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歐洲之始(二)

愛默生:「你命中注定會成為的人,是你自己決定會成為的人。」
“The only person you are destined to become is the person you decide to be,” said Ralph Waldo Emerson.

殘影問:「電王呢?」明鋒帶二人再下一層,看到一座巨大的儀器,轉速正漸漸減慢,噪音鮆亦慢慢收細。

「嘭」的一聲,電王單手推開那接近五百公斤的鋼鐵,從溶液之中跳躍出來,全身也被溶液黏著,笑說:「殘影,你醒來了!實在太好!小冰,你終於也回來了。」剛才他加大電流,使驅動機推至極限,就連頭盔和氧氣瓶也因沉重壓力而破裂。

殘影看到電王,竟發覺他有一股斯龍的影子,道:「電王,你改變了許多。」電王全身肌肉結實有力,即使沒有釋放氣勢,亦不怒而威,威風八面,散發出一種強者的氣魄。



電王略帶擔憂說:「是嗎?哈哈,我自己都沒有留意。明鋒,你已經將事情說給他們知了嗎?」小冰輕輕點頭表示,電王續道:「無論如何,一起完成總監的遺願,我們依然是執劍,依然執起心中的正義之劍。明鋒,佈局的事我完全不明白,你只要和我說要對付什麼人就足夠。我想去試招,我過一段時間就會回來,放心。」話畢,他似腳踏空氣般飛出基地之外,讓殘影刮目相看,驚嘆當中恐怖的肉體力量。

「殘影,努力變強。你的瞬移能力本來就強悍,你只需要知道為什麼在伊拉克的時候會被睇穿所有招式。你的暗殺刀,我們一直收在圖書館旁邊的房間。我去準備戰事,如無必要,別來房間找我。」明鋒說話時認真得令小冰和殘影也不禁緊張起來,知道事關重大。話後,他便回去房間,一口氣喝掉兩三瓶濃濃的生果汁,將面前的零件逐件改造和拼湊成不同的裝置。

殘影性格高傲,忽然變成執劍中最弱的一人,難免感到羞恥,知小冰溫柔善良,才敢下問:「小冰。到底突破三門是什麼感覺⋯⋯」

小冰知殘影感受,尤其她曾是執劍中最弱一員,微笑答:「三門乃心門,而突破三門,就是對自己有更深的了解,面對自己的心和不願面對的事。或許你也只差一次契機,別擔心太多。」

殘影雖心有不甘,但知她用意,只好喃喃自語:「面對不願面對的事物,謝謝你,小冰。」



小冰溫柔地說:「別客氣。我一直視執劍為家,而你們就是我的家人,家人之間不需要如此拘謹。雖然我和電王都成為三門者,但我們依然是我們,這點絕對不會改變。」此話安撫著殘影的心,而她亦想起身在遠方的真鳳,忖:「真鳳,你到底在哪?可能總監以前做錯了,不過我們都是以真心對待你,明鋒是,電王是,殘影是,我也是。」

殘影瞬移至樓上取回暗殺刀,默想著能被看穿的原因。小冰見他似苦苦不樂,便提議:「不如我們對打一次,可能就會知道當中原因。」

正當殘影想拒絕小冰,才想起她已是初階三門者,深怕即使自己全力而上,也未必傷到她,心想自己在這三個月之中變得多麼弱小,說:「小冰,謝謝你。」

小冰仍然不習慣殘影如此,畢竟他以前高傲自大,實力縱然未及斯龍,但也是執劍之中的強者,所以當初斯龍才打算派他出戰聖盃戰,道:「我們出去空地吧,反正基地已經破爛。」

二人走去平地,回望基地,青草搖曳,大地無光,叫破碎的基地更令人黯然,彷似真鳳拔劍相向的情境重現眼前。殘影嘆氣,不禁問:「小冰,真鳳真的只用一劍就將這裡變成如此?」



小冰點頭道:「明鋒的確這樣說。」中階三門者實在強大得誇張,鋼筯、鐵柱、各種金屬,甚至鑽石在他們而言也只不過是小菜一碟。她問:「就在這裡對打,好嗎?」

殘影點頭,收起暗殺刀,道:「我只想知道別人如何破解我瞬移能力的秘密,所以我不用刀了,那麼小冰,辛苦了!」話畢,他催動靈力,一瞬便轉移去到小冰背後。小冰從第六感中感到背後殺意來襲,馬上前傾,再轉身右手放出冰彈。冰彈將至殘影,他再用瞬移至小冰面前,一拳打在她的腹部,但她亦避開。

趁小冰仍未站穩,殘影便再用瞬移於小冰的頭上,一記鞭踢踢去,時間把握得妙不可言。小冰準確射出一記冰彈,直中殘影的右腳,化解這次攻擊。而尚在空中的殘影連施水彈,再趁亂瞬移至小冰左邊,側踢她的下盤。

小冰擋下水彈後,發現殘影動向,便提腿閃避。在她閃避時,殘影雖一腳踢空,卻馬上瞬移至小冰背後,憑著先前側踢衝力,轉身一拳打去,可見對瞬移已是駕輕就熟,配合得天衣無縫。

小冰心想殘影當真敏捷至極,實在嘆為觀止,要是同等門者,深信極難抵擋,催動靈力生成冰盾擋下那拳,說:「停手。」話後,她便跳後數步。

殘影見此亦停手,問:「你發現了?」

小冰笑容自信,雙目散發耀眼的光芒,笑說:「我已有頭緒,再來吧。」殘影點頭,再瞬移至小冰身邊,怎料小冰未卜先知,一手擋下他的攻擊。殘影大驚,馬上瞬移至另一個輆遠的位置,小冰竟向殘影馬上射出三發冰彈。即使殘影反應過來,意圖瞬移避開,身上依然中了一發冰彈。小冰道:「殘影,我想我知道當中原因。」



只不過數十回合,小冰竟能找出殘影弱點所在,可見她細心無遺,卻令殘影大感不甘,暗忖:「小冰,到底你經歷了什麼才擁有現在的實力?」

小冰走去,笑容溫暖如陽光,說:「是你的雙眼和肩膀出賣了你,也許這也是大部份能夠瞬移的門者常見的習慣。每次瞬移之前,你雙眼都會望向你將瞬移的位置,這方向就足以令人預先向那方向進行防禦。如果你瞬移之前不是處於靜止狀態,你肩膀的方向亦令人預測得到你攻擊的位置。殘影,你一定要克服這兩點。」

「多謝你,小冰。」話後,殘影便轉身離去,專心想著到底自己能否克服自身的習慣,剩餘的日子不多,他只想成為三門者,成為英雄。

小冰善解人意,當然知道殘影正需要時間和空間,亦靜靜坐在草地之上,凝望彎月,回憶過去,享受平靜。即使香港陷入戰亂,強姦、放火、打家劫舍等已是平常不過,但基地依然能令她感到溫暖,也許是因為那份熟悉感,也許是因為過往回憶,不論快樂或悲傷,不論憤怒或埋怨,不論悔恨或失落,這地方也充滿種種回憶,構成現在。

明鋒雙眼眼圈更顯嚴重,向其他人簡單說:「這幾天也不會再有大事發生,各勢力都會為歐洲一戰作最後準備,大家也要好好裝備自己。歐洲一戰,未知之數太多,而且我們實力的確比較低,危險極大。各位,努力。」

之後數天,執劍等人也待在基地之中,日以繼夜訓練。

殘影聽從小冰的說話,努力改變習慣,可是大腦早已將這些動作視為反射動作,根本不需思考,改變亦非一朝一夕的事。

明鋒則待在房間,設計不同科技產品,但電王等人就是完全看不懂,也放棄去了解當中科技,最後三人也只輕聲討論那漆黑生果汁,看似渠水但又充滿熱帶水果味。



小冰煉化靈力,將靈力凝聚濃縮,有如古人鍛鍊內功,一方面提升靈力質量,另一方面令自己對靈力的控制更佳,可是這過程確實緩慢,在短期中進步有限。

電王心態反而最為輕鬆,每天也似遊山玩水,身披灰色大褸,手執秘銀劍在高樓大廈之中左穿右插,即使遇到戰機,更會腳踏空氣追逐,而且揮劍將之一分為二。自他升到中階三門者後,心境豁然開朗,將煩惱拋諸腦後,得悉凡事不需太過刻意,不需想得太多。

而彼得和瑪麗則去到另一基地自行訓練。彼得已是初階三門者,自知需要的並非訓練身體,而是心靈上、精神上的頓悟。經歷與婪一戰,二人心中總是帶著一條刺,拔不走,亦不敢動彈。彼此也清楚二人只是錯過了的愛情,而那次精神折磨後讓二人赤裸面對真心,然而不知如何面對對方。

謝小雪怒說:「媽的,全都是臭男人!」十多個男人應聲而倒,被她連射炎彈所擊殺。

馬櫻汶溫柔說:「姐,別這樣吧。」兩女從小一起長大,性格卻完全相反。馬櫻汶待人細心,溫柔似水,更是央府中最年輕的人,其他人也因她和藹可親的性格及天真可愛的臉蛋而寵愛有加。

「哈哈,誰叫你穿這麼少。」

謝小雪雙目露火,大吼:「馬天佑,你替我閉咀!我怎穿關你屁事呀!」



宋龍英氣十足,威風凜凜,目光如隼,笑說:「算吧,小雪。」他帶央府全員乘坐重型吉普車前往執劍基地。

馬天佑樣貌陽光,卻裝作向謝小雪道歉,反以鬼臉大開玩笑,說:「好吧,對不起,小辣椒,是我多事了。」他因為那潑辣的性格和火辣的身材而稱謝小雪為小辣椒,但眾人也知他絕無惡意,反而他重情重義,一旦發生什麼事情,定必義無反悔幫助。

謝小雪怒氣沖沖道:「哼,媽的。難道全部男人都是這樣的嗎?」她肌膚雪白,一頭啡色長髮,束成馬尾,上身穿著低胸露腰紅衣,襯上一條黑色短裙,盡顯她驕人嫩白的上圍,但她臉戴一黑色眼罩遮掩左眼,形似海盜,令人難忘。

馬天佑口沒遮攔,大笑:「天,你好像對她沒興趣。你喜歡貧乳的,對吧!哈哈。」

「媽的!馬天佑!你閉嘴!」

陳天冷說:「我比較喜歡揮劍的女人。」

馬天佑大笑:「什麼呀!難道如花揮劍你也喜歡?」此話弄得謝小雪火氣十足,卻令眾人在戰亂之中放鬆不少。

宋龍一笑置之,見他們高興談天說地也感高興,只要他認定作為伙伴的人,亦會展現自己輕鬆的一面,心忖:「唉,有小辣椒在,可以與執劍的人和平合作嗎?她沒有大打出手已經值得高興了。」說:「各位兄弟姊妹,也許你們應該心存感激,能夠見證著門者界的最高對決,還有與世界政府最強的科技產物。」宋龍此話一出,一行七人亦安靜,調整心態,迎接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