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龍鬥鳳(三)

文天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宋龍戰力高強,光憑渾然天成的真龍之力已能獨步天下,凝聚真龍之力於雙手,化成青色龍爪,看似無堅不摧,一個弓步上前,雙爪橫抓。

真鳳不甘示弱,雙手化成鮮紅龍爪,不退反進,以敏捷身手與宋龍比拼。二人實力宏厚,唯宋龍略勝一籌,佔著上風。

可幸的是,真鳳從小至大亦無接受過任何功夫或武術訓練,現在所擁有的戰法是他以血汗和生命一點一滴地領悟得來,沒有所謂的形式、規限,每個動作都只為擊倒對手而生,無法勝有法,無形制有形。



真鳳連宋龍動作也未能看清,只憑第六感和反射動作閃開及反擊,心想:「可惡!一開始就用真龍之力,看來他想速戰速決。」雖說他避開大部分的攻擊,但身體各處也出現不少血痕。

同樣是真龍之力,二人因自身不同的屬性而有所不同:真鳳的火屬性讓真龍之力能破一切,斷鋼斬鐵;宋龍的地屬性卻讓真龍之力粉碎萬物,無堅不摧。

二人一直作近身戰,每每拳腳交錯皆有風雷之聲,更令島上破爛不堪,樹倒草反。不過一百回合,真鳳已感眼花繚亂,氣喘吁吁,節節敗退,但宋龍依然威猛如龍,喝:「真鳳,這就是你的極限了嗎?」突然打去一記快拳,逼得真鳳以雙手抵抗,更後退數步。宋龍乘勝追擊,將雙手的真龍之力混合使出龍牙,陡然青龍張開血盆大口吞噬真鳳。

事出突然,真鳳躲避不及,唯有用龍怒硬拼,但人仍未站穩,所謂力從地起,豈能敵過宋龍的龍牙?如此一拼,真鳳強忍劇痛,不得不再退十步,而那右手顫抖,臂骨已有裂痕,指骨微碎,心忖:「可惡,他實在太強,而且招招連環,完全沒有一絲空間喘息。」

他唯有趁此時後退,馬上轉換成鳳凰之力,展開鳳翼,一躍上天,運行鳳凰之力令右手尚可使力,否則只會一直處於下風,毫無還擊之力。



可是,當真鳳意欲拉開距離,宋龍早已猜到,將靈力集中於雙腳,奮力一跳,單手捉著真鳳左腳,更將他扔擲向山崖,衝擊力甚大,真鳳不禁吐出數口溫熱鮮血。

宋龍怒吼:「要怪就怪你的父親!」一下重掌打在真鳳腹部,威力之大,使真鳳穿過背後岩石,直飛至崖中的空地之上。

真鳳著地後,難忍痛楚,嚎:「呀!」口中忽感陣陣甘甜,吐出鮮血和不少內臟碎片。要不是及時將靈力集中於腹,他早已死亡,可是那掌確帶千鈞之力,因此受上極重內傷,再吐一口鮮血,笑道:「宋龍呀宋龍,姚族長將族長之位交給我,偏偏我被你殺死,真是可笑。」

宋龍雙眼暴虐,狠道:「我要讓你嘗盡我的痛楚,才讓你死去。」

真鳳掙來不少時間,運行鳳凰之力數周天,令身體舒暢不少,然後清空雜念,道:「你好強,同時好可悲。」



宋龍盛怒,將渾厚的真龍之力化成龍衣,再次突衝,拳腳皆附青光,更顯危險。而真鳳雙眼茫然,又帶清澈,一時放下所有包袱,全心只為此戰,知鳳凰之力被他剋制,運用真龍之力化成龍袍。雖然真鳳受傷嚴重,可是動作竟比先前更加流暢瀟灑。

宋龍心驚:「他正渡過心魔?」加快速度,招招旨在斷手破腳,心狠手辣。可是真鳳反而將一切交由本能反應,彷似進入忘我境界,一一避開。

當宋龍右爪直指真鳳臉部,真鳳馬上側首迴避。誰不知宋龍竟將把右手的真龍之力突然釋放,有如一道衝擊波直接轟向真鳳,登時無法平衡,更是失神一剎。

這震盪使真鳳無法保持剛才狀態,心忖:「宋龍果然好強,竟然可以控制力量至這地步。即使自己也無法控制得如此仔細入微。」

宋龍豈會放過面前大好時機,左手凝聚一股彷似無可匹敵的靈力,一記直掌打去,真鳳內臟皆化成碎片和血水,肚皮更承受不住那力道,血水傾瀉至大地。真鳳再感劇痛,幾乎暈倒而慘嚎:「呀!」

宋龍眼中只剩暴戾,怒喝:「這就叫痛嗎?這根本與我的痛苦不值一比!要不是你雙親已死,我一定會親手把他們慢慢殺掉!」

即使真鳳陷於劇痛,但聽到宋龍如此侮辱,大罵:「如果我父母在生,你連傷害他們的資格也沒有!」他大量失血,全身經脈變得支離破碎,卻在此時,身體中的鳳凰之力和真龍之力竟誤打誤撞,二合為一,化成一股誘人淡紫光芒,卻讓宋龍大感危險,馬上後退。

這一股紫氣湧向四周,可是宋龍清楚知道這陣紫氣帶著極強大的力量,不得不跳出山崖先避其鋒芒。他回首,驚覺剛才山崖消失不見,那道紫氣竟可移山填海的力量,不由生起一絲恐懼,大喝:「去死吧!」



雖然這道力量強大,可是真鳳受傷過份嚴重,就連站著也感無比困難,只能躺在地上,感覺生命正在一點一滴流失,視野也開始變得模糊,暗忖:「我⋯⋯要死了嗎?」

宋龍以防有詐,向真鳳連施靈力彈。真鳳根本不能再作閃躲,四肢被靈力彈打成肉碎,骨肉難分。

收到彼得和華叔的消息之後,執劍馬上出發,需知道遲疑多一秒,真鳳便多一分驚險,多一分危險。電王緊張道:「要快點趕去!」幸好感到一陣巨大的能量波動,估計那是從宋龍和真鳳打鬥而生,估計二人正在荒島決戰。

小倩哭成淚人,雙眼發腫,楚楚可憐,道:「真鳳,別要有事呀!」而若霖和明鋒二人緊皺眉頭,雖然不說一話,但也能看出他們心中擔憂。他們不想再失去如兄弟姊妹的同伴,尤其當失去過風仔,失去過斯龍,失去過⋯⋯明念。

在中國的小冰,幸好先前的大核爆未有直接影響家鄉,但亦有大批難民逃命,有的趁火打劫,,有的把一切用盡。她心想:「為什麼我的心總覺不舒服?」望向依然帶著大量輻射塵而孤獨的天空,想:「難道⋯⋯」

宋龍見真鳳奄奄一息,便收起真龍之力,一腳踩著真鳳,望著他已無神氣的雙眼,說:「紫氣,在中國素來代表帝皇之氣,或是聖人的氣息。可惜,雜種始終是雜種。」

宋龍一腳踹在真鳳胸口,但真鳳強忍痛楚,心想絕不可失去傲氣,硬擠一個笑容,笑說:「宋龍,你終於報了仇。那你,到底得到了什麼?」



宋龍心中一絲猶豫閃過,眼中暴戾慢慢消退,就連踩在真鳳身上的腳也漸漸變輕,細語:「得到了什麼?我只知道我失去了什麼。」

真鳳躺在地上,仰視宋龍,微笑道:「宋龍,我輸在自己實力不足。既然你已報仇,也是時候你要放低一直以來的恨。你失去的已經太多,也是時候要放過自己。答應我,不可以被世界政府和噬魂者得逞,而且,別讓我執劍的同伴死。」

宋龍臉色忐忑不安,內心混亂,思緒複雜,說:「真鳳,我答應你。」抬頭望向慘淡的天空,垂下雙手,不發一言,像是懊悔這毫無意義的復仇,漸漸放下一直把自己綑綁起來的執著,眉中深鎖亦漸漸消失不見。

真鳳心滿意足,再無力睜開雙眼,心想:「對不起,小倩,我已不能繼續照顧你,一直以來,我們錯過了許多時刻,只可惜不可以扭轉時光。對不起,明鋒,我始終未能達到你對我的期望,未能改變這世界,枉費你一直以來的計劃。對不起,電王,由加入執劍開始,我已和你建立起一段兄弟情,你重情重義,值得信賴,而且實力高強,更打敗惰,沒有你,我一定不會走到現在,以後,執劍的力就靠你支撐起⋯⋯」

「對不起,若霖,經常麻煩你替我還原,雖然你不說話,但我知你溫柔細心,只是我白費了你的努力。對不起,殘影,我沒有辦法令你甦醒,你擁有任何人都羨慕的能力,將來一定會變得更強大,你一定要盡快醒來,幫助其他人。對不起,明念,我從沒留意到你的改變,如果我早點發現,也許你不會離我們而去。對不起,小冰,我和你⋯⋯喔?小冰?」真鳳不知為何,總覺腦海混亂,猶似失憶,想:「也許是我太累了。龍叔叔、風仔,我來與你相聚⋯⋯」

宋龍感到真鳳已經死,再次望向遺體,見他帶笑離世,心中忽然豁達,暗忖:「即使在死前,你也拜託我放過他們。真鳳,能當你的同伴,的確是種福份。或許,不,已經沒有或許了。」

天色灰暗,非是烏雲密佈,卻黯然無色,雲非純白,天非清藍,猶如欲哭無淚。電王等人乘坐著快艇便衝去,尤其感到那巨大的力量突然消失之後,小倩更是不斷釋出精神力作精神掃瞄,只求能夠盡快找得到真鳳。

「真鳳。」小倩在其中一個荒島上看到真鳳。「真鳳!」再吼一聲,她已哭得收不成聲,低頭啜泣,只以顫抖著的右手指出方向。眾人頓時停止了一息,就像世界停頓了一剎,然後電王全速衝去那方向。



快將撞向荒島時,電王毫無減速之意,嘗試抑制著自己心中的不安,那不安卻似鬼魅纏繞心靈,無法平靜,說:「直接跳過去。」

電王、明鋒、小倩和若霖四人直接從快艇跳到島上。小倩抹走臉上眼淚,可是淚水卻不爭氣,依然淚如雨下,狂奔去先前掃瞄的位置,而其他人亦從後跟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