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決裂(二)

伊諾夫、貝碧托夫和馬利娜三人正從歐洲回來,而伊諾夫在基地前不遠處已經嗅到一陣焦味,心感一陣不安,馬上跑去,攝入眼簾的竟是殘破不堪的基地,就連部份地板也整塊被翻起,見鮮血遍地,阿爾法和波塔普倒在地上,而貝克則呆坐在一邊,卻並無大礙,而美琳則一無所蹤,怒不可遏大吼:「到底是誰?」

在此時,隨後的貝碧托夫和馬利娜走進,看到今非昔比的基地,心中怒氣沖沖。貝克痛恨自己的無力,垂頭道:「伊諾夫大人,是鐵塔。奧塞斯單手抱走美琳,即使沒有使用氣勢,也能以一敵三,而且奧塞斯要我向你說如果想救回美琳,就單獨去巴黎與他決戰。」

聽到奧塞斯,伊諾夫怒火大增,回想當年與他激戰連場,打得轟烈,吼:「奧塞斯這瘋子!亂世期間,他依然希望與我一決高下。呸!貝克,你沒事吧?」奧塞斯人稱白色坦克,近戰堪稱無敵,但曾有一人讓他也感到無可奈何,而此人正是伊諾夫。伊諾夫雖無特別稱號,卻與奧塞斯不相伯仲。

貝克答:「沒事。」緊握著那份文件,然後遞給伊諾夫,說:「伊諾夫大人,這份文件是由亨利給我,當中是聯合門門下的門者資料,包括靈力屬性和門階,而且,原來聯合門一直以黎都有暗中收藏門者,為他們辦事。入面有不同比對,將前夕事件中死亡的門者和聯合門的互相校對,的確,前夕事件好有可能由聯合門引起。」



伊諾夫一手搶去那份文件翻閱,心中既驚又怒,文件圖文並茂,更有名字、時間、日期、嫌疑人與受難人的手法對比、行事記錄等,將文件撕成兩半,扔在地上,大喝:「莉娜!枉她還有顏面和我們結盟,簡直不知所謂!馬利娜,通知宋龍,斯拉夫門正式出發歐洲,而且,莉娜就是前夕事件的幕後黑手,我與莉娜之間的結盟決裂!」

馬利娜生性剛烈,深感不忿,彷似被莉娜玩弄在股掌之中,道:「知道,伊諾夫大人。」馬上聯絡宋龍,因為現時通訊十分困難,即使要連接現存的網絡也需一段小時間。

貝碧托夫扶起貝克,輕輕一拍肩膀以示支持,可見他們兩名初階三門者之間的情義。伊諾夫看著這混亂的基地,然後便走近他們身邊,低聲說:「貝碧托夫、貝克,去到歐洲,任何有威脅的人,或者世界政府,格殺勿論。至於聯合門,現在還未是時候開戰。」

貝碧托夫道:「知道,伊諾夫大人。」即使他為人悠閒,可是如此羞辱彷似被打上數巴掌,臉似大乾烈酒般緋紅。

伊諾夫嘆氣,輕聲道:「還有,保護仍是高階二門者的馬利娜。」餘光望向正在嘗試連接網絡的馬利娜。



貝碧托夫和貝克聽此大感驚訝,因素來硬朗的伊諾夫口中竟說出這種柔情的說話,便代表他也對與奧塞斯一戰並沒必勝的信心。二人皆明各自心思,同說:「知道,伊諾夫大人。」

即使現時伊諾夫也感到狀態已接近顛峰,但當他站在先前奧塞斯所站著的位置,邊摸八字鬍,邊閉目思考奧塞斯先前的招數,從而感受他的力量,估計著他的實力到底去到一個怎樣的地步。作為一個強者,每一拳、每一腳也能夠將人致於死地,一次的錯誤判斷就已經能夠分出勝負,定奪生死。當伊諾夫張開雙眼時,不禁張嘴大笑。

貝克見他笑容,總算放心下來,問:「伊諾夫大人,你是不是有信心贏?」雖然他這樣的說話像對伊諾夫不夠信任,但那是人稱白色坦克的奧塞斯,同為世上最強的九人,而且曾激戰連場,因此眾人亦不奇怪。

「奧塞斯,實在太強大,哈哈。」伊諾夫將奧塞斯的動作在腦海中重演,發覺到他的力量龐大,且運用能量入微,相比以前更上一層樓,煥然不同,笑道:「一小時後見。」話畢,他便走進另一個地下密室,將一個按扭扭到最大,然後脫下上衣,單獨走進。

當奧塞斯等人已經到達位於巴黎的鐵塔基地,在內看見戴安娜等人。戴安娜不禁擔心問:「東尼呢?」



奧塞斯一怔,思前想後也不覺得有任何勢力能將東尼致置死地,可是內情報局所有人也遲遲未返,恐怕已經遇險,嘆氣道:「亨利,你預計噬魂者何時會開始召龍陣?」

與此同時,在執劍基地內的明鋒說著:「根據真龍靈錄有關召龍陣的資料,預料仍然需要半個月的時間,計算與香港的時差,尚有十四日半。」

電王不禁緊張,總覺不安,彷似災難快要來臨,問:「還有十四日半,明鋒,我們可以準備什麼?」

明鋒答:「現在最主要是每個人的心理準備,除此之外,讓我先說我們所擁有的戰力。主要戰力為執劍、央府、真龍族和鳳凰族。兩族各有一百主戰人員,全部為中階二門者或以上,驍勇善戰,而且鳳凰族更可以在天空飛翔,將會是我們突襲的重點。執劍有中階三門者--真鳳、初階三門者--電王和我、高階二門者--殘影和小冰;至於央府方面,就要請宋龍說明一下。」

宋龍英氣十足,氣宇軒昂,說:「央府有我,中階三門者、三名初階三門者--黃傲、馬天佑和你們見過的陳天、二名高階二門者--刑缺和謝小雪,還有一名中階二門者--馬櫻汶。由於通訊問題,我現在會親自回去,與所有人來到香港,和你們一同出發。」

明鋒其實記清央府所有人員,只是由宋龍介紹將會最適當,回應:「麻煩宋龍先生。時間無多,請你們三日之內就要回到香港。我們會乘搭一艘遊艇直接出發去歐洲。沿途就靠大家輪流保護。」

宋龍問:「為何不坐飛機去呢?」

明鋒說:「飛機過於觸目,對噬魂者而言,飛機簡直是個移動的靶子。而且,噬魂者知道我們與東尼一派的人都會前往歐洲的可能性只有一半,所以利用遊艇比較低調,對我們有利。」



「嗯,明白了。那我現就出發,過幾天見面吧。」宋龍話後便離開執劍基地,早去早回。

明鋒平淡道:「兩族的人在另一個基地作休養。宜家,只差真鳳和小冰。」提起真鳳和小冰,電王便想起小倩,心中一酸,除了因為知她生前也沒對自己有愛情的感覺,亦因為知道小倩以前做過的事。不過他亦思考如果擁有改變別人記憶的能力,自己又會否做同樣的事。

雖說執劍有五名戰鬥成員,可說現時在基地中只有三人,而有一人正在昏迷著。基地冷冷清清,人材凋零,偌大卻空洞,份外令人落寞,如冬風吹來輕刺心坎。電王凝望著那塊釘滿照片的木板,照片上全是執劍的快樂時光,看著看著,彷似會聽到斯龍的豪氣笑聲,又彷似會聽到一起吃火鍋時的吵鬧聲,一切恍如隔世。風仔不在,斯龍不在,若霖不在,小倩不在,明念也不再留下。

「電王。」明鋒的叫聲把電王的心神也召回軀殼。他續道:「我們太弱了,無論心神或戰鬥技巧。」

電王垂頭,品嚐那苦澀的無力感,問:「對。你有方法令我們變得更強嗎?」

明鋒認真道:「我有一個方法可以提升你的力量,便是要你承受比平常更大的壓力。只要你習慣之後,肉體力量將會大大增強。不過這次我不打算壓縮空氣而形成高氣壓。這部儀器乃專為你而設,亦只有你才可以使用。」

電王看到明鋒的雙眼略帶狂熱,竟然不自覺地吞一口嚥液,心中萬千思緒湧出,呆道:「這⋯⋯這麼好?」明鋒肯定點頭,雙眼中的狂熱並沒有減少。電王也知明鋒不會害他,但不禁擔憂,要在短時間內增強,就必須要以生命拼之,道:「好,就這樣做吧。」



此時,全世界也有不同的戰機飛翔,以不同語言廣播宣布:「門者界世上最強的九人的東尼和壬生二介證實死亡,世界政府已經將屍體回收。」

電王一怔,問:「東尼同壬生二介同歸於盡?但當中一階之差,還是⋯⋯又有另一個勢力介入?」

「這訊息的真確性尚要等待確認,不過天照大神門的而且確想對付東尼,甚至世界政府在背後作出牽引,不過無論如何,東尼死亡後,世界政府更可以袖手旁觀。」

「那麼,世界政府已經佔了先機?」

明鋒目光銳利,讓人感到一陣失神,道:「不,我們反而可以利用這一點。」

電王不解,但自知自己並非軍師而是站在前線的戰士,因此他則把一切資訊忘掉,問:「明鋒,是不是只要我進入那儀器訓練,就可以縮短一階之差?」他心中確實希望能夠將這場荒謬絕倫的戰爭結束,可是,就只能夠憑著實力代替說話。

「無限箭雨主要訓練反應和敏捷度,而這儀器則訓練力量,包括爆發力和肌肉耐力。只有速度和力量,兩者兼備,才可以縮窄一階之差。不過,一階之差最主要是源自於靈力的質。只能夠靠自己突破心魔,成為中階三門者。」明鋒一頓,認真問:「婪的荒誕世界可以解讀成為將自己心底的慾望或恐懼完全放大,換句話,亦即是自己眾多心魔之一。那麼,在你腦海中,到底出現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