馬上催動靈力,但因火炎地獄之威而未敢走近,只好作遠距離攻擊。「紫炎炮!」「電炮!」

莉娜眼中只有怒,然後將這股龐大的靈力化成一支無堅不摧的火靈槍,直指怒。

隨著炎魔消失,怒以靈力作為衝擊波,試圖將其他人彈開,可是這時火靈槍、紫炎炮和電炮亦已經擊中自己。莉娜深怕怒有另有後著,未敢上前,三人站在一起,看著單膝跪地的怒,血跡斑斑。

怒確實被三人合擊而受重創,吐出一口烏血,傲然站起,心中怒火焚天,雙目怒瞪三人,大喝:「三度強化!」莉娜聽後大感意外,光是二度強化已令她吃上不少苦頭,不敢想像三度強化將會有多恐怖。



怒三度強化之後,全身發白,冷若冰霜,渾身帶著絕頂寒氣,體型比原先更龐大,猶像怪物。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亦令真鳳和電王詫異,看見怒突然湧起一股強悍靈力,不知從何而來,只知此場定是苦戰。怒的狂怒氣勢漸趨雄厚結實,令人吃驚。

真鳳全身現起紫炎,道:「電王。一定要活下去。」

電王不知為何,忽有感覺真鳳就是一個帶著紫氣的帝皇,笑後緊握手中秘銀劍,道:「一定要活下去。」

小倩突然大叫:「一定要活下去!」催動精神力鞭撻怒的精神,盡量讓他分身不暇;而明鋒戴上特製眼鏡,使用瞳力攻擊,望能幫助一二;若霖打算使用音波箭去妨礙怒的動作。

真鳳感到執劍其他人的靈力,心中感到一陣溫暖,於是微笑:「對呀!我們,是執劍!」話畢,真鳳和電王同時上前,莉娜卻後發先至,先以火鳳舞攻去。

怒化成冰藍獸人,一爪則擋下莉娜,另外一爪抓去,速度快得可怕,連莉娜也反應不及,幸好真鳳及時來到,以紫炎打在怒的左爪上,爪風在莉娜背後擦身而過;電王則手握秘銀劍,向怒腰間橫揮,金色劍氣隨劍鋒而出,連同電光一同攻去。

怒體型雖大,卻絲毫無減速度,腳尖一彈,空中一轉,以右爪抓向電王,左爪成拳擊向真鳳,而一腳踢向莉娜,輕輕瓦解三人聯合的攻勢。三人皆感到當中所含的力道,紛紛退後。真鳳心忖:「好恐怖的力道⋯⋯」

莉娜擋後,問:「怒,你到底和奧斯頓有什麼關係?」



怒大感憤恨,怒吼:「莉娜!你不配稱他全名!」

莉娜知真鳳等人不解,說:「奧斯頓乃藍獸族族長,九大傳說之一。怒,你是藍獸族族人,你所謂的強化,就是藍獸族引以為傲的獸人之力,狂化。」真鳳才知道自己先前所感到的奇異力量就是被怒一直隱藏著的獸人之力。

莉娜續道:「縮短自己壽命,以換取更強大超凡的力量,就是所謂的獸人之力。」知利用獸人之力而換取力量的狂化並不簡單,有如各神話中的狼人或獸人,異常強悍。

怒雙眼暴紅,吼叫:「你這世界政府的走狗,沒有資格叫族長的全名!」話畢,他雙腳聚力,一瞬衝向莉娜。

真鳳馬上催動真龍之力,集中右手使出龍怒,直衝向怒的右邊,一道鮮紅閃光亮遍山洞。怒未敢視而無睹,手臂忽地膨脹,不可一世地笑道:「你以為你的真龍之力能勝我的獸人之力?」運勁一拳揮向龍怒,以硬碰硬。

兩者相拚,怒的力量遠勝真鳳,逼他後退十多步,右手顫抖不已,心叫:「可惡!」

莉娜知靈力剩餘不多,但現時非生即死,見怒與真鳳相拼時,再次使用火靈槍,出手快而狠。火靈槍剛好刺破怒的腹部,可是於三度強化當中的怒竟無視痛楚,反手一爪抓傷莉娜。



電王走到怒的盲點一劈,怎料怒反應極快,反應過來,回身一爪正想撕破電王咽喉。

「千目!」明鋒此時透過特製眼鏡將瞳力增大,正來得及時,讓怒的利爪暫緩一刻;而且,小倩亦以精神力鞭撻怒,使怒緩緩慢上一分。電王見此機會,馬上轉招,注入大量靈力,秘銀劍金光大現,一劍削去怒的右腕。

莉娜大感希望,馬上催動剩餘的靈力,再用火鳳舞上前緊逼怒。怒已怒不可遏,那狂怒氣勢結實如衝擊波,湧向電王,幾乎讓他暈厥,左腳奮力一蹬電王。電王被直接踢飛,口噴鮮血,胸骨幾乎碎裂。

正想怒打算乘勝追擊,真鳳生出鳳翼,疾衝上前,吼:「我不容許你殺我同伴!火鳳燎原!」一隻藍色火鳳憑空生出,阻止怒前進,而真鳳就衝去抱走電王。若霖亦發出道道音波箭,擊在怒腳部關節,盡量拖慢他的動作。

怒左手聚力一拳便打碎火鳳燎原,右腳一彈,以膝撞撞向莉娜。她馬上轉身閃開,以爪作舞,抓向怒的雙腳,更特意攻向他的右邊。電王數秒後回復過來,氣喘吁吁,以靈力封著胸前傷口,打算重回戰鬥,感激說:「謝謝你,真鳳。」

真鳳放下電王,二人四目相投,兄弟之情盡數湧現,豪氣萬千,道:「兄弟之間,不用客氣。上吧,電王!」

「上吧,真鳳!」

三人的合擊雖不算天衣無縫,但每人各自戰力也不容忽視。

莉娜本為中階三門者,每拳每腳皆能取命,配合烈火,實殺人於無形;真鳳和電王雖然只是初階三門者,可是前者擁有龐大靈力,加上真龍之力和鳳凰之力相助,絕非池中物;而電王對於自身靈力的運用更有得著,對秘銀劍運用得出神入化,強悍無比。

可是,三人並沒佔優,不論火焰或電光,彷彿對於怒沒有反應,強韌的身軀和鋒利的利爪已是神兵利器。明鋒心想:「獸人之力的狂化果然恐怖,佢已經沒再用任何技能,只單靠肉體的力量配合靈力的運用戰鬥,但竟然依然稍佔上風。」看到地上各種痕跡,馬上叫小倩連接所有人的精神。

透過精神連接,明鋒眼神銳利,說:「各位,怒的強悍不容置疑,但相信我,別再正面搏鬥,只用拖字訣。」

莉娜不解,但知明鋒才智過人,非會說出空話,只好跟從。真鳳和電王一聽明鋒說話之後,馬上分開兩邊,齊連射紫炎彈和電光拖延時間。反之,怒更心急氣盛,不斷橫衝直撞,即使速度奇快,可惜他們一心只想保持距離,不斷閃避,就連小倩和若霖等人都紛紛退後。

怒甚至用三肢奔跑,試圖縮小他們之間的距離,但三人不斷分散逃跑,便將目標轉到明鋒等人身上,逼使真鳳等人正面與他一戰。真鳳衝去,大吼:「不!」

明鋒催動渾身靈力使出土石流,幸好他們身處山洞之中,周遭都是土石,一招過後更成一道牆壁,封閉通道。怒大吼一聲,一腳將厚厚牆壁踢碎,可是他口中吐出鮮血,突然從三度強化之中退回平常狀態。

明鋒等人看到怒,已經變得比初時的虛弱得多,連那粗豪氣魄都淡化許多。先前明鋒看到地上血跡,便知道那是使用強化的副作用,才要大家盡量拖延時間。

莉娜收起烈火,平靜道:「借獸人之力所用的狂化雖然可以令你變得異常強大,不過代價是縮短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