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來自遠方的同伴(一)

當亨利正在駭入白龍的電腦中,奧塞斯正以拳腳摧毀不同東西,發洩這些年來所受的委屈,而戴安娜亦樂得在旁協助。當二人越走越入之時,感覺空氣流動稍有不同,發覺一道暗門隱藏在旁。奧塞斯正值顛峰,一手推開暗門,一馬當先走進,而戴安娜則跟隨在後。

奧塞斯感到奇異,問:「戴安娜,他們是什麼?」看著面前這一群奇形怪狀的生物竟帶著靈力,都感到奇怪得很。

戴安娜仔細地看去,說:「世界政府可能將人和動物融合,才出現這種生物,人馬、牛人、虎人等。」這些生物望向二人,眼珠滾滾。二人只感奇怪,卻毫不懼怕。

此時,亨利也走來,道:「電腦之中亦有報告指出他們正研究獸人士兵,報告當中更有提及他們雖然肉體力量比起平常人強上超過三倍,不過智力極低,在戰場上用途不大。哈,用途不大?這些獸人士兵,可是我們最強的衝頭卒。」



待亨利把一切有用的資料拿走後,戴安娜和奧塞斯瘋狂破壞此處,以洩不忿和痛恨,傳出陣陣濃煙,牆壁破爛聲音,只剩下亨利和那群半人半獸的生物在那艘大船上。亨利大喝:「我,為你們帶來自由,而你們,就為我賣命吧!」簡單一話,竟然令獸人興奮起來,喜悅在臉上表露無遺。亨利冷笑,心想:「不知道明鋒他們又會否鍾意奧塞斯大人所送的禮物呢?」

同時,一段影片在互聯網上直播著,這一次的主角卻非夜叉,而是雙眼略現疲倦的但丁。他道:「各位,上次世界政府突襲,或者是神的祝福,令我們僅僅活下。世界各地也有好多人支持我們,大家都渴望自由,希望不會再被世界政府在背後統治。各位,同我一起向世界宣戰!為自由夢而戰!直至拉倒世界政府,直至我們呼吸到真正的自由!自由夢萬歲!」

雖然但丁看似疲倦,可是說話抑揚頓挫,七情上臉,感染大量的人決意上街,更在互聯網上不斷傳播。但丁等人知道互聯網是個雙面刃,若然世界政府執意在互聯網上禁止此片段傳播,正正合噬魂者心意,才會如此肆無忌憚在網上傳播消息。

鏡頭過後,但丁一掃自己的倦意,讓人同情,說:「慾,將所有門者釋放,叫其餘七罪開始進行計劃,將這個荒謬的世界終結!」

但丁和慾在英國親自帶領過百名門者大肆破壞,勢如破竹,即使對方使用槍械,光是但丁的魔王氣勢,已令對方倒下。而傲和婪亦在中國之內帶同民眾向政府宣戰,那黑色火炎燒盡無數的生命,保護在他身後的自由夢鬥士,而婪就控制對方互相射殺,腹背受敵,節節敗退。



而世界政府再度派出黑甲去平定動亂,更發放各先進的軍事裝備到各處作支援,全世界也進入戰爭狀態,再無安定繁榮,只剩危險戰亂。本以為以門者實力,定可輕取政府勢力,黑甲卻打碎他們的幻想,充分顯現出科技的力量。

巴菲特持黑甲於空中任意飛翔,興奮道:「哈!飛鼠,爽嗎?」

飛鼠笑道:「哈,你應該比我更爽吧。」回想剛才屠殺門者,感白龍果然是天才,竟可研發出一套能夠剋制門者的裝甲,即使強如初階三門者,亦無法阻止二人。

柯克輕笑:「我們今次目的是橫掃歐洲,協助所有有警章的人和軍人將所有膽敢反抗的門者趕盡殺絕,斬草除根,免除後患。再者賜予所有人和平戰士的稱號,將這稱號宣揚去,和平戰士將會傳頌萬世,我們會賜予財富名利。又有一群門者,下去吧。」再見一群門者,馬上變得蠢蠢欲動,希望能親切試驗白龍根據先前與莉娜戰鬥而得數據而改良的改變。

巴菲特雖年老,動作卻依然靈活。三人一同俯衝,包圍著對方連射,頃刻無一生還,血肉橫飛。巴菲特大笑:「重回青春的感覺實在太爽快了!哈!」自他們成為門者之後,不只反應提升數倍,而且身體不再衰老。



三顆黑點在天空傲翔著,而黑甲亦成為世界政府的象徵,更是對抗門者力量的代表。

真鳳見世界大亂,心急問:「明鋒,我們現在應該如何?世界各地都不斷開始進行緊戰爭,更有洲際飛彈擊向情況最壞的南美洲。」

明鋒道:「我們帶同真龍族和鳳凰族先平定中國。中國,極有可能會是最後決戰的舞台。」雖然他說出此話,卻無人明白背後原因,不過他們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正當他們打算出發之時,他們收到奧塞斯傳來的電郵。


執劍:

看看附上的相片,知道她是誰嗎?她是萬黃麗琪,聽到這名字,應該不難猜她是誰吧?沒錯,她就是你們前任會長,萬斯龍一世中最愛,他妻子。我就連他們的合照也一同找出送給你們,喜歡嗎?

她現在在我手上,想她平安沒事的話,就將微型飛彈的設計圖交給我們,作為我們兩個組織之間的交易。



你有五小時考慮。

奧塞斯


真鳳見此大驚,更問:「龍叔叔有老婆?」可是,在場的人也搖頭不知,一同打開相片,確是斯龍。眾人無言,大感無奈,真鳳道:「我們一定要救龍嬸嬸。明鋒,將份圖交給他們吧。」

電王也知明鋒曾經研究世界政府的微型核彈,得悉可以透過量子技術將核彈的結構簡化,從而將核彈體積縮少,而微型飛彈比起微型核彈較容易研發。如今奧塞斯有此要求,不只是對執劍有著威脅,更是對全世界的人成為一份極恐怖的威脅。因為軍事科研,對於一個國家,就是能夠與其他國家談判的籌碼。

思前想後,明鋒一口拒絕交出關於微型飛彈的工程圖。眾人不解,明鋒解釋:「以亨利智慧,要將之改良然後研製出微型核彈也不是一件難事。屆時,當真世界大亂。此計,足以令執劍人心稍亂。」

真鳳一怔,無奈問:「但⋯⋯龍嬸嬸呢?你要我們看著她死?」

明鋒從未刻意深究每人過去,道:「總監之所以不提起妻子的事,大概是因為他以為妻子已死。」



真鳳反應極大,帶點怒氣問:「雖然我未曾見過萬黃麗琪,可是她是執劍的一份子。既然她未死,為什麼你會覺得我們應該視而不見?」

明鋒決意不讓,道:「這份設計圖將會改變世界,改變大局。作為會長,你是不是應該想得更加清楚?一旦交給他們,將技術轉用至其他地方,我們也無法阻止。」

場面奇怪緊繃,電王首次看到二人爭論,也不知如何是好,不過如果他是會長,相信也會與真鳳作出同一個選擇。

真鳳一心拯救有如義母的萬黃麗琪,正義凜然道:「我只知道,為了救執劍任何一份子,我會選擇放棄任何設計圖。」

明鋒絲毫不讓,凝視真鳳雙眼問:「如果對方捉了我們任何一個,釋放條件是我的性命,你又會答應嗎?」真鳳一時沒話可說,垂頭嘆息。明鋒步步走近,續道:「作為會長,就要在原則和大局之間作出選擇。將設計圖交給他們,那時受害的可能是整個執劍,可能是整個世界。我敢肯定,如果萬黃麗琪是為了總監好,她一定不想我們就範。」

小倩依偎真鳳,令他心中登時平靜不少,說:「大家爭吵,便正中奧塞斯下懷。聽明鋒說法,我不相信總監老婆是個貪生怕死的人。你們覺得呢?」

電王嘆息:「如果可以,我也想救她,不過看來代價太大。」心知強搶人質並非不可行,可是要這樣主動挑戰鐵塔實屬不智,一來他有人質在手,二來他們佔盡地利,三來奧塞斯實力強橫,貿然出戰只會讓更多人受傷,影響大局。

真鳳聽後,知世事沒完美,明雙方利弊,心中再嚐無力之痛,如被重石壓下。他曾以為當自己升成中階三門者後,情況會有所不同,可是事與願違,他的力量依然不足以改變世界,或者這決定將會抹殺萬黃麗琪的性命,但大戰在即,噬魂者和世界政府已經出擊,無法停下命運巨輪,道:「我明白了,照你說話,帶同兩族先去平定中國。」然而他心中有愧,忖度:「龍叔叔,對不起。當我死後,我甘願受盡世間所有痛苦去抵還今次我的決定。」



明鋒心想:「此仇,我一定會報。」知道眾人需要時間平靜心態,先說其他事以分散注意力:「根據中國的情況,照我推計,至少有兩名噬魂者。而且宋龍極有可能已經回去帶領幹部出戰。最壞的情況是我們將會面對三個中階三門者。」

聽到可能會面對三個中階三門者,電王心中充滿擔憂,不禁緊皺雙眉,道:「萬一兩名噬魂者合流,我們好有可能會輸。」

明鋒道:「我已有計劃阻止此事,不過即使如此,我們都要萬分小心。戰爭之中,軍人與和平戰士都擁有大量軍備,火力之大,不可無視。總而言之,大家要小心,因為再次受傷的話,我們就再無辦法進行還原。」

明鋒此話讓眾人回憶起若霖,尤其是真鳳更是感心痛,因為他知現時擁有的都是若霖用生命所換來。失去過,便更珍惜擁有。

小倩感覺真鳳傷痛,輕吻他的手臂,而電王則拍拍他的肩膀,溫柔笑說:「放心,我們不會有事。你不相信我們嗎?」

真鳳望向明鋒、電王和小倩,會心微笑:「我相信你們,由此至終,我都相信你們。」雖然身邊只剩三人,卻是值得讓他義無反顧去拯救的三人。

電王熱血大笑:「那我們出發吧!」一手搭在真鳳的肩膀上,道:「別再胡思亂想了,我們一直與你同在。我們是執劍,繼承總監理念的執劍,記得為什麼執劍叫執劍嗎?」



小倩笑說:「執起正義之劍,是為執劍!」

電王由心說:「我們一直都會陪伴你,一起拿起這把正義之劍。雖然有時候感覺好沉重,不過有大家一起,我絕不後悔。這,亦是我人生之中最驕傲的選擇!」說著說著,他指向真鳳的心,讓真鳳知道即使其他人現在不在身邊,也一直會在心中陪伴自己。

小倩雙眼散發久違的熱情,道:「我都不會後悔!好驕傲成為執劍一員!」真鳳聽後,心中一腔熱血,回想當初加入執劍的原因。

即使路有多艱辛,亦不會孤單一人,因為身邊已經有著可信的同伴,無悔當初,英雄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