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若霖(一)

喬布斯:「時間有限,所以不要浪費光陰去過別人的生活。」
“Your time is limited, so don't waste it living someone else's life,” Steve Jobs said.

四人瘋狂奔跑,腦海不斷浮現有關真鳳的畫面、回憶。從最初,真鳳初到執劍之時,與眾人仍未熟悉,而且性格幼嫩;於伊拉克戰爭,真鳳初次殺戮,與其他人拼命守護同伴,重情重義;在聖盃戰時,真鳳拼死作戰,現出過人實力,營救小倩,帶領執劍隊勝出初戰,不讓其他門者看輕執劍;斯龍死後,真鳳成為執劍的第二任會長,為了不讓執劍和斯龍蒙羞,亦為了其他人的期望而努力奮鬥,將所有責任都放在自己身上,希望支撐起執劍,支撐起其他人。

段段畫面如走馬燈般在腦海逐一閃過,叫他們心胸一痛。明鋒使用千目,像一隻飛鷹在空俯瞰地面,說:「十一點鐘方向!」

其他人跟隨明鋒跑去,電王見後大吼:「真鳳!」跑去跪在真鳳旁邊。小倩雙腳跪地,全身顫抖,依然不信這事實,淚痕再次被淚水所填滿。明鋒和若霖呆站一邊,就如當時斯龍離世一樣,不知所措,呼天叫地。



微風吹過,似要撫慰四人,卻剛好把那陣濃郁的血腥味吹向他們,那是真鳳的血,那是真鳳的肉,而小倩像是要把一生的眼淚都哭出,悲痛絕倫,叫天地蒼涼。

或者真鳳覺得對不起明鋒,但明鋒卻毫無這想法。若說電王是真鳳於力方面的知己,那麼明鋒便是真鳳於智方面的典範。明鋒一直見證真鳳的轉變,由當初一個幼嫩的小男孩,蛻變成如今成熟可靠的男子漢。

電王抓起泥土,那堆泥土竟被電流燒成焦土,平淡說:「宋龍。」那平淡卻像是深海,深邃而可怕。

明鋒將手輕放在電王肩上,道:「仇,一定要報,不過不是現在的事。」他很清楚電王並非宋龍的對手,即使屬性上佔優,勝出的可能性不過兩成,所以他不會讓電王冒險,執劍不能再少任何一個。

待了不知多長的時間,小倩也哭乾了淚,呆滯地看著倒下卻臉帶笑容的真鳳。若霖立下決心,走到小倩身旁,示意小倩把眾人的精神相連。



小倩雖無心情,失落至極,但也照若霖意思,把所有人的精神連接。

若霖凝視血肉模糊的真鳳,右手擦拭過他臉孔,心感惋惜,隱隱帶著一份青澀的愛意,說:「各位,可以聽我說一番話嗎?」她並非啞巴,只是每當說話之時,都會身不由己地釋放道道音波,因此才封口不言。

若霖一向美麗動人,失落之時更惹人憐愛,說:「在總監離世後,我不斷鑽研自己的還原,因為我知道我不是一個戰鬥專家,反而,我要成為執劍最強的後援,作為你們可以拼命戰鬥的後盾。」

真鳳、電王、明鋒三人,在智和力上互相協助,使執劍整體慢慢變得強大,變得不可被忽視,尤其真鳳身擁純紫靈力,且有真龍之力和鳳凰之力。

或許是三人光芒太盛,讓人容易忽略其餘的人,尤其是若霖。要不是若霖,即使真鳳拼命作戰,在聖盃戰之中早就死掉;要不是若霖,即使電王有多努力,也不能把身上傷勢痊癒。即使若霖一直都躲在他們的影子之下,但她的重要性乃是無人可以取代。



「我沒有後悔一直默默站在大家背後,只作為支援,因為只要大家一起,執劍就好像永不言敗;只要大家一起,什麼困難也能渡過。」若霖燦爛地笑著,卻笑中帶淚,他人也看出她此刻心情複雜。

「若霖⋯⋯」電王本欲上前安慰,可是亦不知該說什麼,不禁泄氣。

一個強大的組織不可能只有一類人,定要有前線人員和後勤支援,或負責調查、科研、計謀,或負責戰鬥,或負責外交,各施專長。

「之後,強大無比的總監竟然戰死,我才發覺原來自己是多麼無力,在死亡面前,我只不過是一隻螻蟻。沒有能力改變,沒有能力挽救。」說到此時,若霖雙唇情不自禁地抖顫,眼淚有如水壩缺堤般湧出。

那時,當真鳳趕到命運之門大聲吼叫,若霖卻是不斷怪責自己。身為執劍醫師,卻無法救回自己一直最尊敬的斯龍。

若霖抹走眼淚,臉頰微紅,稍微凌亂的頭髮被微風吹起,看著這一片灰色的天,慘淡的雲,了無生氣的山,呼一口長氣。其他人未明她的心思,但也不懂反應,只好一直沉寂。若霖背向他們,不願讓他們看著自己失儀,道:「不過,之後我醒覺體內的力量,可惜已經太遲。」

小倩雖雙目無神,但見若霖如此,上前依靠著她,使她不會感到孤獨一人。若霖心意已決,抹去眼淚才轉身望向眾人,道:「你們記得頭七嗎?」見眾人點頭,她續道:「相傳,人的靈魂在死後,會在現世逗留七日。七日之後,靈魂才會輪迴轉世。」



明鋒問:「若霖,你意思是,你有辦法令真鳳復活?」

小倩和電王都大嚇一驚,她緊張問:「若霖,你可以令真鳳復活?」

若霖知小倩心急,點頭笑說:「不過我需要你們幫忙,否則,我也沒有能力將真鳳復活。」

電王大喜,豪氣道:「沒問題!無論上刀山下油鍋,我也會幫忙!」

若霖說:「我們首先將真鳳屍首帶回基地。」電王二話不說抱起真鳳,與他們一同回去基地。

而宋龍回到萬事妥,看見子遠一直在此。子遠見宋龍,便知真鳳已經遭遇不測,心忖:「果然,他也敵不過宋龍。」

宋龍見子遠後,反而一臉憔悴頹然,與平常神氣威武有著天淵之別,問:「子遠,你說族長寫了一封信給我嗎?」

子遠心情複雜,才剛承認真鳳乃是族長,偏偏不久已離世,難免嘆息,然後把那封信親自交給宋龍。宋龍馬上打開,看信時心中餘悸猶存。




宋龍:

我決定要把族長之位和龍嚎交給真鳳,這可能讓你感到不滿,但他的氣運確實大得讓人無法相信,定有貴人相助,渡過險境。真龍族族人在他手下,也應沾上一點點氣運,渡過這次大戰。

過了這麼多年,你還沒忘記對千闕一家的恨嗎?復仇,只不過讓仇恨延續,學會原諒吧。

以前,你因要外出尋找千闕等人而放棄族長之位,成為世上最強的九人,迷失多時。回想起來,你是不是為了復仇放棄得太多?放下吧,放下才能好好過活。

我所做的一切,都只願真龍族能夠長存,即使我已不在,即使我看不見那畫面,只要你們能活下去就好了。

但願真龍長存。

姚天




宋龍小心翼翼收起這封信,心想:「族長,你還真的如此相信他,但⋯⋯也太遲了。我只能答應你,如有下次,我不會再如此執著。」頹然問:「子遠,我是做錯了嗎?」

子遠深知宋龍心思細密,為人堅定,如今與真鳳一戰之後,竟對自己產生懷疑,心中一驚,但既然真鳳乃姚天先前親口所傳的族長接任人,那子遠定必對真鳳誓死盡忠,道:「真鳳已是真龍族現任族長,如今你親手殺死了族長,作為護衛的我和子進,實在難辭其咎。」

宋龍閉目說:「我不想殺死你。」

子遠認真道:「可是,你卻讓我們陷入兩難。要是我置之不理,那我便是背叛了對族長許下的諾言;要是我拔刀相向,那我就是向另一個族人,而且是我一向尊重的人立下殺令。」如雙子合力,以二人默契,與宋龍並非沒有一戰的資格。

宋龍眼中頹意漸漸消褪,雙眼銳利凝視子遠,道:「那麼,讓其他真龍族族人作出選擇吧。如果其他族人也認為我背叛真龍族,那我就交由你們處理。」話後,他便一腳踢碎身旁的玻璃,向下跳去。

待宋龍離去之後,子遠心感驚慌,忖:「宋龍實在可怕,只是對望,也感如此龐大壓力。那我又該如何跟其他族人說呢?族長,姚族長說你的氣運不止如此,你該不會就此死去的吧?」

宋龍與真鳳一戰出乎意料之外地使用過多力量,不禁感到陣陣疲憊,知道如果真鳳未死,或能成為另一位中階三門者。



在梵蒂岡,彼得似在熱鍋上的螞蟻,焦急非常,即使未有明鋒的智慧,但他亦畢竟是一名會長,對大局有所理解,知道真鳳將會與自己同一陣線,若真鳳一死,只會勢孤力弱,問:「瑪麗,執劍有任何消息嗎?」

瑪麗也知事態緊張,可是二地距離太遠,無法在短時間之內趕去,只好等待執劍等人回覆,帶安慰道:「我想真鳳不會有事的。」

在此時,一頭金髮而束馬尾的約翰跑來,說:「彼得、瑪麗,有大批難民湧來,應該是從羅馬過來避難的平民百姓,不過當中,我感到不少門者混在其中。對上一次,幸好有你們洞悉先機才沒令梵蒂岡受損。那麼,這次彼得你有什麼打算?」

彼得和瑪麗互相對望,不禁苦笑,所謂洞悉先機只不過是因為貝琪的預知夢。彼得說:「我們一起出去看看,最重要的是維持秩序。叫所有幹部出來,我們絕不可以就手旁觀。」心想:「只不過是世界政府和噬魂者在幕前的較量,竟然已經令世界各地引起如此大規模的衝突,當中定必涉及不同勢力。」

此時,電王等人回到基地,途中眾人或因心情沉重都不說一話,心急替真鳳復活。若霖帶領他們走到地下室,說:「這儀式我不可以受到任何騷擾,連一點都不可以,明白嗎?」眾人點頭,電王把真鳳放在地上,若霖馬上走到真鳳頭顱後,靜靜坐下。

明鋒心存懷疑,以奇異眼神望著若霖,暗中提出疑問,若霖卻以堅決眼神作為回答,表示自己心意已決。明鋒只好閉目,讓若霖繼續。

若霖溫柔道:「因為我能力不足,需要你們將靈力一直注進我身體,待我可以擁有足夠能量發動這技能。」話後,她以手勢示意要三人坐在身後。

電王怕會令她受傷,問:「若霖,你肯定可以?我們靈力的屬性各有不同,你會不會受傷?」

若霖聽後,動人笑答:「放心,不會受傷的,但過程一定要慢。」話後,她便閉目集中精神,讓他們將靈力慢慢注入自己的身體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