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進入中國(二)

待鳳凰族族人全數離開後,真鳳亦張開鳳翼,帶領眾人前往西邊。突然小倩彷彿感到有人走進她所散放的精神力範圍,便用精神掃瞄,叫:「小心八點鐘方向!」

在她說話的同時,真鳳亦有被瞄準的感覺,其他人只感危險,便用紫炎作為大家的防護罩,燒毀三顆狙擊彈,道:「我、電王、明鋒是他們的目標。」

紫炎過後,電王馬上使出電光擊去,三個狙擊手的位置馬上發生爆炸,傳來慘嚎。二人反應之快,讓瑪麗也感到驚訝,心想:「這就是執劍的力?」

小倩把精神掃瞄的範圍擴大,道:「真鳳,七點鐘方向,有一隊大約一百人的軍隊接近,距離我們五百米左右,當中有門者,兩輛裝甲車。所有人亦有重型裝備,包括步槍、重型機槍、榴彈砲等。至於西邊,沒任何軍隊。」在她腦海之中,正以精神力繪畫出一立體影像,將一切都看在眼內。



真鳳道:「你們先去西邊,這批軍隊交給我。」心想要測試將兩種上古之力混合所得出的力量。

只見執劍等人和真龍族轉身前往西邊,叫彼得和瑪麗不禁呆滯一剎。彼得不禁問:「真的讓真鳳一人面對整支重裝軍隊?」

小倩笑說:「放心,真鳳一定會平安無事。」

電王轉身望去彼得,驕傲地說:「如果連這支軍隊都打不贏,怎做執劍的會長。」執劍已不單單是二個文字,不單單是一個組織,已是他們所有人的驕傲,而作為會長的真鳳,也同樣是所有人的驕傲。現時真鳳已是中階三門者,更將兩種上古之力融會貫通,實力超凡,除非其餘世上最強的九人或噬魂者到來,否則無人能阻。

彼得和瑪麗互相尷尬對望,方知梵蒂岡相比起執劍,無論實力、合作或是默契也相差太遠。剛才先是真鳳抵抗子彈,在紫炎消失的一瞬,電光剛好越過,時間極準,配合小倩的精神掃瞄,戰力非同小可,完美無瑕。



即使這隊百人軍隊當中擁有門者也好,擁有重型裝備,真鳳也絲毫不怕,只怕再次失去同伴,忖度:「我的心魔,就係將一切都壓在自己身上,想以一人之力撐起執劍,改變世界,不過,若霖,你幫我渡過心魔,而我只需要專注在自己的戰鬥!」清空雜念,猶如五蘊皆空,大喝:「英雄無敵!」

電王等人聽到真鳳這一喝,心中也印下此話,真龍族族人亦回想起千闕,而話中的氣派更像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真鳳根本沒有打算偷襲,閉上雙眼,細緻感受身上所有能量的流動,入微極致。在初階三門者時,他能將能量以絲狀控制,而成為中階三門者後,更能將能量以點狀控制,所以每拳每腳皆將能量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張開鳳翼,巨大而栩栩如生,飛在空中,再披上龍袍,生出龍爪,全身皆現誘人淡紫,帶著一份不可侵犯的帝皇之氣,有如龍鳳同在的帝皇,紫氣四散,大現王者氣派。

偵察兵道:「報告指揮官,發現敵人,位置兩點鐘方向,仰望三十度,是擁有飛行能力的門者。」

作為初階二門者的指揮官,不知氣勢,不知靈力,不知門階,只知自己已殺過百門者,且有重型裝備,無畏無懼道:「既然是門者,哼,全部人一級戒備,先用重型機槍限制他的移動範圍,再用榴彈砲殺死他!」



「遵命!」有一組火力手馬上握著在裝甲車上的重型機槍,準備一旦看見目標便馬上發射。而部份士兵預備好榴彈砲,守在已經把步槍提起,準備隨時發射並站在最前的步槍隊之後,指揮官則安坐在裝甲車中靜候戰況。

「開火!」當一直小心翼翼推進的步槍隊發見那留在空中的敵人本能地馬上開火,然後火力手也扣下扳機,連環將一顆顆代表死亡的子彈送去,誓要擊殺此人。

真鳳並沒釋放氣勢,只想真正測試自己的實力,感覺到有人瞄準自己的一瞬,身體已作反應,忽然下墜疾衝,配合鳳翼使出龍怒。一眾士兵只見一道紫色身影略過,尚未反應,已經死亡。龍怒的餘威更直捲在士兵身後的裝甲車,馬上變成一堆破銅爛鐵。

光是此擊所帶來的恐懼已震撼全部士兵,但他們畢竟是軍人,一直執行命令,向真鳳連射。無奈每當子彈碰到淡紫龍袍則灰飛煙滅,即使是重型機槍,也只不過讓真鳳動作減緩少許,卻絲毫無損。登時此地充滿槍炮聲和硝煙氣味,替這片頹垣敗瓦添加一陣戰火的風味作為點綴。

真鳳雙眼茫然而清澈,心想:「還有六十人。」紫色光影不斷閃現,每每閃過,皆留下士兵的屍體,軍心頃刻大亂。

指揮官大驚,沒想過門者竟可如此強悍,繼續調配人手:「發射榴彈炮!拉開距離!先去附近可以遮掩的地方作游擊戰,裝甲車後退,吸引他追逐我們,其餘人手在背後馬上狙擊!」

「遵命!」步槍隊馬上散開,化整為零,而手持榴彈砲的士兵亦紛紛向他射擊,與真鳳拉開一段距離。

「還有四十二人。」真鳳感覺他們所散發出的殺意,即使微乎其微,卻無法躲過他超人感官,見士兵散開,便連射紫炎彈,直接穿過牆壁擊殺士兵,步槍隊被完全清除。



真鳳左手凝聚一股清藍色的鳳凰之力,右手凝聚一股鮮紅色的真龍之力,眺望躲在前方的士兵,心想:「鳳凰之力為陰,真龍之力為陽。無極生太極,既然兩種上古之力能在我經脈之中混合為一,那麼,也是我最強的武器!」雙手合攏,控制兩股力量以螺旋型互相融合,清藍與鮮紅生成一股誘人迷紫的能量。

指揮官感到那驚天地泣鬼神的壓迫感後,馬上叫所有人集中射擊。裝甲車上的士兵聽後更是不要命地扣下板機,使用那座重型機槍掃射,數不清的榴彈亦隨叫聲直指真鳳。

真鳳傲視眾人,即使未使氣勢,已彷若帝皇駕臨天下,士兵當下感覺他乃一位紫色巨人,與天地萬物同在,幾乎意欲跪下。他大喝:「開天闢地!」盡情將那誘人淡紫的力量釋放至前方,將面前一切摧毀,化為烏有,夷為平地,彷要將一切重新開始。

真鳳收起力量,對自己的力量有更深一層的了解,心想:「雖然威力強大,不過負荷同樣大,要長期維持剛才形態實在太困難。不過,我終於擁有對付世上最強的九人和噬魂者的資格。」

剛才真鳳使用開天闢地,那股力量龐大得可怕,要不是電王等人對他的力量感到一陣熟悉,定必感到極度恐懼。彼得和瑪麗也明白明鋒等人為何如此放心,光憑那招開天闢地,足以與噬魂者對抗,更別提這區區一百人。彼得同為世上最強的九人,心想:「我都一定要追上真鳳,一定要!」

站在最前的電王問:「明鋒,我們要去哪裡?」

「四川,成都。」明鋒心知此行風險頗大,可是他們唯有在險中求勝,要是失去這片土地,那麼一直以來所預備的一切就會作廢。



小倩一直使用精神掃瞄,道:「真鳳正回來了,喔?他沒有使用鳳翼。」

明鋒道:「他應該想保留體力,留待之後對付噬魂者。」小倩也感道理,剛才那招的威力龐大,但同樣地,亦應消耗真鳳不少的力量,畢竟他不是神,不能讓能量無中生有。

明鋒稍有留意,說:「在前面的河流停下。」他們全都到達河流之後,明鋒小心翼翼地觀察,見河流之中依稀略帶微微血紅,西風隱約吹來陣陣塵埃,而成都卻似沉睡般寧靜無聲。

彼得上前問:「明鋒,有事需要幫忙嗎?」

電王和小倩見明鋒一臉認真,也走來詢問,而真龍族的族人則安守本份地守在他們的背後。明鋒眺望成都,道:「情況可能比我想像中更加危險,更加嚴重。」

電王看四周,問:「即使河流之中,都只不過有少量血紅,為什麼會情況嚴重?」先前江西爆發一場場激烈的衝突,早已血肉橫飛,血流成河。如今看去,成都應較為安全。

明鋒平靜道:「四川人口較江西為多,既然身處江西也有如此濃烈的硝煙味,四川一定更多。吹來的西風偏偏只有水泥氣味,甚少硝煙味,即代表大部份建築物已被破壞。極有可能,一個噬魂者早已鎮壓整個四川。」

真鳳趕回隊中,見眾人一臉緊張,大感奇怪,問:「我們不是要趕去前面?」



明鋒問:「真鳳,記得噬魂之亂當中,我叫你特別留意的那個噬魂者?」

真鳳回想當時觀看聖盃城的片段,一名噬魂者竟以一人之力用入神控制在場十多名門者,當中更包括一名初階三門者,更令附近的人自相殘殺,此人力量強大得令人心寒,甚至,比宋龍更加可怕。他才明白到眾人臉色,認真答:「記得。身在南區隱藏著的噬魂者,歷來最強的精神力動者,七罪之一,婪。」

惰亦曾提及婪,擁有隨意進入意識空間的能力,而且對於入神熟能生巧,出神入化,可隨意撕破別人精神,加以控制。

小倩不禁皺眉,想起與婪的差別,光是對入神的了解已是差天共地,更不用提及那一門之差,還有經驗的差別。她一直渴望突破心門,經歷多番深層冥想,感覺得到自己已離三門彷彿只差一步,只可惜偏偏卡在瓶頸,無法向上。

真鳳知道當精神力動者成為中階三門者的話,那人將會比近戰者更恐怖,問:「彼得,你有對付精神力動者的經驗嗎?」

彼得直言:「沒有,精神力動者一直稀少,光是這身份已經截然不同,怎會走上前線。」真鳳點頭,想像不到婪的恐怖。

通常成為三門者的大多數為主戰人物,就是因為近戰時,更加容易徘徊生死邊緣,更加容易在危難之間頓悟,而大多精神力動者也是躲在主戰人物的身後,因此甚少作為三門者的精神力動者。



即使真鳳身為中階三門者,突破心魔,心神穩固,但亦不代表不受精神力所影響。小倩天資聰穎,無師自通;那麼,被但丁挑選中的婪,又會是多麼恐怖?

明鋒平淡說:「作為中階三門者,近戰能力不言而喻,即使未至真鳳、電王的級數,至少比我強大。婪最強大既武器就是精神力,或者好像小倩般封閉感官,最壞情況可能是我們根本分不出什麼是真實或虛假。就這樣。」彼得和瑪麗見他目無表情,亦不知能說什麼。

人體可分為兩個層面,一個是形而上,即精神層面,指意識、思想、記憶及靈魂等,只能憑心感覺而不能用肉眼看見;而另一個是形而下,即物理層面,指身體、感官、五臟六腑等,能夠以肉眼觀察,甚至質量化、數據化。精神力動者之所以珍貴,其中一點就是因為精神力能夠攻擊兩個層面,可以入侵對方精神,修改記憶,甚至可以攻擊靈魂,同時亦能左右或封鎖對方感官,其實用性更多更廣闊。

真鳳知道世界已經變得混沌,亦隱約感到其他中階三門者已有行動,別無選擇,道:「真龍族聽令!」

真龍族族人走近,以雙子為首,尊敬地看著真鳳,吼:「在!」

真鳳彷有一份不可違抗的威嚴,完全展露其領袖之風,道:「十人一隊,每隊戰力必須平均,分散各地,將平民鎮壓,毀滅所有武器,如果見到軍隊,一字記之曰,殺!」

「遵命,族長!」他們一同雄壯的叫聲讓這畫面更加莊嚴,更加激昂。在雙子帶領之下,不過一分鐘就已經完成分隊,並打算與真鳳告別。

真鳳嚴肅說:「一個,都不准死。」

眾人臉帶微笑,尤其是與姚天最為親近的雙子,感到真鳳與姚天實在相似,真誠愛所有族人,大吼:「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