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龍鬥鳳(一)

赫西奧德:「偉大的事業是通過不懈努力,一磚一瓦堆起來的。」
“If you should put even a little on a little, and should do this often, soon this too would become big.” Hesiod said.

明鋒向眾人解釋:「強化或狂化,乃利用獸人之力將細胞活化,令身體、動作、反應都變得更靈活。今次,我們逼他使用三度強化,在戰鬥後段,他髮色減淡,而且地上有不少血跡,從位置上分析,血跡屬於你們的可能性不過兩成,因此我推論怒的強化能力不可維持長久,可能性就超過六成。就這樣。」

或許三人繼續一直搶攻,強撐下數十回合便會逐一被擊倒,畢竟怒使三度強化實太可怕。真鳳見怒已是強弩之末,臉色蒼白,靈力淡而無光,已離死不遠,說:「若霖,拜託你先幫電王進行還原。」

電王亦收回秘銀劍,走去若霖旁邊,乖乖坐下,讓若霖為自己還原,笑道:「謝了,若霖。」



真鳳散發帝皇氣勢,壓下乏力的怒,更單手將他提起,凶狠吆喝:「怒,把你所知的一一說出來!」

怒一聲冷笑:「我只知道,你們對付其他噬魂者會死,哈!」虎落平陽被犬欺,區區初階三門者的氣勢竟能把自己壓下,簡直是一個絕大的侮辱。不過他也知面前的真鳳與其他初階三門者並不相同。

剛才二人相拼,怒儲力後所揮出的一拳,即使中階三門者也未必能承受如此狂妄的力量,但真鳳只不過是退後一段距離,現在更以右手提起自己,心想:「真鳳,到底你是什麼人?」

真鳳並不知道自己於不知不覺間竟如此恐怖,如此強橫。莉娜走來,說:「算了,我不認為我們可以從他口中得到任何情報。」真鳳亦無奈地點頭,把他放回地上。

怒以最後一口氣破口大罵:「莉娜,你們這些所謂世上最強的九人,助紂為虐,做世界政府的走狗,你們這樣,對得起其他門者嗎!用一個個謊言去隱瞞世人!扼殺門者的生存空間!世界政府一直幽禁九個傳說,而你們又為了他們做了什麼?說!」



「我一定會將世界政府拉下。」話畢,莉娜一掌終結怒的性命,血灑滿地。

即使面臨死亡也毫無恐懼,為了理想而不惜犧牲,即使他是敵人,但真鳳從心中也感可敬。他冷靜道:「雖然怒死了,但丁也拿到骸血龍頭骨。明鋒,骸血龍到底是怎樣的生物?」

其他人也感好奇,望向明鋒。明鋒輕描淡寫地說:「據真龍靈錄所記載,骸血龍是破壞力最強大、最恐怖的魔龍,即使高階三門者都未必有能力殺死牠。所以據我假設,如果初階三門者戰力有二千,中階三門者戰力有五千,而高階三門者是一萬,那麼骸血龍戰力應有二萬或以上。」

所有人都目定口呆,心知不妙,怕噬魂者以骸血龍滅世。明鋒續道:「當然,每人戰力都難以數據化,因為無論天氣、靈力屬性、招式等都各有不同。就這樣。」

真鳳知道事情嚴重性,馬上說:「我們馬上回去基地,從長計議。莉娜小姐,如果今次沒你的話,我們也會喪命於此,謝謝你。」



莉娜笑說:「同樣,沒了你們,我也不能勝利。謝謝你們。」那種儀態和氣度,乃是無法隨便模仿,令她更動人。

明鋒專誠走到莉娜身邊,輕拍她肩膀以示感激,說:「希望未來會再見。」莉娜報以微笑後便分道揚鑣。

隨著二月一日的自由夢事件,世界各地多多少少出現不同遊行和示威,要求各國政府交出所有有關門者的研究和秘密,更有不少人想把現任政府直接拉下台,而在不知不覺之間,示威者和警察的衝突越來越大,漸變不可收拾。

香港的天空帶片黯然灰色,讓人感到鬱悶,漫天細雨,如針似的綿綿細雨灑去,落在街上每人所緊握的傘上。

「政府下台!」「還我真相!」「不自由,毋寧死!」

真鳳等人乘坐直昇機回到香港,沿途看見市民上街抗議,宣洩對政府的不滿。真鳳說:「就連香港都開始有示威。」

明鋒答:「香港是個國際注目的地方,雖是彈丸之地,不過背後所代表的遠超如此。也許為埋下種子,噬魂者之前才會來到香港。」



真鳳望熟悉卻陌生的天空,感慨問:「大家,你們覺得噬魂者所做的,是不是真的錯了?」其他人也知道真鳳心中疑問,確實,無人能夠完全否定怒的說話。作為高階三門者,本是人中之龍,可是世界政府卻因畏懼他們,而以其餘族人的生命作要脅,實屬可恨。

可是,若非世界政府這樣做,九大組織亦不會出現,屆時沒有對門者的規則、䄮序,只會混亂無比,甚至生靈塗炭。

隨著真鳳看得越多,知得越多,才發覺這世界的因果複雜,並不是非黑即白,黑白之間,有著不同程度的灰色,而對錯、是非、黑白,讓人如此迷失。

聽到真鳳問題,全部人都望著明鋒。明鋒淡道:「對或錯只不過是個形容詞,在不同情況、立場或形式之下都會產生不同結果,而且現實是,噬魂者亦沒有能力一次將世界政府推翻,才需要一直儲起人力物力,用自己的方式去得到自由。對我而言,根本不需要分噬魂者是對或錯,正或邪,只需要如何在這戰爭中勝出,至少如何活下去。」

真鳳微笑,說:「對,最重要的是你們和我一同活下去。」

而小倩燦爛笑說:「最重要的是大家在一起。」

電王卻說:「華叔聯絡到小冰了嗎?」

每次提到小冰,小倩的臉也有稍微不妥。明鋒答:「應該還未聯絡到,但願她安全。」



他們一踏入基地內,已聽到那電話響聲在基地中迴響不斷,明鋒上前接聽。真鳳看到桌上原封不動的衛星電話和紙條,就知道小冰尚未回來而殘影未有醒來,心中感慨。幸好小倩和若霖也走去,前者溫柔地依偎在他橫橫的肩膀,而後者輕拍他強壯的手臂以示支持。

「沒問題,謝了華叔。」明鋒聽後轉身望著真鳳,說:「真鳳,真龍族同鳳凰族合共約二百五十人來到萬事妥。華叔叫你盡快過去,如果不是,華叔怕他們會在萬事妥開戰。」

真鳳垂頭,張開鳳翼,無奈說:「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現在去。」

明鋒說:「你不帶兩族神器去?龍嚎和鳳鐲應該對兩族重要,甚至暗示族長的身份。」

真鳳自信說:「不必了,我自己已經是最好的證明。」話後,他便飛去萬事妥。

明鋒問:「電王,我需要一個十公升的透明容器,可以幫我拿到嗎?」見電王點頭後,他才走回地下室。

小倩好奇問:「若霖、電王,明鋒要來做什麼?」二人又豈會知道明鋒心中所想,紛紛苦笑搖頭。



與此同時,吸引力非凡的夜叉再次出現在世界各地螢幕上,認真而雙目凝望鏡頭,說:「各位熱愛和平的市民,近日世界各地都出現不同程度的暴亂,破壞社會的秩序、安寧,單靠我們的力量,不足以制止所有暴徒的惡行,所以,世界政府邀請所有市民作為臨時世界警察,只要你有心去維持和平,只要你希望社會安定繁榮,請你去到各地警察局,登記成為臨時世界警察,你將會被賦予一個臨時警章。只要你持有臨時警章,亦即代表你有權力去緝捕可疑分子歸案。緝拿暴徒!世界和平!」

緝拿暴徒,世界和平,八字便深深刻在市民心中,就連世界各地的電台和電視,都不斷重播這次演講,而且其餘新聞亦重覆這八字,令人久未忘懷。不知不覺之間,這無稽的因果滲入每人的思想中,再接受這一個因果--只要緝拿暴徒,就會世界和平。

飛鼠那對鼠眼彷似清澈數分,笑道:「夜叉,你差一點就就感動到我了,哈哈。」

夜叉笑容俊美,樣貌純真,笑:「如果你不是我的伙伴,我一定馬上殺死你。」

「哈哈,當然我也知。走吧夜叉。柯克已經確認了位置,我們要好好準備歐洲之旅,教訓一下噬魂者和那群看門狗。」

遠在梵蒂岡,貝琪驚醒,滿頭大汗,一雙圓大眼睛左張右望,然後一名溫柔迷人的女子走來安撫:「貝琪,你發惡夢嗎?」

貝琪看見瑪麗便馬上撲了上去,投進她溫暖的懷抱,說:「瑪麗姐姐!我好驚呀,我夢見了好多東西。」

瑪麗根據彼得所言,知道乃現代先知,若然她發夢,瑪麗必定會加倍留意,道:「貝琪乖乖,你說給瑪麗姐姐知你的夢,好嗎?」



貝琪堅強,強忍淚水說:「我夢見宋龍和真鳳在島上戰鬥!四周都破了,爛了!真鳳吐了好多好多血。」自從彼得推斷她是現代先知時,便將世上最強的九人的樣貌和名字都供給她查看,方便貝琪把預知的事說出。

瑪麗聽後,不禁心急問:「那結果怎麼了?」她親眼見過宋龍和真鳳先前較量,知宋龍實力強大,不能小覻。

貝琪道:「真鳳⋯⋯真鳳死了。」回想那慘況,忍不著撲進瑪麗懷中大哭。

瑪麗不禁呆滯,真鳳實力高強,愛惜同伴,抱打不平,正義不阿,可是貝琪所夢的都一一成真,喃喃自語:「他⋯⋯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