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若霖(二)

蘿拉:「助人是一種普世的機會,無論年紀、職業、宗教、收入級距及背景,你都可以創造改變。」
“Giving is a universal opportunity. Regardless of your age, profession, religion, income bracket, and background, you have the capacity to create change.” Laura Arrillaga Andreessen said.

若霖集中心神及靈力,一邊承受各靈力注入身體的痛楚,一邊搜尋真鳳的靈魂。相傳,人死後,靈魂會逗留人間七天,而在第一日,靈魂會隨著屍身所移動,一日之後,靈魂才可以隨意走動。因此,真鳳的靈魂理應在基地附近,但若霖也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得到。

若霖滿足說:「真鳳?太好了,終於找到你。」

真鳳一怔,問:「我⋯⋯我還未死?」見身體竟虛幻透明,便知答案,但驚見若霖,心生恐懼,以為她遭遇不測,問:「那為什麼若霖你會在此?難道⋯⋯」



「我沒事,我可是故意來找你。」

「找我?為什麼你可以這樣說話?」話後,真鳳才發覺失言,感到無比抱歉。

「我現在是以靈魂狀態與你溝通,當然沒有物理限制。」若霖牽著真鳳,二人一躍穿過地下室的頂部,越過數道牆壁,直至看到燦爛無比的夜空。天空漆黑,卻滿佈顆顆明星,似要用盡他們的生命亮遍天下,讓世人都知道他們的存在,聽到他們的故事。

真鳳再看夜空,只道:「好美。」

若霖和真鳳靜看著這片讓人沉醉的星空,看得不知時間流逝。她微笑動人,說:「真鳳,讓我向你說一個故事吧。」



在約十四年前,我,陳若霖,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女孩,托賴樣子尚算可愛,而且愛笑和待人有禮,深得老師、家長和同學的歡心,更擔任起合唱團中的主幹成員,能讓我大方展示自己甜美的聲音。我亦曾經認為,這一輩子,將會如此簡簡單單地渡過。

當我六歲的時候,我體內的靈力不知為何覺醒了,每當我開口說話之時,便會射出道道音波,如果我放聲尖叫的話,音波更會震碎玻璃。自那天開始,無人膽敢與我一同遊玩,深怕我會傷害他們;亦自那天開始,我被標籤成怪物,再不可參加合唱團,就連父母也開始嫌棄我,尤其當弟弟出現之後,他們更視我如無物,只供應食宿,對於我的一切,他們都毫不過問。

那時候,我曾恨透整個世界,站得越高,跌得越痛。不知不覺,我漸漸變得懦弱、內向,忘記了該如何歡笑,忘記了該如何哭喊。

一九九六年,我的人生才開始改變,那亦是執劍成立的年份,亦是我加入執劍的年份。

我於下課之後都會到離家不遠的公園獨自散步,一次偶然之下,我遇到一群人正準備打鬥,怕事的我馬上蹲在石牆之後,就連呼吸也不敢,看見十四名凶惡的紋身漢各帶著鐵棍和刀圍堵一個男人。那男人看似高大,雙眼卻是陰森恐怖。



正當我以為那男人凶多吉少,他竟向其他人挑釁:「你們大哥只派了你們?不是吧?」那時,我還以為他瘋了,可是當我細心留意著那些紋身漢時,他們樣貌驚慌,手腳顫抖,那男人繼續調侃:「你們想斷哪隻手?左?右?還是兩隻?」

「一起上!」紋身漢惱羞成怒,一同衝去。那刻,我連眼也不敢眨,心中畫面卻沒有出現,反而,各紋身漢被打至倒地不起,手腳斷裂,大流鮮血,更有人口吐鮮血,或離死不遠。

忽然,那男人與我四目相投,更說:「小妹妹,你看夠了嗎?」我感到他肆無忌禪地散發出陣陣殺意,令我怕得向後跌倒,嚇得一話不說。

那人步步走近,每步都讓我的心跳加速數分,就連心臟也快要承受不住那壓力,而這刻,總監出現了,當然那時我仍未稱他為總監。

「俊爺,收手吧。」一道閃光突然出現在我和那男人之間,我這一生也不會忘記總監的背影到底是多麼的安全,多麼的溫暖。

俊爺見總監後,殺意全消,換上陣陣恐懼,後退數步,說:「斯⋯⋯斯龍。為什麼你整日都要阻止我?河水不犯井水!我也從沒干涉你打算成立什麼組織。」

總監大笑:「哈哈哈!我成立組織的意義就是要管理全香港的門者,包括你。如果我今天沒有出現,你會對後面的小妹妹做什麼?」他的笑聲令人安心,不再恐懼。



俊爺怒吼:「可惡!身為門者,天生擁有比其他人更強大的力量,為什麼要我隱藏身份?」這是我首次聽到門者這詞,便與門者立下不解之緣。

斯龍正義凜然道:「因為你已經犯下太多罪。俊爺,即使你擁有力量,不代表你可以為非作歹。需要我將你過去所殺的人,所犯過的罪一一數出?我依然叫你俊爺,只因為敬重你以前為門者爭取過不少生存空間,你應該好清楚我們的差別。」

俊爺大喝:「我也是個高階二門者,豈容你隨便侮辱!」可惜被總監的霸道氣勢壓下,俊爺氣喘如牛,滿頭大汗。

總監走來,溫柔道:「放心,沒事了。」這是我久違的溫柔,讓我頓時放下防備,撲去他那強壯的懷抱中。總監笑說:「妹妹,你擁有比其他人強大的能力。你叫什麼名字?」

我用手指在他手上寫上自己的名字。總監道:「原來你叫若霖,你好勇敢。」不,我並不勇敢,只是連逃跑也沒有勇氣。「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個初階二門者?」我搖頭示意,只得六歲的我又豈會懂得這麼多,就連如如何分階也不知道。總監毫無嫌棄不發一言的我,耐性說:「如果你想,加入我的組織,讓我教你如何使用你的能力,好嗎?」

若霖說完她的故事,笑說:「真鳳,就是這樣,我便加入了執劍,之後談起自己身世,總監透過交涉和金錢令我親生父母放棄照顧我的權利,而總監亦正式成為我的監護人。」

真鳳知若霖百感交集,而自己亦難掩憂傷,垂頭說:「這世界果然是由緣份將眾人慢慢聚合。若霖,我知道自己戰敗,離開人世。你可以回去,代我向他們說句對不起嗎?」

「真鳳,你知道星星是什麼嗎?」



真鳳抬頭望向若霖,答:「星星是其他星球所發出的光。」

「嘻,對呀。雖然只是殘餘的光芒,不過依然很美,即使古今中外的詩人也為它們而著迷。」

真鳳嘆氣:「若霖,你還是早點回去吧。」

若霖望向真鳳,水靈雙眼現出無盡決心,說:「每顆星星的光芒都不同,但即使如此,依然盡力散發光芒,才會無悔一生。而這次,就是我要發放最耀眼光芒的時候。」

真鳳不解,問:「你說什麼?」

若霖笑:「給你雙手我。」雙手平舉,等待真鳳也做同樣動作。真鳳聽後亦做出相同的動作,然後二人十指緊扣,一瞬間,二人出現在一個全白色,無天無地的空間。

待真鳳回過神來,發覺自己正赤裸裸地飄浮在這空間之中,卻記起自己正和若霖十指緊扣,望去,若霖正赤裸站在面前,皮膚雪白嫩滑,身段柔軟姣好,真鳳馬上閉起雙目,羞道:「若霖,這⋯⋯這是怎麼了?」



若雬亦是首次赤裸對著異性,雙頰泛紅,道:「人一出生,就是赤裸。所⋯⋯所以最純粹的靈魂也是如此。真鳳,我要使用在總監離世之後才悟出的技能--續命!」

若霖把體內所蘊含著的能量全數化成生命能量,有如以前的還原般透過雙手傳去真鳳。真鳳竟感覺到靈魂再次充滿活力,一時感到歡喜不斷,可是高興維持不久,反而大感恐懼,睜眼大吼:「停呀!若霖!」

可是若霖毫無停止的打算,她臉容逐漸蒼白,漸無血色,可是專心灌輸靈力的三人卻無法留意到。明鋒早在先前已知這招後果,即使是若霖現在所施的續命,也只不過是把她的生命能量轉換成真鳳的生命能量,令他能夠繼續活下去。同時,真鳳的身體亦慢慢恢復。

真鳳大哭大吼:「你根本不是續命,是和我換命呀!停呀!若霖!」眼眶流出滴滴豆大的眼淚,可是任他如何嚎叫,也無法阻止這個過程,因為只要這招一旦開始,就無法阻止。

若霖嫣然一笑:「真鳳,由你擔任第二任會長,我就一直相信你,相信你可以為這世界帶來和平穩定,相信你可以結束這場鬧劇。每人,都會係自己的人生中豪賭一場,不是嗎?嘻,而我,就將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通通押在你身上。」

真鳳悲痛欲絕,眼淚無法自制流出,只能眼睜睜看著若霖為自己獻出生命,比與宋龍一戰時更痛,更悲涼,說:「如果我變得更加強,如果我沒有如此弱小,若霖你根本不需這樣!」

也許命運殘忍,總是把人弄得殘破不堪,精神疲倦才願意收手。可是,痛楚令人成長,而且變得更強大,學懂更多。

當若霖快將完成續命,一手將真鳳拉入自己懷抱,更撫他頭安慰道:「真鳳,不需要將所有責任都放在自己身上。你一直和我們說,我們永遠都不會孤單一人,偏偏,你就令自己變得孤單。你是執劍的會長,但不代表你每件事也要做到最好。記住,我們永遠都是你的同伴,無論以前、現在或未來,都永永遠遠也是。」



她的說話平息真鳳心中的不安,哭聲漸細。陡然,若霖靈魂從腳部開始慢慢消散。真鳳見此,大感無力回天,道:「若霖!」

若霖聲線甜美,笑容動人,溫柔說:「記住,你要學習放低,才可以走得更遠,你永遠不會孤單。你的生命,至少有我。謝謝你們,一直如此愛護柔弱的我。謝謝你們,我今生無憾。」話後,她在真鳳額上輕吻,便消散於虛空之中。

下一剎,真鳳的靈魂便像被無限大的重力扯去,回過神來,他便坐起大叫:「若霖!」這叫聲打破地下室的寧靜,讓明鋒等人張開雙眼。

小倩喜極而泣,叫:「真鳳!」馬上撲去緊抱著他。而電王也鬆一口氣,會心微笑起來,只是明鋒依然目無表情,反而閉起雙目。

六神無主的真鳳把小倩輕輕推開,望向若霖,大吼:「若霖!」這時,小倩和電王才發現若霖毫無任何血色,亦無任何生命跡象,可是,臉上依舊掛著一個滿足的微笑。真鳳跪地,盡是不甘,淚如泉湧,雙手不斷搥著地板,吼:「為什麼你們要讓她這樣?若霖可是用自己的生命換取我可以繼續生存的機會。呀!」

電王聽後才知先前在島上,為什麼若霖會出現那種臉容,種種,在此刻才明白透徹。真鳳回來了,但失去了若霖,電王大感無力,雙膝跪下,呆道:「若霖,你⋯⋯我真的完全不知道原來她是換命,而不是續命。」小倩被此嚇得哭不成聲,依偎在真鳳身上,地下室中就只有明鋒繼續站著。

真鳳輕摸額頭,即剛才若霖輕吻的位置,深深記著若霖最後一句說話,喃喃自語:「若霖,我答應你,我不會再將所有責任放在自己身上,我知道,我擁有你們,我擁有你,我今生無憾無悔!」

當真鳳站起,體內的靈力亦有所改變,變得更加結實,更加凝聚,抹走兩行清淚,雙眉不再緊皺,反而放下壓在身上的重負,英氣地說:「從今以後,我不會再輸。」鳳翼一開,比以前更大,更栩栩如生,更細緻。

而最讓電王等人驚訝的,是鳳翼的顏色。小倩更是看得目不轉晴:「是淡紫色的鳳翼呀!」而明鋒和電王更是感受到真鳳已經衝破心魔,正式成為中階三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