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進入中國(一)

尼克松:「命運給予我們的不是失望之酒,而是機會之杯。因此,讓我們毫無畏懼,滿心愉悅地把握命運。」
“Our destiny offers not the cup of despair, but the chalice of opportunity. So let us seize it, not in fear, but in gladness,” R.M. Nixon said.

世界大亂而處處戰火,中國更被來自世界各地的門者弄得大亂,而身在中國的小冰正被尼拉盯上。尼拉冷瞪小冰,邪笑:「可以死在血族手下,你這黃皮豬,應該感到榮幸!」一手抓去,招招狠毒,出手快速而毫無猶豫,實力非同小可。

小冰不甘受辱,雙目如炬,喝:「你沒資格辱罵我們!冰棺!」全身突然釋放靈力,化成寒氣,似棺墓般封印尼拉。尼拉高傲自大,被小冰一罵,怒火更盛,雙手催動嗜血之力抓破冰棺,餘威直逼小冰,幸好她早有準備,僅僅避開。

小冰將雙拳結成冰霜,以霜拳突擊,馬上突擊,反應之快讓尼拉也感神奇。話雖如此,即使小冰拳拳生風,可是速度不足,尼拉將嗜血之力集中雙手成爪,與她相搏。



拳爪相遇,幸好小冰在屬性之上佔優,否則也難以抵抗如此行雲流水的攻擊,奈何尼拉爪爪相連,咄咄逼人,且嗜血之力粗橫無比,小冰陷入苦戰,漸漸後退。

尼拉雙爪一下,中路稍有破綻,小冰馬上突襲,重踢尼拉腹部,怎料他冷笑一聲:「豬,果然是豬。」原是他故意引小冰攻擊自己腹部,左爪陡然猛收,直抓小冰右腿。

小冰察覺亦為時已晚,無法收回那重踢,可是她畢竟與惰親身決戰,心理質素豈是與平常門者可以相比,左腳蹬地,凝聚靈力以膝撞直擊尼拉下顎,去勢甚快。要是尼拉執意抓去,小冰雖斷一腳,但他頭部亦會被重擊,不得不後退避開。尼拉一次未能得手,更是咬牙切齒,露出一雙血族特有的獠牙。

小冰知對方實力強大,但心理質素奇差,故意挑釁:「你怕?」

尼拉自尊心極高,怒吼:「放肆!你們這些低等的黃皮豬!」勝負往往由心態決定,尼拉心急衝前,進攻不如先前,可是招招更心狠手辣,嗜血之力狂湧而出,令小冰不能輕視,多出數道血痕。



小冰心想:「相比真鳳和電王,你實在幼嫩。」尼拉數抓亦未得手,心急直衝,重心前移,小冰見此馬上使出冰錐。尼拉大感危險,見數冰錐從地而起,竟直穿腹部和雙腳,大感痛楚。她知機不可失,再用冰棺,配以霜拳擊去,連環數招,將尼拉殺死。

跟隨尼拉的門者知他被擊斃,紛紛逃走,小冰卻似把他們原有的自由歸還,奈何那些人已殺死不少村民,讓她不禁慨嘆。一直哭哭啼啼的小孩們紛紛跑向小冰的懷抱,小冰溫柔道:「別怕,已經沒事了。」或連她也不知道自己留下是因為要保護村民,或是因為逃避真鳳和小倩。

而在天津,暴亂極其誇張,自由夢鬥士與和平戰士的鬥爭日益嚴峻,雙方同用正義之名去打擊對方,卻釋放埋藏心中的怪物,瘋狂射殺面前被稱為暴徒的同胞,享受著開槍,享受著血腥,享受著殺人,享受著權力。

傲在南京市外叫囂:「自由夢萬歲!但丁萬歲!」數以千計的自由夢鬥士亦跟著咆哮,風頭一時無兩,叫聲響徹雲霄,震懾守在南京的和平戰士。

和平戰士見此說:「那群瘋子。來,把他們通通殺清光!」手持重型槍械,指向自由夢鬥士,當中或有親朋戚友,但場上無父子,目無憐憫扣下板機。



傲帶領一眾自由夢鬥士前進,以戾炎把面前射來的子彈、炮彈通通燒熔,士氣大振,更釋出高傲氣勢使大多和平戰士不戰而倒,全部氣喘如牛,汗流不息。傲集中戾炎,化成萬把黑色古劍,喝:「戻炎。萬劍塚!」古劍全帶中國色彩,無堅不摧,無情地穿過建築物,穿過身軀,將一切歸零。

和平戰士雖然軍備充足,卻無人有實戰經驗,瞄準極差,浪費子彈;相反,傲殺人如麻,早已看透生死,實力高強,更有似能摧毀一切的戾炎。在傲帶領之下,戰況一面倒,攻打過後,其餘的自由夢鬥士接收所有槍械,並且清洗非自由夢鬥士的人,包括保持中立的人民。

一眾自由夢鬥士大吼:「傲大人!謝謝你保護我們,實在感激不盡!」其他自由夢鬥士也來湊熱鬧,知傲強悍,不怕槍械,封他為除但丁之外另一個偶像。

傲輕道:「我只是為自由,為但丁。」話後,他便獨坐大廈之上。他毫不在意這群人的生死傷亡,只是聽從但丁之言以拉攏民心,與世界政府一直所描述的形象大有差異,產生對比和矛盾,讓更多人加入自由夢鬥士的憑藉,造成大勢推下世界政府。

這亦是他與嫉首次分開行動,雖然高傲,卻疼愛親妹妹,也許因為生於日本,作為男人和武士的高傲教他不可隨意露出感情,既然這相處方式舒服,亦無謂改變。他見這片大地充滿濃煙、硝煙、破壞、傷亡、哀痛,卻無動於衷,心想:「宋龍,希望我能遇見你。」

而在另一處,一道紫色身影從空中落下,大喝:「住手!」忽地一股帝皇氣勢湧至四周,在場的人全都停止。光憑氣勢,在場的門者也知面前此人強悍得無法仰望,全身顫慄發抖,呼吸困難;而非門者早已暈倒。即使他們手持槍械也好,也感這懷紫色巨翼的巨人比一切更危險。他帶怒道:「我限你們五秒之內,放下武器。」

話中冷冷殺意表露無遺,氣勢如長江綿綿不絕,而且過百名各有鳳翼的人紛紛著地,近百個目光烔烔的戰士也奔跑而至,氣派誇張,在場的人大感無力,紛紛棄械。真鳳亦收起帝皇氣勢,道:「分開吧。自由夢鬥士左邊,和平戰士右邊。」



他們各自把自己的同伴扶到一邊,把暈倒的人也緩緩抬起。其中一人戰戰兢兢問:「你們到底是誰?」

真鳳答:「我是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一,鄭真鳳。」眼看這處血流成河,遍地斷肢肉碎,心中湧現不安傷痛,向明鋒問:「全世界⋯⋯也是這樣嗎?」

明鋒點頭,冷眼望向雙方說:「遲一天解決噬魂者和世界政府,就會多上成千上萬的死傷者。擒賊先擒王,放他們走吧。」真鳳從來不想殺生,因此才用氣勢壓下全場,點頭示意雙方各自離開。

電王和小倩對此亦無計可施,大感無力,只好嘆氣。世界有如海流,而他們只是海上木舟,只能隨海流飄動,卻無法改變流向。而瑪麗和彼得見此亦為死傷者祈禱,希望天父會帶領他們走回正確的道路。

自真鳳升為中階三門者後,對於能量流動更加敏感,道:「在北方,我隱約感覺到一股好強大的力量,似帶失望暴戾,極為負面,想必是噬魂者其中一員。」

小倩看真鳳臉容不解,又帶猶豫,便問:「真鳳,有事嗎?」

真鳳搖頭說:「只是對於剛才那股力量似有一份奇異的熟悉感,我也不清楚。」

明鋒輕說:「真鳳,請你下令叫鳳凰族前往那方向,人多勢眾,並且要鳳仙等初階三門者以氣勢作為保護,目的為引那噬魂者南移,因為以我估計,另一名噬魂者應在偏西方,絕對不可以讓他們有任何機會合流。」



真鳳知道明鋒心中所想,且鳳凰族能以鳳翼飛翔,行動迅速,適合作為誘導,較真龍族為方便,於是便點頭下令:「鳳凰族聽令!」

「在!」鳳凰族族人以文山為首,紛紛尊敬地走到真鳳面前,聲勢浩大。

真鳳凝視他們道:「替我做一件事,前往北方尋找噬魂者,將他誘導去南方,絕對不可以讓他前往西邊。文山,那人力量強大,可能是中階三門者,所以你和浩天需要釋放氣勢保護其他族人。你們此行非要作戰,只為誘導,明白嗎?」

鳳凰族族人上下齊心叫:「明白,族長。」

真鳳雙目如炬,似有無盡光芒四射,照亮所有人的心靈,道:「我希望今次一別之後,再見之時,一個都不能少!」

「知道!」為首的文山望向浩天,二人互相點頭之後。文山帶傲氣說:「出發!」和浩天率先張開鳳翼一躍上天直指北方,然後近百名鳳凰族戰士張開鳳翼跟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