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激戰成都(二)

真鳳奇怪明鋒帶他走過百米外,對他來說,所有人也是可信的伙伴,無所不談。所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待之為同伴,就應給予自己的信賴。明鋒問:「你有想過婪會偷襲?」

真鳳馬上變得緊張,驚問:「你意思他會前來偷襲?」

「不是。以他作風,極有可能養精蓄銳,一直等我們的到來。」聽到明鋒的話,真鳳雙目呆滯,大感無奈。明鋒續道:「我只是不明你會如此放鬆。」

真鳳苦笑,望向夜空,道:「突破心魔過後,心神堅定不移,心境悠然放鬆。你帶我來,應該不單問我這樣吧?」



明鋒點頭,道:「成為初階三門者,就要面對自己的真心或逃避的記憶。成為中階三門者,就要突破自己的心魔。每人心魔各有不同,而且需要契機。那麼,成為高階三門者又需要什麼?」真鳳一直苦思卻毫無頭緒。面對真心和突破心魔之後,已完全不知去向,只好搖頭。明鋒又問:「對你而言,靈力的屬性是什麼?」

見明鋒如此認真,真鳳亦閉眼組織,道:「靈力有四個屬性,分別是地、水、火、風。每樣屬性都帶有各種效果,相生相剋。地靈力增強粉碎,水靈力增強貫穿,火靈力增強破壞,風靈力增強鋒利。但到底屬性是什麼,我真的沒有頭緒。」

「靈力來自靈魂,所以我相信屬性反映出的就是靈魂的本質。每人氣勢各有不同,即使本質相似,後天亦有不同的經歷令自己成長,變得獨特,所以,要成為高階三門者,極有可能需要了解自己靈魂的本質。」

明鋒一話才令真鳳想起從未試過在二人身上感覺到同一種氣勢,極其量相似,卻有毫釐之差,但聽他一言,反更感頭痛,比起心魔,靈魂更是虛無飄渺,苦笑:「靈魂本質嗎?」

明鋒轉身道:「也許,也是講求契機。我之所以帶你來,因為不想其他人在戰前胡思亂想,不過你已經突破心魔,容易清除雜念,而且,你一定要變得更強大,才可以打倒噬魂者。你已是中階三門者的上游,不過,但丁乃是高階三門者,依然是個極大的障礙。係絕對的力面前,所有計謀只不過是雜耍,至少,總監和卡洛斯先生二人聯手都無法擊倒但丁。」



真鳳知明鋒心中沉重,輕道:「我明白。」回去時,帶小倩去一處無人的地方,享受二人世界,渡過只屬於二人的時間。

小倩聲線溫柔,小鳥依人,問:「真鳳,你們剛才說什麼?」

真鳳笑:「有關我靈力的事。」

「無論如何,有你在我的身邊,我已經心滿意足。」

「無論如何,我也會如此愛你,保護你。」二人深情對望,彷彿世界只剩下對方,漸漸生起激情,四唇相疊,水乳交融,熱情如火,燃起慾望,由依偎變成緊抱,由輕吻化成激吻,直至二人結合為一,互相獻出第一次。



旭日東昇,代表希望的陽光驅走那無盡的黑暗,柔和的晨光照射在眾人臉上。明鋒道:「如果今日我們不去,也許,他會主動過來攻擊。」

「等我們直接迎擊。各位,出發!」

宋龍雙目不懷好意,嘲諷:「族長,你真的休息足夠了嗎?昨晚,你與族長夫人可是辛苦工作很久,你,還有精力去打婪嗎?」雖然他稱真鳳為族長,可是實際上二人平起平坐。而這番說話卻令彼得和瑪麗大感尷尬,回想他倆昨晚也是面紅耳赤地休息。

「咳咳⋯⋯」真鳳頓時不懂回答,回想以眾人聽力,在如此寂靜之中豈會聽不到昨夜歡愉聲。小倩臉紅非常,躲到真鳳背後,不敢與其他人直視。真鳳笑:「好啦好啦,別再笑了,我狀態正好,對婪一定不會輸的。」

宋龍奸笑:「當然狀態好,昨天也四次了。」電王聽後也不禁大笑,而真鳳只能夠苦笑。執劍眾人想不到以前看似正經嚴肅的宋龍放下仇恨之後竟是如此。不過,這也是件好事,至少,彼此距離也因這幾句玩笑拉近不少。

笑後,真鳳認真道:「好了,出發吧!我、宋龍、電王、彼得作先鋒,一發現敵人就直接擊殺;小倩,用精神掃瞄留意四周;明鋒,必要時用千目監察;瑪麗,如果我們有任何受傷,就拜託你。好,小倩,將我們的精神連結一起,方便溝通。」

「知道。」小倩馬上利用精神力將所有人的精神連結著,讓七人都可以在內直接以精神溝通,方便作戰。

亦在此時,七人也感到了一股磅礡的狂虐氣勢湧來,挑釁眾人。站在最前線的真鳳、電王、彼得和宋龍各自釋放出帝皇、決意、神聖和大地氣勢以作防禦。真鳳道:「看來,今次將會是場苦戰。」



婪則收回氣勢,似個瘋子大笑:「帝皇氣勢、大地氣勢、神聖氣勢和決意氣勢。宋龍竟然和真鳳結盟,簡直是天大笑話!哈哈。既然都收到我的請帖,就快點過來吧。哈哈!」翹腳坐在樓房頂層上,而在他身旁,卻有過萬人,當中更有初階三門者,而一眾非門者則全部持槍,當中不乏和平戰士和自由夢鬥士。他們目光空洞無物,毫無自我意識,全部前望,等候戰鬥。

明鋒走近不少之後便按下眼鏡,鏡片漸漸變黑轉暗,說:「婪果然控制了大量人力等待我們的到來。」

「還有約二百米就會到達他精神力的範圍,需要我使用精神遮蔽?」

「不需要。先前氣勢相拼,他應該已知道我們四個主戰人物,至少,他知道有我和宋龍。」真鳳張開清藍鳳翼,大吼:「英雄無敵!」聲震成都,一馬當先拍動鳳翼,高速去,釋出驚為天人的帝皇氣勢。

真鳳的豪氣乾雲感染他人,五人齊叫:「英雄無敵!」宋龍、彼得、電王也各自釋放出大地氣勢、神聖氣勢和決意氣勢。明鋒依然冷靜,雖無吶喊,卻在調較眼鏡,準備作戰。

婪大笑:「宴會,正式開始!」釋出狂虐氣勢以保護奴隸,也以一股巨大的精神力將作戰命令下達所有再無意識的門者。他們大聲一吼,露出濃濃殺意後便向前攻去。

真鳳見後道:「宋龍、電王、彼得,速戰速決,別浪費體力!明鋒,保護小倩和瑪麗。小倩,看看能否解除那精神控制。」收起鳳翼著地,右腳一彈疾衝,連射紫炎彈,速度與威力兼備,直接擊殺大批走在最前的門者。



而宋龍則鼓起靈力,將周邊的碎石屋瓦也一一吸過來。「畫龍點晴!」兩條綠色中國龍向前直衝,各自張牙舞爪,威猛剛烈,無人能阻,一咬、一抓帶走一個又一個生命。

電王凝聚靈力於雙手,使出靈電磁爆,帶著極高電壓的爆風湧去,一中即成焦屍,一擊必殺,即使身在後排的亦被電得全身麻痺倒下,再無戰力。

「求天主原諒我的罪孽。」彼得以靈力生成數支通透的水矛,奮力擲出,貫穿多人,然後雙手生出兩條水鞭,走進人群中不斷揮舞,清脆地帶走生命。

轉眼間,四人已殺過千人,而對方則以各種槍械還擊。明鋒催動靈力,使出土牆,為小倩、瑪麗擋下一切防禦。

小倩專心以精神力打算衝破婪的控制,可是質的差別實在太大,婪的精神力濃厚得似籠罩整個戰場,強得讓她感到驚訝,才知自己與婪的距離,不甘道:「我實在解除不到婪的控制,但放心,我會盡量用精神力保護大家。」

婪雙目發光,詭異笑說:「一共四個主戰人物。用水的,好像也是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一,彼得嗎?用電的,在聖盃戰出現過,估不到連雜卒也變成初階三門者,哈哈。將精神力動者放係最後,哈哈,可笑!你們根本就不明白精神力動者的恐怖之處!好好享受作為瘋子的樂趣!」

小倩驚道:「小心!婪將精神力集中了。」感到那股巨大宏厚的精神力凝聚,湧向真鳳三人身上。那精神力強橫霸道,真鳳和宋龍突破心魔,只要心神堅固,意志堅定,尚算牢不可破,可是仍未突破心魔的電王和彼得卻被婪所影響。

電王眼中一切皆是正常,才說:「放心,我沒事。你們呢?」正當踏腳前衝之時,驚覺踩空,頓失平衡,更露出破綻,讓其他門者有機可趁。而彼得也出現相同情況,在起跳之後意欲落地,竟然被所估計的相差不少,幸好附近敵人已死,否則將陷入危機。



真鳳見電王被門者襲擊,不禁心神恍惚一陣,心防之中露出絲毫裂縫。依然坐在樓房之上的婪露出陰森心寒笑容,將一股精神力直指真鳳,笑:「終於到你了,真鳳。」

真鳳馬上射出紫炎彈營救電王,怎料角度偏差不少,更幾乎射中電王,登時大驚,不敢妄動。小倩咬牙切齒道:「和我的閉目同樣原理,他並不是攻擊大家的精神,只是影響大家的感官,應該說,他正在影響大家的判斷力。宋龍,趁你仍然未被影響,麻煩你先掩護他們。」

「知道了,族長夫人。」宋龍再使畫龍點晴,便奮力衝過去他們二人,道:「族長、電王,你們把靈力釋放在外以防子彈吧。」話後,他大喝一聲,氣魄如一夫當關,萬夫莫敵,殺盡面前眾人。

即使剛才殺上過千,可是對面依然擁有七八千人,志在消耗眾人體力和精神。真鳳和電王只能不斷逃跑,但無奈光是快步跑去已需要極度集中精神,怕踩空或錯判令自己受傷。

明鋒知戰鬥不只講求實力,更講求狀態、心理,如今婪先以雜兵先行,配以自身精神力,使眾人士氣低落,眼看情況危急,道:「小倩,試下從內抵抗。」更以自身瞳力配合眼鏡協助各人擊倒門者。他雖然看似斯文柔弱書生,可是戰力也是高強,只是被真鳳和電王搶去光芒。

小倩點頭:「真鳳、電王、彼得,我會透過精神連結將精神力注進你們,試圖打亂婪的精神力影響。」由於三人對於小倩的精神力沒有任何防護,輕而易舉進入,更找出婪的精神力,互相對抗。光從質量而言,婪勝百倍,可是小倩此舉最主要是讓他們發現,堅守心神,用自己的精神力量將婪驅趕出去。三人一抹額上的冷汗,馬上再次加入戰鬥。

婪正玩得高興,笑:「有趣有趣。哈哈!狙擊隊預備,步槍隊預備。小倩,你一直躲在背後,豈有成長?哈哈。」他一聲令下,約百名狙擊手和近千名步槍手準備就緒。狙擊手目標卻是土牆後的小倩。而步槍隊目標則是掃射四名先鋒,消耗對方靈力。



一百顆子彈應聲射向土牆,土牆馬上變得破破爛爛,搖晃不斷。明鋒知數量絕對懸殊,而且眾人未能以氣勢壓下一眾沒意識的戰士,而更恐怖的是,婪一直以逸待勞,問:「小倩,婪的精神力是否依然籠罩所有戰士?」

小倩和瑪麗的靈力強度未足以抵擋子彈,因此趴在地上,以防子彈穿過土牆受傷。小倩答:「對,不過他應該再不需要操控戰士,因為我清楚感到他們已經再無意識。」

明鋒道:「明白,他那道精神力可能是用來防止你使用入神還原戰士,大家的體力消耗得比想像之中更快。」使用千目,看清對方佈陣。初階三門者站在內圍,起首衝出的大多是二門者和非門者等人,這樣一來,真鳳等人便要消耗最多體力。他不得不佩服婪的細密心思,說:「真鳳、宋龍,直搗黃龍,分散對方的攻擊範圍。餘下的雜卒全部交給彼得。小倩掃描所有狙擊手的位置,電王用電炮先殺所有狙擊手。」

不怕死的人群一堆又一堆衝來,他們先前由婪的狂虐氣勢保護下才能繼續正常行動。幸好當真鳳和宋龍走近後,狂虐氣勢已經不能完全保護,讓他們的動作慢上數分,但畢竟不斷消耗二人靈力。

小倩盡力嘗試,可是不論質或量,差別也太大讓她的精神力無法突破,道:「狙擊手全都集中在婪的附近,我沒辦法作出精神掃描!」

明鋒即用千目,將視力放到最遠,細緻無遺,道:「電王,婪的左右兩邊各有一排房屋,將那處全數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