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黑甲計劃(一)

羅伯特波西格:「改變世界先從自己的內心、頭腦及雙手開始,然後向外拓展。」
“The place to improve the world is first in one’s own heart and head and hands, and then work outward from there.” Robert M. Pirsig once said.

電王對如此強大的真鳳既驚又喜,道:「真鳳,你是何時⋯⋯這樣的?」

「當我和宋龍戰鬥的時候,終於悟出如何混合鳳凰之力和真龍之力。也許就似武俠小說般,打通了任督二脈,並將兩種上古之力好像太極般混合。而且,若霖替我指點明路,令我真正面對和突破自己的心魔,成為中階三門者。無論如何,小倩,替我聯絡在另一個基地的兩族族人,我要讓他們知道我重生了。」

小倩雙眼紅腫,道:「知道。」跑去上層聯絡。對她而言,只要真鳳健在就好。



真鳳此時收起鳳翼,凝望料事如神的明鋒,問:「你一早就知道若霖會死?」雖然明鋒像毫不在意地點頭,可是真鳳和電王都知道在他心中難受。

真鳳嘆氣,單膝跪下,小心翼翼地把若霖躺在地上,渡過心魔後心志堅定,已是無堅不摧,道:「將若霖埋在龍叔叔墓碑旁邊。若霖,我答應你,我一定會結束這場鬧劇。而所有傷害執劍的人,我也不會放過。」

電王見若霖選擇犧牲亦要復活真鳳,心中既感激又自責,情感如萬絲交織般混亂,道:「這交給我處理。」

明鋒說:「真鳳,當你處理好兩族事情之後,我需要他們替我們做事,之後我、你和電王需要去另一個地方。」

「好,我好快會回來。」真鳳話後離開,陡然停下,續道:「明鋒,我一定要將世界政府和噬魂者完全消滅。我有信心,即使是其他世上最強的九人,亦未必是我對手。其他的事,就靠你了。」



隨著臨時警章的派發,衝突不減反增,世界各地也出現數以百計的流血事件,難民四湧。可是世界漸漸變得沒處安寧,任他們左逃右竄,也避不過災難的魔掌。

半日之後,聯合門的莉娜將手下不斷分派開去協助平定附近的動亂,而她、裘里斯和剛剛升為初階三門者的李寧三人去到塞爾維亞。據說那處出現門者士兵,令當地居民終日在恐慌之中渡過。對於門者士兵這四個字,莉娜特別敏感,於是便決定親自出動查探。

莉娜從暗角眺望四周士兵,道:「全隊軍隊也是門者,沒可能這麼巧合。」心想:「世界政府應已掌握到量化門者的方法,才敢安坐背後,一直控制大局走向。」

李寧道:「即使他們是初階二門者,不代表他們懂得控制靈力。會長,不如我們先去試探這些門者士兵是否只增強身體質素?」

裘里斯問:「李寧,他們只是初階二門者,需要這麼緊張嗎?」李寧知除了莉娜之外,裘里斯對任何人也如此輕佻囂張,亦免得吵嚷,只看著莉娜,弄得裘里斯大感無趣。



「小心駛得萬年船,李寧,探測他們人數。」莉娜行事謹慎,絕對不會自視過高,即使她已貴為世上最強的九人,也不敢輕視所有有關世界政府或噬魂者的事。

李寧催動沙怪之力,集中附近沙塵,然後注入沙怪之力,形成沙礫並加以控制。即使塞爾維亞發展已久,可是戰火過後,塵埃處處,煙霧四揚,遍地沙塵。沙礫似被微風吹向門者士兵的聚居地,軍營分佈於地下,李寧道:「會長,軍營有五個出口,呈五星形,當中大約有一百名士兵,每過一條通道,就有一個休息的地方。他們全部都感受不到我的上古之力,可能量化的門者只可改善身體質素,未有使用靈力。」

李寧說話中肯,比起裘里斯,莉娜更信任他,但裘里斯資歷更深,而且心狠手辣,有時候那份狠心更有用途。她道:「世界政府派出幾隊門者士兵掃蕩所有動亂份子,但他們明知我們不會就手旁觀,而且為穩民心,全世界已經禁用核彈,那麼,世界政府認為能夠對抗我們的力量又是什麼?算了,裘里斯,你從右面入口走進,李寧,你從偏左的入口走進,以最快速度解決他們。」

話後,莉娜迅速走向守門的四位士兵,各自給予一掌,四名士兵馬上倒下。她一路走去,無一士兵能夠跟上莉娜的動作,任她屠宰;裘里斯直接連施火球,讓那處成為煉獄,直接燒死面前士兵;李寧將沙礫形成尖矛,在通道之中見人就殺,刺刺生風,血流成河。

裘里斯未出全力,怕火勢會讓此軍營倒塌,道:「真的沒有任何難度。」

李寧說:「如果我們在一個廣闊的戰場,以門者士兵的身體質素加上重裝備,我們未必會如此輕易取勝。」正當裘里斯心中感到不滿,想開口調侃之時,驚覺一份危險。

莉娜大喊:「走!」可是二人走得太深入,而且速度未及莉娜,無法及時離開,李寧將沙礫聚合成盾,而裘里斯則以靈力生成火盾。當莉娜趕到門口,見數枚特製飛彈轟去,產生一股強烈爆風,威力之大,氣溫之高,心中大感詫異。幸好爆炸過後,她仍然感覺到二人的氣息在內,抬頭一望,看到三道黑影懸浮空中,湧起莊嚴氣勢,怒喝:「你們是誰?」



三個利用噴射系統而懸浮於空中的黑色機械人,張開面罩,莉娜看得一清二楚,認出二人臉孔,帶怒冷笑:「想不到你們竟然走來送死!世界政府!」

白龍有禮道:「莉娜小姐,聞名不如見面,你果然端莊迷人。剛才的飛彈,就作為我們的見面禮。」以那些門者士兵作為誘餌,把莉娜引來,正是想將她清除。

此時,李寧和裘里斯也從廢堆中走出,看見莉娜正與他們對峙,裘里斯就知道剛才的飛彈是這三名黑色機器人所射出的,心中盛怒,誓要把面前三人通通燒至灰飛煙滅。

傑克道:「作為保鏢,你們的實力也不弱,竟能未死。」

莉娜收回氣勢,冷道:「我給三十秒你們留下遺言。」心想:「為什麼他們絲毫不受我的氣勢影響?」

聽到此話,裘里斯和李寧也開始作出戰鬥的準備,可是二人光是抵擋那些特製飛彈的威力已花上不少靈力。

白龍笑得燦爛,舉止盡散自信,道:「既然我有三十秒,容許我,白龍,為你們介紹這黑甲計劃。就正如你們所見,我們三人身穿黑色機械裝甲,由我精心設計,當中更配置人工智能,能自動追蹤個體。當中設計重點,有三。一,可以上天下海;二,可以裝置大量武器;三,為了對付門者。」

莉娜仍然猜不透到底他們葫蘆中到底賣什麼藥,光是不被氣勢影響已令彼此差距縮小,不敢輕視。



傑克說:「好吧,白龍,正式試驗吧。」話後三人降下面罩,他續道:「莉娜,你應該要感到榮幸,能夠成為第一號實驗品。」

聽後,莉娜壓不住氣,湧出莊嚴氣勢,釋出瘋狂殺意,奮力一躍,凝聚一股巨大靈力於右拳,右拳更忽然焚燒,一拳打去傑克,大喝:「去死吧!」

眼見莉娜襲去,裘里斯釋放出轟烈氣勢,然後一躍於天,將靈力集中於雙手,打向白龍,吼:「享受被火燒死的滋味!烈火芒!」

而李寧馬上釋放沙漠氣勢,操控沙礫,將蓋茲包圍,使出沙葬,沙礫忽向內壓。三人攻擊就如毒蛇出擊,一擊即中,毫無留手。

傑克冷笑:「這就是你的力量?」莉娜被喻為世上最強的九人,竟然被傑克以右掌擋下奮力一擊。傑克馬上還擊,右臂上的裝甲連射子彈和電擊彈。

由於距離太近,莉娜無法避開這輪攻擊,唯有用靈力強行抵擋,拉開距離,心中大驚:「是那套裝甲!」當她望向其餘二人,裘里斯已受傷不少,反而在遠處操控沙礫攻擊的李寧尚可躲避。

傑克不禁發笑,衝向莉娜,以一拳相迎,速度之快,已經可以媲美子彈。莉娜閃身滾地躲避,怎料傑克在擦過的瞬間發射數枚微型飛彈,白龍先前提及的人工智能便在此時發揮作用,即使世界政府等人反應未及,也能瞄準敵人並且進行發射。



莉娜自知無法躲避,放出鳳火以打破飛彈。那陣爆風讓她感到不適,自升為中階三門者之後,亦從未如此無力,無論氣勢、拳腳或鳳火,也像對他們無效,這套黑甲彷彿把世界政府和她完全隔絕。

傑克衝過煙霧,發射眾多子彈和煙霧彈,見莉娜只可不斷閃避,笑道:「世上最強的九人?哈,可笑!」

莉娜未知該如何作戰,意欲後退拉開距離,腦海卻突感輕微昏厥,雖然只一瞬間,可是已被傑克擊中腹部。「呀!」即使將靈力集中於腹,也無減當中力道。

傑克豈會憐香惜玉,近距離再次開槍轟炸,即使莉娜有多強,亦無法完全抵擋這份恐怖威力,被轟飛至重傷,撞進大樓之中,口吐數口鮮血,更感頭暈眼花,即運行靈力止血,心想:「是剛才的煙霧彈,當中有他們所研製的神經病毒,幸好成為神經毒霧後,威力減少。」

一向擅長近身戰的裘里斯被白龍打得落花流水,滿身傷痕,毫無傲氣。白龍滿頭大汗,氣喘噓噓,已消去不少體力,在黑甲的聯絡系統中笑道:「看來,越注重近身戰的人,越容易被我們擊敗。」

裘里斯吸入神經毒霧,視野模糊,口齒不清,無力對抗,倒地難起。李寧身處下風,無法依正常方法攻擊,只能一直捱打,亦深怕一旦吸入煙氣會全身乏力,心想:「這就是世界政府的力量嗎?」

蓋茲輕鬆說:「這人不斷閃避,只是遠攻。想不到,裝上黑甲之後,我們會如此強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