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龍鬥鳳(二)

艾略特:「怎樣的人便決定做怎樣的事;同樣,做怎樣的事也決定是怎樣的人。」
“Our deeds determine us, much as we determine our deeds,” George Eliot said.

「各位,我就是鄭真鳳。」真鳳有禮地向面前的二百多人自我介紹,幸好萬事妥中有一偌大房間,足以容立眾人,續說:「前任真龍族族長和鳳凰族族長都已經將兩族神器經子遠和文山交給我,我亦希望可以完成他們的遺願,帶領大家生存下去。」

真鳳的說話沒有令眾人感到興奮,反而兩族族人各自挑釁,幾乎直接打起來,而雙子和文山只靜靜坐下,觀看身為族長的真鳳如何應對。真鳳一喝:「夠了!」湧現一股帝皇氣勢,壓下房中所有人,忽然變得鴉雀無聲。

文山心想:「他比上次變得更強,與中階三門者只差一步嗎?」子遠也抱有同樣想法,子進心想著他竟與以前的宋龍實力如此接近。



真鳳收回氣勢,免得傷害任何人,道:「由這刻起,我就是真龍族和鳳凰族的族長,兩族之間再無分彼此,或者大家過往充滿誤會仇怨,不過你們又想想為什麼姚天和呂狂放棄世界?是因為你們,因為在座每一位,為了你們能夠繼續生存而自我犧牲,所以,別再自己人打自己人,兩族只有一個敵人,就是殺死他們的世界政府!」

文山站起,望向其餘所有鳳凰族族人道:「他說得對。不論為了族長而復仇,或為了維持門者的尊嚴,別要再仇視對方了。」

雙子也在這時站起,便看著族人和文山,子遠說:「姚族長既然將族長之位傳給他,那他是咱族的族長,我們該聽從他的話,而且,我們要為姚族長報仇,否則我就不得好死。」

「彼此放下成見吧。」子進也說著。

真鳳看著他們平靜下來,由心微笑:「大家互相握手言和,由今日起,要互相照顧。對大家而言,我只是個陌生人,不過既然族長將你們交托於我,我一定會盡力保護你們。先小人,後君子。」忽然催動濃烈殺意,讓雙子、文山等人不得不進行戒備,他人更生出一身冷汗,殺意一閃即逝,續道:「如果你們會傷害執劍任何人,我一定會將他碎屍萬段。」



文山暗忖:「到底他經歷了什麼?為什麼短短半個月內成長了這麼多?」首次與真鳳見面時,感覺自己全力一戰應可取勝,可是光憑剛才的氣勢和殺意已經展現他實力大增。

真鳳平易近人說:「大家先去執劍另一個基地休息,大戰已經開始,現在只不過是序,好快就會出動軍備,希望大家都要小心。」話後,他將地址留給雙子和文山便獨自離去。

子遠道:「咱們先去族長所說的基地吧。」整個真龍族的族人都隨他行動。

「等等。」文山在這時叫停他們。「子遠、子進,你也有那種感覺吧?」其他人不解,只看雙子點頭,文山續道:「也許真的是命運吧,或者在背後一切也有著一個人寫下這世界的劇本,把所有人都串連起來。」

子遠道:「鳳凰族的族人,一起去吧。」文山點頭,兩族同行。真鳳短短幾句說話之後,兩族族人都將槍頭齊指世界政府,放下那千年恩怨,不知是因為兩族族長的犧牲,還是因為真鳳所散發出的魅力。



與此同時,明鋒收到來自梵蒂岡的電話。「你是明鋒?我是梵蒂岡會長彼得,我沒有辦法聯絡真鳳,不過我有一件好重要的事要跟你說⋯⋯」

美國各州份亦上演不同形式的示威和遊行,癱瘓不少地方通道。正當政府派出軍隊和警察上前鎮壓,另一群門者正虎視眈眈。

「各位,前面就是華盛頓基察普海軍基地,為了所有已故的親人、愛人、朋友,和我一齊衝去,殺!」話後,一群門者手握榴彈砲和機槍突襲。轟炸過後,士兵久經訓練,馬上反應並作出還擊。「扔出去吧!」

「知道,納迪夫。」一名體型較大的門者雙手扯起一棵大樹,在百米以外向美軍扔去,另一個人扔出一枚閃光彈。士兵一見閃光彈,馬上找遮蔽,可是在下一瞬,才發現一道奇異影子繞來,然後他們竟不能自控,互相向同僚掃射。登時,海軍基地第一道防衛徹底被摧毀。

大量槍聲過後的一片寂靜由門者的歡呼聲終結,而帶領著眾多門者的正正是當日和但丁立下見面之緣,擁有著弄影能力的納迪夫,高舉右拳,大吼:「自由夢鬥士萬歲!但丁萬歲!就讓這群美國狗見識我們的力量!」

而在他身後的所有門者皆是在伊拉克戰爭之中受苦的平民百姓,而現在他們就是自由夢鬥士,更是復仇者,將一直積聚的仇怨、憎恨摧毀美軍,以眼還眼,以暴易暴,誓要焚燒這基地,比伊拉克的火炎燒得更旺盛。

而在美國某大型山洞內,食正跪在但丁的面前,雙眼暴紅,咬牙切齒道:「但丁大人,我在約定位置等候已久,但依然未見怒的蹤影,或許,他已被莉娜等人所殺!」怒的死與他有直接的關係。如若那天食留下,或許怒不會死於眾人手上。



但丁見七罪只剩五人,心感可惜,亦知怒的強大,更有剛烈無儔的獸人之力,只可惜以前他過份依賴這種力量,因此壽命早就比其他三門者短,道:「食,不必自責。莉娜、執劍,我們一定會為怒報仇!傲、嫉、慾,先去準備召龍陣事宜。婪,放出籌碼。食,骸血龍頭骨就先存在你體內,而且你要將體內屍體煉成,尤其是那個人,一定大有用場。」

「知道,但丁大人!」

但丁疾速離開,走至一處讓他無法忘懷的地方。這裡沒有人,沒有植物,沒有動物,沒有生氣,只有枯草、爛泥,一片灰暗的死氣濔漫著整個地方。他靜靜留下,孤獨地沉浸在這片無盡的黑暗之中。

世界政府先前的舉動讓世上數以萬計的市民都前往各地警察局,請求在這亂世之中擔任臨時世界警察一職,更想在無罪的情況之下將那群暴徒、暴民,甚至門者通通緝拿歸案,又或者是單純想發洩出一直被抑壓的怒氣。

一個身份,一個稱號,一個臨時警章,換來的是上千成萬比黑社會還要恐怖的人,他們的身份、身上的警章將他們所有行為合理化、正義化。久而久之,餘下中立的市民為求生存,亦只好成為其中一份子。

明鋒在電話之中說:「你說貝琪是現代先知?」

彼得說話真誠,心急道:「沒錯,你一定要相信我。如果沒了貝琪,梵蒂岡早在先前已經被門者突襲。求你相信我,真鳳沒有害人之心,但不代表宋龍沒有。」

明鋒也知彼得沒有原因需要陷害執劍等人,想了又想,問:「貝琪是個風屬靈力者?」



彼得心想:「你是怎樣猜到的?」說:「沒錯。」

明鋒點頭,似是解開心中不少迷團,道:「彼得,我相信你的說話,但你知道何時發生?還有,在哪發生?」

「就是今日!你叫真鳳遠離香港,否則,我怕貝琪的夢會成真!」

明鋒說:「明白,謝了。」這道謝不單指這事,更指有關靈力的另一件事。放下電話後,他馬上說:「電王,馬上打去萬事妥叫真鳳盡快回來。」心中暗想:「作為世界政府監視的衛星已被擊落,只剩足夠通訊的網絡,在這時候公然分化,將民心拉向自己,看來戰事已要正式開始。」

電王走去電話旁,尚未拿起,電話卻先響起,說:「喂?華叔,我是電王。什麼?宋龍自己到了萬事妥找真鳳?」

早在先前較量已知宋龍強悍,若真的要進行戰鬥,真鳳定必凶多吉少。幸好明鋒沒有將與彼得談話內容告訴給眾人知道,否則執劍定必陷入不安惶恐。小倩嚇得六神無主,驚呼:「難道宋龍是來報仇的?明鋒、電王,我們要盡快找到真鳳!」

明鋒知事態嚴重,說:「所有人立即出發去找真鳳。」



在十多分鐘前,當兩族的人都紛紛離去之後,真鳳感到一陣濃烈殺意,像充滿著段段恩怨和仇恨,馬上望去,見到那熟悉的臉孔,壓聲道:「宋龍。」

宋龍怒意沖天,怨恨滿溢,走前冷道:「真鳳,再度見面了。來完成那時未完成的事吧。我曾在妻兒墳前立誓為他們報仇,我不可違背承諾。」

真鳳認真道:「大戰在即,你還要和我打?要是你我傷亡,對噬魂者或世界政府有益而無害,以大局為重,非為一時意氣。」

「一旦開戰,一定戰火連綿,所以我才在真正戰爭開始前要完成我的心願。來吧,真鳳,與我生死一戰!」宋龍湧起如浪潮般的大地氣勢,幾乎令附近所有人都暈倒,真鳳湧起帝皇氣勢對抗,可是初階三門者和中階三門者畢竟尚差一段距離,只可讓其他人減少不適。

真鳳張開鳳翼,嘆息道:「跟我走吧,別在鬧市中戰鬥,我不希望製造另一個你。」雙眼帶感慨,打開窗戶,直飛外面。

宋龍見此亦馬上跟隨,但他出發之前,子遠突然跑來說:「宋龍大哥!姚族長有信給你!」

「待我回來才收吧。」然後他便跳出窗外,可是他不像真鳳般擁有鳳翼飛翔,而只能夠在屋和屋、樓與樓之間跳躍,似是飛簷走壁。直至海邊,真鳳依舊騰飛,而宋龍則隨手搶船,直至一個無人荒島之後,二人才停下來。

「宋龍,如果我死了,希望你可以放過執劍其他人,而且代我照顧兩族族人。」



宋龍對其他人毫無加害之意,爽快地說:「好。那麼你準備好了嗎?」

真鳳嘆息,心知這定是一場苦戰,即使看似必敗無疑,但總不可失男子志氣,大喝:「來吧,宋龍!」催動全身力量,湧起剛強的帝皇氣勢,全力一戰。

「若你並非千闕之子,也許咱們能令真龍族的名聲響遍天下。」話後,宋龍釋放出猖狂的大地氣勢,微微壓過帝皇氣勢,續道:「你變強了,可惜,還是未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