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激戰成都(四)

人曰:「心神安寧,病從何生?」

此刻,彼得和電王為了讓真鳳和宋龍能夠專心合擊婪而將其餘的初階三門者吸引過來,可是對他們卻感辛苦,幸好對方毫無意識,空有一身力量,卻無戰法。

彼得生出兩條幼長的水鞭,左右開弓,雙鞭鞭擊密不透風,不斷鞭擊著面前的戰士,然而對方速度不俗,一一避開之後,更將一條水鞭握碎,水滴散在滿地和戰士的身體之上。他們眼看水鞭被碎,一同擁前,意欲將彼得撕成碎片。在他們起動的瞬間,彼得立即使用同化扭碎對方腳踝,一時之間,四至五個初階三門者應聲倒地,餘下的四個初階三門者則以強大的第六感避開,繼續向前衝。

「土石流!」「炎彈!」「風刃!」「火龍捲!」



面對四人夾擊,彼得唯有使用液化以避開這一次攻擊,即使效用顯著,可是所需靈力卻是十分地大,尤其需要維持的時間較長,就更加誇張。他的水靈力亦因此散到四周,散在所有門者身上。電王雙目銳利,注入靈力至左手秘銀劍中,劍鋒頃刻增長,一式雷光長嘯,雙腳用力一彈,一劍橫斬,擊倒兩名初階三門者,有如金色的閃光,道:「彼得,趴下!」眼見彼得身陷險境,反將秘銀劍收回劍鞘,暴喝:「無悔!」

剛從液化狀態返回的彼得聽後毫無猶豫地趴下,趴在地上的一剎那,感到極具殺意的一劍,那一劍沒有任何修飾,沒有任何猶豫,只是大剌剌地揮出,看似無功,實則奧妙,將面前數人完整地斬開左右兩半份。

雖然那劍威力強大,一擊必殺,但彼得豈敢呆滯,馬上使出同化,在餘下門者身上長出一隻隻手臂。即使部份人擋下,亦被彼得以水矛擊倒,道:「這裡只剩一個敵人。電王,你不必擔心我。」感到電王已至極限,對一個初階三門者,能夠以一敵眾已是強大無比,可是,同為初階三門者又豈會如此壓倒性。能量,總不能被憑空創造。

電王心中豪氣千丈,道:「還有兩個敵人。英雄無敵!」一心與執劍打倒世界政府和噬魂者,所有擋在此路的人,他也會將之打倒。即使汗如雨下,身感疲憊,憑著這份無窮的鬥志也依然敏捷地在戰場之上如閃光般走動。

彼得見此,暗忖:「難怪執劍短時期內竟然可以變到如此強大,不單個體強大,最強大的是當中深厚、義無反顧的感情。」再次生出兩支水矛,一打一,並以同化擾亂對方。電王將意志、殺意全數灌注於一劍之中,使出無悔,劍鋒一過,有如死神鐮刀,一劍惹亡魂。



而在另一邊,真鳳看到如此神態的宋龍,心神反而更感穩定,幾乎把婪推出精神之外。婪知事不宜遲,直接以精神力鞭撻真鳳,更欲將他的精神撕成碎片。真鳳頭痛欲裂,似有萬條百足在血管之中爬行,每每痕癢帶痛,不禁嚎聲大吼,宋龍知婪正不斷攻擊真鳳,連續數爪抓去,忽然一拳擊向他氣門,轉招之間陡然生出龍袍,瞬間加大自身的攻擊範圍,終於逼得婪從真鳳身旁後退,道:「撐住!族長!」

小倩等人亦在此時趕到,她馬上按著真鳳用精神力直接注入,以打亂婪的精神力,雖然她無法與婪相比,也能誘導真鳳自身的精神力量去抵抗婪。突然婪抽走精神力,真鳳才能鬆一口氣,而小倩亦馬上把他的精神重新與彼此連接起來,撫慰真鳳。

可是婪的連番攻擊,已讓真鳳感到嘔心瀝血,令他不得不要咬破嘴唇,以痛楚才能保持稍微清醒,心知只要被婪進入自己精神,一切就會完結,他閉目放鬆心神,再次進入那一切皆空的狀態,才平復氣息。

而在此刻,電王和彼得也紛紛趕到。一行七人,當中包含三名世上最強的九人,對抗世上,甚至史上最強大、最恐怖的精神力動者。婪似一個表演者在舞台上之上悠然神往走著,受萬人擁戴,雙手自然擺動,笑道:「你們終於都到齊了。」

宋龍道:「你真的認為你可以以一人之力打倒我們七個人?」雖然己方有七人,可是當中有兩名高階二門者,而且彼得和電王近乎體力虛脫,要是婪將精神力集中在他們身上,後果不堪設想。



天色明朗,照亮著這片血紅的大地,屍橫遍野,血流成河,頹垣敗瓦,荒廢,更是荒涼。婪大笑:「哈哈,你要搞清楚,我和你們的局勢。首先,你們有十個人,小倩,看看後方。」聽到這話,小倩馬上用精神掃瞄,發現的確有三個人正衝過來,正是來自天照大神門的壬生八夫、遠田羽生和蒼井天。婪續道:「另外,我並不是一個人,你們是十人打一萬人。」婪的氣焰滔天,就連那份狂虐氣勢也變得極度狂妄,眾人感到壓力甚重。

壬生八夫問:「天,沒法掃瞄到嗎?」蒼井天搖頭回答,無奈二人精神力的質量相距太大,就連闖進已是困難,更別說掃走那密集如實的精神力。壬生八夫說:「羽生,穩著心神與我闖去。那紫色帝皇氣派,應是執劍的鄭真鳳。天,盡力保護我們。」

三人去到時,看到真鳳、宋龍和彼得等人和一名男子正在對峙著。那名男子雖然孤身一人,但氣勢如虹,甚至比起他們看去更加精神飽滿。壬生八夫和真鳳互相點頭,便聚在一起,一同對抗面前正打算這名強得逆天的男子。

婪見十人到達,高聲叫道:「人死後,靈魂將會留在現世七日。而精神曾經受我印記的人,死後就會成為我最純粹的精神力量!哈哈!」張開雙手,吸收周遭的靈魂。一萬靈魂的精神力量豈是說笑,登時氣勢恢宏,要不是真鳳等人也各釋氣勢抵抗,眾人定必感到喘息。婪續道:「這一萬人,我花了不少時間準備,用來對付三名世上最強的九人,總算值得,哈哈!好好享受絕望吧!」

蒼井天和小倩感受最貼切,婪的精神力彷彿去到顛峰,無可匹敵,二人也將彼此精神連結著,讓所有人可以溝通。明鋒奮起,拼死一戰,道:「小倩,用分享視野,我指精神力的視野。精神力也是一種能量,各位,瞄準精神力打,直至將婪的精神力打至虛無!」

此話亦為眾人打上一支強心針,一股微弱的希望。真鳳也大吼:「所有人拼死進攻,與我一起活下去!」話畢,他目空一切,雙眼清澈茫然,臉容平淡似水,舞動一雙淡紫鳳翼,然後生出一件淡紫龍袍,釋著帝皇氣勢直衝向婪。

除壬生八夫等人,他人也齊吼:「一起活下去!」

小倩閉眼使用分享視野,將腦海中對精神力的感應分享給眾人,而且蒼井天也將精神力分享給小倩使用,因這技能實在太耗精神力。宋龍穿起青色龍袍,雙眼再次充滿暴虐,帶無窮殺意向婪襲去,與真鳳並肩作戰。電王和彼得各自繞道,打算包圍婪,從不同角度襲去。電王有如金色光影,心中的信念和鬥志絲毫不減,眼中依舊帶著殺意和傲氣。彼得手握晶瑩剔透的水矛,鬥志高昂,寧死不屈,猶如古代羅馬戰士。



壬生八夫知婪近乎神般恐怖的精神力,握緊戴著秘銀戒的拳頭,眼中只剩婪一人,向前衝去,忖度:「要麼我們死,要麼婪死!」遠田羽生也感到壬生八夫拼命一戰,湧起自身最大力量,拔劍迎戰。

婪雙目凶狠無情,彷彿萬物皆在他手,能被他所吩咐,湧出強得變態的精神力,喝:「荒誕世界!」

明鋒大感威壓,叫呼吸停一息,雖然無法確實看到精神力,但憑小倩所分享的感應去應對,登時使用千目,將自身瞳力提升至極致,透過特製眼鏡讓瞳力轉化為能量,聚焦於真鳳身前,那處地方的精神力馬上消失得無影無蹤,可是在那之後,隨後的馬上湧前補之,就像海水般源源不絕。

可是明鋒打破婪的精神力讓每人在絕望之中找到微弱的希望。真鳳看在眼內,淡道:「既然如此,就將精神力完全打散。」即使他同用兩種上古之力。身穿龍袍張鳳翼,攀到中階三門者的頂峰,面對荒誕世界也不禁感到一陣恐怖的威脅,可見婪的恐怖,凝聚靈力連射紫炎炮。

婪偷笑:「哈哈,第一次見到有人會瞄準自己無法看到的精神力,真可愛。」將精神力以不同角度包圍著所有人,小倩、蒼井天、瑪麗等人也馬上受到影響,心神恍惚。要不是在旁的明鋒一直使用瞳力清除精神力,他們早就被控制,但他們也知明鋒不能撐得多時。

真鳳心至五蘊皆空,淡道:「明鋒說得對,精神力都只不過係一種能量。」雙翼一拍,突破那如海浪般的精神力,使出亢龍有悔,化成龍爪的雙手以不同角度抓去,造成道道突破音障的衝擊波,帶著風雷之聲轟向婪,逼得他不得不避開,更轟碎不少精神力。

婪知久守必失,且自己擅於埋身肉搏,以力打力,並非遠攻,暗忖:「你是最麻煩的人。只要你一死,其他人我根本不放在眼內!」對真鳳大使精神鞭撻,更主動拉近彼此距離。



宋龍道:「放心進攻吧!族長。讓我們成為你的盾!」真鳳聽後,對從身旁而來的精神鞭撻視而無睹,專注於使用亢龍有悔轟碎眼前源源不斷的精神力。宋龍躍到真鳳頭上,將真龍之力凝聚於兩拳兩腳,與精神鞭撻硬拼,而真龍之力剛烈無儔,將鞭撻一一化解。

當宋龍落下,婪趁他去勢已過,馬上突襲,以十多道精神力鑽出突襲。在不遠處,電王使用著剩餘不多的靈力連射電炮,替宋龍化解危機。二人互相點頭,那俠義氣概湧上心頭。而彼得亦向婪的著地點擲出水矛,逼他沒有時間及空間喘息,配上真鳳拳風抓擊,一時令婪落在劣勢。

婪猛然大怒,喝:「一群垃圾,即使一起也只是一群垃圾!」將精神力收斂,雙眼中的殘虐暴增,目指彼得,精神力瞬間如海嘯般湧去,似要吞噬彼得。

「彼得!」瑪麗見此大驚,未及思考便全速向彼得跑去。即使明鋒喝止,也無法阻止瑪麗之舉,如若自己上前,又怕小倩陷入危險,只好站在原地。而其他人也立即動身,打算阻止婪的去勢。

婪身手了得,敏捷至極,數跳已經接近彼得,更全力釋放自身的狂虐氣勢,讓彼得動作慢上兩分,邪笑道:「看來那女人好愛你,愛得願意為你死。」

彼得光是聽到這句,心底生出恐懼,驚惶失措,心防大降。婪將精神力集中湧去,直擊瑪麗和彼得,二人毫無還擊之力,被婪瞬間入侵。彼得才張開雙眼,身在雪白之地,突然看到亡妻,心情激動,馬上上前與她擁抱,再次感受那份溫暖,已是感動,大叫:「珍!」但珍卻陌生冷漠,毫不答話,他不解問:「珍?怎麼了?」

珍指著彼得左手上一直穿戴著的銀鐲,簡單純樸,卻帶著一份神聖氣息,問:「你記得這銀鐲,你是何時戴上的?」

彼得微笑,答:「當然記得,這對情侶銀鐲是我們結婚之後,我們一同戴上的。」



「那為什麼你會忘記對我的愛?你和瑪麗之間的一切,我看得一清二楚,是不是因為我已經不在你身邊,你就忘記我,忘記當初的承諾?你不是說過,今生只愛我一個的嗎?那⋯⋯那為什麼你心中會有瑪麗出現?」

彼得被珍質問得啞口無言,珍的眼睛忽地與婪的變得一模一樣,道:「彼得,如果你還愛我,便向瑪麗擲出水矛,表明你對我的心意。」她一字一句似是命令,叫彼得無法違抗,彼得左手生出一支水矛,緩緩舉起,準備向瑪麗擲去。

真鳳見此,忍不住大吼:「彼得!」只見彼得動作變慢少許,雙眼湧出男兒淚,但依然擲出水矛,而瑪麗則呆站原地,雙目無神,面上剩下著剛才的淚痕,靜靜等待死亡的來臨。

「瑪麗,為什麼你要一而再,再而三去勾引彼得?是不是因為你覺得偷偷摸摸的感覺令你更有快感?更刺激?」被珍如此質問,瑪麗搖頭說不,珍卻搶先喝:「瑪麗,我對你好失望。」

「珍!」珍從瑪麗眼中突然消失,然後一切也慢慢變得灰暗,直至漆黑。

宋龍將真龍之力直接如靈力彈般射出,將水矛擊碎,而真鳳則運用全身的力氣向前衝,帶著無可匹敵的氣魄向婪疾衝,越接近婪,身上的龍袍和鳳翼則不斷被那瘋狂的精神力磨蝕而再生。

但婪已到彼得身邊,更以彼得作為盾牌,直接迎向真鳳,真鳳無計可施,唯有閃避,更甚,彼得和瑪麗竟在這時被婪控制,不斷向眾人攻擊。要不是宋龍及時趕到,撞開彼得,真鳳已經陷入困境。



婪不斷以精神力攻擊真鳳,幾乎令小倩和蒼井天的精神連結快要斷掉,笑道:「你記憶中的裂痕,就是你的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