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遠方而來的同伴(二)

正當真鳳等人和兩族相約於萬事妥作為集合點,於此時,彼得和瑪麗竟然雙雙出現。而當彼得看見真鳳依然生還,登時大喜,然後明鋒才將那次彼得通知明鋒等人這件事向真鳳告之。知道善良率直的彼得對自己如此關心,真鳳心中高興,始終在亂世之中,難以找到一位真心待人的人,問:「為什麼你們會在這?」

彼得和瑪麗一臉尷尬,才輕輕道出二人離開梵蒂岡的原因:「說來話長,因為一件事我被逼離開梵蒂岡,瑪麗卻是因為陪我才到來,所以,希望我們可以加入你們,一齊並肩打這一場仗。」

瑪麗自責道:「其實也是我大意才會令彼得被逼離開梵蒂岡。」

彼得溫柔道:「怎會關你事。」眾人感到彼得和瑪麗之間感情深厚,不言而喻,可惜二人始終沒有走在一起。



數日前,在世界各地的難民徒步走向梵蒂岡,當中不乏門者,數量成千上萬,讓教宗也感頭痛,可是天父大愛,他亦擔起照顧難民的責任,幸好彼得先前已因貝琪的預知夢而作好更大的準備,收容他們。

彼得聲如洪鐘,平定人心,道:「各位,我是門者界九大組織,梵蒂岡的會長,彼得。請你們放心,我們已經作好照顧各位的準備,希望大家會聽取我們的安排,逐一進入。」見眾人終感安穩,向身後二人輕聲說:「約翰、瑪麗,要所有幹部和其他成員幫助,先去檢查一眾難民。我總感到不安。」

「知道。」二人隨後亦協助控制難民慢慢進入梵蒂岡。

細心的瑪麗看到有部分難民當中,都不約而同地有著應該尚未痊癒的傷口,讓她感到非常好奇,便問向面前這一個身瘦如柴,背後卻是腫脹不少的男子。「你好,我想問一下,你身上傷口怎樣得來的?」

這男子卻說:「我也不知道,先前暈倒之後就這樣,身體好痛,好像全身不舒服,不過由於暴亂,已經再沒有醫生護士為我們檢查,所以才逼不得已來到梵蒂岡。」



瑪麗聽後,深感同情,溫柔說:「原來如此。進去好好休息吧,我們會安排人手處理大家傷勢。」

「謝謝你!」難民一批批走進梵蒂岡的內部,靜靜坐下。而在許多人陸陸續續走到難民營後,突然數百人身體爆炸,更從身中彈出一條黑色鋼索,粗如手指,把身邊的其他難民活生生地劃成兩半份。頓時,梵蒂岡化成人間煉獄,血流滿地,肉濺四周,腥味滿溢,叫喊不斷。

「梵蒂岡殺人呀!」混亂之中,這句話卻有如病毒般散播出去,傳播不息。「救命呀!」正當難民以為梵蒂岡打算將所有人趕盡殺絕,便不斷向入口逃跑,人踩人,置他人於不顧。

彼得不得不催動神聖氣勢,鎮壓全場,一喝:「停手!」所有難民一動也不敢動,更有的跪在地上,全身抖顫。他續道:「所有人,清理現場。」彼得本對世間萬物有愛,看見此情此景,雙眼不禁泛紅。

而在場每人都感到那股氣勢,大吃一驚,本能感到恐懼。彼得心中悲痛,收起氣勢道:「我們,梵蒂岡,從無打算要殺你們。如果真的有此打算,根本不需要如此複雜。」



氣勢一收,難民們才可呼吸,雖知打起上來毫無勝算,但屍橫遍地,呼天搶地,眾人大哭大罵,向彼得等人的罵聲此起彼落。本已落魄潦倒的難民面對突如其來的生離死別,心靈崩潰,更有的後悔當初沒有加入和平戰士一列。

彼得緊閉雙眼,咬牙切齒道:「各位,為表歉意,我,彼得,將會辭任會長一職,並會離開梵蒂岡。」話後更向他們鞠躬。

梵蒂岡其他成員大感詫異,明知此事非彼得所想,便緊張上前,尤其瑪麗和約翰二人特別緊張,因他們略略猜到彼得背後原因。

難民們聽他說話也感意外,而門者更是無話可說,而彼得亦在眾人目光之下慢慢走回房間。大衛衝去彼得,緊張問:「為什麼你要請辭?」

彼得緩緩道出:「一連串的襲擊,就証明有人逼使世上最強的九人在今次世界大戰參戰。即使避過今次,亦只會有下一次。只有這樣,才可帶來安全。我,其實別無選擇。」

聽到彼得此話,眾人心知肚明彼得心意已決,即使教宗到來也不會左右他的決定,而這番說話正是瑪麗和約翰猜想的原因,彼得知久守必失,想以自己換取眾人安全。

彼得堅決道:「約翰,梵蒂岡中除我以外,就只有你是初階三門者,我走後,就靠你守護他們。」

約翰知要是彼得參戰,定必危險萬分,道:「讓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彼得笑帶柔情道:「你的技能易守難攻,而且背後的策劃者只想逼我參戰,我不希望會影響你們。約翰,梵蒂岡門下眾多老幼,你一定要好好咁守護他們。」

瑪麗此刻雙手抱胸,淘氣說:「要去的話,我跟你一起去。」

「瑪麗,梵蒂岡好需要⋯⋯」

瑪麗以手指輕點彼得額頭,道:「你怎樣也離不開我的,知不知道?」彼得不知所措,只好傻笑。其他人知道瑪麗像是彼得命中剋星,唯獨只有她能讓彼得閉咀,只憑纖纖玉手便拿下這位世上最強的九人。

彼得見此只能讓步,況且他知自己永遠也說服不到這位可愛的瑪麗,笑道:「其他人,梵蒂岡靠你們去守護了。我們,一定會在戰爭完結之後回來。瑪麗,走吧。」二人轉身便走,離開梵蒂岡,來到萬事妥。

真鳳機智雖未及明鋒,但勝於彼得,知他救天下難民的心思,燦爛笑道:「無論如何,歡迎你們加入。彼得,我覺得你的決定沒錯,久守必失,倒不如由自己去掌握未來。明鋒,你覺得是誰在背後指使?」

「可能性最大的應該是噬魂者。」彼得聽明鋒此言大感不解,素來以為是世界政府所為。明鋒見此便解釋:「雖然世界政府也有可能將所有人逼出黎參戰,但凡門者參戰,都一定會與世界政府對抗,而這點正合噬魂者意,為他們爭取更多時間。無論如何,彼得,我們會先去中國,不過那裡至少有兩名噬魂者,你們真的打算跟隨我們?」



彼得微笑,見瑪麗也點頭,便道:「我們已經決定跟隨你們作戰。執劍智有明鋒,力有真鳳,不容忽視,而且你們富有正義感,是最好的同伴。」

真鳳對彼得瑪麗二人印象甚佳,豪氣道:「好!一起打敗噬魂者和世界政府吧!」

「放心,雖然我只是高階二門者,但我是治療師,會為你們支援。」輕輕一句卻令真鳳等人勾起若霖的回憶,真鳳更是心中一痛。瑪麗見此,不敢作聲,望向彼得。

電王微笑道:「只是勾起了回憶,沒事。過去的,已經過去。那麼以後就拜託你了。」話後,瑪麗才重拾笑臉,而真鳳知電王這一句,更是向自己訴說。

明鋒問:「那就出發。真鳳,兩族準備就緒?」

真鳳今非昔比,目光如炬,氣定神閒,望向明鋒道:「望出窗外看看。」

當他們望出窗外,近百名鳳凰族族人張開鳳翼在空中等待,而近百名真龍族目光炯炯,傲立大地。明鋒知道真鳳只派出精英戰士,讓老幼留在基地之中。真鳳熱血一喝:「出發吧!」兩族族人聽後激昂萬分,氣派一時無兩。

世界現時處處大亂,九大組織形同虛設,社會了無秩序,不少門者因此藉著自由夢鬥士或是和平戰士的名義,四處搗亂,趁亂打劫,成為亂世中的土皇帝。



而同在中國的小冰卻因為照顧同村的其他人而一直留下,奈何不斷有門者來襲,幸好當中未有三門者,小冰尚可抵抗,可是以她一人之力只僅僅足夠把對方打退,更在生死之間徘徊,彷彿上天眷顧,每次她也幸運地躲開死神的魔爪。

小冰撲去,以身擋下數顆炎彈,保護身後一眾小孩,幸好對方是火屬靈力者,被自己剋制。附近被火燒得煙塵四起,一人突然語帶輕蔑道:「果然有一個高階二門者。哈,其他人屠村。」話後,數人戰戰競競回答,卻不敢不從。

小冰知對方人多勢眾,當中至少有三名中階二門者,背後小孩更被嚇得大哭大鬧。眼看面前此人臉色蒼白,雙眼鮮紅,身穿黑袍,便知乃血族族人,喝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屠殺我們!」

其餘人向四面八方走去,開始屠村,見人殺人,而尼拉獨自站著,吆喝:「黃皮豬,沒有資格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