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壬生之名(二)

雷伊:「年輕人一生中常犯大錯誤,其中之一就是把愛情太理想化。」
“Young men make great mistakes in life; for one thing, they idealize love too much.” John Ray said.

小冰雙手凝聚一股清徹的水靈力,大現清藍光芒,然後二掌於胸前一合,然後高舉過頭,一陣巨大、寒冰刺骨的白雪馬上出現。大漢們似看著一座大雪山,恐懼佔盡心靈,尤其被真摯氣勢壓下,戰意盡失,馬上轉身逃跑,但最接近小冰的那名大漢甚至連跑動也不能,直接跪下。

大雪山突然崩潰,純白厚雪向四方八面滾滾而來,威勢澎湃,帶著洶湧無情的低溫,恰好地繞過眾小孩並將附近一切冰封。只是一瞬,一眾大漢就被雪崩所淹沒,失去知覺,化成各式各樣的冰雕而流失體溫至死。

感到危險過後,小冰馬上回望一眾小孩,安心笑道:「所有人也沒有事,實在太好了。」剛才哭得要生要死的小男孩望著如此嬌美的小冰,活像天使下凡,待人溫柔真摯,更保護眾人,臉容不禁呆滯。



小瑩擔心問:「小冰姐姐,你痛嗎?」看到被子彈擦過的傷口,心中疼痛,畢竟年幼,不禁大哭一場,發洩一直抑壓著的情緒。

小冰看著他們哭泣並沒感到煩厭,只是覺得他們仍活著實在太好,於是便伸手抱著眾人,溫柔道:「傻瓜,不用擔心我。」她成為初階三門者,學會面對自己的真心,不再隱藏感覺,不再欺騙自己,勇於面對自己的內心,面對自己的感覺。看到這群小孩,她心中的母性和溫柔便完整呈現出。突然她眉頭一皺,感到有人正以高速接近,抬頭望去,入目的是一雙鳳翼。

與此同時,東尼正在與奧塞斯和亨利攻打越南,為建立門者國而做下準備,眾人察覺世上的門者數量日漸增多,或因那危機感讓人解開封鎖,問:「亨利,為什麼我們要攻打印度?明明噬魂者的主計劃會在歐洲進行。」

亨利答:「亞洲,將會是終戰的舞台。我相信明鋒也推測到噬魂者在歐洲的事宜,所以大家下一步都會去歐洲,不過在歐洲消滅所有噬魂者的可能性低於兩成,所以在之後便會輪到最後舞台,亞洲,更準確而言是中國,不過中國始終是宋龍的駐地,所以我選擇印度、越南作為我們的據點。」

「先前在歐洲尋找噬魂者的時候,明鋒竟然利用鮮肉香氣將部份獸人引到德國軍隊的領地,削弱約十釮一戰力。」東尼深深不忿,那些獸人雖然面目可憎,但戰力異常地大,可見世界政府所擁有的生物科技已遠超於世人所知。那時他看到那雙鳳翼便知道這是執劍等人所做的好事,只不過鳳翼確實讓擁有者能夠高速飛翔,只能目送。



亨利樣貌天真無邪,雙眼卻像黑洞,令人心寒,道:「不過這數字亦證明獸人的力量。他們至少擁有高階二門者的身體質素,而且皮粗肉厚,可以對抗一定氣勢,使用少量靈力,最適合做炮灰。被自己所製造的兵器摧毀,世界政府他們也應該要感到安慰。」

奧塞斯一手將其中一名和平戰士的頭顱猶如拔開瓶蓋般扯出,在內紅色的血液湧如噴泉,詭異地艷麗,笑道:「不過傳聞世界政府研發了一種兵器專門對付門者。亨利,你有信心可以消滅世界政府?」

亨利淡然道:「可能性高於七成。奧塞斯大人,麻煩與我前往北方境。麻煩東尼先生,南下消除印度所有反抗勢力,只剩低所有支持我們的門者同少量平民,賜予他們權力,將十個獸人作為他們部下,要他們在這裡開始準備所有立國之事。」

東尼道:「伊森、米高、諾亞、迪臣,我們走。遇到任何反抗的人,殺無赦,免除後患!」

四人齊道:「知道,東尼大人。」伊森、米高和諾亞眼帶興奮,準備大開殺戒,正好拿一眾平民作為自己練功的最佳對象。而唯一一個初階三門者的迪臣見東尼自內情報局解散之後,心情煩躁,鬱鬱不歡,過往那攝人的魅力漸漸消散,化成一種極為恐怖的殺意,冷若冰霜,卻衝動狂妄,不禁對此而嘆息。



一行五人南下至印度中央邦,將眼前所看到的所有人也通通殺死,火光四起,屍橫遍野,塵煙四散。殺戮,殺戮,再殺戮;麻木,麻木,更麻木。「大炎戒!」東尼雙手集中靈力,雙手燃起狂野妄火,極其高溫,尤其將兩道妄火以螺絲紋合攏,威力不減反增,將面前一切化成灰燼,變為焦土,直接擊破城市防衛。

伊森和米高大大叫囂,雙眼發紅,不斷奔跑到周邊將各逃兵逐一擊殺,骨頭折斷的聲音讓他們尤其興奮著。二人越跑越遠,但全神貫注於撕殺的東尼彷彿感到一絲泄露的殺意,方知有人埋伏,大喝:「伊森!米高!」

兩股氣勢突然爆發,伊森一怔便身首分離,出手乾淨利落;同時,米高只見一道巨大黑影,亦落得同樣下場。二人死不瞑目,臉露驚訝之情。

東尼見此大怒,現時依然留在身邊的人可是他所信賴的伙伴,竟敢在他面前把伊森和米高都殺死,馬上將靈力集中雙腳,向那突襲的二人衝去。光憑剛才氣勢,他已經知道其中一名來襲者的身份,大喝:「壬生二介!」不要命地釋放出狂妄氣勢,強得讓身旁本已出現裂痕的建築物被之吹倒。

諾亞和迪臣對望,互相點頭後也趕緊上前支援東尼,知天照大神門的人膽敢來襲,定必有備而來,怕尚有任何突襲或埋伏對付東尼。

近十枚洲際飛彈突破音障直射東尼,在地上轟出一個既大又深的洞坑,飛彈雖然未能擊倒東尼,但也至少將他硬生生停下。而那極高溫的爆風吹襲東尼三人,要不是東尼為他們擋著,也許諾亞和迪臣亦會被此所傷。壬生二介大吼:「之前你殺不死我。今日也是!」說話明顯挑釁東尼,在他手下面前作極大侮辱,貶低他那所謂世上最強的九人的名號。

迪臣馬上說著:「東尼大人,他好可能想引我們⋯⋯」



「夠了!」東尼回頭怒視著迪臣,爆發一陣驚為天人的怒氣和殺意,讓迪臣不禁全身生出雞皮疙瘩和顫抖。東尼怒喝:「你忘記了我的說話了嗎?見到有任何反抗的人,殺無赦!」尤其看見那份灰色大褸在風中飄動,更感憤怒,知今天定要與壬生二介完成那尚未完結的較量。

諾亞與米高和伊森性格相似,惺惺相惜,感情甚好,見二人被殺,心中狂怒,只想將面前二人煎皮拆骨,大喝:「為他們報仇!」

迪臣不敢再多言,唯有跟隨他們背後,一直追隨,就像當初加入內情報局時所說的宣誓,無論如何,也會追隨東尼。即使東尼依然如同過往穿著一套黑色西裝,但氣質和眼神與那雙皮鞋一樣,都披上一層薄薄的塵埃,不再清徹。

壬生二介和壬生四郎拼命地奔跑,因二人清楚知道一階之差,距離遠似鴻溝。壬生二介細道:「四郎,他們果然追來。照計劃行事。」

「知道,二哥。」二人漸漸分開,壬生二介向西南方而行,而壬生四郎則向西北方而走。

東尼見此,馬上追上壬生二介,更連射過百顆炎彈,密集如機槍所射的子彈。壬生二介心中叫苦連天,知道東尼比自己略快數分,長久下去,定必被他所追上,更莫論要躲開隨後索命的炎彈。在遠處發放洲際飛彈的壬生七哉看到壬生二介身陷險境,馬上對準東尼前方再次發射出數枚飛彈。

東尼有了上次的教訓,當飛彈即將接近之時便馬上用炎彈將全數飛彈射至爆炸,但依然為壬生二介爭取不少時間。東尼怒吼:「諾亞,殺死不斷發射飛彈的螻蟻!迪臣,帶那人人頭回來見我!」話畢,迪臣和諾亞亦馬上尋找自己的對手。

在印度另一邊的奧塞斯感到此等級數的爆炸,向亨利說:「這規模的爆炸,應該不是和平戰士和自由夢鬥士可以做到。」



「沒錯,這次是壬生二介等人對東尼的襲擊,連同先前那一百枚飛彈。」

奧塞斯一驚,叫:「那我們回去幫忙。」

亨利本就對東尼沒有任何好感,問:「奧塞斯大人,你覺得東尼會輸?」

奧塞斯一怔,答:「不是,但壬生一族向來詭計多端,今次來襲,一定並不簡單。」

「如果奧塞斯大人想去幫助,我不會反對,不過這樣某程度上亦是對東尼一種侮辱。況且,大人你的願望正要實現,我也希望你會以全盛狀態作戰。」

「好!」奧塞斯戰意正盛,想到終於能與那人戰鬥,一決高下便興奮無比。陡然,他們被狙擊槍瞄準,奧塞斯一手捉著,那些子彈全都凹陷變形,隨手就把那些子彈反手拋回,那些狙擊手連人帶槍被轟開,可見他的手力之大和反應之快。

亨利道:「莎拉、蘇菲、祖兒,準備引蛇出洞。之後等待奧塞斯大人的喜訊,再大肆搶掠。」



三人齊答:「知道。」即使亨利只是初階二門者,但他在鐵塔內的地位顯而易地高,有如副會長,乃一人之下,眾人之上。

壬生二介跑到印度南部,見有山崖,不加思考便直跳下去,幾乎已在身後的東尼也跟他跳下。崖底和崖頂有著一定的距離,而二人安然著地,互相怒視,一直對峙。這崖底與魔鬼山谷的外形有點相似,內裡雖然面積頗大,可是異常悶熱,空氣重得似是凝著,而在外則接駁恆河的分支河流。

曾幾何時,他們一同商討事宜,曾打算一同建立門者國。恩恩怨怨,難分難解,曾經合作過的人,成為現時兵戎相見的人。因因果果,誰清?誰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