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歐洲之始(三)

宋龍身在遠處,已見執劍基地竟被破壞,心中擔憂,跳出車外,奔跑過去,幸好感到熟悉的氣息,才安心下來,想:「有兩個未見過的人,他們應該也是執劍的人。」大叫:「明鋒,央府來了。」

宋龍聲如洪鐘,中氣十足,讓基地內的人也聽得一清二楚。小冰和殘影亦馬上迎接,她一向作為執劍的外交人員,談吐高貴有禮,說:「宋龍,你好。明鋒暫時在房間進行研究。不如你們都進來吧。」

宋龍笑說:「謝了。」其他人亦從吉普車走下,殘影看見謝小雪不禁面紅數分,視線猛然移開,但這舉動反而讓她更易察覺,嘴臉充滿易而顯見的不屑。

馬天佑嬉皮笑臉說:「黃傲,我早就說了麻,怎可能不看呢?」聽到此話,黃傲微笑置之。他雖樣貌平凡,沉默寡言,但為人平實穩重,且身形魁梧,因此九大組織會議之時,宋龍也選擇他作為助手。



殘影聽後更是感無地自容,而謝小雪則轉身怒瞪身後的馬天佑,狠道:「宋龍大哥,我先出去走走,等會兒回來。」

謝小雪滿肚子怒火,一口氣跑到基地外的高山,怒說:「臭男人!難道網上說的都是真的?真的所有男人都只會欣賞我的身材嗎?屁!」催動靈力,一拳拳打倒那裡的樹木以發洩不滿。自發育起,她身材就比起其他同年女孩更誇張,更豐滿。

「停手。」突然,一個身影落在她面前,光以劍鞘便擋下她的拳頭,那力道便讓她知道此人並不簡單。這一擋卻讓她驕人的上圍像布丁般搖晃,看到此情此景,那男子雙頰一紅。雖然謝小雪未知此人是敵是友,亦怒得繼續揮拳。

可是男子速度奇快,比陳天有過之而無不及,快得她根本幾乎無法看到他的動作,看見眼前突然黑影略過,只好集中靈力防禦,陡然感到一份柔軟,才知那黑影是什麼,不禁一怔。男子略帶尷尬說:「雖然你身材好好,不過還是披上一件大褸吧。」

謝小雪拿著那灰色大褸,臉目呆滯,問:「你⋯⋯你說什麼?」面前男子是第一個看到謝小雪身材之後,反而叫她穿衣服的人,而且他氣宇軒昂,實力高強目光堅定不移,不禁心跳加速。



男子道:「你先穿上大褸吧。」話落,他更轉身背向謝小雪,問:「你不是普通門者,你也是九大組織的人?」

「嗯。我,穿好了。對,我⋯⋯我是央府的謝小雪。」

「央府?你好,我是執劍的電王。」此時,電王才轉身望去謝小雪,見她雙頰發紅滾燙,不解問:「是不是穿這大褸太熱?要不要我將身上衣服給你換?」

「不!不!不!」謝小雪雙手無規律亂揮,全身滾燙,腦海思緒混亂,心中不斷大叫:「這男人為什麼會這樣特別呀?冷靜一點呀小雪!減慢心跳呀!求求你。」

看見這樣迷迷糊糊而莫名其妙的謝小雪,電王不知為何會心微笑,問:「你真的沒事?」



「好,呀不不不!對,我,我,我沒事。」

電王笑說:「哈哈,好吧。那不如一起回去基地?」

謝小雪心中驚呼:「這算是約會嗎?」心中感激沒將此話說出,嘴巴僵硬說:「嗯,我願意。我,我,我說,好的。」

電王毫不介懷大笑,心想:「她真搞笑,又可愛。」二人一同走回基地,沿途說話不多,因為每當電王打開話題後,謝小雪總是糊里糊塗地回答,雖然如此,他卻感到一陣說不出的舒適感。

當他們走到基地時,謝小雪才細聲說:「謝謝你,電王。我把大褸洗好後,就會還給你。」

「不用,反正也沒有弄污,你返去換好衣服,直接將這大褸給我就好。」

謝小雪心中再叫:「這算是間接擁抱嗎?」害羞得像個小女孩般垂首,說:「知道。」

馬天佑見謝小雪竟有含羞答答的樣子,驚問:「黃傲,我被精神力動者入侵了嗎?還是,我快要死了?竟出現幻覺!」黃傲搖頭,叫馬天佑大驚。



電王緩緩走來,看到一名男子樣子迷茫至極,雖感奇怪,可是基於禮貌也上前自我介紹,說:「你們好,我是執劍的⋯⋯」

馬天佑大吼:「神嗎?」這轉變令電王一呆,馬天佑眼帶崇拜看著電王,問:「你是怎樣做才讓她變成這樣的?可以教我嗎?或是這才是你的能力呢?馴服天下萬物嗎?竟讓小辣椒面紅了!」

宋龍輕輕推開馬天佑,與電王笑道:「你變得更強了。」

電王與宋龍對望,笑說:「對,我確實面對且渡過了心魔。」笑容久經風霜,似看透幾許風波紅塵,並非常人能夠擁有。

宋龍問:「真鳳回來了嗎?」

電王依舊帶笑說:「因為某種原因,真鳳離開了我們。」這話讓央府大感震驚,尤其宋龍心知執劍對真鳳意義重大,更以執劍為傲,現今一走,想必當中發生大事。既然電王不欲說清,他亦識相沒有繼續追問。電王續道:「無論如何,我們都會按照原定計劃出發歐洲,阻止噬魂者的計劃。」

小冰凝重說:「沒錯,希望大家依然會同我們一齊作戰。」



宋龍慨嘆真鳳的離去,先不論他是真龍族和鳳凰族的現任族長,光論戰力已大大減低,道:「當然,噬魂者不能不阻。那麼,何時會出發呢?」

小冰答:「等明鋒完成所有準備之後,我們就會出發。依照明鋒所講,這段時間也不會有大事發生,請大家等候一下。」

宋龍心想:「暴風雨前夕,總是份外平靜。」說:「謝了,小冰。」

見他們散去,陳天上前與電王說:「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當日你奪走我的秘銀劍時,只不過是個高階二門者,現在竟突破成為中階三門者。那麼你就好好保管它吧,或許是命運,況且我也有另一把秘銀劍。」

電王一笑:「謝謝你,如果沒有這把秘銀劍,或許我也沒有機會站在這裡。」雖然大戰在即,但絕非全部人也心懷不安,也許就是知道大戰在即,才想輕鬆瀟灑走一回,放輕心情,尤其是電王,還有在他背後的謝小雪。

馬櫻汶嘲弄:「姐,你怎麼呆站在這裡了?」謝小雪急得忙於按著馬櫻汶的嘴巴,臉紅似蘋果。當馬櫻汶逃脫後,才笑言:「你呀,快變成一個像蘋果的白痴了。人家可是中階三門者,與宋龍大哥同等的呢,怎會不知你一直在這看著他咧。」

「連你也要笑我了嗎?」

「姐,你真的一見鍾情了嗎?」



謝小雪臉頰緋紅如玫瑰般艷麗,說:「我也不知道,只是看著他有一種安全感,總覺得他與別的男人不同,開朗樂觀,有責任感,而且不會因為美色而動搖。」

「走過去吧。」

「啥?」還未等謝小雪反應過來,馬櫻汶便雙手將她推到電王身邊,與他對望,呆說:「你,你好。」

電王見謝小雪身穿雪白飄逸連身長裙,臉頰緋紅更添憐愛,更顯高貴,笑言:「你好,小辣椒。」

聽到這個名字,她便知道一定是馬天佑告之,心忖:「馬天佑你他媽的混蛋!簡直就是渣男!」

電王先前私下詢問馬天佑才知謝小雪的事跡,包括她如何對付各只貪圖美色的男人,確實令天下男人心驚膽顫,道:「想不到原來這麼溫柔的你也有如此火爆的一面。」

謝小雪巴不得打出一個地洞鑽進去,甚至不敢與電王四目相投,與以前的自己差天共地,不禁結巴道:「我⋯⋯我。咳,我是來交還這衣服的。」



電王接過大褸,有禮道:「謝謝你。」即使愚蠢至他也感到一點端倪,只是尚未肯定,只知對面前呆頭呆腦的女子大有好感,笑說:「如果你想找我,可以直接找我,不需要靠別人幫忙。」

她心想:「這算是表白嗎?」傻傻地回答:「知道。」在後面的馬櫻汶卻是聽得一清二楚,知道電王對謝小雪感覺良好,於是便離開,讓二人享受屬於他們的時間。二人對望後,電王便不禁傻笑,使謝小雪更加害羞,問:「那個,我,可以問一下你在笑什麼嗎?」

電王答:「馬天佑、黃傲、陳天也認為你是個潑辣凶殘的女人,排斥任何男性,不過,即使由第一眼見面,我也不認為你是。你傻頭傻腦,與潑辣一詞相差千里。」

「這算是對我的肯定嗎?媽的,冷靜呀,謝小雪!回去問問小汶意見才作決定呀!」

電王此時仰望陽光燦爛的天空,孕育每人美夢,帶盼望道:「大戰在即,有你們幫忙實在太好。我一定要完成執劍的宏願,消滅噬魂者和世界政府。」

而在哈薩克附近的真鳳正以一人之力屠城,本來他的靈力量已比其他人多,現時配上鳳鐲這一個強橫的防具和龍嚎這一把天下無雙的神兵更讓他不可一世,視萬物為無物,一拳毀之,一斬滅之。

真鳳注意到一件怪事,就是部份門者無故身亡。身為門者,無論細胞活躍程度或是身體免疫力也是常人無法相比,突破心門後,能活上過百年也非難事,如今門者竟離奇率先死亡,可是他並沒有將此放在心中。他飛至一座雪山高峰,雙目猙獰,彷彿要毀滅這一個世界,雙手各集中一股濃厚的真龍之力和鳳凰之力,恐怖得彷似連空間也要撕裂,一份深紅,一份深藍,兩者慢慢混成一體,一種深紫色的光華猛然射出,大吼:「開天闢地!」

開天闢地一名當之無愧,只一招落下,整座雪山直接消失不見,造成一股劇烈的爆風,直捲其他市鎮。這招讓所有三門者也感受到那威力,甚至讓地殼板塊也不禁震動,產生地震,造成大量死傷,似是向全世界展現實力,哈薩克的人民甚至稱他為紫色惡魔,殺戮、破壞、毀滅、視生命如垃圾,而那帝皇氣勢恢弘似海,卻帶著莫名的冷血無情。