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決裂(一)

莎士比亞:「世上事物本無善惡之分,思想使然。」
“There is nothing either good or bad, but thinking makes it so." W. William Shakespeare said.

對於這些回收屍體的人員,壬生二介不感奇怪,道:「好。東尼已經身亡,隨便。」話後,他全身乏力,唯有閉目養神。這群人,是直屬日本皇室的秘密行動組成員,一直也受到殘酷的殺手訓練,讓他們成為絕對聽令的殺人機器。

他們望向身首異處的東尼,道:「殺神二號確認東尼戴維斯死亡,並開始回收屍體。」站在最前的男人自稱殺神二號,按著耳邊通話器以傳送訊息,再指揮另外二人搬走東尼的屍體,續道:「壬生先生,本人僅代表日本皇室以及日本政府感謝你為我們所做的事,希望以後仍然有機會合作。」

壬生二介心想:「先前合作,只不過為了令你們召出門者軍隊,作為對東尼的誘餌。之後,我們已經沒有需要合作,我依然想推翻這瘋狂的世界政府,哼。」口中卻說:「嗯,以後再合作。」



他對這些不值一提的無名小卒根本沒有閒暇理會,只用一兩句敷衍。突然「呯」的一聲,殺神二號手中的手槍傳出白煙,然後再次按下通話器,說:「殺神二號確認壬生二介死亡,並開始回收屍體。」他指揮著另外二人也將壬生二介的屍體帶回去。

遠在日本的天皇正與世界政府的傑克通話,雖然訊號微弱,可是話語依然順暢,恭敬道:「傑克先生,我已根據你們先前所建議的方法,令壬生二介等人前往挑戰東尼,而且在數分鐘前,直屬我的秘密行動組成員亦已經確認東尼和壬生二介死亡,屍體亦回收完成。」

「好,做得好。在門者界被毀滅之後,日本將會成為世界三大強國之一,擁有眾多權力。」

天皇笑說:「謝謝傑克先生!」作為天皇,當然希望日本能夠一直站在世界的最高點,而這次正好讓他們剷除一向左右朝政的壬生一族,更能討好世界政府,保障日本的未來,一舉三得。

至於鐵塔等人在短時間內將目標完全摧毀,將其中數名二門者作為他們的代言人,賜予權力,給予武器,讓別人遵從那些代言人的命令,其餘的,奧塞斯一概不理。只要他們繼續把其他有相同信念的門者召集,並且準備一定數量糧食。



隨後,奧塞斯和亨利等人趕到俄羅斯,直指斯拉夫門。亨利斷言伊諾夫現時一定不在俄羅斯內,能與他們一戰的就只有軍事力量,因此亨利早就預備一台反導彈系統,自動感應任何以他們為目標的導彈或飛彈,利用閃光彈將來襲的飛彈於空中提前引爆,如此一來,軍事力量就只剩下軍人、坦克、戰機和無數的槍械。可是,奧塞斯人稱白色坦克,根本把普通軍隊放不在眼內,這亦是作為鐵塔幹部的傲氣。

他們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在冰天雪地之中,憑著亨利指路,亦終於找到斯拉夫門的基地,奧塞斯興奮地說:「大鬧一場,帶走目標人物和所有裝備,其他,毀滅。」話畢,鐵塔闖入斯拉夫門基地,奧塞斯盡情釋放洶湧如浪的唯我氣勢,將斯拉夫門的人壓下。

貝克怒道:「可惡!竟然趁伊諾夫大人不在而突襲!」基地中只剩貝克、美琳、阿爾法和波塔普,當中亦只有貝克是初階三門者,美琳和波塔普二人皆是高階二門者,而阿爾法則是中階二門者。

奧塞斯見貝克目光似是好戰,不禁心生一絲挑戰之情,看看斯拉夫門的實力,便雙腳一彈,閃到貝克的右邊,對著他的腰間快揮一拳。貝克乃火屬靈力者,雖然好戰,卻非自大,見奧塞斯似是瞬間轉移般來到自己身邊,而且見他收回氣勢,此舉實則是在測試自己的實力,亦僅僅以手臂和靈力硬擋那拳,可是也直接被打飛,撞穿電腦和牆壁,吐出一大口鮮血,臂骨碎裂。

奧塞斯笑言:「總算不錯。」雖然貝克被直接打飛,但至少並非一擊必殺,可見他的反應尚算不俗,忽然感到有人拿出槍械,於是便上前單手將槍管握扁,再次釋放唯我氣勢壓下其餘三人,笑道:「小妹妹,別亂動。」



正拿著槍的美琳、阿爾法和波塔普全身顫抖,打從心底恐慌,似被凶獸瞪著。亨利此時則走前數步,向貝克提問:「伊諾夫應該收藏不少裝備,到底收在哪?」

貝克答:「在⋯⋯那邊。」他扮作虛弱,說話輕聲無力,知樣貌天真的亨利只不過是個初階二門者,要是走近數步,貝克有十足信心拿下亨利。亨利卻走向阿爾法,突然拔出利刀,一刀插去並拔出眼球,乾脆利落,溫熱的血和眼球內的黏液不斷噴出。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與他天真無邪的樣貌和無辜的眼神南轅北轍,斯拉夫門全部一怔,不禁呆掉,阿爾法則放聲慘嚎。亨利笑容純真親切,道:「貝克先生,我耐性比較差。其實即使你不說出來,我亦自有辦法找出來,只是希望你可以合作,節省大家的時間。」

「別讓他們得逞,別⋯⋯嗚嗚嗚。」阿爾法說著,亨利乾脆把他的舌頭扯出和割掉,鮮血倒灌喉嚨,一時無法說話。

美琳閉上雙目,不甘道:「我知道在那,請你們別再傷害阿爾法。所有裝備也在地下密室,由西邊暗門就可以進入。」

亨利轉身望向美琳,笑答:「那麼就請你為我和奧塞斯大人帶路,其他人留下看守他們。」對於他這建議,奧塞斯也點頭同意,而其他人亦只好喏喏點頭。

同為初階三門者的莎拉帶著陣陣殺意說:「貝克,對嗎?如果你有任何異動,我會馬上殺死你。」貝克知莎拉乃水屬靈力者,心中雖感不忿,可是自己臂骨受傷,且屬性被相剋,根本無可奈何。貝克回想來,那才一拳足以反映出奧塞斯的近戰力量,所向披靡,白色坦克之名名不虛傳,不單手臂疼痛,更全身陣陣酸軟,只好運行靈力於全身,似是古代武俠運氣療傷。



美琳先行,帶著隨後的奧塞斯和亨利,三人一同走到斯拉夫門基地的下層,準備走進那個用作放置裝備的地下密室。亨利輕聲道:「美琳,你到底是什麼人?」

「恕美琳愚蠢,不明白你的意思。」美琳說話大方得體,加上玲瓏浮突的身段和陽光而滑溜的肌膚,舉止性感火辣,目光誘人嫵媚。

亨利卻對美琳的美色毫無興趣,問:「我將九大組織所有幹部的資料也看過一次,而你,是唯一一個我找不到你過去的人。彷彿,有人故意將你的過去一一抹走。」

美琳無言以對,要不是亨利和奧塞斯在她背後,應該能夠看得到她那一瞬略有不妥的臉色,答:「我從小就是一個孤兒,就連我也對自己的過去不清楚。」

亨利雙眼滾滾,似想到蛛絲馬跡,微笑想著。美琳領路到某位置,在牆上按下開關,道:「就是這裡。」一道暗門突然打開,內裡收藏著眾多裝備,包括長矛、鋼槍、防具等等,可是全部裝備的重量和大小也比平常的巨大,一看就知全都是為伊諾夫而準備。

密室毫無任何空氣流動,要不是美琳帶路的話,他們也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夠找得到這間密室。奧塞斯笑言:「謝謝你,美琳。像你這麼美麗性感的女人,又何苦跟隨伊諾夫這粗人?」

美琳轉身面向奧塞斯有禮道:「因為伊諾夫大人曾經救我一命。」

「要麻煩你了,美琳。」奧塞斯微笑看向美琳,後者大感不解。陡然奧塞斯釋放一股彷似無人能阻的唯我氣勢湧向美琳,美琳只是高階二門者,豈能抵擋這恐怖氣勢而直接昏厥。奧塞斯抱起美琳,然後與亨利一同走回地上,看著他的伙伴們,道:「去將所有裝備拿走,一件不漏。」



「知道,奧塞斯大人。」話畢,莎拉、祖兒和蘇菲三人也走到下一層將所有裝備拿走,那些裝備重量十足,常人難以舞動。

奧塞斯望著貝克似是不忿,道:「貝克,我給一個機會你,如果你在我未使氣勢情況之下,可以打中我一拳,我就放你的同伴走。」

貝克怒視奧塞斯,緩緩站起,幸經運氣後痛楚已消散不少,咬牙切齒道:「由一開始,你們就沒有打算讓阿爾法和波塔普離開。還想帶走美琳?」

奧塞斯邪氣一笑,讓貝克感到絕對的輕視,而他甚至從未打算放下美琳,只以左手應付。貝克身法敏捷,馬上向奧塞斯衝去,而在此時,波塔普和阿爾法也一同突然發難,攻向亨利,打算拼死也要殺死亨利,削去對方的大腦。奧塞斯右腳運勁一踢便將附近的地板連同水泥翻起,帶電腦和桌椅捲向阿爾法和波塔普,然後左手向貝克發出兩發鮫彈,動作輕鬆,威力卻是恐怖至極。

亨利臉上從沒感到驚訝或恐慌,悠然地將衣服內的文件拿出觀看,完全無視阿爾法和波塔普。二人光是要抵擋那些雜物,也感到困難,一來距離甚近,難以避開,二來奧塞斯力量恐怖驚人,好比伊諾夫,根本無法硬擋。

而貝克則要躲過那些像有生命的鮫彈,但已浪費一秒有多,雙手合攏,只收起拇指和尾指,靈力透過食指、中指和無名指三指凝聚並且射出一條火龍,張開血盤大口擊向奧塞斯。

亨利感到那高溫,不禁走遠一點,免得連自己手上的文件也燃燒起來,坐在桌上。此時,他拿出衣袋中的黑巧克力,逐粒逐粒吞下,那神情舉止淡定悠然,就像他與這場戰鬥完全無關。



火龍彈威勢和能量並備,怎料奧塞斯把靈力集中左掌一推,掌風呼呼,火龍彈馬上灰飛煙滅,讓貝克感到無比絕望,因這火龍彈可是他用上幾乎一半的靈力而使出的,可是奧塞斯竟然像不費力氣般一擊即破。

莎拉等人將裝備拿到入口,猛然放下裝備趕去,怕亨利受傷。莎拉釋放流水氣勢襲向波塔普和阿爾法,更集中靈力於雙手的食指和中指,先後突刺,速度之快,叫二人無法躲避,當下頭顱被打出一個大洞,腦漿和血液也不斷流出,四肢乏力。莎拉透過阿爾法頭上的穿洞盯著貝克,就像是一隻獵豹盯著一隻羚羊。

貝克眼見如此,咬緊牙關,正打算拼死一戰時,亨利卻阻止他,把最後一顆黑巧克力也吞到肚中,享受那份苦中帶甘的味覺,整理好文件後,道:「貝克,我希望你會將這份資料交給伊諾夫。」然後他便把一份釘裝好的文件扔向貝克。

貝克接著,冷笑:「哈,你覺得我會苟且偷生?斯拉夫門從來沒有懦夫!」

亨利話中竟有一份似魔鬼的聲線,說:「這一份資料顯示前夕事件是由莉娜在背後策劃,而斯拉夫門現時正正和聯合門合作,你認為她不會再次背叛你們,不會再次在背後插你們一刀,出賣你們?前夕事件死的其中一人,正正是你親弟弟,貝特。這份資料交不交給伊諾夫,就由你決定了,哥哥。」

奧塞斯冷笑:「跟伊諾夫說,想救回美琳,親自來到法國巴黎與我決戰。」然後他便帶同所有同伴離開,續道:「各位,是時候要進行改變一切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