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黑甲計劃(二)

三人瀕臨生死邊緣,一塊巨石突然拋向傑克,去勢之快讓他無法躲開,更被之撞飛。電王和明鋒也各自拋出瓦礫讓其餘二人忙於躲避,白龍和蓋茲配以人工智能鎖定目標及射出飛彈還擊。

真鳳此刻展開那雙巨大的淡紫鳳翼,用力一拍,形成風暴,令飛彈被吹至東歪西斜,互相擊中爆炸。白龍問:「傑克,沒事吧?」首次看到竟有門者光以雙翼便可抗衡著衝力極高的飛彈,雙目散發意欲的目光,開始錄像,看看能否將這數據帶走,成為他們其中一樣武器。

傑克一手打碎巨石飛出,雖然被撞至少許昏厥,可是一會便散去,而黑甲更是絲毫無損,道:「沒事。」

真鳳怒視三人,問:「你們就是世界政府?」剛才拍翼除擋下飛彈,更將神經毒霧吹散。



蓋茲曾看真鳳資料,以為新會長皆是嘍囉,想不到如此大威力,道:「你是新的世上最強的九人,執劍第二任會長,鄭真鳳。」

真鳳大喝:「我問,你們是不是世界政府!」每聲吼叫似要將地面撼動,氣勢強大結實,吹飛碎石,與以前相去倍蓰,判若兩人。

白龍留意軍備,決斷說:「傑克,這次彈藥幾乎用盡,電源亦比預計之中使用得多。全部發射最後的神經毒霧,便飛回基地,這次的戰鬥數據已經值得好好研究。」其餘二人同意。白龍回答真鳳之後,三人便發放最後的神經毒霧彈和無數子彈,而傑克更是將剩下八枚特製飛彈盡數射向莉娜。

明鋒留意到裘里斯和莉娜口鼻皆有液體流出,便懷疑,說:「大家小心,可能有毒霧。」

可是真鳳怒火旺盛,再以鳳翼一拍,同時使用紫炎彈轟去,把子彈、煙霧彈和飛彈在空中全數擊破,爆風猛烈,威力甚大,便知飛彈雖然體型細小,威力卻非同小可。



當真鳳意欲上前,三人已遠走高飛,在天空之中化成黑點。電王亦已救走莉娜和裘里斯,以防萬一。

傑克說:「鄭真鳳的確強大,不過更值得一想的是他們為什麼能夠及時出現。由派兵至埋伏,再引莉娜親身來臨,過程不超五小時。執劍基地應在香港,即使乘搭私人飛機過來,一定超過這時間。」

蓋茲說:「也許,他們擁有一套我們尚未留意到的監聽系統?不,應該不可能監聽我們,否則我一定知道。也許他們猜到我們目標是莉娜。無論如何,通知柯克開始進攻吧。」

白龍雙眼狂熱,笑道:「我只想好好研究今次數據。」

電王將二人安放平地上,見他們身受多傷,裘里斯更神智不清,問:「你沒事嗎?」



只見血跡斑斑和滿身塵埃的莉娜辛苦地搖頭,明鋒低身拾起剩餘的煙霧彈殼,打算調查當中的殘餘物,研究這種連中階三門者也抵抗不住的神經毒霧。

莉娜大呼大吸,影響逐漸降低,問:「為什麼你們會趕來?」

電王笑道:「那你們要多謝明鋒了。」數小時之前,真鳳親自去到基地,會見眾人,子遠大驚,幸仍然糾結應如何跟其他族人說出真鳳與宋龍一戰之事。

然後,真鳳向他們交代數事,希望眾人協助,一同將世界政府拉下。兩族族人再見真鳳,不禁感到崇拜,不單因他升為中階三門者,更因為他竟把真龍之力和鳳凰之力混合使用,所謂紫氣東來,這道紫氣素來只有聖人或天命中的帝皇才擁有。

文山和雙子等強者紛紛要求參戰,而真鳳則交由明鋒分派眾人的位置。他看見二族共聚一堂,隔閡漸漸溶化,不禁想起自己名字,心中萬分高興,忖:「爸爸、媽媽,你們看到嗎?我真的令兩族可以和平共處,沒有辜負你們的期望。」

明鋒沒有轉彎抹角,直接問:「真鳳,如果再戰宋龍,你會再輸嗎?」

真鳳和明鋒交情甚深,聽後爽快答:「不會。之前輸給宋龍,一來因為實力有距離,二來因為太接近海洋,濕氣太重,某程度降低我火屬性的威力。」

明鋒只想知道他對自己戰力的信心,道:「那就好。電王、真鳳,我們要出發去迎戰世界政府首輪攻擊,由今日開始,戰爭的序已經完結,開始激戰吧。」



雖然二人不解,但可以力拼世界政府,大感興奮,終於可讓他們大展身手。正當三人準備出發,小倩見明鋒手握玻璃容器,當中有數以百計的昆蟲飛舞,想衝破困牢,毛骨悚然,問:「明鋒,你為什麼要拿著這麼多昆蟲?」

明鋒走到基地之外,將容器打開,在內的昆蟲一湧而出,嚇得小倩躲在真鳳之後。明鋒道:「牠們是指路明燈。美國殺人蜂,只要蜂后失蹤,所有工蜂就會全體出發,憑氣味尋找蜂后,而氣味能傳千里,獨特無二,難以清洗。以我推測,世界政府第一個要對付的敵人會是莉娜,所以上次遇見莉娜時已將濃縮二十倍的蜂后氣味,透過我隻手,印在莉娜身上,所以莉娜現在就是殺人鋒的目標。就這樣。」

這時,電王等人才想起先前明鋒臨別之時,確實有輕拍莉娜,只是沒想過那一拍原來背後有原因。

電王微笑說:「透過追蹤殺人蜂的行動,便找到你們的大約位置,而且你們打鬥聲響如此大,當然不難找到。」

當莉娜聽到電王的解釋之後,不禁再次對他無窮的智慧由心感到佩服,心想幸好自己並非與他為敵,否則後果實在不堪設想。裘里斯身受重傷,以靈力止血,虛弱至極,而李寧此時走來,感激執劍三人。

真鳳望向某些士兵的屍體,總感一種熟悉,尤其是門前那幾具被火燒熔下半身的士兵屍體。登時,他想起一名故友,不怒而威,壓聲問:「裘里斯,你以前有去過香港嗎?」

莉娜和裘里斯大驚,不單傷勢嚴重,更剩少許靈力,而真鳳卻是體力充沛,對比之下,他們毫無勝算。再者,即使莉娜完整無缺,亦難與真鳳匹敵。裘里斯心虛道:「有。」



對於突然變臉的真鳳,電王不解,可是明鋒卻知真鳳所想,便走到他的身邊,說:「真鳳,冷靜。」

真鳳右手握著裘里斯的頸部,並把他提起。李寧馬上反應過來,以沙礫包圍真鳳的右手,嘗試格開真鳳的右手。真鳳毫不在乎,怒視裘里斯,問:「風仔,是不是你殺的?」

同為使用火的門者,真鳳對於火所造成的傷勢當然敏銳,不同人所造成的傷害皆有不同。裘里斯本已虛弱,被真鳳握頸之後更感辛苦,即使李寧以沙抵抗,可是無阻真鳳的巨力。

裘里斯從未想過自己會淪落此等下場,同時,更沒想過短短日子,真鳳竟然變得如此強悍,是意義上真正的世上最強的九人。真鳳尚未發出殺意或氣勢,但裘里斯已感無窮恐懼,雙眼望向莉娜求救。莉娜說:「真鳳,大戰在即,你又何苦自己人打自己人呢?」

真鳳放手,幾乎斷氣的裘里斯跌在地上。真鳳冷眼望去莉娜,道:「莉娜,你就是前夕事件的幕後黑手。對吧?」

莉娜知道真鳳已經發現此事,繼續隱瞞,也只會讓二人之間裂痕更大,但如果與真鳳成為敵人,勝算更低,不禁在心中叫苦連天,道:「真鳳,如果你我為敵,將會影響大局。」

真鳳凜然道:「我曾說過,任何人傷害執劍,我都不會放過。」突然湧起滔天殺意,震撼在場所有人,雙手揚起誘人淡紫的真龍之力,隨時準備使用龍怒。

明鋒站在他面前,不許真鳳殺掉莉娜,道:「真鳳,大局為重!」這場戰爭上,執劍可用的棋子和聯盟已是少之又少,再少一個只會讓形勢變得更差劣。



此時電王也是暴怒不已,但明白光是中階三門者的名號,已是一種力量,於是也走到真鳳面前,道:「等到戰爭完結,再與她堂堂正正挑戰。真鳳,大局為重。」

真鳳收起真龍之力和殺意,嘆氣說:「曾經,我以為你是原會長中,唯一一個真心待人、值得尊重的人,結果原來只是我看錯了。莉娜,我可以不殺你,不過⋯⋯」右手忽然釋出真龍之力,有如一條傲視天地的霸龍怒吼,把裘里斯下身轟碎,續道:「親手殺死風仔的人,恕我無法大量。你感受一下當時風仔的絕望吧。」話後,他瀟灑地大步走去,而臉上帶著一絲不屑的電王和明鋒亦一同離去,只留下莉娜和李寧二人。

李寧上前扶起衣衫襤褸的莉娜,見四周依然火光處處,道:「莉娜,我們還是盡快趕回聯合門。」她在火光之下照得份外艷麗,同時亦特別憔悴,輕輕點頭,二人便快步回去聯合門。

這次由於事態緊急,明鋒親自駕駛小型飛機,途中不發一言,思考之後的每一步。真鳳問:「電王,你覺得李寧實力如何?」

電王就觀察直言:「李寧冷靜沉實,擅於遠攻,應該會利用控沙能力消耗對方體力,甚至造出更多變化,同為初階三門者,應是比較難纏的強者。」

真鳳閉起雙眼,讓今天的事靜靜沉澱,道:「希望他不會成為我們的敵人。明鋒,你會怪我嗎?」

真鳳想來,這次本可以拯救莉娜等人,借此結盟,並且知道世界政府的真正實力,但他殺死裘里斯,即使以後與莉娜,亦難免心有芥蒂,或壞明鋒的如意算盤。



明鋒心思卻在另一件事上,道:「不會。重情重義本來就是你吸引人之處,你只是為風仔報仇。大家,戰爭正式開始,一起打敗世界政府和噬魂者吧。」

二人正有此意,笑說:「好!」

另一邊,亨利根據詢問東尼而得來的資料去推敲世界政府其中一個基地所在,只用上不過四小時,便帶同奧塞斯和戴安娜找到當中的據點。

奧塞斯想到白龍心有不甘,便笑道:「亨利,你果然好強,光靠天氣、時間、日晝就可以找到這基地。哈哈!太好了。」

亨利見周遭皆有不少高科技產物,道:「我會將這裡所有資料拿走,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查看各份資料,知這裡所涉及的範圍比想像更多,包括人工智能、基因改造工程、神經病毒等,心想:「白龍,你果然想複製各地各樣的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