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歐洲之始(一)

真鳳從此與電王、明鋒各走各路。他們相識相交相知,經歷高高低低,卻要他們分開分散分離,再見不是朋友,更是敵人。電王心中淌血,忖度:「我只想保護自己最珍愛的伙伴,並非取代任何一個,我亦沒可能取代任何人,同時,亦沒人可以取代我。所有執劍的人,永永遠遠,都是我的家人,即使你們離我而去。我也會代替你們完成曾經一同許下的宏願!」此時,電王雙眼茫然,當中卻帶著難以形容的清澈澄明。

即使明鋒在房間之中,但也感到那股靈力的昇華,正氣無比且溫柔堅強,便知電王亦成為中階三門者。電王走到明鋒的房間前,道:「明鋒。我已經突破心魔,成為中階三門者。」

明鋒早就猜到電王的心魔,如今真鳳變節更是證實那點,亦無謂道出,無謂說清,只道:「既然你因禍得福,成為了中階三門者,彷似冥冥中自有主宰,你還想進去那儀器嗎?」

電王堅決地說:「要,對比起真鳳,我依然太弱。」呼口氣,感到體內的差別,不單單是感官、體力、反應等等的差別,更是對自己的精神層面有更深認識,更是熟悉,更知與真鳳尚有一段差距。



「明白了。跟我來。」明鋒帶電王走向地下層,看著那部儀器。

電王則是由低望起,直至仰望這儀器,呆道:「我心目中的儀器好像沒有這麼高。」當初以為要走進約二至三米高的壓力箱,誰知如此巨大,不禁呆滯。

明鋒簡單解釋:「這儀器原理和壓力箱相似,特別的是這次所壓縮的不是空氣,而是一種特製溶液,而電力來源是你自己。既然你可以製造電流,就利用這點進行高度壓縮。壓縮完之後,我會開始槍擊,你目的是要一直維持高壓狀態而捉住所有子彈,所有子彈經我改造,即使在溶液中飛行,速度也不會減慢太多。這為了一邊訓練你靈力釋放,同時訓練你的肉體力量。戴上這頭盔和氧氣樽,然後在上面進去。」

電王點頭說:「明白了。」戴上裝備後,一躍便從地面至高處跳進儀器之內,掉進溶液之中。他眼見整個儀器也注滿溶液。當電王身在溶液之中,本已比身在空氣之中阻力更大,才發現要在溶液之中隨意移動也需要動用不少力量。

「你先開始釋放電力,我會利用電力將這空間成為高壓狀態。你可以選擇靈力輸出量,輸出越大,壓力越大,訓練效果越好。」明鋒的聲線化成訊號,透過那個密封式頭盔傳給電王。正當電王釋放出電力之時,明鋒再補充道:「順帶一提,圓筒形的設計是為了高速旋轉。」



電王不解,問:「高速旋轉?」忽然感到儀器轉動,且慢慢變快。隨著旋轉速度越來越快,液壓越來越大,讓他像感受著比平常十多倍的重力,而溶液的慣性也通通壓在他身上,漸漸變得難以像平時般移動。

「我開始發射子彈,加油。只要你停止靈力輸出,儀器就會停止轉動,壓力亦會變回正常。何時停止,完全由你決定。但如果靈力輸出突然急降超過百分之十,儀器內的靈力測試裝置會將整座儀器直接引爆,溶液中成份亦會幫助燃燒,所以我建議你即使支撐不住,也要慢慢減低靈力輸出。」

明鋒平淡的聲音讓電王感到無奈,由正常狀態至高壓狀態需要約兩分鐘,亦即至少需要兩分鐘才可以變回正常狀態,問:「明鋒,你為什麼會加入引爆裝置?」

明鋒乾掉一瓶黑色果汁,說:「因為要在短時間內變強,就要有必死的決心。只要你可以同時控制靈力輸出量和力量,你的實力一定大大增加。電王,我信你做得到。當你靈力輸出下降百分之五,紅光便會亮起。」

明鋒的說話燃起電王的鬥志,而且電王誓承擔起執劍全人的責任,決心無比,堅定不移,心忖:「我一定做得到!」明鋒按下按鈕,然後一顆顆子彈開始射向電王。即使子彈非在空氣之中穿過,那速度依然奇快,但電王更快,在溶液之中避開顆顆子彈。亦在此時,閃亮刺眼的紅光亮起,暗忖:「真的好難。雖說百分之五,但打鬥之間已相差千里。」



電王專心一致感受著身體之中靈力的變化,和真鳳一樣,當成為中階三門者之後,能如點狀般控制靈力,讓他每招每式、每拳每腳更具威力,把能量控制得入微細緻。雖然他現在身處溶液之中,可是依然威風凜凜,來去如風,在之後一點紅光也再無亮過。

明鋒突然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便走回地上。「真鳳!明鋒!電王!」看到基地被毀,文山和小冰一臉緊張,尤其小冰似發狂般跑去,幸好看見出來迎接的明鋒,她才面露一絲溫暖如陽光的笑容,問:「為什麼這裡會變成這樣?」

明鋒說:「說來話長,你們又為什麼會一起?」

文山說:「咱族奉族長之命在中國另一邊引走另一位噬魂者,可是那名噬魂者在不久後也先行離開,憑那方向去看,大概他是去了日本。在打算回來與族長會合之時,我感到了一陣戰亂,當我飛到過去時,看到她在保護眾多小朋友,於是便上前詢問,在談話之後才發現她也是執劍一員,小冰。因此,我便邀請她與我們族人一同回來。那些小朋友也交由咱族代替照顧。」

小冰心急問:「明鋒,其他人呢?」雖然不知如何面對真鳳和小倩,可是他們始終是自己親愛的伙伴,畢竟她母親早死,早已視執劍為家,要恨,也恨不到。

明鋒淡然說:「殘影依然昏迷,電王在地下室訓練,小倩在中國戰死,若霖為救真鳳而犧牲,而真鳳選擇離開執劍,這基地也是他所破壞。」

小冰大感愕然,問:「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那麼族長有說他要去哪嗎?」文山當然首要關心自己的族長去向,這亦關乎二族應何去何從。



「文山,你先將這消息保密,回去準備歐洲一戰,真鳳已非先前的真鳳,他現在已經被仇恨所吞噬。」

文山思前想後,道:「你應不是會害族長的人,我就暫且聽你,我會跟他們說族長先行一步去到歐洲,免得他們會想太多。」知小冰和明鋒一定有千言萬語想說,因此先行告退。

見文山離去,小冰才盡露心中擔憂,緊張地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此時,明鋒才完整地將自小冰離開執劍之後所發生的事情一一告知,聽得她情不自禁地啜泣,淚水像不爭氣地湧出來,無法強忍,沙啞地問:「那你知道真鳳去哪嗎?」

明鋒搖頭,說:「沒了真鳳,贏的可能性實在太低,不過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去歐洲,或者,奇跡會出現。他說過當下次見面的時候,大家就是敵人,小冰,或者只有你才可以將他從墮落的地獄拉回來。」

小冰抹乾臉上眼淚,平伏心情,雖不知對小倩是否算恨,但人已離世,亦無謂執著,說:「世界之大,要再遇真鳳,或者只能依靠奇蹟。」望向漸漸變暗的天空,看到閃閃星光,彷要為美麗動人的小冰而打氣。

「過了很久了嗎?就連肌肉都感到僵硬。」過了一會,他才從躺著的姿勢坐起,稍微鬆弛久未活動的肌肉,大叫:「總監?」口中感覺乾涸,卻嗅到一陣焦味,感到擔憂,便下床尋找其他人。

聽後,小冰驚呼:「殘影!」小冰和明鋒馬上跑到地下層,看看殘影現況。一到地下層,見殘影已能走動,喜出望外。



殘影昏迷近三個月,期間對所有事也一無所知,問:「小冰,到底我昏迷了多久?總監呢?還有其他人呢?」明鋒向殘影解釋一路以來的事,但對於小倩、小冰和真鳳三人之間的事則輕輕帶過。

殘影驚呼:「總監竟然死了?快得好似光的總監也敗給但丁手上?而且你們也已成為三門者了。」心中略有不快,因自己在一瞬之間比起他人弱小。對於其他人而言,這三個月所發生的事實在太多太多,但對殘影而言,只不過是一瞬,在閉眼和開眼之間,竟出現翻天覆地的改變。

對殘影而言,世界大勢改變並非重點,重要的是執劍中的人員。風仔於前夕事件中身亡、世上最強的九人斯龍於噬魂之亂中身亡、奧塞斯竟用斯龍妻子作為要脅、明念自行離開執劍、若霖為救真鳳而使用續命犧牲,以自己換取他的生命、真鳳成為新世上最強的九人,成為中階三門者和執劍第二任會長,但期後因感到被騙離開執劍、電王成為中階三門者、小倩犧牲自己營救眾人、小冰也成為了初階三門者,而他,依然是個高階二門者,沒有任何變化。高階二門者和初階三門者,只差一步,卻猶如鴻溝。

小冰眼泛淚光,感動地笑說:「殘影,你醒來實在太好了。」

這舉動亦讓殘影嚇了一跳,以他所認識的小冰,冷若冰霜,不會流露出心底情感。如今,她竟因為自己而哭著,讓他也感到一陣不知所措。他說:「呀⋯⋯小冰,別哭了。明鋒?」

明鋒只用眼神回答殘影,讓他更感無奈。殘影有如老鼠拉龜,那無助而苦無對策的樣子不禁讓小冰也會心微笑,美得有如繁星閃動,目不暇給,笑說:「我沒事,只是太高興,太感動。」

殘影苦笑:「別哭就好。」心想:「看來大家不單在實力方面改變,而且連心靈也改變了,難道這就是突破心門的資格?」頃刻,他知道這世界已經不再是自己所熟悉的世界,心中的傲氣亦收斂不少,而且一醒過來便知道失去伙伴的痛楚也讓他失落。

明鋒將先前在聖盃戰中搶奪過來的秘銀戒交給殘影,道:「殘影,我們要直指噬魂者,你在這時候醒來確實太好。好好裝備自己,我們需要你的力量。好好保管和利用秘銀的力量,你將會是我們今次勝利的憑藉。」



殘影不知明鋒話中意思,這場大戰之中全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先不提但丁這怪物,光是七罪和世上最強的九人也讓人感到頭痛,但心中揚起一股保護伙伴的決心,接過並戴上閃著彩光的秘銀戒,說:「我會好好保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